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听偏信的美国媒体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偏听偏信的美国媒体


[美]邝本德 王喜六 祁阿红 等译  

    

    不光是在9.11事件之后,就是在关于中国谍报能力的考克斯报告的问题上,美国的大部分媒体也都表现得像是总统布什与美国国会膝下的一只摇尾巴狗。
    美国的调查人员之所以怀疑物理学家李文和窃取情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李是个华人。据洛斯阿拉莫斯国家试验室前任反谍报科主任称,调查人员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证据”能够表明李将核秘密泄露给了中国。可以说,种族形象定性在这件事上表现得最明目张胆。联邦调查局探员罗伯特•梅塞默尔已经承认自己做了伪证,而他的口供正是逮捕和独立关押李文和的依据。美国公诉方称,罗伯特这么做纯粹是想给自己的履历上添点儿彩而不是真想抓住盗取机密的罪犯。
    《圣何塞水星新闻报》的记者斯托贝和《艾尔伯丘卡报》记者伊安•霍夫曼在合著的《现成的间谍》一书中披露,这一事件是由负责美国能源部核能实验室和工厂的谍报与反谍报工作的主管诺特拉•楚洛克一手策划的。等到人们开始质疑楚洛克那漏洞百出的逻辑和明目张胆的种族主义倾向时已经为时已晚。两大政党中的无数政客和主要新闻媒体极力煽动“中国恐惧症”。而这些媒体非但没有对李所受的指控提出质疑,反而一个劲儿地煽风点火,完全忘记了自身在此时此刻的作用应该是保卫民权而不是充当政治工具。
    罗伯特•佛鲁曼也终于打破沉默,声明他根本不相信中国从洛斯阿拉莫斯或能源部的任何实验室中窃取了机密情报。被窃取的数据可能源自在“美国政府中几百个部门”之间传发的文件或是私人军火商。
    “这个案子就此结束,因为整件事缺乏根据,根本查不出什么东西。”曾在中情局负责调查工作的佛鲁曼说。查尔斯•华盛顿与佛鲁曼所做的证词是这样结束的:“如果李博士没有在一开始就因为他的种族而成为攻击目标……他最多应像其他那些被指控在机密处理上有失误的人一样仅仅受到行政处理。”为什么前任中情局局长约翰•M,多伊奇将国防数据库中的资料下载到非保密的电脑上就不用被逮捕和单独关押呢?他难道不也应该承认自己犯有重罪吗?李文和不得不承认将绝密资料下载到个人电脑上的行为犯了罪,可结果却面临着59项指控!而多伊奇从未被指控犯有间谍罪!负责这项案件的詹姆士•A.帕克法官说得好:“(李文和案)让整个国家蒙羞。”
    联邦调查局的爱德华•卡伦长期在美国能源部反谍报部门高层任职。他指责国会中的多位批评家没有对“我们国家最敏感的”反情报案件给予重视,而且矛头直指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希尔比。希尔比还被指责在1997年没有根据一份包括26条安全改善建议的报告制定相应的整改措施,而这些建议都是针对在此之前不断传来的有关中国盗取实验室资料的报告而提出的。“他(希尔比)的手下甚至根本不愿看我们提交的报告……”卡伦说,“(他们)抬屁股就走了。”
    尽管实际上李文和根本不是中国派到美国的间谍,但中国还是在美国释放李文和博士之前释放了美国间谍李少民和高瞻。而此时此刻,美国的媒体却没有指出由此显示出的两国司法制度之间具有讽刺意味的差异。
    斯坦佛大学的一个外交政策分析方面的专家组称,考克斯报告具有误导性,缺乏准确性,不利于中美关系的发展。
    在新墨西哥州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向总部表达了同样观点。就在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阿兰•斯贝克特主持召开李文和案听证会之前不久,这一消息不胫而走。斯贝克特没有理会联邦调查局提出的疑虑,听证会照常举行;而李文和博士则一直在单间牢房里苦苦度日。这就是美国吗?美国公众认为李文和有罪。为什么呢?就因为美国公众被告知李文和有罪。“不管怎么说他只不过是个支那人。”在历史上,朱丽叶斯•卢森堡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命运。卢森堡是个犹太人,而犹太人在当时都被怀疑成同情共产主义的分子。既然前任中情局局长多伊奇丢了存有高度机密的电脑磁盘,那为什么他就没有受到同样不敬的待遇呢?
    在圣约翰大学教授法律的约翰•巴雷特过去担任过律师。他说:“李文和现在跟所有自称冤枉或者感到量刑过重的被告人的处境一样。这种情况对被告律师可谓求之不得,可对于整个国家却十分不幸。”
    中国官方的新闻发言人赵启正说,美国指责中国盗取了七种核弹头的资料,可是这些弹头的威力、重量、大小等相关信息在美国是被公开出版的,上网就能找到。
    约翰•派克是美国科学家基金会(位于首都华盛顿)中的一位中国军事问题专家。他说:“现在就说中国已经得到了什么有切实意义的东西还为时尚早。”
