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私有制——共产党人的理论概括——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60周年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消灭私有制——共产党人的理论概括——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60周年


荀春荣 

    

    整整160年前,马克思恩格斯高瞻远瞩,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93页。以下凡引《宣言》,只注该卷页码)这里所说的“传统的所有制”就是指“私有制”,“传统的观念”就是指以“私有观念”为核心的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由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所以只有彻底消灭私有制以后,私有观念才会逐步地消失。“现代的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第286页)这是震撼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一声霹雳,是鼓舞全世界无产者为之奋斗的号角。今天,在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60周年的时候,重温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不可避免的历史命运

    毫无疑问,《共产党宣言》问世以来,资本主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这种变化究竟有多大呢?现代资本主义还是不是资本主义?如果像近来民主社会主义者们说的那样,资本主义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已经成了“人民资本主义”,甚至已经“和平地‘长入’了社会主义”,那么“消灭私有制”岂不成了无的放矢、多此一举的空话?事实当然并非如此。
    世界上没有不变的事物,资本主义当然也不例外。《宣言》早就指出:“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第275页)这就是说,资产阶级对他们的资本主义进行改良和调整是一直就有的,并不值得大惊小怪。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阶段进入垄断阶段,后来又进入国家垄断阶段。这期间,它经历了无数次的经济危机,并由此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这一切都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即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家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二战后,资本主义吸取过去的教训,同时也吸收了此时已经出现的它的对立面社会主义的某些经验,开始进行自我调节,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产,也缓解了某些社会矛盾。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没有能够改变其固有的矛盾,没有触动资本主义的私有制。
    首先来看作为“总资本家”的国家直接出马干预经济。这实质上是为资本家私有经济的发展扫除障碍。它们的“国有化”也好,“私有化”也好,都是以资本家的需要为转移的。当某种行业或企业资本家感到自己经营不利而整个资本主义经济又很需要时,国家便通过高价收购或其他补偿办法把它们转归国有。这实际上是垄断资本家把亏损转嫁给国家,利用国家资金获取巨额利润的一种手段。而当资本家对其中的有些行业和企业又有了经营需要时,国家又会通过“私有化”低价归还给资本家。由此可见,这种“国有化”与社会主义公有制毫无共同之处。
    再来看民主社会主义者们极力吹捧的所谓“福利政策”。所谓“福利”既不是资本家的赐予,也不是政府的施舍,本质上还是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得到“福利”的手续极其复杂,条件极为苛刻。法国工人要上交37年半的保险款,年满60岁退休后才能领到相当于原工资的25%的保险费。美国工人须交156次款,退休时才能领到年金。民主社会主义的样板瑞典的工人要拿出1/2的收入交保险费和纳税,不少人增加的“福利”还不够纳税。就是这样的“福利”,近年来西方国家又削减了21%—31%。可见“福利”政策并不能改变工人被剥削的处境。
