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精神跪族”的杞忧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关于“精神跪族”的杞忧


陈鲁民 

    

    最近一个阶段,报纸媒体上关于下跪的消息特别多,而且多为知识阶层,不妨称其为“精神跪族”。
    “精神跪族”有两种,一是显性的,你能看见他膝盖一软就跪下了,可怜巴巴的;一是隐性的,从外表看他是站立的,笔直笔直,但实际上从精神上来说他是跪着的,更为可悲。
    先说显性的“精神跪族”。以教“疯狂英语”而著称的李阳,在武汉一所大学鼓动女生“剃发明志”成为其“亲传弟子”,他的疯狂居然会得到集体的响应,莘莘学子呼呼拉拉跪倒了一大片。看来知识并不一定能给人以强健的精神,就这样,中学课本还在一个劲地删除“没有一点媚骨”的鲁迅先生的作品,学生不缺钙才怪呢。
    海南一个中学的校长,为了劝说学生好好学习,不要再荒废时光,竟然也当众给学生跪了下来,苦苦哀求。精神固然可嘉,行为实在欠妥,跪着的老师,还能教出站立的学生吗,自己严重缺钙,学生得软骨病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有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轻易弯下我们的膝盖呀!
    再说隐性的“精神跪族”。依我管见,那些大吹大棒封建帝王的作家、剧作家、影视导演,都是典型的“精神跪族”。他们跪着写,跪着编,跪着导,把封建皇帝吹成爱民如子、清廉如水的模范公仆,个个英明伟大,完美无缺。其精神高度连民国时的风尘女子小凤仙都不如。当年,小凤仙掩护蔡锷将军逃出北京,回到云南,举兵反袁。据小凤仙回忆,她为啥要冒风险帮助蔡将军?因为他说了,推翻了皇帝,中国人不再下跪了。袁世凯当皇帝,又想让中国人给他跪下,咱决不能干。
    某些出版商也是“精神跪族”,他们对一般作者不屑一顾,再好的作品也弃之如敝屣,却跪倒在名家面前唯唯诺诺,对名家的追棒和迷信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凡名家过手的文字,哪怕只是一张无甚价值的便条、书单、借据,或者是家长里短的流水账的信件,或是年节问候的小卡片,全在无一遗漏的搜索之后“隆重推出”。可是,名家的东西毕竟有限,怎么办呢?一是“化零为整”,出全集;二是“化整为零”,按不同体裁出专集;三是“拼盘杂烩”,即按专题将各名家文章“荟萃”一册,真是虔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然,人家出版商也不白跪,无非为的是打名人旗号,挣超额利润。
    某些经济学家则跪倒在大款豪富面前,为其张目辩护,为其鸣锣开道,就因拿了人家的腿软,不由自主就跪下了。某经济学家表白自己是“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其实说话是真,办事是假。再看看这些年关于房地产的争论,关于股市的争论,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争论,关于遗产税的争论,某些貌似公正的经济学家,是怎样匍匐在富人脚下,尽心竭力地为他们保驾护航,就知道什么叫“精神跪族”。大概也正是因为“富人经济学”太火了,温总理都呼吁要多研究“穷人经济学”,他说:“如果你懂得了穷人的经济学,那么你就会懂得经济学当中许多重要原理。”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宣告:“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厂’言外之意,以前是跪着的。为了能站起来,中国人付出数代人的奋斗,几千万人的牺牲,好不容易才把腿站直了,怎么能随随便便找个理由就给人家跪下呢?1995年,珠海瑞进公司的一名打工仔孙天帅,在韩国女老板制造的罚跪事件中宁肯被开除也不下跪,他是100多个工人中唯一不跪的人。著名诗人王怀让为他写了一首《中国人,不跪的人》,建议那些“精神跪族”或其他“跪族”都来重温一下,养养骨气:“权势,我们不跪!美色,我们不跪!美元,我们不跪!洋人,我们不跪!我们中国人,是顶天立地的人!我们中国人,是不跪的人!”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第1期《中华魂》)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