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中的朱德和滇军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南昌起义中的朱德和滇军


 

    
    1909年,朱德千里迢迢赶到昆明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后,在滇军中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了13年。1922年,“在黑暗中摸索而找不到真正出路”的朱德离开滇军,出国寻找革命真理到达法国巴黎,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7月返回祖国。
    1、教育团成了中共的军官学校
    1926年11月,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进行的北伐战争节节胜利,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把司令部移到江西南昌。此时,驻防江西特别是南昌一带的部队主要为滇系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总指挥朱培德率领的第3、9军等部。而朱培德、王均和金汉鼎都是朱德原来在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时的同学及滇军中的平级同僚。有鉴于此,1927年1月中旬,中共中央便派朱德到南昌去,利用他在滇军中的关系,开展党的工作。
    朱德从武汉途经九江,专门去探望驻防九江的第9军军长金汉鼎。老友重逢,不胜感慨。第二天,金汉鼎陪朱德到南昌,去见朱培德。朱培德设宴欢迎远道而来的学友朱德。同时,还把当年与朱德在讲武堂一起学习及在护国军共事过的王均、金汉鼎、杨池生、杨如轩等请到公馆,一起共欢。朱德的到来使朱培德喜出望外,他想借重朱德的军事才干及在滇军中的影响力来为他培训滇军军官,以备将来扩充实力所用。几天后,朱培德就任命朱德为第3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后又任命朱德为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总参议、南昌市公安局局长。
    朱德借此职务作掩护,积极开展党的工作。他广为号召有志青年前来报考教育团。由于朱德在滇军中干过13年,曾任少将旅长和云南省会警察厅厅长、云南省警务处处长等职,颇具声望,故滇军中的进步军官纷纷慕名前去报考,许多江西进步青年也赶去报考。仅10余天,教育团就招收学员近1300人。朱德专门调原护国战争中在他支队任连长、时任第3军第9师27团2营营长的宣威人周建屏到教育团工作。
    朱德除对学员进行军事训练外,尤其注重加强对学员的政治教育。
    朱德还注意发展进步学员加入共产党,周建屏、赵溶就是在教育团入党的。特别是周建屏,由朱德亲自教育培养并由他作为入党介绍人而加入共产党,后来,、周建屏与方志敏并肩战斗,曾任赣东北红10军军长。牺牲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附近。赵镕后被授予中将军衔,任北京军区后勤部部长。这样。教育团实际上成为共产党控制和领导的军官学校,一些学员后来成为南昌起义中的骨干力量之一。
    2、南昌起义诞生了一支新军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身为江西省政府主席的朱培德没有一味追随蒋介石,残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5月29日,他决定把在其部的朱德等140多名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礼送”出江西境,同时又查封了工会、农会等机构。他这样做,既能向上交待,又可不失与朱德的兄弟情义。
    7月15日,以江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实行“分共”“清党”,蒋、汪合污,致使大革命遭到失败。血的教训擦亮了共产党人的眼睛:没有革命的武装就无法对付反革命的武装。为了挽救革命,中共中央决定集中自己所能掌握和影响的部队,选择在党的工作基础较好的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鉴于朱德此前曾在驻南昌的滇军中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情况也比较熟悉,党中央再派朱德返回南昌秘密开展起义的准备工作。
    朱德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声望,与滇军军官频频接触,积极领导军官教育团留校学员和南昌市公安局的部分警察准备参加起义。朱德详细掌握了南昌城内敌人的番号和人员、武器装备数量及城防布署等情况,绘制成一张“敌军分布草图”。7月27日,周恩来从武汉秘密抵达南昌,朱德向他提供了朱培德等敌军将领正集中在庐山开会。南昌城里守敌减少及敌布防等情况。叶挺、贺龙率领参加起义的第11、20军陆续开到南昌集中,朱德按起义预定战斗位置,部署贺、叶部驻地,使起义军的准备工作在几天内得以迅速完成。周恩来称赞朱德“为南昌暴动立了头功!”
