美 国 社 会 一 瞥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 国 社 会 一 瞥


汪 文

    汪  文
     美国退休老人遭遇尴尬

    美国“婴儿潮”(baby boomer,)一代曾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代人:生下来,他们就是父母宠爱的甜心;长大后,他们顺利进入大学,轻松找到工作,拥有自己的房子、汽车和股票,世界各处游历;混得不错的更成为美国一代中坚力量,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是他们这代人最好的代言人。他们大都乐观、自信、独立自主、即时行乐、挥金如土;这群占美国人口1/3,7700万的庞大队伍成为了美国最有钱的一代。
    步入新千年,这代人就没有交上好运。一直憧憬安享退休生活的他们大多遭遇残酷的股市打击,存储的养老金一落千丈。霎时间,他们发现面前需要缴付的账单变得越来越不轻松:未付清的房屋贷款、不断增长的医疗费用、孩子进大学需要支付的昂贵费用,自己后半辈子的养老金和各种各样的债务……退休的日子指日可待,而挣钱却开始变得很艰难了;许多人开始考虑延缓退休,以解决家庭决经济危机。
    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伊莉萨白﹒沃伦教授称,根据她从事的一项“消费者破产项目”统计, 1991年,美国50岁以上的人申请破产人数为18万;到2002年,已经上升至45万人。专家认为,美国老年人没有理财观念才招致种种的财务困境。美国婴儿潮一代人一向以好攀比,消费主义著称。1980-1990正好是美国经济繁荣发展的时期,这一代人当时正值青壮年。由于工作容易找、股市一直是牛市,对前景看好,使得他们消费信心十足,乐于贷款和提前消费。另一方面,商家瞄准了这代人即时行乐的消费心理,大力制造各种奢侈品,满足他们的需要;而银行也推波助澜,为其贷款大开方便之门。时下的经济萧条也为美国老年人生活带来巨大影响。美国退休者协会对50岁-70岁之间的1013名投资者做了一项股市下跌对生活影响的调查。在由于股票下跌带来经济损失的投资者中,67%的人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受到负面影响和冲击。大多数人开始对开支作预算。34%的人开始有意识减少外出度假,30%的人延迟了对大件消费品的购买。那些因股票损失的人中有1/4的人称,.股票损失已经开始或将可能影响他们的工作计划。通过电话调查,有9%的人说他们在股票里的投资降低了50%以上。
    美国退休者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联邦事务主任大卫﹒森特勒(David Certner)说:“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使我们意识到,老年人需要更强有力的投资者和养老金保护政策,以及良好的财政教育。对于政府而言,应该及时纠正市场的错误、进行养老金改革,帮助人们更好地对401K分散性投资”。这段话主要是针对 “安然”事件对美国养老制度的冲击有感而发的。401(K)计划是美国联邦政府批准的替代传统的固定养老金的一种退休计划,主要内容是让公司雇员在税前根据薪金的一定比例缴款,建立起一种养老金计划,然后将钱用于投资。雇员对个人账户的投资有决定权,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选择或保守或冒险的投资方式,当然责任也要由自己来承担。多数人选择的投资组合是保险公司合同中规定的固定利率回报、加上公司股票和共同基金。在安然公司,员工养老基金中的钱约有58%被用于购买本公司的股票。这就造成一种员工与企业共存亡的可能性。据悉,安然公司破产之前,该公司的股票曾在4周之内快速缩水2/3。一位在安然公司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女士说,自己养老基金账户上原本价值100多万美元的安然股票如今仅值几万美元,几乎所有的安然员工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当公司破产时,员工自然就陷入养老积蓄与工作一起丢掉的困境。安然事件教育了美国人,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忘记了养老基金本身的关键问题:资产组合和分散风险。婴儿潮一代人目前多有2-3个孩子。对许多家有读书孩子的人来说,面临着在孩子大学学费和养老金上作抉择的困境。
