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摧毁了美国经济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布什摧毁了美国经济


(美)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周岳峰/编译 

    

    当我们总有一天回头看布什政府时,我们会想到很多东西:伊拉克战争的悲剧、关塔那摩和阿布路莱布监狱的耻辱以及公民自由的侵蚀。虽然在近7年执政时期,布什总统并未将美国推入衰退,失业率处于体面的4.6%的水平。但可以看到的是:偏袒有钱人已到可怕地步的税法、当布什卸任时可能已增加了70%的国家债务、不断肿胀的按揭违约潮、创纪录的近85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的油价,以及如此弱的美元。
    而且情况还在进一步恶化。在这位总统近7年当政之后,面对未来,美国所做的准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少。我们未能培养出足够数量的工程师和科学家,而为了与中国和印度展开竞争。我们需要这些拥有技能的人才。我们没有投资各类基础研究.它们曾使我们在20世纪后期成为技术上的强有力者。虽然总统现在已明白并说我们必须开始摆脱对石油和煤炭的依赖,然而在他的监视之下,我们.这两者的依赖程度反而变得更深了。

                    对富人大规模减税,美国迎来个人破产高潮

    克林顿岁月并不是一种经济涅槃,虽然那时一直在推动的全球贸易协定往往对发展中国家不公平,政府本应该在基础设施上有更多的投入,本应该加强监管证券市场,并采取额外的步骤以促进节能。但因为政治和缺钱未能实现。不过,这些繁荣年代是自卡特以来赤字头一次处于控制之下,也是目70年代以来最低层收入的增速头一次快于收入顶层的增速,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基准点。当乔治•布什宣誓就职之时,这种美好图景的部分已开始黯淡。科技繁荣已经结束,纳斯达克指数在2000年4月一个月内就下跌了15%。对于凯恩斯经济学而言,这是一个采取措施,将更多钱花在教育、科技和基础设施上的合适时机,但这些因为克林顿政府发起的不懈地消除赤字运动而被推迟了。克林顿使布什总统处于推行这类政策的一个理想的位置。
    但是布什政府有其自己的想法。总统推行的第一项重大经济计划是在2001年6月给富人大规模减税。那些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获得了18000美元的减税——减税额要比美国人平均减税额多出30倍以上。这种差距因为2003年的又一次减税而加剧,这一次甚至更偏向富人。在美国,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其速度是一个世纪四分之三时间里所不曾见过的。现在生活贫困的美国人要比布什就任总统时多了大约530万。虽然美国的阶级结构也许还未达到那种地步,但是它正在朝着巴西和墨西哥的方向迈进。
    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4%的财政盈余在四年时间内变成了3.6%的赤字。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全球性危机以来,美国还未曾经历过如此大的转折。一些人包括总统本人可能会大声争辩说,政府的减税政策意在刺激经济。但减税的收效是惊人的低,刺激经济的工作因而落到了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头上,后者则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方式连踩加速器,将利率调低至1%。按实质来算,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利率实际上降到了-2%。可预见的结果便是消费者支出失控、。到2007年夏季时,信用卡债务增加到了惊人的9000亿美元。当利率上升以及按揭证明无力被偿还之时,对许多家庭来说。这些后果在几年内会变得十分明显。预计有多达170万的美国人在未来数月里会失去他们的家园。而对许多人来说,这将意味着向下螺旋式地陷入贫困的开始。在2006年3月至2007年3月间,美国个人破产率飙升了60%以上。

                     伊拉克战争和蔑视世界的单边主义政策

    伊拉克战争(在较小程度上,包括阿富汗战争)已使国家在人员与财富方面付出了高昂代价。失去的生命是不可能被量化的。今天,政府的数字正式承认,美国“战区”的支出总额已超过了5000亿美元,但事实上这场冲突的总支出可能是这一数字翻上两番。如果考虑到经济因为高油价而付出的成本以及战争的连锁效应,即使是保守估计,伊拉克战争总费用至少高达2万亿美元,而且人们有必要加上“到目前为止”这些词。回想起来,这场战争中唯一的大赢家便是石油公司、国防承包商和基地组织。
    在布什总统任期内,美国的预算和贸易赤字已增加至创纪录的新高。在过去6年中,美国家庭以及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一直在举债以维持其消费。与此同时,固定资产的投资却在不断下降当中。所有这些下跌的影响是,由于对美国经济的信心爆跌,自2001年以来美元兑欧元的价值猛跌了40%。
    国内经济政策的这种混乱与海外的经济政策相对应。总统虽然声称相信自由贸易,但推行的却是旨在保护美国钢铁工业的措施。美国硬推一系列双边贸易协定,并欺凌小国接受各种痛苦的条件。如同在其他很多方面一样,布什总统致力于削弱多边主义,并致力于以美国主宰的体系取而代之。而到了最后,他不但未能强加美国主宰地位,倒是的确成功地削弱了合作。
    全球化意味着美国的经济与世界其他地区已变得日益交织在一起。考虑一下那些不良的美国抵押贷款。与此同时,在为我们自己债务融资上,我们变得越来越依赖其他国家。今天,单是中国就拥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借据。在布什政府执政期间,从海外的借款累计总额高达大约5万亿美元。虽然这些债权人不会要求收回他们的贷款,但要是他们收回贷款的话,就会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正如关塔纳摩和阿布格莱布监狱已侵蚀了美国的道德权威一样,布什政府的财政持家能力已侵蚀了我们的经济权威。

                          2009年:美国经济举步维艰

     2009年1月,无论是谁入主白宫,都将面对不值得羡慕的经济状况,将国家从伊拉克脱身将成为一项较为残忍的任务,但是,把美国的经济大厦整理好则更是令人痛苦的,并需要数年的时间。
    最直接的挑战很简单,就是让经济的代谢重新纳入正常的范围,这将意味着—个从零(或更少)储蓄率转变成更为典型的储蓄率,如4%。虽然储蓄率提高将有利于美国经济的长期健康,但是短期后果将是痛苦的。节省的钱是不被花掉的钱。如果人们不花钱,经济发动机就会停转。如果各个家庭迅速削减他们的开支(他们可能由于崩溃的按揭市场被迫去做),这可能意味着衰退;如果采用一种更为谨慎的行事方式,它将仍然意味着旷日持久的减速;因过多家庭债务所形成的法拍(foreclosure)和破产问题。,可能会恶化而不是有所改善。而联邦政府则是处境艰难。任何快速恢复财政健全之举只会加剧这两个问题。
    在某些方面,所需要的东西可以简单描述如下:这等于停止我们目前的行为,去做刚好相反的行为。这意味着不花我们所未拥有的钱、增加对富人征税。减少企业福利、增强不太富裕群体的安全网,并将更多投资放在教育、科技和基础设施之上。
    由布什政府所造成的这种损害的某些部分能够被迅速加以纠正,但解决这种损害很大的一部分将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想到我们年复一年地为新增的近4万亿美元债务负担所要支付的利息,哪怕是5%,这等于每年支付2000亿美元,也就是一年两场伊拉克战争,而且永远不止。想到未来的政府为了偿还我们已积累起来债务中哪怕一小部分而不得不征收的那些税,想到在美国日益扩大的这种贫富差距,这种现象已超越了经济学,并涉及到美国梦的未来。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1月3日《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