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危机惊吓全世界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迪拜危机惊吓全世界


王岩 纪双城 陶短房 等 

    

    “迪拜世界”主权投资公司26日宣布推迟偿还到期债务,把全世界吓得不轻。迪拜既不在北美,也不在欧洲,也不在东亚,但上周末从伦敦到纽约,从东京到上海,数不清的银行及投资公司都在极力撇清与“迪拜世界”的关系。此次危机虽然只涉及500多亿美元,但它引发的震动已完全是世界级的,有人甚至担心“迪拜世界”是又一个雷曼兄弟。作为近年全球最风光无限的城市,迪拜创造了无数个沙漠神话,从世界第一家七星级酒店到在太空也可以看到的“世界第八大奇迹”——人造岛屿;从高达818米的世界最高摩天大楼到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迪拜成了财富与奢华的代名词。在迪拜世界的网站上,写着一句当年曾经属于大英帝国的标语“迪拜世界的太阳永不落下。”然而转瞬之间,中东的金融中心从天上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恐慌向全世界蔓延

    迪拜世界因财务困难要求重组债务及延长还债期限6个月的消息传出后,立刻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震荡。与迪拜金融往来密切的欧洲,尤其是英国首当其冲。英国金融时报100指数26日收盘下跌3.18%,为今年3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金融时报》27日分析说,迪拜世界的债务主要集中在欧元区和英国银行,市场甚至担心“迪拜世界风暴”会触发自2001年阿根廷危机以来最大规模的主权债务违约事件。英国《每日电讯报》评论说,迪拜的麻烦在于,这不仅是一次房地产市场的崩盘,而是通过一个神话的幻灭和一个金牌信用的破产,让迪拜乃至整个阿联酋陷入严重的信用危机之中。
    27日,“迪拜世界风暴”的“震荡弹”席卷美国及整个亚洲,股市纷纷暴跌,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黑色星期五”。香港股市跌幅最大,达到4.8%,日本、韩国股市分别跌3.2%和4.7%。美国在星期四感恩节休假一天之后,开始了圣诞假期零售季节,但道琼斯指数仍难以幸免地下跌了1.5%。
    据了解,迪拜世界债务总额高达590亿美元,迪拜政府全部债务约800亿美元,其国内生产总值只有大约750亿美元。事件发生后,舆论希望同属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坐拥巨额石油财富的阿布扎比能够帮助迪拜还债。阿布扎比方面28日的消息称,已通过中央银行和两家私人银行向迪拜注资150亿美元,阿联酋央行将密切关注迪拜债务危机,确保不对国家经济造成负面后果,但阿布扎比不会承担所有债务。阿联酋有7个酋长国组成,阿布扎比和迪拜是其中最有名的两个。
    债务危机还引发了人们对新一波金融危机的担忧。英国《泰晤土报》28日称,迪拜债务危机引发了对“金融危机2”的忧虑。《纽约时报》在题为“迪拜危机引发更多问题的担心”的报道中称,随着迪拜世界宣布推迟还债,投资者不禁担心英国、希腊等重债国、新兴市场以及向迪拜放债的欧洲和美国银行存在的隐形债务炸弹。
    面对紧张形势,多国纷纷表态以缓和投资者的情绪。英国首相布朗对媒体表示,世界金融体系现在更加健全,可以应对正在出现的问题,而且迪拜的金融问题是本地化的事件,可以控制。法国总理菲永也表示,海湾国家拥有足够资源以保证世界经济不会再度陷入第二轮金融动荡。加拿大、美国、印度等也都表示在密切关注迪拜的情况。
    在中国内地,迪拜债务危机也引发了一定的恐慌,中国股市上周五大跌。多家中国银行企业纷纷出面,对与迪拜的业务往来予以澄清。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均表示,并不持有迪拜世界的债券。中国建筑、中铁等建筑企业称,在迪拜有少量工程,但并非迪拜世界的项目。

                            曾经上演“最后的疯狂”

