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靠什么如此兴旺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塔利班靠什么如此兴旺


伊木 编译 

    

    巴基斯坦军方经数月的准备和部署,于10中旬发动了对南瓦济里斯坦塔利班武装据点的地面进攻。不过,这场清剿行动注定了无法一帆风顺。尽管巴军方于19日晚攻占了南瓦济里斯坦的一座战略重镇,但仅一晚就遭遇重大挫折,塔利班武装分子发动反攻,又从巴军队手中夺回该镇。事实上,巴政府军在同塔利班交手时拥有人数上的绝对优势(2.8万对1.1万),但为什么塔利班如此顽固难攻?恐怕不仅仅是其拥有地利上的优势这么简单。美国《时代》杂志的一篇文章试图揭开这一武装组织背后的武器资金利益链条。
    要想理解美国及其盟国为什么会在阿富汗输掉战争,那么请想一想隐藏于一起血腥袭击背后的故事。今年7月6日,阿富汗北部昆都士省一颗临时制作的高爆炸弹在一辆悍马车下爆炸,4名美国士兵和他们的翻译当场丧命。这是一颗用当地小商品市场上买来的部件组装的炸弹。据当地政府官员称,放置的炸弹人可以因此获得750美元的报酬。假如这个人拍摄到死去士兵的录像作为证据,那么他得到的犒赏可能更多。尽管这笔钱是由本地塔利班支付的,但是钱却很可能来自国际社会用来重建阿富汗道路、桥梁、医院和学校的捐助。

                          美军武器纷纷攻入塔利班手里

    去年4月的一个晚上,一队美国士兵在阿富汗的夜色掩护下,弯腰屈膝埋伏着等待一群塔利班士兵走来。B连二排士兵在巴基斯坦边境这个地区打了9个月的仗,有11人受伤或被打死,这次B连准备报复。塔利班人走近了,美国人的子弹和手雷突然如暴雨般向他们泼洒过去,至少撂倒了10多个敌人。这是一次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后来这支部队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从塔利班死亡人员步枪上取下的30个弹匣中,至少有17个弹匣所装的子弹上有明显的美国供货商印章!也就是说,美国供应的武器正落入试图杀死美军的人手里。
    没人清楚塔利班是如何获取这些武器的。它们可能是偷窃或者从死去的政府军军人那里拿去的,也可能就是美国及其同盟国出售的。美国人心中无数。因为在阿富汗丢失的数以万计的枪支弹药都无从追查。
    今年1月,美国国家审计总署认为军方没有有效地跟踪提供给阿富汗政府安全部队的武器,将近9万件武器下落不明。与此同时,还有13.5万件由北约和其它盟国提供的武器也“没有可靠记录”。

                         在战争中赚到的钱远比花去的多

    事实上,不管是美国还是其它国家,清剿塔利班的战争一直困难重重。流失的不只有枪支和弹药,还有资金。美国和其它外国援助的资金正在以各种方式源源不断地流入塔利班手中。哈杰•拉拉•简是一个本地商人,为德国政府援助机构GTZ工作的一个本地公司分包给他一个在昆都士修建公路的项目。为了保证他的项目不被袭击,他给了塔利班一个中间人大约1.5万美元的现金。
    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在内的大量援助资金可能都是像这样直接或者间接地进入了塔利班的柜子。“我们正在行贿塔利班。”阿富汗内政部一个顾问说。
    这就是塔利班一直保持着强大的原因之一。一名西方官员估计,塔利班在这场战争中赚到的钱远比花的要多。
    迄今为此,对于塔利班资金来源的解释大多集中于他们对阿富汗的毒品原料产地的控制。上个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情报局公布了一个报告,估计塔利班每年通过毒品交易获利大约7000万美元。但毒品不是全部,“塔利班敛财的渠道多种多样,包括各种合法和非法的渠道。”美国财政部负责恐怖资金的助理部长戴维•科恩说。北约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资深军事情报官迈克尔•弗林少将指出,塔利班还采用各种黑手党手段,譬如诈骗和绑票,这会给他们带来比毒品还要多的收益。
    在阿富汗,用于重建项目的数十亿美元太诱人了,这是塔利班决不会放过的目标。
    美国士兵在昆都士被炸死后的次日,简的建筑工地就遭到了攻击,一辆推土机和12辆卡车被焚,两名司机成为人质。72岁的简剃一个平头,蓄一把银白胡须,戴一串琥珀色念珠。已经支付了1.5万美元“保护费”的他百思不得其解。他说,假如塔利班向他索贿10万美元,他也会很高兴地给他们的,因为这些设备就价值23万美元。但地区行政长官阿布•瓦希德•奥默克希尔说,简把钱给错了人。阿富汗反叛活动并不是一个统一的运动,而是由共同目标团结起来的一个多组织之间的松散的联系,这一点很重要。“这种事经常发生。你拿钱贿赂一个组织,没有贿赂另一个组织,那么他们就会和你过不去。”

