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传奇司令员马宁访谈录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空军传奇司令员马宁访谈录


孙 国 

    

    在解放军历史上,马宁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身经百战,参加过八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期间参加了上党、邯郸、定陶、淮海等战役。他勇敢果断,善于动脑,参加和指挥了许多硬仗恶仗。
    新中国成立后,在身体五次受伤,腹部动过大手术,左腿比右腿短4厘米的情况下,马宁奇迹般地成为一名全天候轰炸机飞行员,参加了我军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一举解放了一江山岛。
    林彪事件后,根据中央的建议,要空军司令员能上天,海军司令员能下海,时任兰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的马宁成为中国空军司令员。

             上小学时,同学们的日记多是写花草,马宁却写街上的乞丐

    1922年9月,马宁出生在河南省沁阳县长沟村一户中农家庭。他原名马瑞平,参加革命后改名马宁。
    到上学的年龄了,父母把马宁送到村里的紫陵小学。紫陵小学在当时很进步,校长和老师都是共产党员。有一次,老师为了测试学生的语文水平,规定每人都要有感而发写一篇日记。许多同学都写因花草等有感而发的小事。马宁看到街上的乞丐,冬天冻得钻进草堆里,夏天被蚊虫叮咬,很可怜,就写了一篇反映社会不公的日记,并表示长大后要改变这种状况。马宁把日记交上去后,受到老师的赞赏。
    马宁的哥哥马瑞昇很早就参加了共产党,受哥哥影响,马宁的思想一直很进步。
    五年小学很快就毕业了,要想再上学就要到外面去,但马宁的父亲长期在外贩卖水缸,小买卖挣不了多少钱;另外,马宁的哥哥在外教学,家里没人种地,母亲不想让马宁再上学。
    马宁非常想上学。伯父见马宁很想上学就对弟媳说:“我弟不在家,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既然孩子这么愿意上学就叫他上吧,每个月我多磨三斗麦子送到学校就可以了。”马宁也对母亲说:“我上学,家里的农活我利用星期天干,肯定误不了农时。”母亲见马宁这么执著,加之马宁的伯父又这样说,就同意了,马宁终于如愿以偿。
    到外地上学后,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马宁每个星期都要回趟家,帮助母亲干一些家务,跟着伯父种田。马宁带着母亲给他做的足够吃一个星期的干粮到学校。不吃学校的饭,花销就少多了。但夏天温度高,所带的干粮都长了毛。
    1937年,刚上了半年学,七七事变爆发了。日本军队进攻北平,很快,马宁也没法继续上学了。见弟弟已经长大,马瑞昇就想把弟弟带出去。他怕母亲不同意,就对母亲说:“现在国民政府规定有两个孩子的要抓一个去当壮丁。”母亲害怕把马宁抓去当壮丁,就对马瑞昇说:“那怎么办?”马瑞异说:“我有一个好朋友,办了所学校,学校缺老师,不如叫他到那里去教学吧。”母亲一听,也就同意了。
    哥哥带马宁离开家后,来到山西晋城。共产党在晋城办了一所学校——华北军政干部训练所,主要是培养抗日干部,到这里来的都是热血青年。马宁听老师讲了一个月的课,后经介绍入党。那个时期部队缺人手,领导就把马宁分到晋冀豫军区政治部。
    晋冀豫军区政治部主任赖际发见马宁不错,就对马宁说:“你到边纵司令部民运科干科长吧。”1940年4月,马宁调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某旅作战参谋。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开始后,为了增加后备力量,八路军开始扩大武装。几天工夫,马宁所在的一二九师一下子扩编了11个旅。日军以前没怎么把共产党的军队放在眼里,现在见共产党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部队,开始慌了。于是,日军和共产党的部队开始了长期的“扫荡”和反“扫荡”。
    在这期间,马宁跟着部队砸铁路,用土方法炸火车。他们把炸药放在铁轨底下,在两条铁轨之间的缝隙放好炸药后,插上一根筷子,利用火车的压力将筷子压进炸药从而引爆。马宁也和其他同志一起,用山西黏米拌上棉花放在铁轨上,经过晚上一冻,新米就冻在铁路上,用来颠覆敌军的列车。在一次战斗中,马宁被炮弹皮打到脑门上,差点要了命。