    那么“工人持股”呢?工人用工资购买的小额股票,与到银行存款没有什么区别。这与资本家拥有的巨额股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后者是不折不扣的资本,即另一种榨取剩余价值的手段。美国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10%的职工,仅持有全美股票的1‰,这同10%的富豪拥有全美股票的89.3%的情况能相提并论吗?很清楚,工人持股并不能使他们变成资本家。
    有民主社会主义者称,资本主义的“股份公司”使资本主义“完成了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就是说,这种股份公司已经不再是资本主义私有制了。这同样是欺人之谈。股份公司早在18世纪就已出现,后来虽有很大发展,但其基本结构和形式并没有本质的变化。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早已指出:股份公司是资本主义生产极度发展的结果,“是资本再转化为生产者的财产所必需的过渡点”。“这种向股份形式的转化本身,还是局限在资本主义界限之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517页,520页)这就再清楚不过地告诉我们,资本主义社会的“股份公司”不过是向公有制过渡所必需的“过渡点”,本身还是资本主义的私有制,而完成“过渡”则必须经过无产阶级革命,舍此别无他途。很显然,剥削者的联合和劳动者的联合有本质的不同,联合起来剥削工人和单个地剥削工人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科学技术的发展一直是西方国家感到骄傲的。的确,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世界上出现了以信息革命为中心的第三次科技革命,使西方国家的科学技术有了巨大的进步,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直接影响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任何科学技术都不可能直接改变现实的生产关系。它只会使生产进一步社会化,从而使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更加深化。
    科学技术的发展推进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这也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妄图益寿延年的妙招。的确,西方发达国家仰仗经济、科技甚至军事优势扩大资本输出,进行不等价交换,使垄断资本家获得了丰厚的利润。然而同时也给第三世界国家带来了巨大的债务,造成了上百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处于停滞和半停滞状态。事实表明,经济全球化并没有改变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国内的所有制关系,反而扩大了世界范围内的两极分化,加深了发达国家同第三世界的矛盾。
    二战后,伴随西方发达国家逐渐繁荣的,是连绵不断的经济危机。据不完全统计,资本主义大的周期性危机已发生6次,美国、日本、英国各发生9次,德国8次,法国6次,意大利7次。近年来,金融危机不断引起世界经济的震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1973—1993年,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都以0.7%的速度下降。截止1995年底,欧盟15国的失业人数达1870万,1999年平均失业率仍在10.1%以上。美国没有财产的家庭占40%以上,约有20%的人生活在全国贫困线以下,2000多万人缺乏足够的食物,200多万人露宿街头,死亡人口中有一半死于贫困。
    很遗憾,人们看到的事实都不愿意帮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忙。现代资本主义的确在许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有些变化还相当大,但唯一不变的恰恰是那决定它历史命运的基本矛盾。看来自我调节也不是万能的,它只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另一方面,生产力愈发展,其社会化程度便愈高,从而它同资本家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也便愈尖锐。调节促进了资本主义的繁荣,但这种繁荣只是在为公有制生产关系的诞生准备物质存在条件。历史的辩证法真是无情的。资本主义不可能不想尽一切办法来发展自己,但自己愈发展,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便越接近死亡。

