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帝国在拉美后院的反攻与失败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帝国在拉美后院的反攻与失败


詹姆斯•佩特拉斯 魏文编译 

    

                                     引言

    美国对委内瑞拉的政策在战术上有很多转变,但是目的总是同样的:推翻查韦斯总统,反对大企业的国有化进程,取消社区委员会和基层的工会组织,使这个国家回到依附国的地位。
    华盛顿对委内瑞拉2002年4月的军事政变提供资助和政治上的支持,支持2002-2003年业主的罢工、一次公民投票和媒体、政治组织、非政府组织破坏政权的没完没了的图谋。至今白宫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查韦斯一次又一次在自由的选举中获胜,军队保持了忠诚,城市和贫穷的农村大多数居民支持政府,也得到数量庞大的工人阶级和在公共部门就业的中产阶级的支持。华盛顿不能接受民选的查韦斯总统的政府。相反,面对它在委内瑞拉国内合作者的每次失败,白宫越来越多地采取一项“外部的”战略,在委内瑞拉周围建立一个强大的“军事纽带”,在整个中美洲、南美洲北部和加勒比保持军事存在,包围委内瑞拉。
    奥巴马的白宫支持了2009年6月推翻民主选举的塞拉亚总统的洪都拉斯军事政变,用一个支持华盛顿反对查韦斯的军事政策的傀儡政权取而代之。五角大楼2009年在乌里韦总统的支持下,在哥伦比亚的东部建立了7个军事基地,瞄准委内瑞拉的边界,乌里韦与毒品和准军事人员有联系。2010年中华盛顿与哥斯达黎加右翼的钦奇利亚总统的政府签署了一项空前的协议,以便派7000名美国战斗部队的士兵、200架直升飞机和数十艘战舰进驻这个中美洲国家,目标还是对准委内瑞拉,借口是打击贩毒。现在美国正在与右翼的巴拿马总统马蒂内利谈判在原来的巴拿马运河区建立一个军事基地的可能性,与第四舰队一起在海岸巡逻。美国有2万名士兵在海地,在阿鲁巴(荷兰在加勒比的海外领地)有一个空军基地。华盛顿从东面和北面围堵委内瑞拉,建立派出军队的地区,以便在委内瑞拉国内情况有利时进行直接干涉。
    白宫对拉丁美洲的政策是军事化,特别是对委内瑞拉,这是它全球的武装对抗和干涉政策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奥巴马政府扩大目标,号召在四大洲的70多个国家从事地下敢死队的活动,向阿富汗增派了3万多美国士兵,它还有领取薪水的10多万雇佣兵,他们穿越边界渗入巴基斯坦和伊朗,向伊朗的武装恐怖分子提供物质和后勤支持。奥巴马通过在北朝鲜海岸和中国海的军事演习加紧挑衅,这引来北京的抗议。突出的事实是奥巴马增加了1万亿美元以上的军事预算,尽管存在经济危机和巨额赤字,但他号召紧缩,削减了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的支出。
    换句话说,华盛顿对拉丁美洲的军事态度,特别是对查韦斯总统民主的社会主义政府的军事态度是美国对任何拒绝屈从于美国统治的国家或运动做出的普遍的军事上的回答。问题是白宫为什么采纳军事的选择?美国为什么将对外政策军事化以便面对坚定的反对派获取有利的结果?其部分回答是美国已经失去了它过去拥有的几乎所有的经济上的影响,这曾经使它能推翻对手的政府或是使其屈服。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多数已经实现一定程度的自主。其他的经济不再依靠美国施加影响的国际经济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它们得到商业贷款。多数国家已将它们的贸易和投资的准则多样化,加深了地区之间的联系。在一些国家如巴西、阿根廷、智利或秘鲁,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主要的贸易伙伴。多数国家已经不再寻求美国的“援助”来鼓励增长,而是试图对跨国公司采取共同的措施,常常是定居在北美以外的跨国公司。华盛顿越来越多地采取采用军事的选择,以至不再将扭曲国家的经济臂膀作为保障顺从的有效工具。华盛顿没有能力重建它国际经济杠杆,以至美国的金融精英已经使国家的工业空心化。
    美国由于它没有能力适应全球势力的重大变化而带来的外交上的重大失败,促使华盛顿放弃政治谈判,承诺进行军事干涉和军事对抗。美国的议员们还生活在冻结了的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那是屈从的政府和经济掠夺盛行的年代,当时华盛顿得到世界性的支持,将企业私有化,利用公共债务提供资金,在国际市场上几乎没有遇到困难。90年代末出现亚洲资本主义的高潮,大规模地反对新自由主义,在拉丁美洲中-左政权增加,不断出现经济危机,美国和欧盟证券市场的严重垮台,商品价格的上涨,这些导致全球势力的重新整合。华盛顿仍按几十年来的调子努力实施它的政策,与市场多样化新的现实、新兴的大国、与新的选民群众有联系的相对独立的政治制度发生冲突。