                           上党战役,马宁一战成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的炮火刚刚停息,内战的危机就又降临到中国人民头上。蒋介石采取两面派手法,一面电邀毛泽东赴重庆进行谈判,一面向解放区调集部队,准备进行内战。上党是晋东南的一块平地,大约有10县已被解放军占领。蒋介石、阎锡山想夺走,就打了上党战役。大家都怕毛泽东去重庆不安全。毛泽东说,你们打得越好我越安全。
    1945年9月10日,上党战役打响,刘伯承、邓小平制订了“围城打援’”的战术。马宁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五十团副团长(当时该团没有团长和参谋长),上级命令他带五十团,还有四十九团、五十一团看住长治的守军。那时武器装备差,一个团只有两挺重机枪,其余大多是土枪,一人只有3发子弹。
    拂晓时,敌人开始突围,向西逃跑。马宁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周围的地形,作出判断:敌人要想逃出包围圈,必须经过前面的一个山口。从山口进去是一个很长的山沟,只有过了这个山沟向西跑过了黄河,才算进入安全地带。马宁当机立断,组织部队向山沟追击。当时兵力不足,四五个排就是一个营。马宁率部队追到山沟时,抓到百余名掉队的敌人。吃罢饭后,马宁带着俘虏顺着山沟的小路平行前进,一直走到夜里2点钟也没见到敌人的踪影。马宁叫部队休息,他带着警卫员来到一个山头,只见成群的敌人正在山沟里休息。敌人在前面一座小山上放了一个排的岗哨。休息完后,敌人开始沿着山沟行进。
    山沟很长,马宁立即赶回来带着部队紧追。等敌人走得差不多了,马宁带人将落在后面的敌人抓了一大批。三十二团跟敌人正面接触后,敌人抢占了制高点,三十二团团长宗书阁想攻下来。阎锡山部队用的手榴弹比较大,里面是黄色炸药,威力很大,边区造的手榴弹个儿小,里面是黑色火药,杀伤力很小,有时只能将手榴弹炸成两半。部队向山上冲时,敌人一阵手榴弹,我军一下子就伤亡50多人。
    满山坡都是敌人,由于沟窄且长,敌人无法运动,完全暴露在我军眼皮底下,一个个成了活靶子。马宁带部队冲下山,和宗书阁团一起,一下子就把敌人打乱了。激战中,马宁看到一个身背望远镜的敌军官向河边跑去。马宁早就想得到一架望远镜,今天有这个机会他怎肯放过!他带着侦察员紧紧追赶。敌军官见逃不了,就把望远镜摘下来扔到河里。抓到敌军官后,马宁让侦察员把望远镜捞了上来。
    这一仗,马宁部俘虏了2000多名敌人,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和成捆的电话线。一仗下来,马宁把山西黎城县大队扩编成一个团。这个团每个营都装备有重机枪连,每个班都有一挺轻机枪。一时间,马宁名声大震。
    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停战协议,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进行反击。在金乡、鱼台战役中,马宁指挥部队向鱼台西边的敌军据点进攻时,被流弹击中腹部。
    1947年5月,伤愈后的马宁主动要求出院,回到驻在黄河以北休整的部队。不久,部队投入到跃进大别山的战斗,马宁带部队在宣化店与敌人相遇,左腿中弹。就在大腿骨折处即将愈合的时候,马宁再次受伤,结果导致左腿比右腿短4厘米。

          马宁第一个放单飞下来后,苏联教员连声说:“哈拉哨,哈拉哨!”

