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张思德最后相处的日子里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在与张思德最后相处的日子里


宫韫 口述 齐荣晋 执笔 

    

    1944年9月5日,是张思德同志牺牲的日子。同年9月8日,毛主席发表了《为人民服务》。65个春秋过去了,作为当年与张思德朝夕相处的战友,在枣园西山广场聆听毛主席演讲的一名老兵,每临此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1944年与张思德最后一起生产劳动、生活、学习的日日夜夜。

                                 枣园组建生产队

    1944年的春天来得早,l月25日就过春节。此前一个多月,毛主席在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发表了《组织起来》的讲话,号召边区党政军民组织起来,在生产运动上“必须造成广大的运动”。
    一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力更生,发展生产”、“人人参加生产,解决吃饭、穿衣,共同克服困难”的更大规模的生产运动在边区开展起来,就连毛主席本人一年也有2石8斗的粮食生产任务。
    2月5日立春,枣园机关生产委员会主任陈刚(时任社会部二室主任,后曾任社会部和情报部副部长等职)宣布,枣园机关决定组织人员上山创办农场,要我作好上山开荒的准备。毛主席带头从他身边抽调12名同志,共20人参加开荒。由来自社会部的我任队长,来自内卫班的张思德任副队长,队员有李文魁、白仓等。这支队伍政治素质高,共产党员、老红军战士占一半以上,且都来自枣园,大家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生产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和张思德初次见面,他给我的印象是,中等偏上的个头,长方形脸,一对浓眉,厚嘴唇,憨厚不太爱说话,但性格随和。
    2月8日在枣园过了元宵节,我和张思德就率领全体队员,赶着牛驮着粮种,背着生产工具向安塞县出发了。
    在安塞县石峡峪荒山里建农场,没有任何现成条件可利用,走的路,需要我们开;吃水的井,需要我们挖;住的窑洞,需要我们一镐一锹地掏。生活和劳动,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真可谓“筚路褴缕以启山林”。
    我们召开了战前动员会,张思德带头发言:“当兵的,打仗都不怕死,挖这些丛木,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只要有不怕苦的精神,没有什么能吓倒我们的!”我们先攻克柠条子湾。为了保证进度,每人每天必须挖两垄。一天挖完两垄,整个人累得都要散架。但是,张思德却是每天要挖完三垄才休息。在张思德的劳动干劲鼓舞下,我们经过三天苦战终于提前拿下了柠条子湾。初战告捷,同志们乘胜而上,再攻狼牙刺坡和冬青草梁子。狼牙刺这种灌木,生长得很稠密,而且长满了像针一样的刺,稍有不慎就会刺破人手,特别的疼,有的战士双手都被刺得血淋淋的;冬青草的根系密实更胜于前二者,刨起来最费劲,若干锄头下去才能啃掉一窝。在攻克后两个坡地时,我们规定是每人每天半亩的定额任务,而张思德总是要求把最难挖的地段分给他,他专拣狼牙刺、冬青草长得最稠密的地段干活,而且是每天要超额一倍地完成任务。张思德的模范行为为全队树立了榜样,带动了全体队员你追我赶的劳动竞赛。
    经过一番披荆斩棘、开垦烧荒、翻土耙地、摇耧播种,千亩荒山第一次长出了绿油油的禾苗。站在山头纵目望去,我们真为自己的劳动成果感到自豪:20个战友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改变了山川面貌,荒山披上了新装!
    在这场特殊的战斗中,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张思德总是说:“共产党员要带头干!” 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在他的模范行动的影响下,全队战士团结奋战,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取得了枣园机关几年来生产劳动的空前收获,秋收小米10万斤,超额10%完成了生产任务。

