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宣布对阿富汗新战略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奥巴马宣布对阿富汗新战略


杨丽明 

    

    美国东部时间12月1日晚8时,西点军校。美国总统、三军总司令奥巴马宣布,美国将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并强调美国的最终目标是:阿富汗安全部队完全接手阿安全事务,美军最终实现“退出战略”。 

                      奥巴马:驻阿美军18个月后开始回家

    美国总统向来有在西点军校宣布重大决定的传统。对于美国和世界而言,奥巴马的阿富汗新战略,不仅牵动着驻阿美军官兵的命运,决定着业已持续近9年的美国在阿“反恐战争”前途,而且将影响到美国在全球的兵力部署以及南亚、中亚、西亚的地缘政治格局。 
    这是电视播出的黄金时间。从电视直播画面中可以看到,西点军校的美国未来军事精英们,以及分布在美国各地军事基地的官兵,都专心听着这一决定他们未来前途的演讲。 
    奥巴马宣布,美将向阿增兵3万人。增兵行动将在明年夏天以前完成,首批9000名海军陆战队官兵此前已经接到了动员令,他们将在圣诞节前被部署到阿富汗南部靠近巴基斯坦边界的赫尔曼德省,以增加美军对塔利班武装老窝所在地的打击力度。除海军陆战队外,美国陆军还将向阿富汗派出1000名军事教官,帮助阿总统卡尔扎伊训练政府军和警察部队。 
    这是奥巴马第二次宣布向阿富汗增兵,年初他曾宣布向阿富汗增兵2.2万人。此次增兵完成后,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将超过10万人。 
    不过,奥巴马新战略的核心并非“增兵”,而是“退出战略”。他宣布,增兵是“为了重建阿富汗安全部队的能力,让我们的部队负责任地移交控制权,这些是我们必须要付出的资源”。从现在开始18个月后,士兵们就可以开始回家。 
    尽管他没设定美国最终完成撤军的时间表,但此间有媒体报道,最迟到2018年,美国将完成撤兵。当然撤兵的必要条件是,阿富汗政府以及安全部队能够自己接手本国的安全事务,确保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不会卷土重来。 

                              新战略“面面俱到”

    在此前奥巴马国家安全班子关于新战略的讨论中,曾经对美国新战略的目标有过争论:是进行“反恐战略”还是“反叛乱战略”。“反恐战略”主要针对基地组织,使用无人驾驶机轰炸和特种部队实施精确打击,清除基地组织首脑;而“反叛乱战略”则是强调把“保护当地居民、减少对平民的伤害”当作优先目标,防止塔利班卷土重来,控制政权。 
    奥巴马在他的演讲中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他说:“我们在阿富汗要实现几个目标,首先是不能让阿富汗继续成为基地组织的天堂,其次是要打击塔利班的有生力量,防止他们颠覆阿富汗政府,还要加强阿富汗安全部队和政府的建设,让他们能够负责任地接手阿富汗。” 
    他说,美国将通过3个方面的努力来达到目标。首先,通过军事战略,打击塔利班武装分子的势头,同时在未来18个月内加强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实力。其次,与盟友、联合国和阿富汗人民紧密合作,实施改善民生的战略,使得阿富汗政府能够进一步稳定阿富汗局势。第三,加强与巴基斯坦的紧密合作。 

                          新战略决策历经10次会议商讨

    新战略涉及大量人力、资金和物资投入,直接影响美国赤字、军事部署以及民众对政府的民意支持,因此,奥巴马对此慎之又慎。这也是为什么新战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原因。从8月底麦克里斯特尔提交阿局势报告后3个月内,奥巴马迟迟未下决心。奥巴马与内阁主要成员以及国家安全顾问们先后举行10次会议商讨阿富汗新战略。 
    奥巴马的内阁和安全幕僚们对新战略也是各有打算,“拜登(副总统)方案”、“盖茨(国防部长)方案”以及“麦克里斯特尔方案”都曾摆上桌面。国会议员也通过各种方式影响总统的最终决策。 
    3个多月后,新战略“闪亮登场”,可以说这是美国政府和军方各个派别平衡的结果。29日下午5时,也就是奥巴马公开他的阿富汗新战略前两天,再次召集安全幕僚到他的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开会。这次会议不是用来进行最后商讨的,而是奥巴马下达执行新战略命令的会议。 
    奥巴马的安全班子全部与会,包括白宫办公厅主任拉姆•伊曼纽尔、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中央司令部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詹姆斯•琼斯等。随后,奥巴马还亲自向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驻阿富汗美军最高指挥官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卡尔•艾肯伯通报这一决定。 
    就在奥巴马奔赴“西点”前几个小时,他还特地邀请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两党重量级议员、与阿富汗增兵有关的各个议会委员会的领袖共31人,亲自向他们解释自己的新战略,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奥巴马这样做有他的理由:未来一段时间里,增兵和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额外开销,都需要通过国会“钱袋子”的批准。 

                                 争取国际支持

    奥巴马显然吸取了布什的教训:要想取得胜利就不能单干,需要得到盟友以及国际社会的支持。据消息人士透露,奥巴马向北约盟友表达了希望他们再增兵5000人的意愿。就在“西点”演讲前两天,他把自己的新战略知会了英国首相布朗。美国的最亲密盟友英国显然是最配合的,11月30日,就在奥巴马宣布新战略前一天,布朗在英国下议院宣布,将于12月初向阿富汗增派500名士兵。 
    奥巴马也与“反恐战争”的另外两个当事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领导人进行了密切沟通。11月30日晚,奥巴马专门与卡尔扎伊举行了1个小时的电视电话会议。对于这两个国家,奥巴马一方面承诺美国将继续投入,扩大与巴基斯坦的战略合作,另一方面,奥巴马也向他们施压,要求阿富汗政府承担更多的安全责任,同时要求巴基斯坦加大反恐力度,确保美国新战略的成功。 
    奥巴马的国际公关可以说比布什做得要圆满得多。演讲前一天,奥巴马还通过总统热线,向北约“盟友”解释新战略,表达自己的愿望,他们包括法国总统萨科齐、丹麦首相拉斯穆森等。同一天,奥巴马还致电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白宫会见澳大利总理陆克文。 
    据悉,奥巴马还将专门致电胡锦涛主席,向中方解释美国对阿新战略,希望得到中国的理解和支持。 