    全国解放后,马宁来到重庆医院治疗腹伤。当初由于医疗条件的限制,马宁的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在住院期间,马宁感到时间很难打发,正好他的爱人来看他时带来一本苏联小说《真正的人——无脚飞将军》。这本书的主人公在苏德战争中,在同德国空军的飞行格斗中,飞机被击落。他跳伞后降落到一座深山,山中大雪埋到膝盖,异常寒冷。他靠着顽强的信念,在雪地里爬了两天终于回到了祖国。由于天气太冷,双脚已经冻坏,为了保全性命,医生给他做了截肢,将他的两只脚截掉了。为了褒奖英雄,苏联政府给他装了假肢。后来,经过刻苦锻炼,这名飞行员又驾机飞上了蓝天。马宁看到这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人家无脚都可以飞行,我左腿只比右腿短几厘米,为什么不能飞行?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要在强大的陆军基础上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空军来到陆军挑选骨干。马宁原本就想学点技术,领导曾让他学炮兵,但马宁感到炮兵没有什么技术就没去。出院后不久,马宁听说空军到陆军招飞行员,很高兴,于是找到川东军区副司令员要求去。副司令员说:“你去我决定不了,你去找谢富治政委。”马宁去找谢富治,谢富治说:“你去找王近山司令员,他同意,我们就同意。”
    马宁找到王近山,把想法说了出来。王近山把他顶了回去:“别人去可以,你不行。”王近山不让马宁去.主要是因为马宁能打仗。谁都爱才,怎么能放人才走呢!见王近山不同意,马宁就天天找王近山。连续十几大,终于把王近山磨烦了,说道:“去吧,去吧,烦死我了。”领导批准了,接下来就是检查身体。
    检查身体时,许多项目都通过了,最后一项是检查嗅觉。医生给马宁拿来五个瓶子,让他闻里面的东西。马宁闻出三个,有两个没有闻对。马宁好说歹说,医生也不允许他过这一关。没有办法,马宁找到时任空军政治部主任的吴法宪要求他帮忙。吴法宪说:“不行你就在空军地面上工作吧。”马宁说:“我不在地面工作,我一定要学飞行,如果考不上,我还回陆军。”吴法宪见他态度坚决,就说:“这样吧,我给你300斤小米(当时用小米代替货币),你拿去治一治鼻子。”于是,马宁到医院治鼻子。过了20天,他又来到医院检查。这一次,医生给了三个瓶子,马宁都闻对了。这一关过后,上级批准马宁去学飞轰炸机。
    不久,马宁来到哈尔滨航校学习。教员是苏联人,带四五个学员。马宁学得很认真。飞行时最难的是起飞和落地。起飞掌握不好,飞机就容易偏离方向;落地掌握不好,就容易造成机毁人亡。飞机放飞时,苏联教员坐在飞机上,学员们就围在四周,听教员讲上升、下滑、转弯和对准跑道的要领。苏联教员的中文讲不好,翻译人员水平也有限,许多学员听不明白。一听不明白,苏联教员就大骂。马宁有时也听不明白,但他靠悟性慢慢琢磨。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飞行,他们这一批学员就开始放单飞了。单飞过后才标志着成为一名真正的飞行员、根据平时的表现和志愿,马宁被批准为第一个放单飞。那天,所有的学员和教员都出来了,马宁按照平时所学,很镇定地走向飞机,滑行、拉杆上升,动作一气呵成。飞机起飞后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安全降落。飞机落地后,苏联教员跑过去抱着刚下飞机的马宁,连声说:“哈拉哨(“很好”的意思),哈拉哨!”
    马宁飞得这么好,大大出乎苏联教员和战友的意料。后来,其他飞行员的第一次放飞都是让马宁坐在教员的座位上保驾。有马宁坐在身边,其他学员心里也就有底了,每次飞得都不错。由于马宁表现出色,从初级到中级然后再到高级,每一种新机型的飞行,马宁都是第一个放单飞。