                              不能忘却的未来目标

    在我国,“消灭私有制”是从解放战争时期没收官僚资本就开始了的。建国后,1956年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是在继续前进的道路上迈出的决定性的一步,并且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终于建立起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在公有制已经取得主体地位的今天,“消灭私有制”不再是现行的政策,甚至也不是不远的将来所要实行的政策,但它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心目中的远大目标。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当生产力没有发展到必须彻底消灭私有制才能继续发展的时候,你揠苗助长,过早地彻底消灭私有制,只能破坏生产力的发展。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回答“能不能一下子就把私有制废除”这个问题时明确地说:“不,不能,正像不能一下子就把现有的生产力扩大到为实行财产公有所必要的程度一样。因此,很可能就要来临的无产阶级革命,只能逐步改造现社会,只有创造了所必需的大量生产资料之后,才能废除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39页)我们知道,当时马克思恩格斯预想的无产阶级革命是首先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的。试想在生产力发达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都“只能逐步改造现社会”,而不能“一下子”消灭私有制,何况我们这样一个生产力原本不发达的国家。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就是说,在这个历史阶段,不仅允许私有制存在,而且还要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这既符合我国生产力发展的状况,也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人们都清楚地记得,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反复论述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他把这两个革命阶段比喻为文章的上篇和下篇。强调“只有上篇做好,下篇才能做好”(《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76页),强调“一切中国共产党人,一切中国共产主义的同情者,必须为着现阶段的目标而奋斗”,即“为现在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奋斗”,“如果不为这个目标奋斗,如果看不起这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对它稍许放松,稍许怠工,稍许表现不忠诚、不热情,不准备付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而空谈什么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那就是有意无意地、或多或少地背叛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就不是一个自觉的和忠诚的共产主义者。”但与此同时,毛泽东也毫不含糊、非常坚定地指出:“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我们的将来纲领或最高纲领,是要将中国推进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去的,这是确定的和毫无疑义的。”(见《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59—1060页)“现在的努力是朝着将来的大目标的,失掉这个大目标,就不是共产党员了。”(《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76页)同样的道理,今天我们必须真诚地全心全意地为完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任务而努力奋斗,因为不如此就不能建成社会主义并过渡到共产主义。同时我们也不能丢掉我们的将来纲领或最高纲领,不能丢掉与最高纲领相联系的“消灭私有制”这个远大目标。否则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了。
    那么今天有没有淡忘党的最高纲领的表现呢?有的。
    表现之一是片面发展私有制。本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党的方针是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但到了有些人那里,两句话变成了一句话,两个“毫不动摇”变成了一个“毫不动摇”,只是一门心思地支持私有制经济,把公有制忘到了九霄云外。
    表现之二是指鹿为马,硬说私有制企业不单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说,处在社会主义大环境里的私有制企业的确与资本主义国家的私有制企业不尽相同,它要受到必要的约束和引导。然而外部条件不能决定事物的根本性质。我国的私有制企业依然是资本主义性质的,私营企业主与雇佣工人之间依然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私有制企业不会因此而变成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企业。
    表现之三是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不再是公有制和按劳分配,而变成“共同富裕、社会和谐、公平正义”了。后面这三条当然非常重要,但离开了公有制为主体,它们就不可能实现。仅靠这些词语是堆不出社会主义来的。
    表现之四是“人间正道私有化”。近年来一些颇有影响的经济学家制造了一些“私有化”的歪理。其中最能迷惑人的要算“公有制产权不清晰,效率低下”这一条了。他们认为,公有制产权虚置,“全民所有,人人皆无”,只有把生产资料量化到个人,才会激发生产积极性。其实说公有制效率低下是闭眼不看事实。十月革命前,俄国是欧洲生产力最落后的国家之一,但从1928年以后,其工业生产便以年均21%的速度持续增长,到1940年已跃居欧洲第一、世界第二。我国1951—1980年30年间,其中有10年社会主义建设曾遭受重大挫折,但即便如此,工业产值仍然年均增长12.5%,同期美国为4%,西德为5.8%,法国为5%,英国为2.3%。这不充分证明公有制比私有制有更高的效率吗?至于90年代中后期我国出现的国企亏损,其原因很复杂。别的不说,单说税负一条,国企就大大超过受到优厚待遇的私营和外资企业。可以说国企为保障社会经济稳定付出了巨额的改革成本。可见其效益较差并非公有制本身的问题。另外,企业归集体或全社会所有为什么就是“产权虚置”呢?还是马克思说得对:“私有制使我们变得如此愚昧而片面,以致一个对象,只有当它为我们所拥有的时候,也就是说,当它对我们说来作为资本而存在,或者它被我们直接占有,被我们吃、喝、穿、住等等的时候,总之,在它被我们使用的时候,才是我们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4页)“产权不明晰”显然是个圈套,如果我们钻进这个圈套,社会主义就堪忧了。
    以上只是举例,不过从中已能看出,有人在做着“消灭公有制”的反面文章。眼看着有人妄想把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公有制企业日复一日地蚕蚀掉,真正的共产党人是不能容许的。

