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卖有理论”的破产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贱卖有理论”的破产


苏文洋 

    
  
    东方航空向新加坡航空公司和淡马锡出售24%股份的方案,在1月8日的股东会上,以A股九成反对,H股七成反对的压倒多数遭到否决。
    否决的直接原因,就是不接受新加坡方面每股3.8元的收购价。会前两天,中国航空集团发布声明,提出以每股5港元的价格取代新加坡方面收购东航H股。
    这是一个大事件。它的意义不仅仅是国资贱卖还是没有贱卖,而是我们的出卖国资真正走向市场,开始按市场的原则和规律办事。
    什么是市场原则?就是公开、公正、公平。以往我们把国企拿到市场上去卖,所谓“上市”,有很多不是先国内后国外,也不是国内外一视同仁,而是先国外后国内,先低价后高价。这样做的结果,不管卖的贵贱,卖的人也逃不脱贱卖的干系。事实上,相当一批卖得很贱,让海外投资者五倍、十倍地大赚特赚。
    最可气的是,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盛行一套“贱卖有理论”。论点之一是“引进战略投资者”。这一次,尽管中航抛出5港元/股的收购方案,东航集团公司总经理、东航股份公司董事长李丰华明确表示:“国航与东航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且中国民航的整体运作水平比较低,在这种情况下,1+1是不会大于2的,东航引进战略投资者不会考虑国航。”论点之二是“好西瓜鲜卖论”。有一位袁岳先生说:“我们处理自己资产的方式一向是好西瓜不舍得卖,等到西瓜坏了才出手,现在的东航还不出手,不知道是不是要把它捂成西瓜酱再说?”这其实是“靓女先嫁论”的翻版,并非新鲜货色。
    我们那些先拿到海外市场上贱卖的国企,这些年究竟引进了几个“战略投资者”?事实上,我们看见巴菲特一类的“战略投资者”,毫不犹豫地在高位上把中石油的股票大把地抛掉,赚了个钵满盆满。海外投资者除了跟钱“战略”之外,谁有兴趣跟我们的企业“战略”?他们有几个帮我们打开了国际市场?这与我们的“用市场换技术”论相似,市场是让出去了,换回来多少技术?大量的技术不是还要靠自行研发或买专利吗?据《上海证券报》1月10日报道,广东省IT领域的专利85%来自国外,高新技术企业对外技术依存度在70%以上。
    “靓女先嫁”也好,“好西瓜”别捂成“西瓜酱”再卖也罢,在这点上,大家并不反对。我们只是不明白,“靓女”为何只能嫁外人,还让我们陪“嫁妆”?我们自己还打“光棍”呢,为什么就不能娶自己的“靓女”?何况我们给的“彩礼”比外人还多。中石油回到A股上市,从首日48.6元高价到现在30元左右徘徊,我们的股民套牢上千亿资金,大家不也认了吗?我们种的“好西瓜”,为什么我们自己出高价买着吃也不卖呢?非要低价卖给外人吃,还说人家吃了不闹肚子,这不是汪精卫的逻辑吗?
    对于“东—新合作”被否决,李丰华曾表示:后果只有两个:第一,东航继续引资的对象仍然是新航;第二,定向增发价格仍然是3.8港元。“我已经咨询过董事会了,股东大会可以无限次开下去。”看来,他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他是国有资产的经营者,并非所有者,话说得过于决绝。由国企经营者决定国资卖给谁和卖多少钱,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好像由他来砸锅卖铁,还由他选择“破烂王”。后一个权力是不能给他的,否则的话,他很难有搞好企业的动力。在新一轮国企重组市场化大幕拉开之际,必须要有制度保证,让“砸锅卖铁”的人,不能再去负责卖出去。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1月15日《北京晚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