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首次研讨会侧记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弘扬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首次研讨会侧记


赵驹 王秀婷 

    ……………………………………………………………………………
    环球视野编者按:前不久,由“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召开的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面临的挑战与历史使命”为主题的研讨会,开得很成功。本刊向他们表示祝贺!
    这次会议,正确地分析了经济学领域的形势、任务和问题,深刻地批判了新自由主义在我国造成的恶劣影响,端正了马克思主义学术研究的风气,弘扬了理论战线上凛然正气,的确是一次难得一见的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盛会。
    这篇侧记,虽然不能体现这次研讨会的全部内容,但主要精华已经展示出来。特别是这样几个问题,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一是要正确认识西方经济学。正如吴易风教授指出的,西方经济学与所有经济学一样都是有阶级性的,如果我们引进的经济学不加以明确的指导,其影响后果比外来物种的入侵更严重。所以,我们必须警惕和防止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入侵。
    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没有过时,我国的政治经济学课程建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胡世祯教授的发言,对这个问题论述得比较全面,深刻。
    三是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必须继续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但是围绕这个问题的斗争是很突出的。有些人集中攻击作为马克思经济理论基础的劳动价值论,企图以萨伊的“三位一体公式”和马歇尔的“四位一体公式”取代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形成一股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的思潮。
    四是不能低估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的影响。丁冰教授就这个问题,作了专题发言。他认为,新自由主义对人们思想影响比较大的有四个方面:一、积极鼓吹个人主义价值观;二、积极鼓吹私有化;三、用股份制来冒充公有制;四、鼓吹与西方“全面接轨”。 
    五是在我国,主流经济学应该是,也必须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而不是其它。
    本刊认为,这几个问题的提出是适宜的,也是适时的,针对性比较强。它体现了对马克思主义在继承的基础上来发展的辨证关系。我们衷心地希望这些学术成果,能够得到广泛的宣传和应用。
………………………………………………………………………………………………………
     2006年12月 9~10日,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在重庆交通大学、重庆工商大学隆重成立并召开了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面临的挑战与历史使命”为主题的首次理论研讨会。出席论坛成立大会及首次理论研讨会的包括部分荣誉顾问、顾问及全国各地的学者、研究生500余人。这次会议是西南地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一次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盛会。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是为响应和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号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中国《资本论》研究会、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全国高等财经院校《资本伦》研究会、重庆市《资本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会的帮助下,特别是在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宋涛、苏星、胡代光、卫兴华、胡钧、吴易风、刘诗白、程恩富、林岗、王振中、丁冰、丁堡骏、胡世祯、周春等教授(均为论坛荣誉顾问和顾问)的关心下,由重庆工商大学、西南财经大学、重庆交通大学、贵州大学、中共贵州省委党校、四川大学经济学院、云南大学经济学院、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西华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商学院和区域经济研究所、贵州财经学院马列主义教学部、云南财经大学经济系、重庆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重庆文理学院、重庆科技学院、重庆师范大学政治与社会学院、重庆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重庆工学院经济与贸易学院等十九个单位联合发起成立的。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的宗旨是:团结四川、云南、贵州、重庆及全国各地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学者,在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下,密切联系经济改革和经济建设的实际,广泛开展社会经济调查和科学研究活动,充分发挥经济科学认识世界、咨政育人、服务社会的功能,为研究和弘扬马克思主义、实施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培养和造就一批中青年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家,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在“论坛”的全部活动中,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立场、观点、方法贯穿到论坛的全部活动中;要旗帜鲜明地反对西化,反对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迷信西方资本主义思想理论的错误倾向。论坛的全部活动将认真贯彻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原则,深入实际,探索和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问题和现实中的重大经济问题以及西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理论和重大现实问题。从事马克思主义经济科学研究,必须树立良好的学风,既要密切联系实际,又要在刻苦钻研上下大功夫。要坚决摒弃那种“不读马列、批判马列,不懂马列、发展马列”的恶劣风气。
    论坛成立大会由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主席团成员洪灏教授主持,重庆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周直教授、重庆工商大学校长王崇举教授致欢迎词,论坛主席团成员、重庆市《资本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会会长黄志亮教授代表论坛主席团致欢迎词,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刘剑鸣代表论坛组委会宣读论坛“成立文告”,重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徐塞声副主席、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丁堡骏教授代表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向论坛致贺词。