    华盛顿孤立古巴和委内瑞拉的外交建议遭到所有拉美国家的拒绝。拉美国家拒绝美国恢复将美国出口商的利益放在优先地位和保护美国没有竞争力的生产者的自由贸易协议的企图。奥巴马政府决定不承认帝国外交权力的局限,不使它的建议温和一些,越来越采纳军事的选择。
    华盛顿通过一项干涉主义的政策以重申帝国的势力的斗争没有收到比它的外交措施更好的结果。美国支持在委内瑞拉(2002年)和玻利维亚(2008年)的政变因民众运动和军队对现行政权的支持而遭到失败。同样,在阿根廷、厄瓜多尔和巴西,由工业、矿业、农业出口部门的精英以及民众阶层支持的后新自由主义政权使新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的精英们后退,这些精英坚持90年代和以前的政策。使国家不稳定的政策没有代替这些新的政府制定的相对独立的外交政策,它们拒绝回到美国占绝对优势的旧秩序。
    在由于右翼政治家当选执政美国恢复它的政治地盘的国家,是因为它能够利用中-左政府(如在智利)的耗竭, 政治欺骗和军事化(如在洪都拉斯和墨西哥),巩固一个高度警察化的国家(如在哥伦比亚)。这些选举的胜利特别是在哥伦比亚使华盛顿相信,军事的选择加上干涉和深刻利用开放的选举进程,是在拉丁美洲特别是委内瑞拉阻止转向左派的办法。
    美国对委内瑞拉的政策:将军事策略与选举策略相结合
    美国竭力推翻委内瑞拉查韦斯总统的民主政府,采取多种策略反对过去的民主对手。这些策略包括侵犯的边界,让哥伦比亚的准军事人员越过边界进行袭击,在80年代支持反对派削弱尼加拉瓜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的政权。美国的意图是包围和孤立委内瑞拉,这类似于华盛顿在上个世纪下半叶反对古巴的政策。美国通过各种机构和伪装的基金会向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团体、政党、媒体和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这是1070-1973年美国对智利萨尔瓦多•阿连德民主政府制造不稳定,2007-2010年反对玻利维亚的总统莫拉莱斯及本地区其他许多政府采用的策略的翻版。
    华盛顿采用多种渠道的政策旨在使精神战升级,其基础是不断地加强对安全的威胁。军事的挑衅中部分地检验委内瑞拉的安全措施,探测其地上、空中和海上防御的弱点。这类挑衅也是一种消耗战略的组成部分,其目的是迫使查韦斯政府将其防御的军队进入戒备状态,动员民众,进而明显地减少压力,直至下一次挑衅活动。美国的意图是使委内瑞拉政府面对威胁经常影射美国失去权威,目的是减弱其警惕性,当情况允许的时候,进行适时的打击。
    华盛顿在国外的军事积累被看成是恐吓可能试图与委内瑞拉建立更密切的经济关系的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美国展示力量被看成是推动委内瑞拉国内的反对派更有进攻性。同时以对抗的态度针对查韦斯政府的软弱或温和的阶层,他们对争取和解焦急和没有耐心,正为做出让步付出代价,对反对派和哥伦比亚桑托斯总统的新政府没有顾忌。美国日益增加的军事存在是为了使国内的进程激化,避免委内瑞拉与中东和其他反对美国霸权的政府加强越来越密切的关系。华盛顿的赌注是进行军事升级,开展心理战,将委内瑞拉与革命的起义运动联系在一起如哥伦比亚的游击队,使它们拉开与查韦斯在拉美的盟友和朋友的距离。同样重要的是,华盛顿没有根据指控委内瑞拉容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的营地,其意图是向查韦斯施加压力,让他减少对本地区所有社会运动的支持,包括巴西的无地农民运动,以及对哥伦比亚的非暴力的人权组织及工会的支持。华盛顿寻求政治上的两极分化:美国或查韦斯。它拒绝今天存在的华盛顿与南方共同市场在政治上的分化,后者是经济一体化组织,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组成,委内瑞拉正处在加入该组织的过程中。这个组织与美洲玻利瓦尔联盟进行协调,后者的成员国有委内瑞拉、古巴、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厄瓜多尔和一些加勒比国家。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的因素
    奥巴马和哥伦比亚前总统乌里韦指控委内瑞拉为哥伦比亚游击队提供殿堂。实际上这是一种诡辩,是向查韦斯总统施加压力,让他揭露或至少要求“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根据美国和哥伦比亚政府强加的条件放弃武装斗争。