                                 主动请缨烧木炭

    1944年8月底,我们在石峡峪农场的生产活动基本结束。有战士提出,利用漫山遍野的青枫树原料烧木炭,供机关冬季烤火用,可以节约大笔烤火费。这是个好主意!张思德首先就赞成。经请示上级批准,给我们下达了烧木炭10万斤的任务。于是,我们全体队员又开始投身于一场新的战斗了。
    1940年 7月,张思德在中央军委警卫营任通信班长时,就到延安南面约60里的土黄沟执行过烧木炭任务。当时已经立秋,要在两个月内、大雪封山前实现烧10万斤木炭的计划,真是时间紧、任务重。我们首先带领全队集中精力勘察树木的分布和山坡的土质情况,因为不是什么树木都可用来烧木炭的,也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打窑的。选择树木,只有青棡木最适合,又粗又高的青棡树,树质硬得像石头,砍一斧头都要迸出火星,战士们要砍倒一棵树,胳膊震得生疼,手都磨出了血泡。
    在砍伐、运输青棡树的同时,烧10万斤木炭至少要掏7个烧炭窑。张思德主动挑起这个艰苦重担。炭窑的选址、垒法很讲究科学。为了让大家明白炭窑的结构,张思德不仅在地上画图,而且还垒模型。他讲:一窑炭木,一般要烧九至十天。炭烧得成不成、质量好不好,全在于掌握好火候及灭火的时间。这要一看冒烟情况、二听窑内动静、三闻木炭糊味,才可以断定该不该启窑了。
    9月5日(阴历七月十八),就在张思德他们掏最后一个炭窑时,灾难发生了。那是临近晌午的时候,下了一上午的雨停了,我们忽然听到远方传来“救命啊,窑塌了!” 的呼声。我和战友们从四面八方一起向呼喊的地方跑去。跑过去一看,是窑塌了。刘树林正在那儿用双手创士救人;白仓的多半个身子被黄土压着,只露着头和胳膊。我们把白仓救出来后,不知道张思德被埋在什么位置,也不敢用镢头,怕伤了他,只好用双手刨土。战友们全来了,争分夺秒地抢救着,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刨土,许多战友的手都刨破了,终于扒见了张思德。
    张思德像是盘腿坐着的姿势,一把镢头柄死死地顶着他的胸口,从窑顶塌下来的厚厚硬土把他埋得严严实实。大家把他扒出来时,只见他双眼紧闭,脸色乌紫,嘴角渗出了血,大概是骤然解除了外部的压力,他的口里鼻里一下子喷出血来。张思德已经停止呼吸,完全没有生命体征了。顿时,大家扑上前去一齐大哭起来。

                                七十里路回延安

    当时,同张思德一组挖炭窑的共有三个同志,即张思德、白仓、刘树林。炭窑挖好后,刘树林出了窑口。张思德发现炭窑挖在堆积层上了,意识到情况危险,就推白仓快撤,就在白仓刚爬出窑口的瞬间,滑坡造成窑顶坍塌,白仓被砸成重伤,而张思德被埋在了窑内。在生与死的关键时刻,张思德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把死亡留给了自己。
    我和战友们流着泪,擦净张思德身上的泥土,揩干了他身上的血迹,将他平放在窑洞前面的青石板上,为他搭了席棚,为他肃立默哀,站岗守护着他,并派人跑步下山回延安枣园向上级报告。上级的指示是:将张思德的遗体运回延安,买棺材安葬,枣园机关要为张思德举行追悼会。
    从石峡峪回延安的路很难走,车辆无法行走,我们在第二天就组织人用担架将张思德抬回延安。我和战友们轮换着抬担架,70多里的泥泞山路我们走了整整一天,没有停歇一下。
    这70多里路,大家走得无比沉重无比悲伤。半年前,我们全队走在这条路上,身上背着沉重的劳动工具,然而却是那样地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张思德走在队伍的前列,大家一路唱着歌。如今,只有战友们的啜泣声,再也听不到张思德的歌声和笑声了……
    我心里最清楚,张思德从上了山,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就再也没有走过这条回家的路。他在石峡峪山上近七个月的日日夜夜,没有休息过一天,没有下过一次山,直到光荣牺牲。
    在这段时间里,我与张思德朝夕相处,同住一间窑、同吃一锅饭、同点一灯油,劳动生活学习在一起,我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亲如兄弟。他是那样地热爱党、热爱毛主席,我知道他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带头报名要求上山开荒的人,直到上山前一夜,他还为主席站了一班岗。他出身贫寒,自幼丧母,饱受生活磨难,投身革命12年,身体多次负伤,经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在石峡峪农场的艰苦劳动中,他从来都是争着抢着干最苦最累的活儿,而且总是一人顶两人干,出的力流的汗最多,可从来没有叫过苦,喊过累,总是精神抖擞、乐观向上,关心同志比关心自己为重。他不愧是来自毛主席身边的好战士,是我们全队爱戴的好领导,是我尊爱的好兄长。我真希望他这是累倒了,一觉醒来还会和我们战斗在一起。
    回到延安枣园,中央社会部已为张思德买好了一副棺材,我们将张思德的遗体擦洗干净,给他穿上了一身新军装,然后入殓,将他安葬在延安城东北面的桃花峁。

