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破产的启示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新自由主义破产的启示


杨承训 

    

    新自由主义实质上代表西方大垄断资产阶级利益一种意识形态,其核心是金融自由化,完全适应了超级金融资本操纵市场大肆投机的需要,与泡沫经济互为表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强势经济,谁拥有更多的资本谁就拥有话语权,谁就更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自由发财的经济,要求追逐利益最大化,自由市场上大资本才拥有更多赚钱的自由权。但没有钱怎么去自由地争取利益最大化呢?新自由主义说是都要在自由市场中发财,实际上只有大资本拥有者,特别是金融资本垄断者,才能自由地赚大钱,美国华尔街的大资本家就是自由地赚全世界的钱。当年反对封建制度时,资本主义刚刚兴起,古典自由主义确有进步意义,到了社会财富集中在大资本垄断集团手里时,这种新自由主义表面上看一切人在市场中自由,骨子里只能代表他们少数金融大鳄的利益。
    在上世纪70—8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流行,与凯恩斯主义失灵、资本主义国家“滞涨”症发作有关。西方大资本的实力越来越雄厚,自由度非常之大的金融资本、虚拟资本需要这种自由体制和意识,美国等强国利用手中极其雄厚的资本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自由出入也需要这种“便利”,所以撒切尔夫人、里根上台,为新自由主义长达近30年的主流经济学地位开拓了道路。这次大的金融危机宣告了它的失败,不得不更多地利用凯恩斯国家干预手段。不过这还不是新自由主义的最后终结,将来有一天经济形势一旦变暖,它还会东山再起。大概只要有大垄断资本集团存在,特别是大金融资本存在,社会经济领域就有新自由主义之类的理论观点泛滥。
    新自由主义之所以在中国风行一时,大体有三个原因:第一,国际上,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十分发达,经济实力雄厚,在世界市场中占主导地位,新自由主义成为他们的主流经济学。我国搞市场经济没有经验,有的要借鉴他们一些成功的东西,有些人就很容易不加分析地兼收并蓄,崇拜西方;而西方各国又用各种舆论工具对他国进行宣传、渗透。正如邓小平所说,打开窗子,新鲜的空气进来了,而苍蝇蚊子也进来了。加上苏东剧变,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垮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也使一些人对社会主义信念动摇了,转而接受新自由主义的东西。第二,国内有新自由主义的社会基础。我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几年,非公有经济特别是私有经济发展非常迅速,并产生了一个暴富阶层。他们希望在市场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争取更大规模的利益最大化。反映在学术形态上,新自由主义更适合他们的要求。第三,认识上的片面性。人的认识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我们改革计划经济体制过程中,强调市场经济在配置资源中的基础作用及其优越性,一些人也很容易把市场的自发性加以片面夸大,认为市场可以自我调节,盲目信奉市场原教旨主义及市场万能论,否定宏观调控。从认识论上来说,这是一种直线性、片面性,是一种有缺陷的推导。这种片面性就使得一些人否定“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相结合的必要,以致否定市场经济的社会属性,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混淆起来。正是因为这样,新自由主义迷惑了很多人。现在是清算这股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相容的思潮的时候了(当然是有分析地批判,其积极合理因素还要吸收)。
    我们立足于实践检验真理的标准,可以在西方的经济危机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对比中深化对真理的认识,进一步清算新自由主义的影响。30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告诉我们,驾驭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确实有很大的难度,一是市场经济具有多元性、多变性、周期性、国际性,二是经济体制还有许多障碍,三是我们缺乏经验,四是西化影响的冲击。即便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尤其在初级阶段),市场经济的一些缺陷也难以完全避免,它的主要矛盾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结合、突出“以人为本”,还是演变为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突出“以钱为本”,造成和加剧两极分化。我国的经验也表明,削弱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性质,放松了“有形的手”,就会出大问题,“三鹿奶粉”事件和房地产出现泡沫就是鲜明的例证。如不认真规制,也有滑向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危险。现在出现的诸多经济、社会问题,要求我们增强忧患意识。在理论认识上,经常有两种倾向交错干扰:或者主张控制过死,捆死市场;或者推崇完全放任,纯靠自发。目前看来,西化的影响不可小觑,那种把市场经济与宏观调控对立起来,继而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分割开来的思潮日益突出,不时冲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转(许多矛盾由此而发)。许多人往往把完全的自发性等同于市场经济的优势,这是一种误解和陷阱,必须从理论上加以澄清。除了他们反映的一些利益集团的意愿之外,单从思想方法上说是盲目崇拜西方,唯西方“主流经济学”马首是瞻。其手法也有一个偷换概念的小技巧,就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装,先去掉“社会主义”之睛,再冠以“自由”之帽,魔术般地改变了事物的性质。其公式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自由市场制度”。这样便完成了一种嬗变:把本来作为手段的市场经济变为社会基本制度的根基,把运行的形式变为追随西方制度的内容,抹杀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区别,为私有化、自由化大开绿灯。因此,我们在深化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认真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确方向,澄清“自由市场经济制度”之类观点的误导。
    这里应当专门谈一谈科学地发展与利用金融工具和虚拟经济问题。胡锦涛同志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讲话中提到相互联系的“三个形成”,其中提到“形成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市场对资源配置发挥基础性作用的经济管理制度”。这对我们正确把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谛是一个重要提示。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宏观调控的重要杠杆。我国现在金融经济滞后,需要大力发展,但决不可效法美国的模式。我们应当从国情出发,立足于社会主义,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金融发展道路、管理体制与运行方式。比如,如何利用好虚拟经济,它需要占多大份额,应当使它在什么范围内起作用,怎样正确进行金融创新,包括人们热衷的股市在内也要研究它的边际效用。现实中应当提倡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但一定要正确引导,“人人炒股”、“人人投机”是有很大消极作用的,甚至会造成重大的社会问题。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定要制止过度投机兴风作浪、利用各种手段诈骗金钱的活动,一定要防范各类经济泡沫膨胀为泡沫经济,一定要保持经济社会的良性发展。
    (《环球视野》摘自《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9年第1期,原文标题为《论当代资本主义矛盾的阶段性特征——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根源及其启示》)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