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背后的社会焦虑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涨价背后的社会焦虑


 

    
    米涨肉涨房价涨,方便面也要涨,三大巨头在申请油价上调,五大集团也在申请电价上调。当涨价已经成为共识,人群表现集体焦虑的时候,再多的数据也显得苍白。当通胀已经明显抬头,公众只能感受无助的时候,再多的反对也只是徒劳。

                         国内富人和国外投机者制造通胀

    记者:2007年上半年的CPI比2006年同期上涨了3.2%,6月份还涨了4.4%,超过央行3%的警戒线。超警戒线对整个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仲大军(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意味着通货膨胀比较明显地抬头了。我估计下半年还会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势,当前的社会对5%的通胀还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但如果通胀是长时间的持续发生、譬如2008年还继续通胀,那就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和生存了。特别是对抵抗能力较弱的社会群体产生影响。
    记者:之前,国家发政委和商务部这些经济部门有官员表示,食品价格上涨的影响是有限和暂时的。他们认为物价指数下半年将会呈先扬后降的趋势,而您刚才说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仲大军:现在政府部门也在发言,说当前的通胀有一些是季节性、周期性的市场供应问题所导致的。比如猪肉问题是由于粮食涨价,猪农不愿意养猪等原因导致的。
    从大的宏观背景上来看,中国的这波通货膨胀,主要是来自于国外的热钱和投机资金,以及国外大宗农产品和矿产品的涨价而导致的。中国这一波通胀,不在于国内的养猪户,也不在于国内的货币政策,其根源是各种游资、热钱涌入中国。钱多了以后,购买力就强了,水涨船高,东西贵了也照样买。这就形成了涨价的趋势。再加上海外大宗农产品、矿产品这些年来不断地涨价,粮食产品如玉米、大豆、食用油等价格不断上涨;还有能源产品的涨价,会间接地影响到食品、日用品、一般消费品的成本。这种迹象,去年在工业用品方面有所表现,今年更多地在食品方面表现出来。我认为这种表现的持续力还在继续发作,不是说到了年中,这种力度就弱下去了,我认为这一波通胀的力量还在释放。至于说这股力量什么时候能见顶,我认为至少要到2008年之后才能看出来。
    记者: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这次通胀与我们国家历次物价上涨存在着很大的不同呢?
    仲大军:的确如此。中国改革二十多年来,前几次通胀都是国内因素引起的。1988年的通胀,是我们货币发行太多所导致;1994-1995年的通胀,也是由于国内货币发行量太多。当时没有外部因素。可是今天的通胀完全是由外部因素导致的。2007年上半年。短短6个月时间,外汇储备增加了2600多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8000亿元。这就需要我们用基础货币来兑换外汇,那就变成50000多亿了。这就使我们国内的货币量充足,不可能不出现由于货币量增加而导致通货膨胀。
    记者:就是说我们已经卷入经济全球体范畴中,不可避免地受到世界影响。
    仲大军:是的,整个局势比过去复杂,调控的手段不能是单一的。首先,这祥大量的外汇涌入是非常不正常的,2006年一年外汇储备增长也不过是1700亿美元。
    第二、发展中国家加入国际社会,必然要受到发达国家金融的钳制。美国人很狡猾,他们了解到发展中国家采用重商主义,拼命地需求外汇,于是就大量地印钞票,用纸币换取货物。而我国在这些年发展过程中,恰恰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懂得如何与国际的虚拟资本对抗,也就是还没有学会玩这种国际金融游戏。大量输出国内的宝贵实物资源,换回一大堆没有用的外汇,而这些外汇还不断地贬值。过几年就缩水了,导致了国内的通胀。这就是当前我们国家通胀最根本的原因。通胀的表现就是物价上涨。


                            多数工薪阶层都是受害者

    记者:所以有说法认为,城市中低收入者是这场金融博弈的受害者。
    仲大军:中国大多数的工薪阶层,应该说都是受害者。这是因为国际资本涌入中国,包括大量国际热钱钻进中国,大量兑换人民币,大量购买中国企业产权,购买中国房地产,以及股票,无形中抬高了中国资产的价格,使国内消费者的购买能力跟不上这些涨价品的价格上涨速度。这就造成了正常的普通消费者的生活难度。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少数人拿走了,社会贫富差距很大,大多数人只拿着微薄的低工资。中国的工资水平低这在世界上都是公认的。
    这一波通货膨胀也是由国内的的富有者和国外的投机者双方共同造成的。不仅仅与国外游资,也与国内的投机资本有关。二者沆瀣一气,兴风作浪,在所有能投机炒作的领域,都在拼命地炒作。比如如房地产,老百姓房买不起了,猪肉吃不起了,中国的贫困化会更厉害了,社会危机也会出现。所以说今天的中国通货膨胀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甚至是一个政治问题。像今天的年青一代,实际上比上一代还难过,正好赶上了就业难、房价贵、低工资这样一个时代,房子买不起,就业无着落,大学生毕业月收入只有几百元。
    记者:经济问题造成的压力使得普通居民的焦虑增大,他们该如何应对?
    仲大军: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政府,普通的居民没有办法。他们没有富余的资金进行保值增值,有钱的人有这种能力,而一般的人储蓄不多,他们抵抗通货膨胀的能力非常微弱。
    我国的失业率大约就是10%,很多人现在没有工作,只有靠以前积攒的储蓄过日子,而通胀使得他们储蓄变小了,这样的群体是最惨的。另一批人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这样的群体在通胀中也是受害较大的群体。还有一部分居民具有抵抗通胀的能力,他们有一定的事业,如开饭馆的,在通胀中水涨船高。所以说,通胀对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影响程度是不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只有靠政府加大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的力度,政府必须向这些弱势群体进行补贴。中国现在应对国际资金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以毒攻毒、美国不是印大量钞票来买我们的东西吗,我们也印钞票,使我们的物价涨起来,同时又要让国内消费者有购买能力,其办法就一是提高保障能力,把钞票发给弱势群体,让他们去消费,去购买。
    记者:7月20日晚,出台了两项宏观调控政策。一是将储蓄存款利息所得个人所得税的适用税率由现行的20%调减为5%。二是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其中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各上调0.27个百分点。这两项政策,对未来的物价走势,能够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吗?
    仲大军:这与我们刚才谈的没有多大关系。银行存款利息税降低,对中低收入者没有多少好处。中国的大部分金融财富是被大约20%的少数人掌握着,降低利息税只会对富人有利,而不会对穷人有利,这点是肯定的。