                                西山广场追悼会

    1944年 9月8日,张思德牺牲后的第四天,枣园机关、中央警备团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追悼会场选在西山广场。所谓西山广场,就是枣园后院外的西山脚下的一块干河滩。一大早,社会部和中央警备团便在河滩上临时搭好了一个20多平方米大小、一尺左右高的土台子。土台子两边竖了两根松木柱子,台子上面搭起了棚布,台前正上方悬挂着“迫悼张思德同志” 的黑布横幅,中间悬挂着毛主席亲笔书写的“向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张思德同志致敬”的挽联,主席台的四周摆放着各单位送的大大小小的花圈。所有花圈都是战士们用从山上采来的野花扎成的。
    这一天是阴历七月二十一,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一向秋高气爽的延安,那天天气阴沉。下午两点,社会部和警备团等单位、枣园附近的群众有一千多人列队集合在西山广场,中央机关的许多领导同志都来了。
    这时,毛主席在中央机要科科长叶子龙和警卫队队长古远兴的陪同下,从枣园后院走出来,神情沉重地一步一步走下坡,来到会场前,我们队列的最前排。毛主席穿着一身褪了色的青粗布衣服,领口、袖口和膝盖上的补丁清晰可见。
    追悼会在陕北当地的唢呐吹奏哀乐声中开始了。首先由中央警备团团长吴烈宣布向张思德同志默哀三分钟。接着,警备团政治处主任张廷祯致悼词,详细介绍了张思德同志的生平事迹。
    毛主席缓缓走上了土台子。人群中停止了啜泣声,大家肃穆得像屏住了呼吸,仰望着。毛主席没有拿稿子,即席演讲。他高声讲道:“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张思德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
    毛主席演讲时,边讲边打着手势,当讲到“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时,他就把两手用力一压,表示稳重有力;当讲到“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时,他就把手掌握成一个喇叭状,放在嘴边一嘘,表示不屑一顾。
    当毛主席讲到“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团体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时,我和许多同志都泪流满面。因为我们当时就听说,毛主席知道张思德牺牲的消息后曾批评一些人:“前方打仗要死人,后方搞生产也要死人啊?”
    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演讲迸行了半个多小时。主席讲话后,警备团的领导代表全体人员宣誓:我们一定要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向张思德同志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继承张思德同志的遗志,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而奋斗。
    追悼会开了两个多小时,下午四时许散会。
    毛主席出席张思德同志的追悼会并发表演讲,无论是在当时的枣园机关,还是延安的部队、学校、干部、群众中,都引起了强烈反响。这是继1942年春中央委员张浩(林育英)逝世后,毛主席参加的第一个追悼会,也是第一次亲临现场为逝者进行追悼演讲。当时一位炊事员听了毛主席的演讲,回单位一口气挑了几十担水,有人问他为啥有这么大劲儿,他说:“张思德也是个战士,他烧炭是为人民服务,死了,连毛主席都给他送葬,还讲话悼念他。我挑水也是为人民服务,也是有功的,为啥不好好干呢?”一个原来不大安心工作的干部,参加了追悼会回米,就订了一个争取当劳模的计划。
    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光辉讲话在当时就一下子传遍了延安,传遍了边区,传遍了各个解放区。作为张思德的战友,毛主席的讲话给了我们农场每个战士以无穷的力量,我们倍感自豪。参加完西山广场的追悼会,我们石峡峪农场的全体同志继承张思德的遗志,再次进山,终于在大雪封山前完成了10万斤木炭的烧制任务。
    65个年头过去了,虽然现在我已年愈九旬离职休息,但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教导永远是我严格要求自己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思想武器。我告诉我的儿孙,要世世代代学习张思德,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一天也不能丢。
    附注:张思德1915年出生,四川仪陇人。1933年在家乡参加了红军,同年,加入共青团。1935年随红四方面军长征。1936年,随部队到达陕甘宁根据地。1937年10月,在八路军荣校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春,调往泾阳八路军后方留守处警卫连任班长。1940年夏,调中央军委警卫营任通信班长。1943年4月由中央警备团调到枣园,在毛主席的内卫班当战士。1944年9月5日因公殉职。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第9期《党史文汇》)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