    在两天的会议上,与会专家共同表示,成立“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在西南地区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具有里程碑意义,同时也对论坛团结一大批老中青学者在坚持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事业中做出更大贡献充满信心。
    一、吴易风教授的主要观点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荣誉顾问、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吴易风教授以《关于正确借鉴西方经济学的几个问题》作了专题报告,他从“外来生物入侵与外来意识形态入侵”入题,分析了“西方经济学的二重性”,提出要“总结历史教训、防止片面性、积极寻找正确对待西方经济学的途径”
    吴教授认为,我们不但要防止全球化过程中的生物物种的入侵,更要防止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入侵。物种没有阶级性,西方经济学不一样,所有经济学都有阶级性,如果引进的经济学不加以明确的指导,其影响后果比外来物种更严重。发达国家自己不用新自由主义,却在发展中国家竭力推荐,事实上其真正目的是用来对付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吴教授指出,西方经济学具有二重性,应该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对它进行可行的和全面的剖析,分清哪些是意识形态成份,哪些是在特定条件下有用的成份。对于前者,要进行必要的批判和揭露;对于后者,要借鉴和吸收。借鉴和吸收也需要有科学的态度,借鉴是把他人的经验和教训当作镜子,而不是照搬照抄;吸收是要经过消化系统的分解和吸收功能来摄取有营养的成份,而不是囫囵吞枣。而且西方经济学可资借鉴的成分并不是在纯粹的形式上存在着,而是常常和庸俗的辩护性的东西共生,并紧紧结合在一起。借鉴和吸收西方经济学中有用的东西,就必须进行严肃的和艰苦的研究,将那些可资借鉴的成份同庸俗的辩护性的东西分离开来,并经过改造,才能为我所用。
    二、胡世祯教授的主要观点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荣誉顾问、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全国高等财经院校《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暨南大学胡世祯教授以《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课程建设中的几个问题》为题作了学术报告,他从“政治经济学课程建设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与写作方法”、“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的历史发展阶段”和“深入学习与研究《资本论》原著”四个方面介绍了自己的观点。
    胡教授说,要不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要不要以马克思理论为内容编写我国的政治经济学教材,历来是不成为问题的,但在粉碎“四人帮”之后,逐渐作为问题提出来了。开始时是以“突破论”出现的,紧接着学术界中有些人进而集中攻击作为马克思经济理论基础的劳动价值论,企图以萨伊的“三位一体公式”和马歇尔的“四位一体公式”取代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形成一股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思潮。
    他说,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过时”的人可能从未真正理解和信仰过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不仅在《资本论》中,更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揭示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后的历史进程,将经历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最终进入共产主义的高级进程。在当今世界,不仅马克思揭示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还未实现,即使他的第一阶段即初级阶段也未形成,怎么能说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已“过时”了呢?关于有人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形成与发展的原因,有经济原因,也有国际敌对势力的影响等。他提出,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就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和具体场合中,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具体解决实践中提出的新问题,使马克思主义理论更丰富、更完善。
    他认为由于我国学术界长期缺少对《资本论》的认真学习与研究,因而对政治经济学中的许多基本理论问题的理解不深入,甚至错误,使前苏联教科书中对马克思理论进行的有些错误解释,在我国得到流传,甚至影响至今,对西方新自由主义的侵袭,缺少免疫力。这些问题在政治经济学的教材和教学中,在众多的报刊和著作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三、王振中研究员的主要观点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荣誉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动态》主编王振中研究员以《转型经济理论研究的若干问题》为题,就“转型经济研究中三个不容回避的理论问题”和“政府参与经济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转型经济研究中三个不容回避的理论问题:一是转型经济国家之间的“改革方向差异”问题。当前在国内外的转型经济研究中,众多学者一直热衷于运用所谓“激进”或“渐进”的方法来进行分析,其实这种研究方法,不仅是极其片面的,而且也是极其有害的。二是转型经济国家之间的“指导思想差异”问题。转型经济国家之间存在的“改革方向差异”的原因之一是来源于“指导思想差异”。这种主要差异并不体现为是实行“存量改革”还是实行“增量改革”,最主要的差异特征在于是否“全盘西化”,是否全盘接受“休克疗法”。三是转型经济国家之间的“政策效应差异”问题,既不应忽视对原苏东转型国家“转型衰退”教训的研究,也不应忽视对拉美国家“改革衰退”教训的研究。
    他认为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重大,要从实证的角度来研究政府参与经济问题:一是关于政府人员在就业人员中所占的比重,二是可以用国家支出率这样一个指标,即政府支出占一国GDP的比重,三是政府支出的结构反映了政府参与经济的力度。
    四、丁冰教授的主要观点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荣誉顾问、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总顾问、首都经贸大学丁冰教授以《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的影响》为题作了学术报告,他认为,要分析新自由主义对我国的影响首先要清楚新自由主义的概念和来源,新自由主义是一个特殊的历史范畴,而并非一切自由主义或市场经济都是新自由主义。关于新自由主义对人们思想的影响,至少有四个方面:一是积极鼓吹个人主义价值观,这是新自由主义思想体系的出发点和世界观;二是积极鼓吹私有化,主张国有企业退出一切竞争性领域。私有化是新自由主义思想体系的核心;三是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法,用股份制来冒充公有制;四是在借口“经济全球化”的幌子下,鼓吹与西方“全面接轨”。
    五、丁堡骏教授的主要观点
    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荣誉顾问、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长春税务学院副院长丁堡骏教授以《转型问题的马尔科夫过程解法之迷途》为题作了报告,他向大家介绍了森岛通夫的马尔科夫过程解法,并对他的解法进行批评,从而提出对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一些观点和态度。
    他说,森岛通夫以胜利者的姿态对马克思关于转形问题的研究成果妄加评论,奉劝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放弃劳动价值论,这是源于他在劳动价值论价值范畴认识上出现了对价值概念的认识和价值计量上的斯蒂德曼错误。它的解法中至少有五方面应该受到批评:一是他没有找到研究转形问题的基本路径,二是对再生产平衡方程式还是价值平均化方程式未分清楚,三是错误地将价值向量看作是虚构的、无阶段的“简单商品生产”经济的长期均衡价格,四是其对生产价格向量的求解完全误解了马克思的转形问题命题,五是他对两个相等关系的证明也是牵强附会的。