                    附:五大因素决定奥巴马阿富汗新战略成败
 
    世界上没有包治一切的良方。12月1日奥巴马宣布的对阿富汗新战略,是否能解决已经持续了近9年的阿富汗“反恐战争”,恐怕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结果。此间许多美国智库对决定驻阿美军的前途进行了大量分析,认为决定奥巴马阿富汗新战略未来成败的主要有五大因素。首先,新战略是否能适应形势并得到军方的贯彻执行。奥巴马此次重审对阿战略,固然是因为布什时代的战略已经不适应现实需要,但导火索是8月驻阿美军和北约最高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向他提交的一份形势评估报告。
    据后来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透露的消息,在这份报告中。麦克里斯特尔向奥巴马提出3种“风险选择方案”:其一,“高失败风险方案”,增兵两万;其二,“中等风险方案”,增兵4至4.5万;其三,“低风险方案”,增兵8万,将有效防止塔利班卷土重来。
    奥巴马增兵3万,是平衡各种利益的结果,与军方所期望的数字尚有一定差距。美军和盟友能否在有限的人力和投入的基础上完成战略目标,还有待观察。
    其次,美国国会是否对新战略进行主要是资金方面的足够支持。新战略的预算需要得到国会这一“钱袋子”的认可和审批。
    奥巴马新战略中,并没有言明需要多少预算,但据此间分析认为,除了维持原有预算外,光第一年就需要额外增加约300亿美元。除去人员伤亡,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至今已耗费超过7680亿美元,到本财年末将突破一万亿美元。这将进一步增加美国的财政赤字,但美国债台高筑,“吞噬了本来应该投入到国内急需项目上的资金”。
    就在奥巴马演讲前几天,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威斯康星州民主党议员戴维-欧贝警告说,如果奥巴马决定增兵阿富汗,那么他拯救国内经济的努力就会失败。他说,更深地卷入阿富汗战争“是一个错误”,但如果这样做了,美国人应该支付费用。他建议对美国人征收“战争附加税”,对于富有的高收入人群税率达到他们年收入的5%。
    这一方案得到许多议员的支持。但奥巴马及其支持者对此表示反对,因为如果征税,可能会引发民众更大的反战浪潮。失去大部分民意支持的结果,可能是美军“不战自败”。
    第三,阿富汗政府能否顺利接手并掌控局势。阿富汗国内民族矛盾尖锐,军阀林立,形势复杂。普什图族和塔吉克族是占阿富汗人口比例最多的两个民族,各占总人口的44%和25%。塔利班成员绝大多数是普什图人,卡尔扎伊属于温和派普什图人。美国政府和军方曾多次批评卡尔扎伊政府的组成包含许多军阀头子。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只会使局势复杂化。
    经过增兵后的美军,能否帮助阿富汗稳定局势,并提供足够的时间培训出符合美国标准、强有力而统一的阿富汗安全部队以及地方警察力量,将是美国实现“退出战略”成败的核心和关键。
    第四,卡尔扎伊政府能否按照美国要求进行改革,成为美国打击恐怖主义可依赖的伙伴。这是美国政府高度警惕的一个问题,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和军方不断向卡尔扎伊施压的原因。
    一个强有力的阿富汗合法政府,对美国推进对阿战略至关重要。但今年8月阿富汗第一轮选举中舞弊行为和阿卜杜拉退出第二轮选举,给新一届卡尔扎伊政府的合法性蒙上阴影。
    分析人士认为,卡尔扎伊早已不是一个理想的伙伴,但美国在现实中没有更好的人选。包括奥巴马、希拉里在内的美国政府官员,多次对卡尔扎伊进行“敲打”,警告他要想获得广泛的国际支持,就必须推行改革,铲除腐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曾表示:阿富汗政府在国内面临的可信度问题,不亚于塔利班的威胁。因此,美军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卡尔扎伊。
    第五,美国的盟国是否对新战略进行全力配合,进行增兵。目前英国旗帜鲜明地表示要增兵500人,但这离美国要求盟国增兵5000人的愿望相距甚远。
    上周,德国宣布是否增兵要等到明年1月“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开完后再做决定;意大利政府表示已经接到奥巴马要求他们增兵的请求,但意大利没有做出积极回应。其他如丹麦、挪威、瑞典等国目前也没有增兵计划。加拿大、芬兰和荷兰甚至可能撤军或设定撤军时间表。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拉斯穆森上月中旬曾表示,在阿富汗有驻军的北约一些成员国,曾私下许诺将向阿富汗提供更多援助,但未作增兵承诺。
    奥巴马演讲前,在媒体进行的一份民意调查中,有一半的人支持增兵,认为美国应该完成在阿富汗的战略。但相比半年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阿富汗战争感到厌倦。阿富汗战争拖得越长,美国“反战”民意也将越强。尽管奥巴马强调要掌握主动权,但局势的发展并非美国一家可以掌控。美国能否实现其“退出战略”,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12月3日《中国青年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