                           涨价焦虑将导致暴躁与冷漠
   
    价格滋生的焦虑,如雾瘴般笼罩在社会头顶,并浸润进大多数社会中人的心间,盘桓不去。
    形成人群显著统计学特征的涨价焦虑,急需一场彻底的精神分析治疗,这绝不是官方一句物价下半年先扬后抑可以解决的。涨价,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共识。
    数据显示,中国已经有10%的家庭倚靠储蓄为生,而即便是这些个老本,也如埋在后院的受潮钞票,日日缩水。此时,个体财富的萎缩不仅意味着个体生活质量的绝对下降,更体现了社会阶层关系的相对变动。牛市当中,很多人其实是为了跟上财富增长步伐而投入股市的,后来才发觉,在股市之内,仍旧是绝大多数人受制于基本指标。
    社会群体形成一项负面感受的基本预期后,就会处于焦虑之中,而焦虑积蓄的结果,大致会形成两种心理趋向:暴躁与冷漠。
    暴躁,源于焦虑的无法宣泄。回想一下,如果我们还是国家指令定价,至少我们还有个请愿上访的途径吧,现在则令市场出来讲话了,这位仁兄乾坤大挪移的手据传还“看不见”,我们也并没有为市场立任何雕像,这回,连象征性宣泄的机会都没有了。焦虑积蓄的后果无须赘言了,焦灼的内心总要寻求一个表达的对象,在群体层面上,这会损伤社会信任,因为人人都貌似敌人,市场无处不在,人人都是其变体;在局部,则会形成寻找“社会替罪羊”的行为,比如各类排外行动以及针对犯罪嫌疑人的过激惩罚,因为这给了焦虑一个集中合法的宣泄机会。
    冷漠,源于焦虑压抑下的疲惫。GDP仍旧被包装继而担当着衡量经济良性发展的单一指标,鼓励股市、楼市的投机者。而事关公众买米吃肉的通货膨胀率,则轻描淡写为仅仅一个可升可降的百分比,并与所谓社会耐受极限百分比做比较。更为特殊化的社会心理后果已然呈现。首先是一种我所说的“信用卡心理”,既然未来无可预知,不如按照现在的情况享用未来,强迫性的将未来兑换成现实资源。另外,则是一种基于社会信任危机的极度自我封闭,这是谨慎消费、积极储蓄影响下的情绪消极低落与社会交往频率下降。
    因此,在社会焦虑治疗的躺椅上,并没有谁可以安然入睡,如果大多数梦境都呈现大口吃肉的场景,我们可知,CPI超过5%了。

                              超九成人士表示焦虑

    《南都周刊》与腾讯网的联合调查显示,超过九成的受访者对2007年的涨价表现焦虑,这个比例已经到达了一种社会集体焦虑的状态。其中,有超过三成的受访者则是表达了一种无奈,从而对外部世界更为不信任。除此之外,也有超过九成受访者对未来的预期降低,他们认为涨价还会继续,这说明了公众信心已经开始出现问题,对未来的消极态度开始较为集中地在涨价这个事物上体现。

                             我妈说,以后都不吃肉了

    我吃住都在家,自己是没什么忧虑的,毕竟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妈的恐惧症很明显。猪肉贵得吓人,我妈说,以后都不吃肉了。说现在都不敢买猪肉,听说都是坏肉,积压货,想要煲个排骨汤都不行,都换成鸡汤了。 (小佩 吉林 在校学生)

                            是不是经济危机前兆啊?

    现在什么都涨价是不是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的预兆呀?物价的上涨不会影响到上层社会和有钱阶层的生活,但是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要维持原来的生活水准就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国家讲了要给全国的贫困救助对象提高补助标准,中间的普通老百姓是涨价的最大受害者。 (贺云舒 辽宁 退休人员)

                               钱,用还是不用

    有人想过2007年你买一颗鸡蛋的价值,到了来年能买什么呢?一年前你能买一套房子的钱,现在能买到什么样的呢?没有人能告诉你准确的答案,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手里的钱到底是用来将来留着养老,还是先痛快地先甜了好。 (薇安 上海 会计)

                               民众生活日益维艰

    最近公布CPI达到4.4%,其实这是被低估的,被人为压低了,让老百姓以为物价涨幅不大。统计局不把房价上涨直接计入CPI,因此房价高涨的同时,CPI却很低,于是利率也比较低,于是很多人冲进楼市。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房贷利率的风险,利率再三提高的话,很多房奴要跳楼。中国民众正在通货膨胀的压迫之下生活日益维艰。看得起病、住得起房、退得起休,成了很多普通民众达不到的愿望。 (谢子舟 律师 上海)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8月3日《大家文摘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