                             必定实现的伟大理想

    “消灭私有制”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历史过程,可以说是一个大跨度的历史时代。其间会有社会主义的凯歌行进,也会有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相对低落;会有资本主义的重重危机,也会有资产阶级的意气扬扬。但总的历史发展趋势是朝着《宣言》所指出的方向前进的。共产党人不会因为资本主义出现繁荣而晕头转向,也不会因为社会主义受到挫折而垂头丧气。我们坚信私有制的灭亡和公有制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有人认为,私有制是有人类以来就有的,它怎么可能被消灭呢?这是一个老掉了牙的问题。私有制并非自古就有。中国大量的历史文献、出土文物以及一些少数民族不久前仍保留着的原始社会的遗俗,都是有力的证明。并非马克思主义者的美国民俗学家摩尔根经过40年的考察于1877年写出的《古代社会》也证明了这一点。而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部传世之作中,恩格斯用更加充分、更加翔实的材料证明,人类在没有私有制的社会里生活的时间要比私有制产生以后的时间长得多。企图用“私有制自古就有”这个伪命题来论证私有制将千秋万代地存在下去的努力,只能是徒劳的。
    有人说,人的本性是自私的,私有制合乎人性,只要人类存在就会有私有制存在。这同样荒唐。社会意识是社会存在的反映。人之初性本善没有根据,人之初性本恶也不正确。刚出生的婴儿既没有自私观念,也没有利人观念。私有观念和自私心理都是私有制的产物。人类在漫长的原始社会里根本不知道“自私”是什么。当私有制消失以后,人们又会不知道“自私”是怎么回事。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在阶级社会里,人性不可能不打上阶级的烙印。生产关系是一切社会关系的基础,其核心是所有制关系,在阶级社会里表现为阶级关系,这对人性起着决定性作用。作为私有者,资产阶级之间是互相孤立和对立的,他们各自只关心自己的财产和发财之道,在你死我活的竞争中,他人便是地狱。他们同无产者之间的关系更是对立的。关心无产者就意味着损害自己的利益;偶然关心一下,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剥削他们。这种社会地位决定着他们的人性中渗透着浓烈的自私性。而处于被压迫被剥削地位的无产者之间是团结合作关系,特别是当他们由自在阶级变为自为阶级以后,更是懂得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的道理。因此大公无私就是他们人性的根本。所谓“私有制合乎人性”,只是合乎资产阶级和剥削者的人性;说“只要人类存在就会有私有制存在”,等于说“只要资产阶级和剥削者存在就会有私有制存在”,这不过是同义反复,循环论证,毫无价值可言。
    有人说,世界上第一个彻底消灭了私有制的国家已经恢复了私有制,接着又有一批实行公有制的国家私有化了,这不就充分证明私有制优越于公有制吗?我们说,苏东剧变原因复杂。不过总的说来,首先还不是经济基础的问题,而是上层建筑的问题,即执政党在思想政治路线方面出了问题。因此这种变化并不能证明私有制优越于公有制。相反,私有化之后这些国家的经济迅速下滑。1999年2月28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刊登的一篇文章说:“90年代俄罗斯的生产衰落比大萧条时期的美国更严重。在俄罗斯,实际人均收入下降80%,国内生产总值下降55%以上。”这不正好证明私有制不及原来的公有制吗?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正当全世界的资产者热烈庆祝私有制的胜利的时候,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正确地总结历史经验,经过反复的实践和积极的探索,终于顶住了西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巨大压力,开辟了一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我们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取得了建设事业前所未有的辉煌。在困难的时刻,全世界无产者从这里看到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取得最后胜利的希望。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不把自己的事情搞好。这不仅关系到中国,也关系到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未来,关系到“消灭私有制”这个共产党人伟大理想的最终实现。
    我们应该下大力气巩固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公有制经济才是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包括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得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当然要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是毫无疑义的;但不能像有的经济学家鼓吹的那样,让私有制经济居于主体地位。要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应该发挥作用。西方国家对资本主义经济也是竭力支持和直接干预的。社会主义国家保护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是题中应有之义,没有什么理亏的。
    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也是至关重要的。在多种所有制存在的情况下,出现反对公有制、主张私有化的观点,出现非马克思主义甚至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并不奇怪。重要的是是非明确,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支持反对私有化的观点。今天要人们“一下子”同传统的私有观念彻底决裂难以做到,但至少不能给它们提供自由泛滥的阵地。这样才能更有效地巩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
    我们不能不高度警惕西方敌对势力“西化”、“分化”我国的图谋。他们“西化”、“分化”我国的手段多种多样。其中重要的一条是鼓吹新自由主义,为我们开出各式各样的私有化的药方。我们要戳穿他们的阴谋。
    正像党中央反复强调的,关键问题还是建设好我们党。党员数量的与日俱增是党兴旺发达的标志之一,但更重要的是提高党员的质量。要增强党员的理想信念,号召广大党员在认真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同时,也要学习老祖宗,学习《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基本著作,使党员领导干部真正做到“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第306页),不把远大的目标当作当前的政策,也不把当前的政策当作最终的理想。
    《共产党宣言》诞生已经160年,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已经过去了90年。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制度也有50多年的历史。在这160年波澜壮阔的风风雨雨中,社会主义冲决资本主义的罗网,为无产阶级的解放和人类的幸福开辟了无限美好的前景。它在曲折的道路上已充分展现出不可摧毁、不可战胜的顽强的生命力。尽管社会主义事业在前进的道路上还可能有盘陀路或火焰山,但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我们对最终在整个地球上彻底“消灭私有制”充满信心。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第2期《中华魂》)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