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为何对“国进民退”如此漠然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公众为何对“国进民退”如此漠然


黄 波 

    

    在当前经济领域中,最大争议莫过于“国进民退”。“国进民退”争议主要是从山西矿产资源重组开始的。在批评的一方看来,“所谓整合,其实是全面收编民营煤矿。国有或国有控股煤矿将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而在辩解者眼里,“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并没有将民营企业排除在外,而是属于优进劣退或大进小退”。
    精英人士都在为“国进民退”忧愤不已,在为煤老板的权益大声疾呼。但另一方面,公众却全不当一回事儿,丝毫不觉得这与自己的生活有关。公众为何对“国进民退”如此漠然?
    国家统计局近日披露,城镇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平均工资较低,2008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平均工资为17071元,只相当于现行劳动工资统计制度平均工资的58.4%。在我们看来,这条新闻已经为上述问题提供了答案:不论是在“国进”的盛宴上,还是在“民进”的狂欢中,公众都仿佛是是拾取残羹冷炙的人,又怎能指望他们去关心谁退谁进?
    中国的事情总是循环反复。在早先的那场“民进国退”中,公众少了些束缚,同时也失去了原有体制所提供的一些保护,这种阵痛非精英人土所能体味。现在又来了“国进民退”,不论精英人土教导他们对此应抱什么态度,但生活的经验和逻辑自然催生了这样一种心理:“民进国退”没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国进民退”又能坏到哪儿去呢?
    精英人士不希望公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俯视煤老板,因为即使有道德瑕疵也不应影响社会对其权益的尊重。且不论这种态度是否正确,态度之外还有情感。从情感角度来说,在前一轮“民进国退”中,包括煤老板在内的私营业主们已将道德资源损耗殆尽,现在“国进民退”了,又来要求公众对其遭遇同情和呐喊,公众会如此矫情吗?
    “国进民退”争议的口水多了点,一个更有意义的问题倒扑面而来:我们的私营业主们是否应该从公众的这次漠然中吸取一些教训?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10月 29日《长江商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