    理查德﹒麦黑尔(Richard Myhre),一位通信专家,在俄勒冈波特兰市一家隶属安然集团的电气公司工作。两年前他为孩子准备读大学的钱都投资在安然股票上,现在却无法支付孩子将来的大学费用使这位父亲感到对孩子很抱歉。他说,两个孩子将来很可能靠自己半工半读念大学,而且学费贷款多少很可能也会影响他们对学校的选择。
    罗伯特﹒瑞比(Robert Reby)一位理财专家算了这样一笔帐: 一个孩子读大学一年学费为3万7千美元,四年大学下来总共将花费148,000美元;如果这笔钱是拿来存着退休金的话,按照年利率6%计算,15年后将为354,690美元。一个53、54出头的人如果还想供3个孩子读一流的大学,资金就更为可观。他现在建议一般的客户要多为将来想想,孩子毕竟年轻,钱还可以挣,而他们已经没有多少年可以挣钱了,每个月应将自己收入的20%-30%存作将来的养老金。的确,一旦退休,由于没了工作、医疗费用不断增加,如果不善理财,很多人有可能陷入穷困的窘境。此外,对于婴儿潮一代人来说,随着年龄变老,相应应对日常生活的能力也有所下降。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如何协调自己的独立生活和接受一定的社会帮助将成为他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美国退休协会作了一项“2003年年过50:关于独立生活和伤残的报告”认为,美国对应付在未来几十年帮助身患残疾但追求独立生活的老年人应付日常生活的挑战方面准备不足。这项报告表明多数身有残疾的美国老人(51%)自己完全独立照顾自己,而49%的人需要其他人来帮助他们日常的生活,如做饭,洗澡和购物。然而53%的有残疾的美国老人说他们无法做一些他们想做或需要做的一些事情,这些经常是一些基本的家务活和锻炼身体活动。退休协会政策和战略管理部的主任约翰.罗泽(John Rother)说,“身患残疾的人保持长期的独立生活能力需要来自政府、社会和私营行业的共同努力。同时,即使是微小的变化可能会导致,至少在短期内,那些身患残疾的老年人生活方式的重大改善。钱越来越少,人越来越老。更有一些人开始慢慢丧失了部分生活自理能力,这对于崇尚自由、独立的他们也变成另外一种尴尬。古人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似乎恰恰说中了婴儿潮一代的心思。
                 美国移民社会的“心伤”
    这大概是一个常识:美国是所谓的“移民国家”。 2001年根据美国人口普查署统计,新美国人(包括第一代移民或者这些移民的子女)的数量创历史最高纪录:每五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也就是5,600万美国人,出生在别的国家,父母中有一方出生在国外的有1,270万人,父母双方是移民美国的有 1,480 万人。
    到过美国的外国人,特别是到过纽约或华盛顿的人,总会对美国社会这一“移民万花筒”特色印象深刻。在美国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不同肤色和背景的人,听到一些从未听到的语言。各种文化在这里交汇、激荡、相互冲击,这种过程就像万川流入大海,充满活力也充满斗争。有的文化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失去自我;有的渗入融合在美国文化,变成“美国制造”的一部分;有的却成为冲突、甚至是暴力流血事件的源泉。民权运动已经过去近四十年,美国政治理念中的人权和社会容忍观念不断深入人心,但是种族歧视犯罪和各种仇恨犯罪(hate crime),这一所有人类社会最为丑陋的现象,从未销声匿迹。

