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毛主席汇报志愿军工兵的业绩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我向毛主席汇报志愿军工兵的业绩


吴瑞林 

    

    1951年5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率领第一批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第三十八军政委刘西元、第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第四十军军长温玉成和当时任第四十二军军长的我一起前往北京向毛泽东主席汇报志愿军入朝以来的作战情况。 
    我们到北京的第二天,毛主席便在百忙中听取了邓华的汇报。听完汇报后,毛主席热情地款待了我们,请大家吃了饭。其后,毛主席又逐个找我们几个军的领导同志交谈。 
    在抗美援朝中,我以工兵为骨干,指导和带动步兵很好地完成了战斗工程保障任务。我深深体会到工兵在作战中的地位和作用十分重要。所以,在向毛主席做全面汇报时,我也汇报了工兵的业绩。
    我汇报说,我们四十二军从辑安(今集安)过鸭绿江只用了一夜的时间。毛主席联想到有的军一天过去一个师的情况,便问我,你们一个部,加上一二四、一二五、一二六师,还有一个炮八师,包括辎重车辆,一个晚上就过了鸭绿江,近的走了30多里,远的走了70 多里,怎么那样快呀?我回答说:首先,我们让工兵改造了鸭绿江上的铁路桥。我们开进全是夜间,为了加快进军速度,也为了防止敌机轰炸而遭受损失,出国前我们看地形,研究过江办法。我想到可以让工兵在铁路桥上铺木板,再用两爪钉固定起来,成为平展的路面。部队开进那个晚上,队伍成4路纵队过桥,一个团最快的只用了30分钟,最慢的40分钟就过了江。毛主席听了连连点头,非常高兴。接着我汇报了部队的车辆辎重过江的情况。为了使车辆辎重不与部队争道,我们在离铁路桥下游大约1000多米的地方修了过水路面,实际上就是在水下修了条路。那里是浅水区,我看地形时,曾蹚水过去,水并不深,因此,我们决定用条石修了过水路面,所有的汽车、炮车、马车、马匹全从那里过江。毛主席听了就问,你修过水路面,石头是从哪里来的?我说,石头是临江山里产的大理石。日本人准备为“满洲国”修国都宫殿,曾在那里开采石头,而且都打成了条石,我去那里看过。我又请通化地区的专员张雪轩同志帮我们雇请了几百名石匠打了不少的条石,然后工兵连同民工共1000多人修了过水路面。毛主席就问,有施工图吗?我说有,但没有带来。毛主席又问,有没有总结?我说有,也没有带来。毛主席说,你们这个办法东北用得上,朝鲜也用得上。这是毛主席的评价。1952年11月28日,我们军奉调回国,金日成首相为我们饯行,他旧事重提,又问了我们军过江的情况,对在铁路桥上铺木板给了高度评价,说那是个发明。他还请我把过水路面的文字材料给他。朝鲜是个多江河的国家,有用。
    我向毛主席汇报出国后打的第一仗的情况。毛主席说,他看到了美国人出的参考消息,说我们在黄草岭把美军打懵了两次,吓得他们不敢前进,是怎么回事呀?我说,第一次战役,我们军奉命在黄草岭阻击敌人,部队到达后,我查看了黄草岭的地形。我发现那里有公路,估计敌人的坦克会从公路上开来。我注意到公路两侧是陡峭的岩石山壁,公路是从这里炸开山石穿过的,那山崖上还留着打眼放炮后的裂缝,这时,我想到抗日战争时我们用的石雷,觉得可以利用这两边的石头打击敌人。于是,我就让工兵在山崖上打了3个药室,每个药室装上150至200来斤炸药。刚开始的时候参加阻击敌人的只有我们的一个炮团,力量比较单薄。我准备将工兵打的药室当作我指挥的“标准炮”,由我在指挥所里亲自掌握。当敌人的坦克进入我们伏击圈时,我下令工兵按下发火装置。这三处的“标准炮”一响,公路两边山上的石头便随着爆炸声铺天盖地地往公路上砸下来,与此同时,大炮、机枪一起开火,结果将敌人阻挡在黄草岭,三天未能前进一步。毛主席听了高兴地说,你们是用的土办法对付敌人的洋办法呀!你们是支新部队,能把美国人整昏,我看老部队就更没有问题了。