    丁教授也指出,从以上对森岛通夫解法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到三点启示:一是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必须坚持马克思斯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二是重视数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可以运用数学方法,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能泛数学化;三是判断一个经济学家是否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最根本的是要看其立场观点和方法,而不是看其对马克思主义有多少“同情心”。
    六、其他与会者的主要观点
    在会上,来自四川、云南、贵州、重庆的代表也纷纷发言,他们的主要观点有:
    论坛主席团成员、西南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杨继瑞教授认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首先要搞清楚马克思所处的时代背景和他本人的理论体系。如《资本论》中的土地学说与社会主义土地问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抽象的,而社会主义的土地问题是纷繁复杂的;两者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前者所处的时代比较单纯而后者更加多样化;前者以资本主义为基础进行研究,而后者是在不发达社会主义条件下研究;当前所指地租、地价与马克思所指完全不同,马克思讲的地租是基于所有权的,是我们现在讲的地价;关于绝对地租与级差地租方面也是不同的。他指出马克思的基本理论都是正确的,应该坚持。
    论坛主席团成员、云南大学洪华喜教授认为,坚持马克思主义关键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无产阶级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性。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过时”了。随着时代的发展,某些方面可能不适合了,但他们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必要的,但有些人打着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是否坚持马克思主义关键是看思维方式,是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论坛主席团成员、贵州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龚晓莺教授认为,目前有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全盘照搬西方经济学的现象,出现了泛西方经济学的情况,如:用西方经济学全部代替政治经济学,在教学计划中取消《资本论》、政治经济学;从事西方经济学的队伍年轻化、高学历化,而政治经济学学者老龄化,正在萎缩,信仰的人越来越少;有人认为西方经济学是惟一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教条化;对现实问题片面运用西方经济学等。她认为,对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态度应该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基本观点和研究方法,在本科、研究生教学中增加马克思主义课时,不能盲目跟风,还应注重培养马克思主义学者,把中青年中已经有这方面信仰的人引入马克思主义队伍中来,此外,还应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课程列入重点课程。
    论坛主席团成员、贵州财经学院杨代玖教授认为,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马克思主义主流地位,这是由《资本论》的历史使命决定的,也是由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代表的利益所决定的。我国的主流经济学不能是西方经济学,因为西方经济学代表资产阶级利益,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互相对立的,其研究方法、目的、意义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主流经济学,但要取其精华,为我所用。他认为应加强马克思主义教程建设,编一本反映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书,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
    论坛主席团成员、西南大学夏子贵教授认为,中国的高校应该成为捍卫马克思主义的阵地。中国高校是社会主义国家的高校,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重要教学地位。同时还应注意领悟马克思主义的真谛,马克思主义不是封闭的理论教条,而是开放的理论;马克思主义是在社会主义实践中不断丰富完善的,马克思主义结合中国不同历史时期的结果,对中国的革命和建设都起到重要指导作用。
    论坛联络委员会成员、重庆交通大学陈建国认为,如何正确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西方经济学是困惑我们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边缘化、西方经济学盲目崇拜现象值得警惕,现在许多高校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列为公共基础课,西方经济学列为专业核心课,课时比例悬殊,精品课程少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考研经济类专业有的只考西方经济学,而且经济学大有数学化趋势,表现在一是用大量数学模型,二是用数学分析代替经济分析。因此,我们应当比较两者,重新定位,要用发展的观点看待马克思主义,用科学的态度对待西方经济学,要坚持生产关系主线,而不应从生产要素分析。
    论坛学术委员会成员、重庆工商大学杨军副教授指出,现在一些大学生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有抵触情绪,这里一方面原因是我们的学生不了解我们国家的国情,不了解中国的经济发展、历史进程和改革发展;另一方面”原因就是老师没有讲好,学生觉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高深、抽象,而西方经济学却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同时,改革开放的成果应更好地体现杜会主义的生产目的,让全体人民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更有利于让学生理解和接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论坛主席团成员、重庆市《资本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会会长黄志亮教授在发言中表示,要建好西南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这个平台,要坚决批判新自由主义,要勇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国化的高峰。
    论坛主席团成员洪灏教授和论坛联络委员会秘书长雷菁认为,现代西方经济学是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立斗争的庸俗经济学思想体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在经济学领域内的指导地位。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能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科学的理论指导,我国的主流经济学必须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第17辑《海派经济学》)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