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催生“中国式”危机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高房价催生“中国式”危机


刘 杉 

    

    房地产销售界素有“金九银十”的说法,不过今年的中国房地产市场似乎并没有出现期盼中的火热场景。目前北京楼市开始出现价升量减,甚至量价齐跌的情况。
    由于前期政府使用了信贷刺激政策,企稳了本该正常调整的楼市,结果在通胀预期下,自住者大举入市,导致成交量剧增。而随后投资者为了保值增值目的,更将房价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房价非理性上涨虽然短期内可以带动房地产投资,但从中长期看,则后患无穷。
    先从物价看,房价上涨必然带动物价上涨。实业投资者若要增加私人投资,必然要购买土地、办公楼等,地价和房价的上涨,无疑会增加其成本。即便是租赁土地和房屋,也要付出较高成本。而这部分成本必然会转嫁给下游生产者和消费者,最终导致物价上涨。目前服务业已经出现大幅涨价情况,如银行业一些服务费用翻倍上涨,餐饮业也大幅调价。另外,从房价上涨中获益的企业,也会将收益分配给私人,从而扩大一部分人的收入,这部分现金又会投入经济循环,过多的流动性也会推升物价。
    再从消费看,本轮金融危机过后,发达国家将实现经济转型,在完成“去杠杆化”后,也面临去全球化压力。在此情况下,中国依靠出口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的可能性已不大,未来中国经济必然要靠内需拉动。有研究认为,目前中国国内消费六成以上来自企业和政府,私人消费不足四成。如果高房价消耗了中产阶层的绝大部分收入,那么私人消费无法持续扩大。即便居民收入有所增加,也不会在短期内增加消费。从消费理论看,一个人的消费要按照生命周期来决策,短期收入变动,不会影响长期决策。如此看来,高房价必然抑制消费。
    此外,高房价还会抑制城市化进程。炒高房价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城市化进程会推高房价,但城市化的真正含义不是改善城市环境,而是农民进城,也就是提高城市居住人口的比例。农民进城需要大量住房,这自然会增加土地需要,提高地价。但如果以此为借口大幅提高土地和住房价格,则使得进城农民无法获得住房。当然,城里人可以买新房,出租旧房。但如果房租上涨,进城农民又该如何安居?另外,很多企业主看到炒房比实业挣钱,就会放弃发展企业,社会则减少了吸收农民就业的机会。客观看,高房价必然抑制城市化,进而减缓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最后,高房价可能催生“中国式”泡沫崩溃。日本资产泡沫破裂,虽然打击了日本经济,但其早已完成工业化,居民收入分配公平,因而日本社会稳定。而中国泡沫经济发生在工业化过程之中,一旦破裂,不仅会出现“负资产”阶层,也会使失地农民成为流民,导致社会出现动荡,进而出现政治危机。也许正是不愿意看到这一点,决策者才一再强调稳定房价。也正是看到这一点,地方政府、开发商和商业银行才绑架了宏观政策。宏观政策催生泡沫经济,虽然与短期政策目标有关,但其背后实际是利益集团在推波助澜。在转型时期,一些掌握权力和资本的权贵集团,正在利用社会发展的不确定性,借机搜刮社会财富,其行为给未来中国社会埋下隐患,并可能催生“中国式”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
    在中国有房地产老板笑言,“这样的房地产盛况可能500年不遇”。是的,在500年不遇的房地产盛景过后,会不会出现500年不遇的金融和社会危机,只有天知道。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 10月 9日美国《侨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