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贫农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的贫农


梦 语 

    

    我在美国生活多年,想象中的美国农民住在一望无际的大农场上,开着各种现代化的机械忙碌于田野上,耕种并销售农作物……但是最近趁着假期,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和农民兄弟近距离接触后,才发现他们的生活与我的所想相差甚远。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中部,地广人稀,远离闹市,居民多以农业为生。农民吉姆,家里祖传良田数千亩,据说颇有余钱,属富农阶层,他新盖的楼房和门前的SUV处处彰显出一派小康气象。
    虽然良田千亩,可不知吉姆鼓捣啥,除了路边的一些玉米地外,大片田地闲置,家里倒是养了若干秘鲁羊驼,每天在前院溜达。吉姆的邻居汉斯属下中农,房子和车显然比吉姆家的逊色,而贫农约翰一家则是我重点探访的对象。
    老约翰95岁高龄,曾参军赴朝作战,为此现在每月享有政府津贴和医疗保险。儿子小约翰四十好几,从未婚娶,与老爹相依为命。他们有祖传农田300英亩,房舍和谷仓若干,一套平房出租,因地处乡下,月租只有两三百美元。约翰父子俩住在有100多年房龄的二层小楼中。客厅地上铺着泥泞的地毯,有3个破旧的沙发和一台老旧的21英寸的电视,上面落满了灰尘。这是一个经济窘迫、缺少女人关爱和操持的家。地下室的桌上摆满了瓶瓶罐罐,那是他自留地里收获的土豆、大豆、黄瓜、辣椒,全都腌制密封,慢慢享用。
    小约翰还养了8头猪,最大的黑皮肉猪大得像只小驹子。另有近10头牛,两只非洲种的珍珠鸡,5只火鸡,5只母鸡。领头的公火鸡整天“咕咕嘟嘟”唠叨个没完,被起名为“啰嗦的汤姆”。这些家禽为小约翰提供了他所需的肉、蛋和零花钱。用做主食的米面呢,从商店里买。哪来的钱呢?政府给。
    原来美国较亚洲各国而言,地广人稀,可耕地多,如果农民都种植农作物,根本没有足够的人群消费,只能压低价码出售,甚至腐坏扔弃。为了保证农作物的价格不至于过低,维持供需平衡,像约翰这样种几百英亩地的私人小农场主,政府都鼓励他们将农田闲置,再按田地的面积每月给他们生活津贴。难怪吉姆、汉斯和约翰,没一家是种地的,也难怪我等“中产阶级”工资的百分之三四十都得缴税,原来是给山姆大叔当地租子养农助农去了。去年油价高涨,玉米炼油风盛,吉姆、汉斯和约翰一起摒弃地租,改种玉米。哪知玉米还没收呢,油价又轰然下降,玉米贬值。于是他们连玉米也不收了,任其烂在地里,又回到了不耕种、向政府讨地租过活的日子。地租有多少?这当然是个人隐私,不便多问。但约翰说够他穿衣、吃饭、养车、买医疗保险了。总之,贫农小约翰靠着祖传的300英亩地,当上了收地租的小地主。
    “这穷乡僻壤的日子实在无聊贫乏,我的生活哪有你们那样刺激丰富?”约翰一边喂着猪食一边对我说,“但我也没有你们的压力和烦恼。经济危机难不倒我,我这一双手和这片地,自给自足啥都有了。”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第7期《世界博览》)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