    就算中国显而易见已经窃取了什么高度敏感的信息,现在还很难说中国能不能对这些信息加以应用。中国自行发展的军事核工业中所用的计算机基本上都不与美国实验室中的计算机兼容。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国务院竟然指责休斯电子技术公司和波音卫星系统公司在90年代非法向中国提供了某些敏感的空间技术,从而可能间接地帮助中国完成了导弹系统的改造。尽管如此,美国的媒体对于这件事远没有像对待李文和案那么热心,因为这两家公司出得起李博士想都不敢想的高价用以聘用高级顾问摆平一切。这件事发生前一年,罗拉尔航天通信公司同意支付 1400万美元罚款,以解决关于其给予中国敏感性技术信息的指控。罗拉尔公司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曾做错过什么,但却同意支付罚款,并愿意在接下来的七年中每年支付600万美元以避免麻烦。换句话说,这些大公司明明向中国提供过敏感的火箭及导弹技术,但只要公司交点儿罚款,它们的经理就能大摇大摆一走了事;而李博士仅仅因为自己是华人便只能呆在监狱里。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穆斯林随军牧师、华裔上尉余百康身上。他因为被指责向“基地”组织泄密而被捕,并受到一天23小时的单独囚禁。尽管余上尉后来被释放并重新上岗,但在间谍罪名无法成立的情况下却被指控“通奸”、“使用政府手提电脑下载色情图片”等罪名。
    帕克法官说:“光靠一本烹调书成不了好厨子。”可美国政府却不这么认为。曾经领导洛斯阿拉莫斯核实验室情报工作的丹尼•斯蒂尔曼,退休之前在那里工作了28年,他写了本《中国核武器项目透析》书,书中认为中国在核武器方面取得的进展完全是依靠中国自己,结果这本书被禁止出版。原因是他的观点正好和美国对中国盗取核秘密的指责背道而驰。斯蒂尔曼认为,禁止他的书出版发行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不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也就是说,政府想要继续误导民众。
    正如专栏作家弗劳拉•刘易斯所说:“考克斯先生的偏执症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指责香港是中国大陆窃取和走私高新技术的首都。考克斯说,‘这一切都发生在香港。”’
    香港方面坚决反驳了考克斯的指责,并称香港对出口商品的控制要比美国严得多。在英国答应将香港交还中国时,香港边界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是中英双方协议中的一条核心条款。香港海关时不时便会截获一些运往中国内地的苏制武器。
    身为香港高级贸易官员的爱德华•邱称这些指责“无凭无据”,而且“可笑至极”。美国出口商品管理局是美国商业部下设管理出口商品的部门。该局称美国的中国问题批评家试图将香港扯进间谍丑闻之中的做法太过牵强。反正只要买了东西就可以通过无数种渠道把它弄进中国,朝鲜就是其中最明显的一条途径。现在已经用不着通过香港了。
    一些人正想尽办法利用自己的影响将中国描述成美国的一个潜在军事劲敌,而实际上中国不但在现在,而且在将来相当长时间里都不会真正地威胁到美国,甚至不会威胁到美国的亚洲盟友。
    尽管如此,很多所谓专业“战略思想家”(虽然美国在失去了前苏联这样一个主要敌人之后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保留这种专家了)根本不考虑亚洲问题专家的意见以及现实情况,已经把中国定格为一个可怕的威胁。纳税人的钱花了,得到的却是各种种族主义的错误认识,像考克斯和他手下的高级顾问一样的职业政客只是其中一例;而毫无鉴别力的美国媒体又进一步将这些错误认识推而广之。
    同样的,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也成为了《新共和》杂志和《路易斯维尔信使日报》上面的桃色新闻和新闻“黄热病”的攻击对象。她的中国背景以及与江泽民等中国高层领导的私人关系被描绘成削弱美国外交政策的祸害。她的丈夫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也由于接受过美中贸易委员会的竞选赞助而被描绘成了一个不忠于国家的人。“美中贸易委员会是由美国的大企业代表组成的,其中有可口可乐、利维、玫琳凯和莎莉。什么能比可口可乐、牛仔裤、化妆品或者苹果派的美国味儿更足、共产主义的味道更少吗?”麦康奈尔参议员问道, “就算你相信这些……所谓‘真相’都是真的,那你从中看到的至多是些明目张胆的政治仇杀和欲盖弥彰的种族主义。”他这是在为他妻子鸣不平。
    可为什么我们的媒体没有用同样的篇幅来报道美国政府试图阻碍退休科学家丹尼•斯蒂尔曼的著作出版这件事呢?1990年至1999年间,斯蒂尔曼总共九次去过中国,参观了中国的秘密核武器设施,并获许与中国的科学家和将军进行了多次深入交流。是不是因为斯蒂尔曼称他相信中国没有依靠间谍活动就在核工业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呢?
    为什么我们的媒体也没有用同样的篇幅来报道核物理学家杨福家教授成为英国诺丁汉大学第一位华人校长的事呢?他曾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核研究所的所长,是一位享誉国际的知名学者。是不是这种报道所树立的中国核物理学家的良好形象不合那些职业政客和舆论导向专家的口味呢?
    美国并不像大众传媒所宣传的那样是个大熔炉。它实际是由一个个像小岛一样孤立的族群构成的,而每个族群获得可靠信息的途径都是自己本民族的媒体。美国的主流媒体由于自身存在明显的种族偏见而得不到少数民族的信任,这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环球视野》摘自《美国的困局与出路——新世界的无序状态与谎言》文汇出版社出版)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