                     昆都士每月至少能收10万美元的保护费

    查达拉距离省府昆都士只有18英里,但是这里的局势更恶劣,塔利班成员公开在街上征收“什一税”,并由他们裁决各种纷争。从查达拉开始,塔利班的势力就不断扩张,渗透到昆都士的各个角落。塔利班之所以能在这个省取得胜利,原因在于他们能在这个省弄到钱,北约组织供给喀布尔的物资经由这里转运。今年春天,塔利班干脆给昆都士派去了一个“省长”。塔利班“省长”毛拉•萨拉姆来到昆都士之时,一个名叫阿格哈的头目也到了这里。尽管这两个叛乱头目独立行动,但他们使用的手段是相同的——绑票并索要赎金,从建筑工程中捞钱。昆都士省长穆哈迈德•奥米尔坐在他家门廊下对这两个塔利班头目的敲诈行为感到惊讶。据他估计,萨拉姆和阿格哈通过绑票、收取承包商的保护费,每月至少能捞10万美元。昆都士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没人会来救这些建筑公司。塔利班知道国际社会担忧不安全,但是他们也知道国际社会想尽可能地到这里谋求发展,“所以敲诈是最容易实施的犯罪”。
    并不是只有外国援建的大型工程是受害者,即使芝麻大的商铺也要向塔利班支付保护费,以换取一张“营业执照”。一家制造移动电话通讯塔的公司职员透露,他们每年要将20%至30%的收入用于支付保护费。“你别无选择,只能给这些家伙钱,你必须尽一切努力保护你的公司。”
    喀布尔一个美国建筑商萨尔冈•海因里奇也说,他收入毛利润的16%被当作了“润滑费”。作为一个美国人,海因里奇因为可能资助了阿富汗叛乱而感到懊恼。“所有这些行为都可以看成是资敌行为。”他说,“但是你在阿富汗做生意,付不付给塔利班保护费,这其中的得失利弊,你必须做出抉择。这是做生意的代价。”
    美国和阿富汗政府都知道塔利班的种种敲诈行为。阿富汗内政部长哈尼夫•阿特玛尔说,塔利班得到的资金尤其通过敲诈得到的资金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阿特玛尔承认,其中的错误一部分在他的政府。“是的,我谴责承包商和建筑公司向这些叛乱分子行贿。但是,我同时也同情他们。作为阿富汗政府和国际社会,我们有责任向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还做不到。”
    有些阿富汗官员认为,现在打击塔利班犯罪活动的代价太高。承包商向塔利班付钱只是一时的,而工程一旦完成,受益的却是一世。但是另一部分官员认为,放任塔利班的敲诈勒索利大于弊。“这不仅延长了战争,还资助了犯罪,反过来使更多的人反对政府。”阿特玛尔说。他认为解决方法应当是鼓励本地参与者。“假如你想要一所学校,就让本地人建造;你要一条路,也雇用本地劳力。这比向塔利班支付保护费强多了。”
    这种方法需要时间才能检验成果。但首要一步是保护人们不受塔利班的威胁。奥默克希尔这个来自查达拉的陷于困境的地区行政长官说,他所辖地区有8万居民和3000名塔利班分子,但却只有27名警察。“假如我们有更多士兵,更多警察,那么我能够向你保证,塔利班就寸步难行。”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10月28日~11月3日《世界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