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南海打什么算盘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在南海打什么算盘


蔡鹏鸿 

    

 继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作了高调介入南海的讲话以来,美国动作频频。最近,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将军访华,同中方分歧最为尖锐的,就是美军插足南海问题。美国要在南海长期存在下去,恐怕是美国一项不变的政策。那么,美国介入南海主要有哪些动作?美国又为什么要高调介入南海?美国在南海的活动会带来什么后果?这些都需要我们仔细观察。

                             美国介入南海步步深入

    政策调整。长期来,美国一向以“不介入”南海争端自居,以所谓的中立主义姿态应对南海地区的岛屿领土争端。1990年中期之后,“中国威胁论”一类的观点在美国国内逐渐形成主流,但美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依然十分谨慎,即使小布什执政初期发生南海撞机事件,美国“不介入”南海争端的政策也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奥巴马上任后不久,国务卿希拉里在印尼宣布“美国回来了”,是其南海政策进行调整的一个“拐点”。后来,希拉里在越南更是把南海问题同“美国国家利益”挂钩,表明美国完成了其南海政策的全面调整。因此,美国国防部的《中国军力报告》把南中国海视作其亚太安全考虑因素,盖茨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指责中国试图驱赶美国,希拉里说美国必须自由地航行在南海这块“海洋公有地”,也就不足为怪了。
    推进军事同盟关系。美国抓紧纽结其南海周边地区的同盟关系,希拉里去年来的多次讲话,提及美日、美澳同盟的同时,多次强调美菲、美泰同盟关系,进而提升其同新加坡、印尼的新型伙伴关系,目前来看,美新、美印尼伙伴关系不亚于美国的同盟关系。马伦说,美国不会在南海地区建立军事基地,但是美军对新加坡樟宜海港的利用,更胜于冷战时期的金兰湾海军基地。
    大搞军事演习。2004年以来,美国有意识地选择在争议地区进行军事演习,矛头直接针对中国,严重恶化地区局势。2011年6月上半月先后派遣“钟云号”驱逐舰和“华盛顿号”航空母舰驶向南中国海,并从6月15日开始带领部分东盟国家在南海边缘举行“东南亚合作与训练”海上军事演习,7月中旬同越南进行军演,加剧了南海紧张局势。
    长期对华军事侦察。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和2009年3月8日中美舰艇南海对峙事件,是美国最为明目张胆的军事侦察行动。此后,美军继续声言要在南海的所谓“公海”继续执行这些“任务”。现在美国飞机对我海岸的侦察活动已经对我安全形成威胁,美国的无人机活动范围离中国的海岸线已经不到16海里(约30公里)。
    鼓吹南海问题国际化。在外交上,美国要做南海争议的斡旋人。美国继续利用“2+2会谈”平台鼓吹南海问题国际化。美国反对中国提出的双边方法解决南海岛屿争议,美国认为要多边化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美国还图谋插足南海争议谈判,试图做斡旋人,搭平台,让美国在中间做老大,让中国和东盟国家开会,试图主导南海问题的未来发展方向。对此,中国和一些东盟国家表示坚决反对。

                             南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南海地区的地缘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南中国海地区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不仅是国际上重要的商业通道,更是美国海权布局的重要地段,西方战略家有人称之为“亚洲的地中海”,更有“边缘地带理论”的鼓噪者们提出了“谁控制了南海,谁就控制了周边重要海峡,谁就控制了整个东亚与太平洋地区”的大胆论断。美国战略家自然不可放弃这一战略区域,马伦将军说美国将在南海继续存在下去,也是出于这样一个战略考虑。
    对权力转移过度敏感。中国经济实体已经成为东亚第一,世界第二,中国对区域和全球地缘政治的影响与日俱增,在西太平洋地区中国势头如日中天,中国崛起对东亚乃至整个亚太地缘格局的影响已经显现,美国及其盟国面对中国崛起势头表现出十分复杂的心态。美国担心自己未来再也不能掌控亚太事务、丧失其在地缘格局中的主导地位,于是,一方面声称自己是太平洋国家,不仅在亚太继续存在,而且也要在南海地区存在,寻机拉拢一些国家,利用南海争议鼓动越南等国家对抗中国。
    重要的商业通道。从经贸层面分析,在当前金融危机尚未完全克服的背景下,美国特别重视对东亚和东南亚的出口,在国内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由此可见,南海地区安全和稳定,航道安全和公海自由通行权,是美国当前的关切,在政治、安全和经济上对美国利益有一定的影响。

                             南沙主权属我无可争辩

    美国在南海争端中的角色和政策变动,受到各方的广泛关注。在国际和地区政治局势和权力转移背景下,南海地区特别是南沙岛屿主权属我则是不变的事实。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美国提出的南海自由航行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
    在南海问题上,我们坚决反对美国和其他国家介入,不排除个别东盟国家为了本国利益暗中求助于美国,平衡中国在地区的力量。但作为一个整体及其一贯的政策,相信东盟不会让美国主导南海问题。
    但是,只要美国有诚意,中美两国在南海地区开展反海盗巡逻、人道主义救助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途径是存在的,并为未来进一步找到化解危机寻觅到更加良好的途径。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391期,摘自2011年7月25日《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