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


李慎明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我们今天纪念会的特殊意义,就在于把纪念十月革命与学习党的十七大精神紧密结合起来,既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其中包括列宁主义和十月革命道路的基本原则,又更好地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当代世情、中国国情相结合,坚定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
    在纪念十月革命四周年时,列宁曾经说过:“这个伟大的日子离开我们愈远,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就愈明显。”在以个别经济强国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日益深入发展的今天,我们对列宁这一判断的领会便愈加深刻。现就六个问题简要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一、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十月革命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世界格局,开始书写全球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时代的历史篇章,至少在以下五个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无可置疑的成就:
    一是十月革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由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不同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了消灭人剥削人制度的伟大尝试,第一次实现了在经济平等基础上人民普遍的政治平等权利。
    二是在短时期内改变了俄国的落后面貌,实现了工业化,到20世纪中叶苏联已成为屈指可数的世界工业强国之一,以资本主义所不可比拟的速度展示了社会王义的优越性:1953年与革命前最高年份1913年相比,苏联的国民收入增加了12.67倍,而同期美国只增加了2.03倍,英国增加了0.71倍,法国增加了0.54倍。
    三是苏联还先后战胜了14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武力围剿,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打败了法西斯的主力,为挽救和发展人类的文明做出了光辉的贡献。
    四是使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与革命实践相结合,并得到了实践检验。从此,马克思列宁主义成为指导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争取民族国家独立及其建设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和革命的真理。在十月革命的巨大影响下,社会主义革命、人民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不断取得胜利,指引包括中国在内的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的10多个国家先后实行了或实行过社会主义制度,从而导致帝国主义殖民体系的崩溃。
    五是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体系的存在,使世界经济、政治和国际关系发生了重要的进步,并推动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社会主义理论和思潮的空前活跃,推动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引入计划机制以补充市场机制的缺陷和促进福利政策的普及与发展。
    二、十月革命道路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列宁主义依然是我们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
    在苏东剧变之后的社会主义运动处于空前低潮的今天,在经济全球化日益深入发展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迅猛发展的今天,十月革命所开辟的道路过没过时呢?是否还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呢?让我们重温一下指导十月革命的列宁著作中的相关论述,这可能是对上述问题最有力地回答。列宁明确指出:从自由竞争到垄断的转变,“是最新资本主义经济的最重要的现象之一,甚至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现象”。他们不仅控制了国民经济命脉,而且操纵“许多国家以至全世界所有的原料来源”,“垄断熟练的劳动力,雇用最好的工程师,霸占交通的路线和工具”,等等。列宁还指出:“帝国主义的特点,恰好不是工业资本而是金融资本。”“金融资本的统治,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金融资本还导致对世界的直接瓜分。”针对有人所谓工人购置少量股票便可称之为社会主义的论调,列宁说:“其实经验证明,只要占有40%的股票就能操纵一个股份公司的业务,因为总有一部分分散的小股东实际上根本没有可能参加股东大会等等。”“‘参与制’不仅使垄断者的权力大大增加,而且还使他们可以不受惩罚地、为所欲为地干一些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可以盘剥公众。”
    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列宁在引用了一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话后解释说:“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商品生产虽然依旧‘占统治地位’,依旧被看作全部经济的基础,但……大部分利润都被那些干金融勾当的‘天才’拿去了。这种金融勾当和欺骗行为的基础是生产社会化,人类历尽艰辛所达到的生产社会化这一巨大进步,却造福于……投机者。”列宁还指出:“帝国主义的趋势之一,即形成‘食利国’、高利贷国的趋势愈来愈显著,这种国家的资产阶级愈来愈依靠输出资本和‘剪息票’为生。如果以为这一腐朽趋势排除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那就错了。”“生产社会化了;但是占有仍然是私人的。社会化的生产资料仍旧是少数人的私有财产。在形式上被承认的自由竞争的一般架子依然存在,而少数垄断者对其余居民的压迫却更加百倍地沉重、显著和令人难以忍受了。”联系当今世界的大势,读读这些极有限的引述,是不是有着强烈的现实感呢?有谁能说指引十月革命的列宁的基本理论过时了呢?我们的回答是:十月革命已经过去90年,世界形势已发生许多重大变化,十月革命的许多具体做法或体现的一些具体结论显然已不适用于当前,对此,我们一定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各种形式的教条主义;但是,十月革命道路所体现的基本原则并没有过时,十月革命道路所揭示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三、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和建设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正是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唤醒了东方的被压迫民族,给在黑暗中摸索的中国先进分子以新的世界观和革命方法的启示。