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富尔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达尔富尔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陶勇 宋哲生 

    

    达尔富尔,这个几年前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很陌生的名字最近被西方越来越多地提起,其中还夹杂着与中国相关的论断,称中国对达尔富尔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没有尽到应有的义务,极端者甚至宣称要“抵制北京奥运会”。与指责同时响起的也有“指责中国不公平”、“西方为达尔富尔流泪的背后是石油利润”的声音。许多人在问:达尔富尔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地种族矛盾由来已久

    达尔富尔位于苏丹西部,13世纪中叶起,穆斯林开始征服该地区,一战后,被正式并入英国统治下的苏丹。历史上的苏丹曾雨水丰沛、土地肥沃。20世纪六七十年代起,随着人口膨胀、放牧过度,这里的荒漠化现象加剧,惯于逐水而居的阿拉伯牧民被迫南迁,并因争夺水草资源与当地黑人部落发生冲突。由于武装冲突长期不断,该地区许多地方一直处于混乱状态。2003年,北达尔富尔州首府被反政府武装攻陷,达尔富尔危机爆发。
    为挽回颓势,苏丹政府军借助阿拉伯人的武装与叛军作战,但这股力量的参战实际上恶化了局势。若反政府军获胜,达尔富尔地区的阿拉伯人将遭驱逐、打压或沦为“二等公民”;反之,当地非洲黑人部落也永无宁日。因此,战事的发展使对立双方日渐以种族划界,纷纷投靠各自阵营,使冲突染上了种族冲突的色彩。西方有媒体称,在长达一年多的冲突中,至少5000至8000人丧生,100万人沦为难民。

                         西方为达尔富尔流泪的背后

     1956年独立的苏丹与西方关系不和,一度与美国断交,被指“支持恐怖主义”。2004年,西方一改对苏丹政府的局外批评者角色,开始介入达尔富尔问题,并将该地区的部族战争定性为“种族灭绝”。达尔富尔危机迅速成为国际热点。美、法、英、德、联合国、欧盟、非盟、阿盟等的高官或领导人,走马灯似地访问苏丹和达尔富尔。
    在政治施压的同时,西方对苏丹加强经济制裁。美国、加拿大等一些西方国家的公司先后撤出了苏丹。多数西方媒体认为此举是为了制止苏丹的人道主义危机、反对“种族屠杀”,但也有不同声音。
    美国杂志《Counterpunch》2004年8月刊登题为“西方为达尔富尔流泪的背后是石油利润”的文章称,为什么西方在惨剧发生18个月后才想起干涉?评论家认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希望在联合国授权下用武力干预,这是伊拉克式的入侵,目的是推翻苏丹政府,控制苏丹潜在的大规模石油资源。
    苏丹的石油勘探始于上世纪50年代末,但是直到1999年第一批苏丹原油才离开出口码头。“苏丹内幕”曾在一篇长文中写道:“自从在苏丹发现石油,世界对苏丹的注意力迅速扩散”。有人称苏丹目前探明的石油储量已居世界第二,沙特、阿联酋、摩尔多瓦、澳大利亚、印度、南非、英国、法国、美国的公司等都曾在这里开采。

                        中国和苏丹互利合作有人眼红

    《苏丹论坛报》2007年刊登的一篇学者文章回顾了中国与苏丹几十年的关系。作者说,冷战时期,中国给予苏丹很多援助。
    不过,这篇文章称,但直到1989年双方关系仍处在一个较低水平。双方关系在上世纪90年代初出现了契机,当时,苏丹因为在萨达姆入侵科威特问题上的态度受到西方和一些阿拉伯国家抵制,这些国家对苏丹的援助1992年几乎停止,在这种情况下,苏丹将目光投向东方,寻求中国、马来西亚等国的帮助。中国来了,没附带任何条件。苏丹邀请中国帮它勘探石油,中国抓住了机会。如今,中国成为苏丹重要的贸易伙伴。文章称苏丹2006年总的石油出口为51亿美元,其中近80%出口到了中国,在苏丹工作的中国人不少于10万。
    西方对中国的指责2003年就有,但比较零星。2004年,西方开始向中国施压,2007年,西方的人权组织、媒体有意利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临近的机会,加大对中国的施压力度。同一年,一些人权组织、美国好莱坞明星、一些国家的议员不断发声,向中国施压,声称中国向苏丹出口武器、购买石油,支持了苏丹政权。今年2月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以达尔富尔问题为由宣布辞去奥运会艺术顾问后将此事推向高潮。
    埃及《今日世界报》资深记者哈迪布告诉记者,达尔富尔问题的核心不是种族屠杀,而是围绕着它各方展开的利益角逐,达尔富尔是利益碰撞的“逐鹿场”。他说,中国与苏丹的经济合作无可厚非,中国给苏丹带去了财富,自己也得到了好处,是共赢。可以肯定,中国如果离开了,苏丹人的日子不会好过。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2月22日《环球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