                参加一江山岛战役,陆、海、空三军第一次协同作战

    1954年,按照中央军委的部署,先行解放浙东沿海岛屿已列入华东军区领导的议事日程。听说又要打仗,而且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马宁很是振奋。从航校毕业后,马宁奉命带人来到安徽蚌埠组建第二十轰炸师。刚开始,马宁被任命为副师长,不久因师长不会飞行被调到别的单位,马宁任师长。
    8月31日,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在宁波市主持召开了参战的三军指挥员会议,研讨解放浙东沿海岛屿的战役构想。在会上,提出了以解放一江山岛为突破口的战役计划。
    浙东沿海诸岛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国民党军认为这里进可当作“反攻大陆”的跳板,退可成为阻挡解放军解放台湾的屏障。为此,他们以大陈岛为中心,建立了“大陈地区防卫司令部”,使大陈岛成为指挥中心和防御核心所在。一江山岛这个面积不到两平方公里的荒岛,由于地处大陈岛与大陆之间,被敌冠以“保卫自由世界”的“前哨阵地”。台湾当局的“国防部长”俞大维声称:一江山岛是大陈的门户。一江不保,大陈难守;大陈不保,台湾垂危。
    战役计划确定以后,各参战部队都根据实战需要,组织训练。为了更清楚地了解一江山岛敌军的情况,马宁决定驾机到岛上察看。这些年,马宁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打仗前,他都要亲临现场看看,做到心中有数。马宁要到一江山岛察看地形,大家都不同意,认为这太冒险。虽然这时敌我双方空中力量的对比已发生改变,但岛上还有高射炮,对轰炸机是一个巨大的威胁。马宁坚持要去,大家也没有办法。
    马宁驾驶着杜-2轰炸机起飞后不久,就到了一江山岛上空。透过机舱玻璃,他将一江山岛敌军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就在马宁看得入迷时,敌人的炮火开始向他射击。马宁拉高飞机,飞到8000米的高空,这个高度是杜-2轰炸机的极限。透过机舱,马宁看到下面高射炮打来的炮弹在座机下炸起一朵朵烟雾。
    这一次飞行虽然很危险,但马宁却得到了第一手资料。回来后,马宁根据一江山岛的情况找到一个和一江山岛相似的岛作为靶场,在这个岛上设置一江山岛敌军防御设施模型。马宁指挥轰炸机反复进行轰炸练习,投弹命中率普遍提高。
    为了提高飞行员的应变能力,马宁给他们增加训练难度。飞机起飞前,马宁叫领航员带机到指定的岛上去轰炸,等飞机快到时,却又命令领航员带飞机去轰炸另一个岛。马宁还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同陆、海军多次进行合练,互相配合,统一协同动作,摸索合成作战的规律。
    1955年1月10日,浙东沿海刮起了大风,大浪汹涌,惊涛拍岸,海空一片迷蒙。马宁根据敌舰白天总是在外海流窜,只有夜间或天气恶劣时才停靠大陈港的规律,分析敌舰不会出海活动,果断抓住战机,派轰炸机奇袭大陈港。中午12时许,马宁命令28架轰炸机采取低空隐蔽出航,直接向敌港压去。紧接着,又三次出动各种飞机102架次,对大陈港敌舰进行连续轰击。
    参战飞行员发挥了较高的技术、战术水平。编队指挥员张伟良根据马宁的指示,带领轰炸机第一、第二大队,迎着强劲的海风,冒着敌人的炮火,沉着捕捉并对准了目标。张伟良机组首先按动投弹电钮,炸弹在敌“中权”号舰上炸响,跟在后面的宋宗周机组又准确地炸中该舰的中部和尾部。指挥所的对空电台传来他们激动的声音:“命中了,命中了!”“起火了,下沉了!”马宁也同他们一样,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炸得好,炸得好哇!
    不一会儿,又传来宁福奎带领的轰炸机第三大队炸伤敌“太和”号护航驱逐舰的消息。
    1月 12日,张爱萍在前指党委扩大会上宣布:拟于1月18日正式发起对一江山岛的渡海登陆作战。此计划于13日上报中央军委,并得到批准。
    1月18日上午8时,三军将士在张爱萍的指挥下,发起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首次联合渡海登陆作战。三军协同作战,空军当仁不让。开头的“三板斧”如果砍得不狠,就达不到首次打击的目的。
    8时至8时15分,马宁指挥三个轰炸机大队,对一江山岛的主要阵地和敌指挥所实施第一次航空火力准备。同时,为了迷惑敌军,打乱其部署,又出动了轰炸机、强击机各一个大队,对大陈岛敌军指挥所和远程炮兵阵地进行轰炸。
     14时至14时14分,又以三个轰炸机大队和一个中队,对一江山岛敌纵深核心阵地实施第二次航空火力准备。同时,马宁又指挥两个轰炸机中队、一个强击机大队,对正在向我步兵登陆船队射击的大陈岛敌军榴弹炮阵地进行压制性轰炸。
    14时15分至32分,强击机大队在轰炸机编队退出时,对一江山岛敌军前沿阵地进行了俯冲轰炸。
    解放军空军的轮番轰炸,使敌人晕头转向,通信中断,指挥瘫痪,一片混乱。
    一江山岛解放后,上级决定空军仍每天起飞,在海岸警戒巡逻,侦察敌人动向。马宁指挥轰炸机编队按照上级命令继续轰炸大陈岛,加重对敌心理上的威慑力量。一江山岛解放后不久,浙东沿海岛屿的国民党军队都撤退了,只剩下福建的金门和马祖。