            白 伊 德 的 故 事

    2003年5月,肖恩﹒贝瑞(Shawn Berry)与罗斯.白伊德 (Ross Byrd) 相会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所监狱里。他们的关系或许是世界上最复杂和难堪的一种: 凶手与其被害对象的儿子。5年前,也就是1998年6月的一个深夜,小白伊德的父亲詹姆士.白伊德 (James Byrd) 独自回家,途遇到驾驶一辆小型货车三个白种年轻人,并被邀请上车。没想到,世界上最不幸的事已慢慢降临到这位有3个孩子、46岁的黑人父亲身上。上车后,老白伊德被捆绑起来,其中两名年轻人将他的脚脖子拖在小型货车后面,然后驱车三英里,将其活活拖死……而肖恩﹒贝瑞是三名中的一位;案发时,他一直蜷缩在货车里被残暴的场面吓得小便失禁,却没作出任何救援老白伊德的行动。5年后,在悔恨中生活的贝瑞终于鼓起勇气,愿意向老白伊德的孩子说出当晚所有的他看见的经过。这样小白伊德与自己的杀父仇人面对面倾谈了2个小时。对作为职业军人的小白伊德而言,最为艰难的是,他无法设想当自己在保卫祖国的时候,同胞却因为种族仇恨杀害了他的父亲。小白伊德在父亲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消沉,为了找到真正的答案,让自己的心灵稍微平静一些,他选择了与贝瑞的这次谈话。与贝瑞的谈话说什么或许不是最重要的,对小白伊德而言,关键在于看到了仇人的忏悔和负疚。当贝瑞与小白伊德一起为死去的老白伊德祈祷时,贝瑞第一次得小白伊德的尊重,小白伊德内心也因为宽容走向平和……。
    此前,老白伊德的三个孩子都在为废除德州的死刑而呐喊,为杀害他们父亲被判处死刑的凶手祷告。但是在美国,这种以德报怨并不是很多。仇恨犯罪带来的更常见的后果是“一报还一报”,因此每年仇恨犯罪都会以各种方式发生。其发生的频繁引起美国政府的重视。
1990年4月23日,美国国会正式立法,要求美国联邦调查局每年对仇恨犯罪作出统计报告,放入美国“统一犯罪报告”(Uniform Crime Reporting)中。统计中对仇恨犯罪动机分类为四种:种族歧视、宗教歧视、性取向歧视、介于种族和国籍之间的歧视或双重歧视。1990年参与这项计划的州一共有11个,而到1992年则扩大到全国。
    1994年,国会通过仇恨犯罪加刑法案,对仇恨犯罪从重惩处。同时,联邦政府对于仇恨犯罪的统计分类又添加了对残疾人的歧视。1996年美国国会将仇恨犯罪统计永久性地放入到“统一犯罪报告”中。现在,学者、律师和记者在研究美国仇恨犯罪时,可以直接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网站上查阅到相关数据。
    根据美国的“统一犯罪报告”调查,2001年美国总共发生9,730宗仇恨犯罪案件,其中包括9721宗单项歧视,9宗多重歧视。在9721单项歧视中,44.9% 起源于种族歧视,22.6% 源于介于种族歧视和国籍歧视之间的歧视,18.8% 起源于宗教偏见,14.3%起源于性取向歧视,0.4%起源于残疾人歧视。在2001年的仇恨犯罪案件中,人身攻击占了约67.8%; 侵犯财物占31.5%,其余为对社会的攻击。在人身攻击中,由于种族歧视引发的占约46﹒3%,其中针对黑人又占其中的66﹒7%,针对白人的占19﹒5%。 在由宗教歧视引起的仇恨犯罪中,针对犹太教的居首位,占55﹒7%;针对伊斯兰教的居第二,占27﹒2%。在针对性取向的仇恨犯罪中,主要是针对男性同性恋,共980起;针对女性同性恋的205起。
    据统计,大部分仇恨犯罪主要发生在高速公路、街道和小路上,其次为校园;而种族歧视引起的仇恨犯罪多发生在居民区里。
    对于美国近11年的仇恨犯罪统计,美国各方人士看法不一。有的人认为仇恨犯罪意味着对人的思想的钳制,违背平等精神;而一些挑剔的专家则认为 “仇恨犯罪”本身难以界定,主观性很强,统计数字会误导研究者和大众。撇开这些争议,美国的仇恨犯罪研究还是取得了非常大的发展,在统计方法上也日趋完善;也通过一些立法使弱势群体利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维护。 民众对于仇恨犯罪的看法也有了许多进步。
    9·11重燃仇恨犯罪的火种.在2001年9·11恐怖主义袭击之后的一个星期之内,有645 起被向当局报告的仇恨犯罪。虽然纽约和华盛顿是恐怖主义袭击的受害城市,虽然美国主流社会不断呼吁人民容忍,勿将对恐怖分子的仇恨发泄到无辜平民的身上,然而恐怖主义行动的余波仍然在美国各地逐渐展开。而仇恨犯罪者并不在乎他们到底在伤害什么人。在纽约市,三个年轻人用棒球棍毒打一名57岁锡克教的老人,错将其当作穆斯林。南加州一位拉美裔美国人被误认为阿拉伯人被几个人从自己的汽车里拖出来打。在亚利桑那州,一名印第安裔的美国人被在自己经营的加油站前射杀。
    中国有句古话,和而不同。在美国这个复杂的移民国家必不可缺的正是这种求同存异、友善待人的观念。也更需要许多象罗斯.白伊德那样的人放弃以血还血的狭隘观念,以高贵的宽容来救赎他人,化解仇恨。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正是寄希望于这种精神之中的。然而这种社会理想正在后9/11的美国经受考验。