    联系到黄草岭战斗,毛主席又问,你们是怎样控制小白山的?主席提到的小白山,是他1950年10月24日凌晨给彭德怀司令员和邓华副司令员的电报里提到的一个部署地点:“请注意控制平安南、平安北、咸镜三道交界之妙香山、小白山等制高点,隔断东西两敌,勿让敌占去为要……”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邓华副司令员令我们军的主力首先控制小白山地区,视情况再向孟山以南地区挺进。当主席问起这一部署时,我说,按照主席的指示,我令一位参谋带着骑兵先到小白山进行了调查,得知那里一年只有5个月时间才有野兽出没,才有鸟飞,除此之外都是冰冻寒冷天气,山也很高很险,这样兵力就不能放得太多。我决定派警卫营的两个连和一个榴炮连组成加强营去占领小白山,再派一个工兵排分3个班到3个连去作技术指导,加修原来山上的两条路,并在山上修工事。那工事是先盖上木头,木头上按常规应盖土石,可山上没有,我们就在木头上盖上雪,雪上又浇上水,让水结成冰,这样反复搞了几次之后工事也就成了冰山。为了实验它的抵抗力,我们用30斤炸药炸了一下,炸不透。我们实验的时候,彭老总还问过我安排好了没有,他好向主席发报呢。毛主席听了,便风趣地说:啊,你是看了《三国演义》,用了曹操在渭河边上用沙土和水浇成营寨以防马超的办法呀! 
    在汇报第三次战役时,毛主席问我,突破三八线,你们军把重点放在天险上,在冰上开了路,是怎么回事呢?我回答说,我们军的突破点选在道城岘。这里位于三八线上,朝鲜南北对峙时,南朝鲜军队在那里修了工事,筑了碉堡,称之为“铜墙铁壁”。我们为了让部队很快往南插,就选了一条能绕开敌人碉堡的路。这条路要从山上过去。山上雪很厚,是座冰山。我们便派工兵硬从冰上挖了一个一个的小坑直达山顶。为防滑,我们先用草木灰撒在小坑里。后来,当地的朝鲜人民给了我们很多稻糠,我们将稻糠撒在小坑里,解决了防滑的问题。然后,我们先让一个步兵团从那里过去,实行演习,成功了。为保障部队上山,工兵又在这条冰路的两边将有树的地方拉上绳子,在没有树的地方打上木桩后拉上绳子,以便部队攀越。当我们向彭总报告后,彭总批准了这个方案。
    接着毛主席又问,第四次战役,你们军打3个月的仗,伤亡怎么样?我立即将唯一带来的伤亡和实力统计表呈给了毛主席。他看了之后说,你们军现在还有28000多人,有近2000人的一个团,还有那么多装备,你们的人马比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时还多。看了敌我伤亡对比后,毛主席讲,我们伤亡的少,敌人伤亡的多,可敌人每天才前进0.75公里,这样的仗合算。我们这样打几年后,就可把美国人拖垮。我说第四次战役,我们这个步兵军都变成工兵了。每个战士都学会了构筑工事,学会了爆破。毛主席听了就说,就是要一兵多用。我说,彭总讲我们四十二军是支新部队,用了土办法对付敌人的洋办法。毛主席听了就很兴奋,立即指着我的脑袋连声说,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有一个脑袋,几十个脑袋,几百个脑袋,几千个脑袋,几万个脑袋,几十万个脑袋都起作用。这是敌人永远得不到的优势。毛主席肯定了我们军的做法。实际上,这时期我们就是运用工兵作指导,大量构筑工事,打洞子,挖掩体,对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起了很大的作用。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第10期《纵横》)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