                          林彪事件后,出任空军司令员

    1971年林彪事件后,中央责令吴法宪停职反省,由总政治部主任李德生到空军指导工作。中央军委决定由曹里怀、王辉球、邝任农、薛少卿、梁璞五人组成领导小组,曹里怀牵头,主持空军工作,空军军以下部队由所在大军区领导。
    1973年2月的一天,时任兰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的马宁,接到军区司令员皮定均的电话。皮定均告诉他,北京方面来飞机接他到北京开会。马宁因在“文革”中三次挨整,这次他以为又是到北京作检查。他接到电话后没有多想,就把以前的检讨材料带上了。
    到了北京,马宁一见到来接他的人员就问:“这次要我到北京来干什么?”接他的人跟他很熟悉,就说:“可能是出成果的。”马宁不解地问:“出什么成果?”接他的人说:“这次空军开党委扩大会议要出两个成果:一是肃清林彪、吴法宪流毒,出精神成果;一是空军选出新的领导班子,出组织成果。”马宁知道不是叫自己来作检查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1973年3月至5月,在周恩来、叶剑英的具体指导下,空军党委召开了四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会议期间,周恩来向毛泽东建议,找一位能飞的人任空军司令员。毛泽东叫推荐人选。李德生曾当过马宁的旅长,对马宁比较了解,他就向周恩来和毛泽东推荐了马宁。马宁当时并不知道这一切。
    开会期间,有人告诉马宁:“你要当空军司令员了。”马宁笑了笑说:“这种玩笑可不能开。”但“玩笑”很快就变为现实。会议结束时.经中央批准,成立了新的空军领导班子,马宁为司令员,傅传为政治委员,张廷发、成钧、邹炎、张慧、曹里怀、邝任农、薛少卿为副司令员,高厚良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杜玉福为副政治委员,梁璞为参谋长,空军五人小组撤销。周恩来、叶剑英会见了新班子成员并讲了话。周恩来肯定了空军一年来“批林整风”的成果,要求空军振奋精神,在两年半的时间内改变空军面貌。
    粉碎“四人帮”后,马宁从空军司令员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第3期《党史博览》)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