    按照美国国务院和乌里韦的说法,该游击队已是一支衰落的、孤立的残余势力,已被反起义运动所战胜。一名哥伦比亚研究人员提出的关于打击游击队的报告说,最近两年游击队在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地区巩固其影响,波哥大政府只控制着国家一半的领土。在2008年遭到重大失败以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和“民族解放军”游击队在2009年和2010年取得进展,去年造成1300多名军人死亡,今年增加近一倍。游击队的重新出现和取得进展对华盛顿反对委内瑞拉的军事运动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也反映了它的“战略盟友”桑托斯政府的立场。第一,尽管美国对哥伦比亚的军事援助达到60多亿美元,但是为消灭游击队开展的反对起义力量的运动遭到了失败。第二,游击队的攻势在哥伦比亚开辟了“第二个阵线”,削弱了美国利用哥伦比亚作为“跳板”入侵委内瑞拉的全部图谋。第三,在国内阶级斗争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有可能新总统桑托斯试图缓和与委内瑞拉的紧张关系,希望将部署在与它的邻国边界上的军队用于打击日益发展的游击队,明确号召结束游击队的斗争,武装运动的重新出现对于削弱美国为首的干涉前景肯定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结论
    华盛顿多渠道的政策旨在使委内瑞拉政府不稳定,总的来说适得其反,已经遭到重大的失败,收效甚微。反对委内瑞拉的强硬路线在主要的拉美国家没有得到任何支持,只有哥伦比亚除外。受到孤立的是华盛顿,而不是加拉加斯。军事威胁使查韦斯采取的社会经济措施激化,而不是温和。来自哥伦比亚的威胁和指控加强了委内瑞拉的内部团结,除了反对派团体的强硬核心之外。也使委内瑞拉改善了情报服务、警察和军事行动。哥伦比亚的挑衅包括关系破裂,两国跨边界的贸易下降80%,使哥伦比亚的大量企业破产,由来自巴西和阿根廷的进口工业和农业产品替代。加剧紧张的措施和“消耗战”的后果难以权衡,特别是对2010年9月26日重要的议会选举的影响。毫无疑问,委内瑞拉在控制和调整美国资金对委内瑞拉国内的伙伴的重大影响失败时,使其组织能力受到重大的影响。经济的恶化已在对新的社会计划的公共支出的限制中可以感觉到。一些高级官员的腐败和无能,特别是在公共分配食品、住房和安全方面将影响选举。
    这些国内的因素可能比美国采取的侵略性的对抗对选举造成的影响更大。但是,如果亲美的反对派在9月26日的选举中在议会中的席位大幅度增加,甚至达到国会成员的三分之一,它将封锁社会变革和刺激经济的政策。美国将加倍努力向委内瑞拉施加压力,目的是让资金留向安全事务,以便减少社会经济支出,委内瑞拉贫穷的居民占查韦斯政府支持率的60%.
    至今白宫的政策建立在更多军事化和实际上没有任何新经济的基础上,它已经失败。这鼓励更广大的拉丁美洲国家加强它们的经济一体化,其证据是在今年8月初南方共同市场的会议上通过了新的关税协议。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和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之间的仇视减少。美国的影响没有增加。相反,拉丁美洲为巩固一个新的地区组织南美洲国家联盟取得了进展,美洲国家组织是美国利用来实现它的计划的组织。巴西将举行国内选举,右派的总统候选人塞拉正在力争。在阿根廷、巴拉圭和玻利维亚,亲美国的右派正在重新聚集力量,希望再次掌权。
    华盛顿没有能够理解拉美所有的政治阶层从左派到中右被美国推动和促进军事的选择吓坏了的政治领导人,他们反对将军事选择作为政策的中心因素,实际上所有的政治领导人都还记得令人不愉快的流流亡生活和过去美国支持的军人政权的迫害。美国在哥伦比亚使用7个军事基地正在扩大中间派民主政权和中左政权与白宫之间存在的裂痕。换句话说,拉丁美洲感受到了美国把对委内瑞拉的军事侵略是它在南方的第一步,目的是扩大到其他国家。拉美国家正推动更大的政治独立和市场的多样化,这将削弱华盛顿孤立委内瑞拉的外交和政治图谋。
    哥伦比亚新总统继承前任乌里韦的右翼模式,面对一个棘手的选择:继续成为美国与委内瑞拉的军事对抗和制造不稳定的工具,其代价是数十亿美元的贸易损失,和在拉丁美洲的孤立; 或者是缓和与委内瑞拉边界的紧张关系,放弃挑衅的理论,使与委内瑞拉的关系正常化。如果是选择后者,美国将失去它加剧紧张和进行心理战的对外战略的最后一个工具。对华盛顿只留下两个选择:进行直接的单边的军事干涉,或是通过哥伦比亚国内的合作者资助一场政治的战争。
    查韦斯总统和他的支持者集中力量摆脱经济的衰退,这是做得好的,惩治国家的腐败和没有效率,培训社区和工厂的委员,让他们在各方面都发挥更突出的作用,从提高生产率到公共安全。总之,委内瑞拉的安全面对美国帝国很长的和渗透性的触角,从长期来说取决于支持查韦斯政府的群众团体的组织的力量。
    (《环球视野》第319期,摘译自2010年8月20日西班牙《起义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