把马克思主义与本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是十月革命取得胜利的根本经验。中国共产党人运用这一经验,不仅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创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而且在苏东社会主义开始遭受严重曲折的不利环境下,开辟并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谱写出社会主义振兴、发展和创新的伟大篇章。实践证明,没有十月革命,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没有十月革命,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就。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中国共产党不断与时俱进,先后形成了中国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成果——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坚持十月革命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就必须始终坚持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与我国实际相结合;抛弃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和忽视本国国情,都会导致最终的失败。
    四、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根本原因
    在回首社会主义制度90年的发展历程时,总结苏东社会主义遭受严重挫折的教训是不能回避的话题。我们“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课题组经过认真研究认为,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的暂时失败,十月革命决不是“原罪”,不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失败,从本质上说,是因为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领导集团开始逐渐脱离、背离,特别是戈尔巴乔夫为首的苏共领导集团最终背叛科学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背叛十月革命道路的结果。前不久,我带队访问俄罗斯,俄罗斯科学院主席团认为:“《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严谨地分析了苏联解体和苏共灭亡的原因与历史教训,得出了很多有勇气和具有警示性的结论。”2007年3月,赫鲁晓夫的外孙女尼娜•L•赫鲁晓娃到我院访问,同样认为,赫鲁晓夫的改革的确为后来的苏联解体迈开了第一步。她说,赫鲁晓夫批了斯大林,却不清楚下一步怎么走,虽然搞改革采取了一些措施,然而赫鲁晓夫本人在思想上、理论上都没有形成一套,党内思想还处于混乱中,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苏联解体是个较长时期的过程,赫鲁晓夫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是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等不同时期的领导集团逐步导致了苏联解体。
    五、进一步深化对苏联解体、苏共亡党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研究
    从一定意义上讲,反面教员更重要。苏联解体、苏共亡党教训如同十月革命的经验一样,是人类一笔十分宝贵的财富,必须继续认真总结和深入挖掘。要把十月革命与苏联解体、苏共亡党这两者紧密结合起来一起研究,进一步坚定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目前,需要深入研究的重大课题有很多,比如,十月革命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十月革命与列宁的社会主义一国胜利论;十月革命与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十月革命既证明了教条主义的失败,又宣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破产;当今世界时代的主题无疑是和平与发展,但我们现正处在什么样的时代,时代与时代主题、问题、潮流有什么联系与区别;列宁主义仅仅是俄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成果,还是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如何评价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体制、模式之间有什么联系与区别;在十月革命胜利和苏联解体、苏共亡党问题上,东西方话语体系的联系与区别;斯大林时期“肃反扩大化”与“大清洗”、“大恐怖”;“战时共产主义”与“军事共产主义”;“高度集中的经济管理体制”与“兵营式社会主义”、“极权主义”、“暴政独裁”;等等。
    六、正确处理“二为”方针与“双百”方针的关系
    我国学术界对十月革命和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原因等一些重大问题的看法并不一致。对此,我们可以展开认真的学术讨论。全面、正确地贯彻“双百”方针,不但不会削弱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相反,还会加强这种指导地位。我认为,一是要始终坚持用民主的方式处理思想理论上的分歧。二是对于学术理论确有错误的东西,开展积极平等和充分说理的学术争鸣和学术批评。三是把“双百”方针与认真的学术批评统一起来。那种把“双百”方针同开展正常的学术批评对立起来的思想,实质上也就否定了“双百”方针本身。四是每个专家学者要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都应站在我们国家、民族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立场上研究问题。相信谁、依靠谁、为了谁的问题,也是我们每个学者直接、间接所必须回答的问题。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有很多共同之处,但也有着根本的不同。人对自然的探索可以在实验室里反复不断的进行试验;社会科学小的实验也可以做,但涉及到整个社会特别是涉及到党和国家的根本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时,决不能随意开个方子做试验,假若方子错了,10年、20年甚至30年、40年也可能改不回来。我们的学者,甚至不少还是党员学者,要为党、国家、民族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高度负责。理论导向十分重要。理论导向正确,国家民族之福;理论导向错误,国家民族之祸。所以,我们的理论工作者,要为党和国家的正确理论导向做贡献。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第51期《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动态》)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