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种族主义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的种族主义


[美]邝本德 王喜六 祁阿红 等译  

    

    美国确实存在种族主义。2002年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哈莉•贝里成为第一位获得奥斯卡奖的美国黑人女演员。这件事给媒体及时提了一个醒。同一天晚上,丹泽尔•华盛顿作为一名黑人演员接过了姗姗来迟的奥斯卡小金人——自1964年黑人演员悉尼•波伊提尔因《野百合》一片获奖之后已经过去了近40年。所有主要媒体都不失时机地为他们两人的胜利大唱赞歌,同时还不失时机地提醒我们,美国黑人不但在《财富》杂志评出的一百强企业中身居高位,而且还赢得了奥斯卡。可这并不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当今美国,种族主义依然存在,而且相当猖獗。曾在中央情报局当探员的杰弗里•斯特林以种族歧视罪将该局告上法庭,并称局内其他黑人办案探员同样感到受了歧视,只不过不敢将此事捅破罢了。斯特林接受了针对性培训却没有得到相应的任务,他的白人上司告诉他说:“你就是个爱惹事的黑大个儿。”斯特林回忆道:“我跟他说,‘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我是个黑人的?’”
    种族主义问题不仅存在于白人与黑人之间,受害者还包括犹太人、穆斯林和亚洲人,其中特别是华人。据估计,到2020年,亚洲人将占到美国人口的6%。由种族主义引起的案件数量也是逐年增多。我们周围仍然存在种族主义者发动的圣战和枪击事件。看看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韩国学生卢永中的遭遇吧:7月4日美国国庆假期刚刚结束,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持枪来到位于印第安纳州布鲁明顿市的“韩国联合卫理公会教堂”门口,向正要离开教堂的人群开枪射击,人群中的卢永中当场中弹身亡。
    这名歹徒似乎还打死过一名黑人,并在不同时间从车上开枪打伤过七人——其中包括六名信奉东正教的犹太人和一个有亚洲血统的人。做文秘工作的黄慧英现在正在美国学习英语。“我们分不清谁是种族主义者谁不是,”她说,“因此我们很难鼓起勇气接近外国人。”
    郑敏娥今年24岁,她曾在美国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和旅游。“每次去书店,老板的眼睛总是盯着我们,”她说,“我们一直没明白这是不是因为我们是韩国人或者亚洲人,但他这样看让人很不舒服,我们最后也只能离开那家书店。我们跟书店老板讲过我们不是贼。”在1992年洛杉矶市骚乱中,约有 2 000家韩国人开的商铺遭到焚毁和洗劫。
    本杰明•史密斯在自杀之前还开枪打死了一名带着孩子慢跑的黑人。史密斯的前女友伊丽莎白•萨尔告诉伊利诺伊大学学生报纸的记者说:“这是他自己从政府、从一切中解放出来的‘独立日’。除非他被打死,否则他是不会停止杀人的。”
    种族主义者并不都是白人,种族主义也不是白人的专利。事实上在刘易斯•法拉坎和他的“回教的国家”组织的煽动下,黑人民族主义者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在他看来,白人“天生就是魔鬼”。
    白人分离主义分子巴福德•法罗为了“唤醒美国人去杀犹太人”,在洛杉矶市的一所幼儿园枪杀了几名犹太裔六岁男童。一个小时之后他又杀死了菲律宾裔邮递员约瑟夫•伊莱多,以此表现他对联邦政府的仇恨以及他对所有犹太人的偏见。
    既然在洛杉矶市有那么多持枪的疯子在四处寻找目标,这种仇恨情绪必然由来已久。
    现代反犹主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449年。当时西班牙托菜多市议会下令所有已然皈依上帝的犹太人都不能担任公职。从那时起,“犹太人”成为了一个血统概念而不再是一个信仰概念。从此之后,相继出现了十字军东征、宗教法庭,直至罗马天主教、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并被吸纳成为反现代主义成分,从而导致了阿道夫•希特勒的崛起。詹姆斯•卡罗在《康斯坦丁之剑:教会与犹太人的历史》一书中写道:“希特勒本人既像是他之前的那些信奉种族主义、世俗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帝国建立者,又深受他所生所长的宗教环境的影响。但是,事实是那些满脑子种族主义思想的大殖民者在相信一切要用种族和军力征服之前也曾跪拜在十字架下。”希特勒和与他同时代的很多人一样,相信帝国主义在进化上是一个必要过程,而根据自然法则,这一过程不可避免会导致劣等民族的灭亡。希特勒只是将达尔文的理论付诸实践。达尔文在他的《人类起源及性的选择》中写道:“几乎可以肯定,文明的种族将会消灭和取代世界上所有未开化的种族。”
    仇恨移民是种族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外来移民永远是种族主义袭击与骚扰的目标,迎接他们的是种族主义的双筒猎枪。这些移民基本上都是因种族主义而背井离乡来到美国的,可在这里却同样面对着种族主义。美国作为逃离种族主义威胁的移民基地有责任保护移民不受种族主义的伤害,可是,正因如此,移民们选择了在种族间通婚。
    (《环球视野》摘自《美国的困局与出路——新世界的无序状态与谎言》文汇出版社出版)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