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一跤致“政坛黑马”跌落乌纱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荒唐一跤致“政坛黑马”跌落乌纱


汪文涛 

    

    从乡镇镇长到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孙瑜仅用了6年时间。在他41岁当选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后,曾一度被誉为广西“政坛黑马”。然而,中共十七大闭幕后仅一个月,孙瑜就被“双规”,也有人称他是“最快倒在十七大反腐枪口下的省部级贪官”。
    事情发生在2007年,身为分管农业的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孙瑜受命到北京参加国务院召开的一次全国性农林会议。此次进京,孙瑜还带上了一位相熟的老板。出门在外免不了吃喝接待,有老板相伴左右,方便“埋单”。
    整个会程安排为7天。会议期间,孙瑜不忘和自己在深圳的情人短信传情。会议开到第三天,孙瑜觉得很无聊,他很思念这位远在千里之外的“红颜知己”,精明的老板悉心奉上北京至深圳的往返机票。
    抵达深圳的当晚,见到了情人,孙瑜的心情格外开朗,不免多喝了两杯。本来,他准备和情人当晚约会完后,第二天飞回北京继续参加会议,但一个意外的插曲改变了一切。
    由于饮酒过多,孙瑜在酒店房间的卫生间里不小心摔倒,被碰得头破血流。情人和随行的老板赶紧将其送往医院。碰撞导致了轻度的脑震荡,医生在孙瑜头上缠满了绷带。
    伤得如此严重,原本的计划不得不取消,会议是无法再参加了,孙瑜选择了关机。
    正在与会的一个副省级干部三天联系不上,也未请假,这让北京和广西两地相关人员有些不安。
    在深圳诊治三天后,孙瑜在一片猜测声中回到了自己主宰一方的八桂大地。
    由于伤得比较严重,孙瑜的相貌甚至有所变形,组织上担心孙受到伤害或者有难言之隐,便推心置腹地找其谈话。但谈话的结果出人意料,孙有所遮掩,只是强调,“在北京不小心摔伤,并无大碍”。
    孙瑜并不知道,在自己神秘失踪的那三天,中央有关部门就动用了高科技手段对其进行寻找,而他却隐瞒了自己在深圳这一事实,反复强调自己是在北京不小心摔伤的,这与调查人员所掌握的情况有些出入。
    有关部门深入调查后发现,孙瑜对组织上的交代并不真实,随后孙的情人和随行的老板也被纳入视线。
    为了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被动,孙瑜决定有所行动。他让妻子向柳江县恒兴木业有限公司和贵港市甘化集团各退了5 0万元人民币。
    这两个“50万”,系上述两公司聘用孙瑜女儿孙晓红(化名)所支付的“法律顾问费”。孙瑜曾在自己分管的领域,给予过这两个公司很大的帮助,两公司的老总又是孙瑜的“好朋友”。
    就在孙瑜的女儿孙晓红读法律专业研究生期间,为了感谢孙瑜,两公司的老总以聘用孙晓红担任法律顾问的名义,分别送上了50万元的“法律顾问费”。
    出事后,孙瑜还让女儿给两老总写了无偿提供法律服务的申请,打了假收据、假借条。
    听说中纪委正调查孙瑜,北海高升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光旭“仗义”登场,他表示愿意出活动经费找人阻止调查,以“报恩”——在孙瑜的帮助下,他的企业曾获得了自治区政府和国家发改委450万元的补助经费。
    费了一番周折,雷光旭在北京找到了所谓的“能人”——陈松柏和黄锦斌。孙瑜和雷光旭商议后,决定由雷光旭出资170万元、孙瑜“自贴”100万元作为“摆平调查”的费用。
    孙瑜没有想到,雷光旭当时出的这“170万”,会成为司法机关日后认定他受贿最大的一笔数额;孙瑜更不会知道 ,这两个自称“能摆平中纪委调查”的能人,是两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钱到手后,陈松柏和黄锦斌全部用于个人挥霍和到澳门赌博。
    此后,孙瑜被中纪委专案组“双规”。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10月20日《方圆法治》)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