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虐童丑闻震惊爱尔兰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教会虐童丑闻震惊爱尔兰


阿 杏 

    

     5月20日,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到了爱尔兰这个西欧小国。一份近2600页的调查报告披露了一件惊天大丑闻——天主教会慈善机构存在大量虐童现象长达60余年。
    丑闻一出,整个爱尔兰被阴影笼罩。

                           虐童是教会“潜规则”

    当天,爱尔兰高等法院法官、虐童案件调查委员会主任肖恩•赖安公布了这份历时9年完成的调查报告。报告所举证词来自3000余名当事学生以及涉案人员,这些当事人曾在由天主教掌管的250多家机构内学习或者工作过。报告称,共有3万多名儿童受到精神、身体以及性方面的虐待。
    在20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共有超过3.5万名儿童被送往由教会掌管的技术学校、少管所、孤儿院以及儿童之家。这些儿童要么是小偷,要么是逃课的孩子,大多数为孤儿或来自问题家庭。而在上述教会组织里呆过的儿童,大部分声称遭受过身体和精神虐待,有的甚至被性侵犯。
    报告指出,“大部分天主教机构虐童之风蔓延,成为教会内部的‘潜规则’。”在披露的教会机构中,慈善修女会和基督教兄弟会是问题最严重的两个机构。另外,爱尔兰最大的学校,位于都柏林的阿尔特内工业学校也被指参与了虐童。这家男子学校实行完全的军事化管理,所有证人均表示在这里受到过身体上的虐待。此外,在爱尔兰的女子学校,女学生经常受到男性雇员(甚至包括一些“嫖客”)的性侵犯。

                              受虐儿童多已逃离故土

    “因为没把床铺整齐,我被鞭打过好几次。我被带到地下室,他把我的衣服拽掉。我完全赤裸。他使劲地踢我,并用一根里面装着硬币的皮带抽打我……”大部分从孤儿院或教会学校出来的儿童都已经移民美国或英国,永远逃离童年记忆中恐怖的故土。
    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陆续有对于教会虐童的投诉,但当地政府部门并未给予重视。加上教会势力很大,对犯案的教会人员加以包庇和隐瞒,甚至于2004年通过法院争取了一项法令,即使罪名成立,犯案人员的真实姓名也不予公布,只会撤去其原职,另行安排其他工作。这样使得这些恋童症者继续有机会虐待儿童。
    “虐童调查报告公布的第二天,爱尔兰红衣主教布雷迪发表了道歉声明。然而民众一致声讨,要求公布虐童者的真实姓名,并予以定罪,这样才能阻止那些人继续犯案并弥补当事人的心理创伤。
    报告发布后的几天里,有几个已接受政府赔偿或被他们称为“掩口费”的当事人不顾后果,向公众披露了一些犯案的神职人员名单。当事人约翰•凯利说:“我觉得我被利用和欺骗了,这是一份不完全的、徒劳无功的报告。如果我知道结果如此,我不会打开我的伤口。”

                              丑闻伤了爱尔兰的心

    外人也许无法想象这件事对爱尔兰人的打击。爱尔兰是虔诚的天主教国家,大部分的居民都是天主教徒,人们的生活受到教条的严格限制。直到十多年前,人们才能在市场上购买到避孕套,因为天主教认为追求性是堕落的。同样直到十多年前,爱尔兰人才能合法离婚,因为在教义中婚姻是神圣的。未婚母亲、单亲家庭也是不久前才被社会接受。而堕胎在爱尔兰仍是被禁止的。
    由于一度被教会操纵,即使独立后的爱尔兰共和国,政权仍然受到天主教会的极大影响,其中以教育系统的改革尤为艰难。直到60年代末,教会依然反对并成功阻止政府建立自由独立的中学。由此可见,神职人员在爱尔兰的地位要比政府职员高得多。
    只是,如果使用避孕套、离婚都属于邪恶的行为,那么神父性侵犯男童的行为可以说是彻底颠覆了爱尔兰人对天主教的概念。60岁的天主教徒保利娜说:“简直难以置信。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地方会如此残忍。更让我失望的是政府的失职,我希望教会能尽其所有赔偿那些受害者。”另一位年轻的爱尔兰人说道:“我自己就是天主教徒,这件事令我觉得很恶心。”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5月28日《国际先驱导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