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问题中国的底线在哪里?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南海问题中国的底线在哪里?


 

    
                        中国在南海搁置争议有现实的考虑

    华黎明(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为什么搁置争议呢?从两个角度讲,一个是1978年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开放,需要有一个和平的周边环境,集中精力发展我们的经济,中国有比岛屿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中国与十几个邻国有领海、领土纠纷,如果为这些争端就打仗,我们还怎么搞经济建设?邓小平设计的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总的方针就没办法落实,所以我们是尽量想通过各种办法把周边的局势稳定下来,化解争端。再次,中国在国力上也够不着这些南海岛屿,主权是属于我的,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去开发它,这也是一个客观事实。这些岛屿周围的石油资源很丰富,但是都是深海资源,油井,我们中国的海洋勘探技术还没有达到,起码是80年代、90年代还没有到这个水平。所以越南、菲律宾这些国家,它就请西方大的石油公司到这儿来开采。我们聘请西方大的石油公司,他们不来,实际上这是政治原因。
    所以我说这些岛屿到底我们能不能控制,或者是控制多少,很重要的还是在于我们自己国力的加强,我们有能力把这些岛都开发了,都占了,这是关键。
    杨成绪(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越南开采的四个油田,有一个在九段线之内,我们和它有争议的,有三个油田是在九段线之外。当然在九段线之内的这个油田产量是比较多,而且在南沙开采最多的不是越南,也不是菲律宾,是马来西亚,如果论石油开采动作最多的是马来西亚。越南是公然和我们对抗的,菲律宾的动作不多,但是它的调子最高,这几个不同的情况,菲律宾最近闹得最厉害,它不仅交到联合国要求仲裁,议员又登到岛上声称这是它的领土。我注意观察东盟论坛的讨论,十年前我们定的行为准则、宣言,菲律宾是要求最多的,要求他们采取统一的立场把这个问题告到联合国,但是中国还没去之前,东盟内部就协调一致了。现在通过的是一个大家都满意、都能接受的东西。
    华黎明:现在处于这样的情况下,一种是维持现状,它占多少岛屿,我们就说到此为止,其他的岛屿我们要保护住,这是一种。第二,倒不是非法占领了,我把这些岛都要收回,什么办法呢?采取武力。第三,你要开采,我可以采取一些干扰,最近我们就是采取这种方法,我们去把他的电缆切断。

                           釜底抽薪、退避三舍,先礼后兵

    王嵎生(中国前驻APEC高官):中国的底线到底在哪里,简单地用一句话回答不了,很复杂的。中国最坏的准备也不是没有的,但是我们是克制的,为什么克制呢?顾全大局。克制不是软弱。我讲两句中国的古语,一个是釜底抽薪,为什么说是釜底抽薪呢?美国放火,去年放了好几把火也没搞起来,今年又在放,这些国家想借美国的力量闹。我们的大局还是和谐周边,第二个大局,我们跟东盟国家整体关系友好,我们不愿意破坏这个大局,不想小题大做和先声夺人。中国的“大战略”,第一位的就是建设和谐周边。我们跟东盟总体上关系是相当好的。有人认为我们现在很被动,其实我们并不被动。我们现在跟东盟关系搞好了;越南内部也有两派,知道如果靠借美国力量跟中国闹,那是把双刃剑,也是很危险的。我们有诚意,它内部就要发生变化。东盟这次会议的态度,就充分说明了问题。我们跟东盟总体达成协议,有一个指导原则,闹就很难闹起来了。美国再怎么闹,也只能是适度的,搞多了它也怕被卷进去。胡主席访问的时候,中美两国关系有新的定位,亚太事务磋商,总参谋长两个月马上就回访,这在历史上是不多的,美国它也有这个需要。这个关系处理好了,也可以说是某种“釜底抽薪”,上述个别国家就不得不三思而行。美国想放火,但也不敢轻易玩火,也怕引火烧身。我们把这些关系都处理好了,它们想借力也借不到了。
    再有一个,中国历史上的智慧,那就是“退避三舍,先礼后兵。”中国的釜底抽薪,退避三舍,先礼后兵,首先是顾全大局,讲“礼”和“理”,看重同有关邻国的关系。不过,当你欺人太甚的时候,对不起,如果作为邻国把我们的克制看成是一种软弱,看美国的眼色,那可不是那样的。如果真是要侵略的话,对不起,中国维权是非常坚决的,到那个时候,勿谓言之不预。
    华黎明:我再补充两点,南海问题其实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方面是油气资源,另外,我们经常容易忽视的就是南海本身的战略。南海,南中国海和马六甲海峡,这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国际通道,对于中国来讲尤其重要,媒体上有人把它比喻成中国的加勒比海,中国的南大门,中国的贸易80%是从这儿过的,后者对我们更重要,就是维持南海的稳定,使它变成和平、安全、稳定的国际通道,尤其是对于中国来讲更重要。
    中国这么多年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样一种策略,很重要的目的,一个是求得周围安定、稳定的周边环境,第二就是维持南海的稳定。南海一乱,我们的咽喉被卡住了,中东来的60%的油从马六甲海峡进入中国,中国进出口贸易80%从这个地方进出,这对于中国来讲太重要了。
    第二个问题,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关系,其实比南海更重要。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来的时候,中国和东盟国家那是什么关系。
    王嵎生:那时候我是APEC高官,东盟都讲中国真是哥们,够朋友,真正的朋友,金融危机的时候,人民币就是不贬值,对他们帮助大了。
    华黎明:恐怕对于东盟国家这是更重要的问题,中国同东盟国家的经济贸易联系将来会变得越来越密切,这次在东盟会议上签的远景规划,预计到2015年中国同东盟的贸易达到五千亿美元,这是一个大项。
    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国际上没有引起很重视。我们在大力开发云南、广西、贵州这些地区,这个地区将来是同整个东盟国家连着的,包括越南、泰国、老挝,连在大东南亚这个地区,将来会使得整个东盟地区经济同中国西南三省连在一起。将来会有一天,包括越南、菲律宾这些国家,回过头来,当经济发展到对中国的依赖度很深的情况下,他们会觉得在这些岛屿上跟中国闹这些分歧很可笑,这些事情,比起他们从中国获得的利益要小得多。也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美国一定要千方百计地挤到这里面,为什么呢?
    21世纪后,世界的财富向这块地区在集中,在向中国集中,向东南亚集中,美国最担心的就是中日韩三国的经济逐步走向一体化,中国同东盟的经济逐步走向一体化,美国的利益在哪儿?他千方百计的要在中日韩之间找到裂缝,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找到裂缝。所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不能上当,一定要集中精力把我们中国同东盟国家的经贸关系搞上去,精力主要放在这个上面,一心一意发展国家关系,尤其是中国和东盟国家的自由贸易这个协定,去年刚刚签。在这个基础上,中国和东盟的经济贸易关系会有大发展,在这个大发展的基础上,我觉得南海的争端可能会被淡化。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391期,摘自2011年8月10日《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