    对于迪拜的这次危机,舆论普遍认为是泡沫破灭带来的一种必然结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8日报道称,在过去10年间,迪拜是世界上工程起重机最集中的地方,几十亿吨的水泥、钢铁和玻璃不断塑造这座城市的面貌。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不断刷新纪录,818米高的世界最高摩天大楼“迪拜塔”、填海而成的世界最大人工岛“棕桐岛”、世界最大的购物中心“迪拜商场”……迪拜成了建筑师和富翁的游戏场,是挑战勇气的建筑项目的试验场,但对于这些建筑的实用性人们却没有大多考虑。房市的火暴也让房地产投机成了迪拜最为流行的“运动项目”,吸引着全世界的富豪、名人,球星贝克汉姆、“老虎”伍兹都在这里购置了房产。
    《环球时报》记者经常到迪拜出差。每次都有“日新月异”的感觉。50年前,迪拜不过是阿拉伯半岛被遗忘的边远村落。到了上世纪90年代,它仿佛脱胎换骨,一下成为现代化的大都市,越来越多的现代化豪华高楼和娱乐设施崛起在霍尔河畔。特别是近几年,迪拜更是不断创造“沙漠上的奇迹”,挑战着人类奢华、欲望和想象力的极限。著名的七星级帆船酒店在千禧年建成之时,曾引起世界轰动。许多大媒体都将之称为“最完美的豪华饭店”,远在七星之上。当时,德国一家大报的记者慕名前去采访,结果由于没有穿西服,而被禁止入内,只好“边坐在海滩欣赏落日,边一睹其奢华程度”。
    去年华尔街崩溃了,迪拜却生机焕发,成为世界金融家的天堂。即使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迪拜的超大项目建设也没有停止。去年,耗资15亿美元的亚特兰蒂斯超豪华饭店在人造棕搁岛上建成。开业当天,迪拜耗资2000万美元举办了一场非同寻常的盛会,云集了诸如迈克尔,乔丹、查理兹•塞隆等在内的众多明星。酒店的烟花表演比北京奥运会还盛大7倍,烟火升起,奢华的亚特兰蒂斯酒店宛若仙境中的城堡,一个比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描绘得还要漂亮的古城亚特兰蒂斯就这样复活了。
    当时有人就对迪拜如此不顾全球金融危机而过度挥霍的做法颇有微词,甚至提出警告,认为迪拜把奢华推向了极致并不是什么好事。如今的结果也验证了极度奢华的背后正是“最后的疯狂”。美联社28日报道说。泡沫的破灭击碎了迪拜雄心勃勃的梦想,迪拜的房地产价格已经狂降50%,许多工程纷纷停工下马,外国工人大批离去,只剩下一座座烂尾楼和等待出售的公寓以及空空如也的大厦。迪拜债务危机不仅危及自身,还将影响到该地区的每一个人。