    后来,朱德在纪念南昌起义30周年时亲笔为赵某写了一幅七绝中堂字,赞叹;“南昌首义诞新军,喜庆工农始有兵。革命大旗撑在手,终归胜利属人民。”
    3、借助“老关系”,伺机再举义旗
    在国民党反动军队的强攻下,起义军于8月3日撤离南昌城,朱德率领新9军作为先遣队离开南昌。朱德率领先遣队出发前,曾派人送信给驻防临川的国民党第27师师长兼赣东警备司令杨如轩,告诉他率南昌起义部队想借道通过临川之事。杨如轩早在12年前的护国战争期间就是朱德的老部下为朱德支队的副营长,各方面曾得到朱德的教益。他立即回话朱德说,愿意把驻临川的部队移驻南城,让南昌起义的部队通过临川后再回防。这样,起义部队得以不费一枪一弹顺利地通过了临川。后来,起义军在广东潮汕地区遭敌重兵围攻伤亡惨重,队伍被打散。朱德、陈毅率领保存下来的千余人起义军转战闽粤赣湘边地区。
    11月初,朱德、陈毅率起义部队到了上堡、文英、古亭一带杨如轩的防区。朱德不失时机地又给杨如轩写信,希望他“沓起眼皮,把上犹借他练兵3个月。”杨如轩果然“沓起眼皮”,没有派兵骚扰起义军。但这一带系山区,地荒人少,上千人的粮食根本无法筹措,再加敌情危重,这支孤军出路在哪里?
    巧的是,驻防广东韶关、湖南汝城一带的是16军军长范石生。范石生系云南省峨山县小街乡人,与朱德在云南陆军讲武堂丙班同窗共砚,结为金兰兄弟,两人参加孙中山创办的革命组织同盟会后又在一个同盟小组。后来,范石生任过驻粤滇军第2军军长,在平定陈炯明叛乱、商团叛乱战斗中功勋卓著,深得孙中山的器重,范石生所部也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16军。当时因逢国共合作。范石生便主动向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提出,要求他派得力政治工作骨干到16军帮助建立政治工作机构,开展政治工作。周恩来便委托黄埔军校政治教官、云南籍的早期共产党员王德三帮助解决。
    范石生获悉朱德领导南昌起义的余部赴广东途中遭遇蒋介石军队的追堵情况后,他表示同情。范石生派中共地下党员韦伯萃去找朱德联系,希望商谈双方合作事宜。后双方商定,朱德部利用范石生部队的番号作掩护改称16军47师140团,朱德化名王楷,任16军总参议、47师副师长兼140团团长。随之,范石生立即按一个团的编制补充朱德部:每人先发一个月薪饷、枪支弹药、军需物资一应补齐。
    在朱德与范石生合作期间,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工农革命军第1师第3营因在大汾遭敌袭击,与毛泽东失去联系,乃转移到桂东地区。朱德获悉后派人去找该营营长张子清联络,经朱德与范石生商量,3营也用范部的番号作掩护,改称16军47师141团,由张子清任团长。此外,经范石生部的中共地下党员韦昌义介绍与朱德取得联系的工农革命军第2师第1团200余人,也使用范部番号,改称16军特务营。为了统一领导这3支武装力量,建立了秘密的中共16军军委,由陈毅任书记。这3支部队利用朱德与范石生的关系作掩护,获得补给,互相依靠。共图发展。
    1928年1月上旬,国民党广州行营获密报得知南昌起义领导人之一的朱德隐藏在范石生的16军,即急电致范:“着即将朱德逮捕!”在此紧急时刻,范石生不忘与朱德的友谊,立即写信给朱德通报情况,让他撤离。朱德清楚地知道,老朋友冒着“通共”的危险,再次帮了朱德一把。
    朱德、陈毅率领这支养精蓄锐后保存下来的南昌起义军余部从粤北辗转到达湘南,伺机再举义旗。朱德了解到宜章县城敌人力量空虚,于是以第16军140团团长的身份率部智取宜章县城,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并相继占领湘南10多个县。后朱德率起义部队于1928年4月转移到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实现了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伟大意义的会师。
    国民党反动派对“容共”的范石生视为异己,部队受到遣散。1939年3月17日,范石生在昆明遇刺身亡。朱德后来回忆时称道:“因为我和他有云南起义的朋友关系,所以给了我们不少的帮助,我们始终心心相印。在红军的发展上来讲,范石生是值得我们赞扬的。”
    (《环球视野》2008年1月23日第813期《党史信息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