                  恐慌文化

    《恐慌文化:美国人何以会为错误的信息害怕》(The Culture of Fear: Why Americans Are Afraid of the Wrong Things)格拉斯纳(Barry Glassner)著,Basic Books 2000年5月出版 平装 304页。
    该书根据一项调查,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他们比20年前更加感到不安全。这源于美国浓厚的暴力氛围:媒体偏爱报道暴力现象,公众人物又喜欢谈论犯罪问题。这让美国人觉得自己时时刻刻生活在暴力的包围下,因而难免会深深陷入恐慌之中。不过南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社会学教授格拉斯纳却认为,美国人如此过分恐惧,完全没有必要。他的《恐慌文化:美国人何以会为错误的信息而害怕》一书对种种席卷全美国的恐慌现象作了很有启发性的解析。格拉斯纳认为,之所以会形成此种“恐慌文化”,是因为那些“舆论制造者”欲图从中获益:政客奢谈犯罪和毒品希望赢得选票;广告推广团体夸大疾病传播度希望从中赚钱;最为致命的是,各大媒体为了吸引眼球而不断报道暴力现象,从而不断营造新的恐怖。
    “恐慌文化”给美国带来巨大的损失:个人因为这种“杞人之忧”而倍受煎熬,坐立难安;国家则因为大动干戈地抗击那些很小的、甚至根本就不存在的危机而浪费上百亿美元的财物。格拉斯纳认为,这种“恐慌文化”让美国人把心思花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头,却忽视了真正有待解决的不平等、贫困、种族主义以及枪支泛滥等社会问题。
    《恐慌文化》一书对那些引起美国人恐慌的诸种“怪现象”进行了令人信服的剖析,揭露出诸如街头和校园暴力、黑人犯罪、网络犯罪、飞行安全、海湾战争综合症、青少年犯罪、火星人入侵等等一系被严重夸大的半真半假的谎言或谣言。比如,关于青少年问题,格拉斯纳指出,美国的青少年自杀率近年来已经下降了30%。另外,甚至死于雷击的人数也要比死于校园暴力中的人数高出三倍多;而被拐孩子的数目更是被大大地夸张了。当然,《恐慌文化》一书的某些观点过于新异,比如对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看法,或许有值得商榷之处。不过无论如何,它喊出了要求美国公众回归理性的呼声;而且,该书率先提出“恐慌文化”之说,并就此做出了系统的分析,实属开风气之作。正如《沙龙》(Salon)杂志的评论所指出的那样,该书对“构成美国政治话语的许多伪现象提出了犀利的批判”。
(根据《华盛顿观察周刊》2003年第22期 整理。标题做过改动)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