                               迪拜模式饱受质疑

    其实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迪拜神话破灭的迹象就已经显露出来。由于迪拜90%的人口是外籍员工,随着金融危机的冲击,许多债务缠身的外籍人士为避免无法还债而遭监禁,纷纷逃离。导致当地消费急剧减少,大量房屋被闲置,甚至一些外籍工人集中居住的地区空如“鬼城”。今年2月,曾有媒体披露,迪拜机场的停车场内,停有超过3000辆废弃的汽车,都是逃离的人留下的。
    如今随着泡沫被刺破,迪拜的发展模式也成了各方争议的对象。路透社28日报道说,迪拜的飞速发展是谢赫•穆罕默德酋长的愿景,他在其著作《我的愿景》中,建议其他阿拉伯国家仿效迪拜的发展模式。当迪拜引进外国居民、资金和劳工,让银光闪亮的大厦以惊人速度在沙漠中立起的时候,其他海湾国家就对迪拜模式有争议。报道还批评迪拜没能成功地实行开放管理,这些资产中哪些是王室拥有的、哪些直接属于政府或是由酋长和政府赞助也并不清楚。报道说,本月早些时候的世界经济论坛期间,穆罕默德曾告诉各国首脑,迪拜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他们蓄势待发,去追求发展的自标。无法还债的消息直到宰牲节和阿联酋12月2日国庆日之前才透露出来,当地媒体几乎都对这场灾难三缄其口。“阿拉伯新闻”评论员阿里表示,以新加坡和香港为基础的迪拜模式,忘记了在建设阿拉伯人梦想天堂的过程中,打交道的对象是国家,不是一家公司。
    也有一些人认为,即使遇到了经济麻烦,迪拜仍是海湾地区的开拓者。黎巴嫩战略商业分析员哈耶特说:“是的,这里缺少透明度,但是迪拜做了很多事情,迪拜模式充满了自由主义。”除了那些吸引眼球的项目,迪拜还发展了医疗服务、大学、体育设施以及现代化社区等。迪拜模式中举债发展和过度奢侈的特点更是饱受垢病。《星期日泰晤土报》29日以“迪拜梦想如何在债务海洋中沉没”为题分析称,迪拜以大幅举债来大兴土木,超出自身能力,以至于今日濒临政府破产的危险。伦敦投资公司Matrix集团伊斯兰债务部门负责人诺维尔•劳夫特斯说:“迪拜在最坏的时候大举借债,中了过度扩张和时机不和(全球金融危机)的毒。”目前,迪拜尚未完工的世界最大人工岛“棕相岛”犹如一段公路与陆地尚未连接在一起,看起来有些多余。这并不是迪拜唯一停工的工程,迪拜的建筑狂潮已经戛然而止。另一篇“应以迪拜债务危机为戒”的文章说,迪拜的债务危机为世人敲响警钟,全球金融危机就是因过度借债所致,而当前的复苏则是建立在政府印刷钞票、制造更多债务的基础之上。但是,债务终究要偿还,世界各国应当从迪拜的债务危机中引以为戒。
    英国《独立报》评论说,人们以往称迪拜是建筑在沙子之上,现在人们认识到它实际上建筑在高高的债台之上。这种神话注定要破灭。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维持这种增长,特别是当驱动这种扩张的石油正一点点耗尽。金融危机只是恶化了迪拜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泡沫资产必须加以警惕

    世界经历了一年多的金融危机如今好不容易出现回稳的迹象,迪拜危机又使全世界感受到一股寒意。对于有人提出的“诱发金融危机第二波”的说法,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所长李向阳2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说法被夸大了。最近,国际投资者一直担心主权国家基金的安全风险,因为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过活中,很多国家的财政赤字都在增大。此外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全球金融市场复苏大大超越了实体经济复苏进程,投资者对金融市场泡沫风险出现了本能的担忧和恐慌,这种恐惧借助迪拜债务危机被一下子释放出来。恐慌是暂时性的,可能会造成金融市场产生一定的动荡,但总体来说不会改变经济复苏的趋势。李向阳表示,从目前的信息判断,迪拜债务危机对中国经济发展直接影响不大。不过,对中国以及正处于经济复苏阶段的世界经济体而言,迪拜债务危机发出了警示信号。金融市场恢复不能脱离实体经济进程,在经济恢复之前不应该把泡沫资产炒上去。
    伦敦《标准晚报》经济评论员布莱克•赫斯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其实市场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为了巩固投资市场的信心,欧洲各大银行还是希望迪拜财团的实力越变越大,即使是外强中干也要支撑下去。虽然迪拜世界事件造成的损失比一年前的雷曼兄弟事件要小一些,但它让人们担心世界正在面临一场由以往最具市场信心的主权基金所引发的新危机。
    这也说明,金融危机并没有完全过去,有些负面冲击可能要过更长的时间才能显现出来。而且迪拜神话破灭后,国际资本又会瞄准新的新兴经济体试图再造神话,如不加警惕,危机今后还会出现。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11月30日《环球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