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顽固坚持对华强硬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日本顽固坚持对华强硬


谢宏宇 王洋 李静 

    

    在钓鱼岛问题上一毫米都不会退让。”日本外相前原诚司16日在记者会上又发表了非常强硬的发言。同一天,近2000名日本右翼分子在中国驻日大使馆门口上演了一场反华闹剧。在这之前,中国驻东京大使馆接到装有子弹的恐吓信。驻长崎总领事馆和驻福冈总领事馆遭人投掷烟火筒袭击。
    仅在二十几天前,日本放还非法扣押的中国渔船船长,舆论还乐观地预测事件告一段落。此后无论是温家宝总理和菅直人的“走廊外交”,两国防长在东盟防长扩大会议上的“电梯外交”,还是青少年民间交流恢复,似乎都让人看到些许两国关系回暖迹象。但日本嘴上虽大谈“推进战略互惠关系”、“两国关系修好”,行动上却顽固不化,死硬到底,让人很难看到诚意。

                             右翼又到中国使馆闹事

    当地时间16日下午3点左右,名为“加油!日本”的右翼团体在东京六本木附近的青山公园集会。随后,右翼分子分为数个梯队,举着用日语、汉字书写的“草根崛起”、“救国”等字样的标语牌,喊着种种反华口号,开始向中国大使馆方向行进。由于当天是周末,又是难得的好天气,很多日本人利用假期外出旅行,因此游行现场虽处闹市区,却应者寥寥。《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注意到,游行的队伍所喊口号很杂,从“打倒民主党政权”、“消除金权政治”到“反对给外国人参政权”等等,人群中还出现了“疆独”、“藏独”的旗号,让人怀疑这场游行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过往的行人虽有驻足观看,但是没有人参与。
    游行人群大约在当地时间5点左右行进至中国大使馆门前。日本警方在当天下午加大了使馆周边维持治安的警力部署,距离使馆数百米开外部有警官维持秩序,游行人群仅被允许在使馆对面的人行道上进行示威活动,并在警察的引导下,每次放行5人,在经过使馆门前时喊喊口号。右翼团体原来包围中国使馆的计划完全没有实现。
    现场的右翼宣传车宣称当天共有约5800人参与游行,但据记者观察,参与人数不到1000人。宣传车内的人表示,他们这一次是为了所谓的“保卫日本领土”所进行的有秩序的、正当的游行活动。
    但在游行过程当中,当两位身份不明者持着写有“你们不要对中国人这样”的横幅,欲上前劝说游行人群时,却遭到了右翼分子的殴打,随后这两人被警方带走。
    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尤其在日本政府和检方放还中方船长后,感觉自身面子受损的一些日本右翼团体采取了一系列极端手段对我国使领馆和华人华侨进行报复。游行闹剧在10月2日就曾经上演过。近日,还发生了中国驻日大使馆收到装有子弹的信封,位于京都刻有周总理题词的字碑受到污损,中国游客在北九州受到右翼分子威胁等事件。

                             日本主流民众相对理性

    针对右翼势力的游行,日本各大主流媒体多数没有对这一事件进行报道,只有《产经新闻》和共同社等少数媒体用寥寥数语带过。相反,日本各媒体16日均详细报道了当天四川等地进行的所谓“反日游行”,内容包括活动规模、过程以及对日本企业造成的影响等,这种只说别人不说自己,将自己摆在—个受害者的角度和立场诱导本国受众的报道方式,让很多在日华人感觉不满。
    尽管右翼近日行动猖獗,但终归只是日本社会舆论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日本企业和大众对中日关系表现得比较理性,他们希望两国加强交流和理解,用对话方式解决分歧。据统计,现在在日本工作、生活、学习的中国人有将近70万人,他们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中餐馆照样很受欢迎,商店宾馆对中国游客依然彬彬有礼。
    本报记者在和一些日本朋友说到钓鱼岛的历史渊源,讲明中国是对钓鱼岛最早发现,最早起名,最早利用的国家时,他们觉得很谅讶。因为日本的媒体和教科书上从来看不到这些内容。其中一些日本朋友还表示,如果事实真是这样,他们会对钓鱼岛问题有新的不同认识。

