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印韩争建“反导天网”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日印韩争建“反导天网”


魏洁 编译 

    

    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以进行“反导演习”迎接 2008年的到来。不久前,印度和日本相继进行了陆基和海基导弹拦截试验,这标志着它们的导弹防御计划又向前推进一步。事实上,至少有10个亚洲国家出于现实需要。一直试图建立本国的导弹防御系统(MD)。但外界认为,由于财力和技术有限,这些国家的反导系统离完全投入使用尚需时日,同时还会刺激对手大力发展弹道导弹。

                            日本海基反导“创纪录”

     2007年 12月 18日,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金刚”号宙斯盾驱逐舰在夏威夷考艾岛附近海域成功试射了标准SM-3海基拦截导弹,并击中模拟弹道导弹,这是除美国以外的国家首次试射海基拦截导弹。据称,模拟来袭导弹升空后不久,位于距离发射点数百千米外的“金刚”号通过丑宙斯盾系统的高性能雷达捕捉到导弹,大约4分钟后,一枚标准SM-3导弹从“金刚”号上发射升空。3分钟后,两枚导弹在距海面约160千米处的大气层外成功对撞。据日本共同社称,鉴于2006年7月朝鲜连续发射弹道导弹,并在10月进行了地下核试验,日本政府加快了导弹防御系统的部署步伐。“金刚”号海基型拦截导弹设备配备被提前到2007年内,并于2007年8月底完成应对导弹防御系统的改造。
    其实,早在此次拦截试验之前,日本就具备了一定的战术弹道导弹拦截能力。从2007年起,日本防卫省在全国11个基地部署了16支陆基爱国者PAC-3反导弹连。它们的任务是在20千米高度的大气层内打击那些躲过标准SM-3导弹拦截的入侵目标。这样,未来日本可形成由海基反导系统和爱国者末端拦截系统结合的双层反导体系。特别是日本海上自卫队将拥有8艘携带海基标准SM—3导弹的反导型驱逐舰,它们可在关键时刻前出至亚洲大陆附近的公海水域,从而在弹道导弹的爬升段和中段将其击落。日本《追求》杂志甚至叫嚣,日本导弹防御系统建成之日,不仅是朝鲜导弹,也是其他国家洲际导弹失效之日,既保护了日本,又成为美国在太平洋方向的“第一道反导防波堤”。

                                印度走自己的路

    同日本反导系统相比,印度也在通过频繁的试验推进本国反导工程,但它更注重独立自主。2007年12月2日,印度成功发射了一枚印度自行研制的反导拦截导弹,并在模拟环境中命中目标。印度媒体援引军方的话称,“这次试验的成功,预示着印度将掌握比美国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更先进的技术,印度有望成为世界上率先完成全面反导部署的大国”。这种导弹名为“先进防空弹”(AAD),作用与美国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类似,主要用于进行大气层内的末端拦截。但是其外形独特,与美国末端拦截弹有很大差别,显示了印度人独特的技术特点。
    同AA D拦截弹相比,印度的另一种反导拦截弹更加独特。2006年 11月,印度进行了一次弹道导弹拦截试验,那次试验中,印军用一枚PAD导弹在大气层外拦截了一枚担任靶弹的普里特维型导弹。这种拦截弹其实是在弹道导弹基础上改进而成的,这种做法在世界上非常罕见。《印度快报》称,印度国防部以上述两种拦截弹为基础,在2009—2010年前后构筑起双层陆基导弹防御系统。除了本国研发的项目之外,印度还在积极同国外谈判,试图引进以色列箭—2、俄罗斯S—300反导系统。一旦印度有了“反导金钟罩”,将打破南亚的战略平衡,届时巴基斯坦导弹穿透印度防空网的机会将大打折扣,使巴基斯坦的核遏制战略受到严重打击。

                                韩国盯防朝鲜导弹

    同样面临导弹威胁的韩国也试图建立独立的反导网络。在导弹拦截方面,韩国采取引进和自研“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韩国计划以极低的价格从德国购买24套二手的爱国者PAC-2导弹系统。它们属于功能较新的PAC-2改进型,可通过更换软件升级到与美国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相当的水平。与此同时,韩国在俄罗斯金刚石设计局的帮助下,已在KM—SAM机动中程防空导弹研制上取得丰硕成果,该系统融合了俄罗斯S—300导弹的诸多优点,可有效拦截射程在1000千米以内的弹道导弹等目标。
    除了在防空导弹上修修改改外,自尊心极强的韩国准备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起一个独立于美国控制之外的完整导弹防御体系。2006年12月19日,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JCC)主席李相喜在例行军方会议上,宣布韩国国防部与国防科研院(ADD)正联手制定一套“韩国式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以应对朝鲜的导弹及核武器威胁,目前与此有关的子系统研究正在取得阶段性突破。李相喜强调该计划包括弹道导弹早期预警系统、C4I战术指挥体系和陆基多层拦截导弹等三大部分。韩国反导系统的目标是达到能拦截住射程在1300千米以内的朝鲜飞毛腿、劳动系列中近程弹道导弹。韩国媒体认为,韩军方在反导系统建设上持相当谨慎的态度,他们不会像日本自卫队那样大张旗鼓地搞,只针对朝鲜战术导弹进行拦截。

                              水平不高,影响不小

    对于亚洲国家建立本国反导系统的热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编辑卡尔尼奥尼认为,亚太国家和地区的导弹防御系统多依赖国外技术。即便是在自主研发反导系统方面颇有建树的印度,实际上这几次进行的反导试验大部分装备都是依靠国外技术。例如,印度的两种拦截导弹都采用以色列提供的绿松石相控阵雷达,在导弹导引头等方面也得到俄罗斯的技术支援,以至于有评论认为,如果说反导系统是一个拳击手的话,那限度仅仅制造了两副拳击手套。其次,亚洲国家的反导系统建设在规模和层次上都无法与冷战时期美苏所打造的类似系统相媲美,防御效果难以期望过高,即便是像日本这种反导系统相对完善的国家,也无法应对弹道导弹的“饱和攻击”
    卡尔尼奥尼还认为,亚洲国家热搞反导技术会产生严峻的安全问题。被认为受到威胁的国家会更积极地发展穿透反导网的武器。而这种反制性投资远比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低得多,这会使亚太区域安全互信大打折扣。反导计划可能刺激亚太地区防务开支的“双增长”,即一方面为防止本国的导弹威慑力受到削弱,加大弹道导弹研制和装备的步伐,另一方面出于自保或谋求单边绝对军事优势考虑,这些国家又不得不寻求获得反导弹技术,从而加快亚太军备竞赛的步伐。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12月27日—2008年1月2日《上海译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