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前生后世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前生后世


吴学安 

    

    中国商务部11月6日决定,从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排气量在2.0升及2.0升以上进口小轿车和越野车发起“双反”调查;同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初步裁定,对从中国和印度尼西亚进口的铜版纸、从中国进口的焦磷酸钾、磷酸二氢钾和磷酸氢二钾征收“双反”关税。也就在此前一天,美国商务部公布对华输美油井管反倾销反补贴案的倾销调查初裁,决定对从我国进口的油井管征收最高达99.14%的反倾销税。
    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中美经济对话,已从以往主要由美国对中国汇率政策指手画脚,要求中国加快开放金融市场,转变为中国对在美投资安全和日益盛行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担忧。这场以“特保案”为开端的贸易纠纷并没有因中国的忍让和被迫反制就此止步,反而呈现出愈演愈烈的态势。 
    为了扭转经济颓势、刺激经济,美国参议院今年2月通过了总额为838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案,进一步强化了众议院之前通过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关于“购买美国货”的条款。这一条款令世界哗然,欧洲、日本等国家对美国这一条款深感不满,并屡次威胁将针对这一条款采取必要的反制手段。 
    在金融海啸冲击下,世界经济正陷入困境,身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公布经济刺激计划,本该是当前世界经济寒流中的一丝暖意,然而,这一经济刺激计划的出台,却可能令当前世界经济的衰败处境愈演愈烈,在美国贸易保护的“榜样作用”下,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也蠢蠢欲动。此时,美国率先诉诸贸易保护主义,其他经济体要么报复,要么效仿,国际贸易环境将急剧恶化,全球经济也将进一步走向深渊,并将长期在低谷中徘徊。 
    回顾美国贸易史,可以清楚地看到贸易保护主义的危害。1929年纽约股市崩盘触发金融危机,美国国会将其归罪于国际贸易,于1930年通过臭名昭著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对两万多种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从而引发了全球贸易大战,国际贸易因此几近停顿。对此,很多经济史学家认为,世界经济在20世纪30年代之所以陷入萧条长达10年之久,与美国在危机之初挑起的贸易战有直接关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除美国以外的其他资本主义强国均遭重创,美国对欧洲、日本具备了无可匹敌的竞争优势,美国此时开始倡导自由贸易,但到20世纪60年代末,日本、联邦德国的经济逐渐恢复并日益强大,大量美元外流,致使布雷顿森林体系动摇,1969年尼克松政府以保卫美元为由提出为了保持对外军事支出,维护冷战盟主地位,美国的贸易收支经常保持盈余是必要的,为此,必须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尤其是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两次石油危机使世界经济增长缓慢,贸易保护主义势力在美国不断增强,逐渐形成了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浪潮。 
    美国的新贸易保护主义和老贸易保护主义相比,过去主要是通过限制进口来保护国内产业,其手段是构筑高关税壁垒,而现在更侧重非关税壁垒。一些非关税壁垒目前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干预外贸、限制进出口的主要政策措施。为了实现本国的贸易利益最大化,美国举双手赞成贸易自由化,积极参与GATT和WTO的谈判,同时又不断地带头实施各种贸易保护。1984年美国国会通过《贸易与关税法案》,1988年经里根总统签署,正式成为美国法律的《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案》,都带有浓厚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而且近年来其贸易保护主义的议案不断增加。美国的所谓“301”、超级“301”等条款,都是新贸易保护主义的典型代表。 
    纵观美国贸易史,贸易保护和自由贸易基本是交替进行的,贸易自由主义的历史非常短暂。每当美国经济面临危机时,贸易保护主义往往成为其摆脱困局的“杀手锏”。历史证明,美国倡导的自由主义理论和其在实践中的所作所为是大相径庭的,事实上,没有超国家利益的自由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11月16日《中国青年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