                              日政府立场更加顽固

    日方放还中国船长后,人们所期待的两国搁置争议、关系转暖的局面并没有出现。以松原仁为首的12名议员联名发表声明,要求政府立即派自卫队进驻钓鱼岛进行防守。不久后,包括前内阁大臣原口一博在内的4名日本议员又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进行了“空中视察”。本月13日,日本冲绳县知事仲并真弘多臣国会与外相俞康诚司举行会谈,“呼吁”日本政府在相关海域加强“监视”与“警戒”。同日,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通过决议,要求那霸地方检察厅提交日中撞船事件的现场录像,把已经趋于平静的事情重新炒热。更有甚者,日本外务省于14日竟然向谷歌日本子公司提出交涉,要求删除谷歌地图(日本)中有关中国钓鱼岛的名称标注,遭到谷歌拒绝。
    同时,日本高官不断在亚欧会议、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公开场合宣称对钓鱼岛的所谓“主权”,意图将其纳入多边共同关注议题。11日,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在河内陆续会晤了越南、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泰国及新加坡五国防长,其间积极推销所谓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的主张,但各国防长均未对此表示完全赞同,甚至纷纷要求谨慎对待。对此,日本媒体宣称,日本应利用好多边舞台的优势,借用其他国家与中国存在的矛盾,纵横捭阖,巧施压力。
    此前,中日两国原本就日本海上自卫队训练舰队本月15日访问中国北海舰队的青岛基地达成共识,但鉴于目前中日两国关系的气氛,中方通知日方予以延期。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河内对北泽俊美表示,目前日方舰艇不宜访问。结果,日本防卫省干脆于10月14日宣布,海上自卫队训练舰队决定放弃访问。对于原本于20日至31日访问日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校级军官访日团,中方也因考虑到当前中日关系气氛,提出延期。日方也取消了访问。组织这项访问活动的日本笹川和平财团会长笹川阳平称,日方“不能接受中方的要求。所以决定不是延期,而是取消活动”。

                              两国交恶日本压力更大

    日本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固执立场,为中日关系转圜前景蒙上阴影。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日本坚持自己的错误,中日关系无法得到修复,甚至进一步恶化,中日关系很可能后退到比小泉执政时期“政冷经热”更差的局面,即“政经双冷”。
    清华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两国交恶对双方都不利,但是相对而言,日本受到的压力更大。“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目前日本的经济状况—直低迷不振,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它的外贸主要不是销往美国和欧洲,而是销往中国和亚洲。围绕钓鱼岛这样一个无人岛,对中国采取这种过激的做法,导致两国关系的倒退与恶化,显然不符合日本的现实利益”。
    据中国学者唐淳风估计,日本有近10万家企业主要靠中国市场存活。不但如此,中日均是对世界经济具有影响的大国,两国经济规模分别居世界第二和第三,双方交恶还会对全球经济复苏产生负面影响。
    实际行动的强硬,使日本官员不断强调日中关系重要性,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改善的表态显得缺乏说服力。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时事评论员雷思海指出,口头积极表态远远不够。日本要想真正修复与中国的关系,就必前须拿出更多的诚意和行动来,而不是做一些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口头表态。此次中日关系的恶化,完全是日本一手造成的。中日关系能否得到较快的修复,关键不在中国而在日本,要看日本是否有修复两国关系的诚意和决心。
    同时,专家们普遍指出,日本要想与中国发展战略互惠关系,就应客观地看待中国的发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刘军红对《世界新闻报》记者指出,“日本应该对中国发展给自己带来的好处有个正确的评估,接受现在与中国相互依存,互相创造机遇的现实。”旅中日本评论人士加藤嘉一在博客中写道;钓鱼岛事件是一场“没有赢者的比赛”,日本人有必要了解今天中国的真实面貌,不应该抱着陈旧的思维去理解中国今天的决策环境。”
    (《环球视野》第319期,摘自2010年10月19日《世界报新闻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