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称我为同志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普京称我为同志


熊光楷  

    

    6月10日,朝阳公园内的金台艺术馆,“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庆祝建军85周年熊光楷、寿瑞莉珍藏签名封展”开幕,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和夫人首次将他们珍藏的数百张签名纪念封“晒”出来展览。这些纪念封中,不仅有几乎所有共和国开国领袖、元帅、大将后人的签名,还有数十个世界各国元首或政府首脑等的签名。
    熊将军既是一名“武将”,还是一位成就斐然的学者、收藏家。他热爱读书,也热爱收藏各种各样的签名书、盖章书、签名书画集、签名邮票首日封等,先后出版了《藏书•记事•忆人》、《藏书•记事•忆人:印章专辑》。他说:古人写信,见字如晤,古人掌军,见印如令,藏书、记事、忆人,于自己是一种修身养心的方式。
    
    普京称我为同志

    2012年3月5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时任总理普京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此前一天晚上,胜券在握的普京已经在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的陪同下,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马涅什广场,向支持者表示感谢。这标志着“梅普组合”向“普梅组合”的转变。2012年5月7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正式接替梅德韦杰夫的总统职务,实现了这个转变。我想,无论怎么变,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目标都是希望俄罗斯在稳定中实现复兴。
    我很早就见过普京。1999年6月,我随同时任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同志访问俄罗斯,在克里姆林宫见到时任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年仅47岁的普京。当时,普京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些。由于他曾在民主德国工作,我也曾在民主德国工作,我们还用德语交谈了几句。当年年底,叶利钦推荐普京出任俄罗斯代总统。次年3月,普京在俄罗斯总统选举中胜出,正式当选俄罗斯总统。
    再次见到普京,是在上海。2001年6月15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在上海正式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一个立足于互尊互信、和睦共处、团结合作的新的地区性国际组织由此诞生。在那天的午宴时,江泽民主席兴致盎然地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及其女儿一同唱了《可爱的一朵玫瑰花》。一位俄罗斯翻译用纯熟的汉语演唱了《满江红》。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市长徐匡迪、我国驻俄大使张德广和我一起唱了《洪湖水,浪打浪》。在我上台时,普京伸出手来与我握手致意。
    2002年11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普京文集》,汇集了普京治理国家的重要观点和思想。当年12月普京访华时,江泽民主席把这本书作为礼物赠送给普京。这本书出版后,我也很快买了一本,通过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帮助,得到普京的签名。普京还专门写上“致熊光楷同志,以良好的问候”。
    《通往权力之路》是莫斯科OCMOC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普京的传记。全书四个部分中,有两个部分是有关普京情报生涯的,分别讲述了俄罗斯(包括苏联)情报工作发展脉络和普京成为情报人员的过程,涉及普京在德国工作的情况。书中还详细排列了俄罗斯(包括苏联)历任对外情报机构领导的照片,其中最后一张照片是我的朋友、时任俄罗斯对外情报总局局长列别杰夫。2005年新年,列别杰夫将一本普京签名的《通往权力之路》作为新年礼物赠送给我。普京同样使用了“熊光楷同志”的称呼,落款时间是2004年12月31日。
    中俄两国关系良好,两军关系也得到了广泛、深入的发展。我曾多次接待俄罗斯军事代表团,我自己也多次赴俄访问。从1997年开始,中俄两军开始战略磋商,我参加了截至2005年的9次磋商。在这些接触中,我也得到了一枚普京签名的中俄建交五十周年纪念封。
    与梅德韦杰夫共商互办“国家年”
    同样是在2005年,我见到了当时担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的梅德韦杰夫。2005年7月,胡锦涛主席访问俄罗斯,两国元首共同确定互办“国家年”活动,以这项涵盖多领域的综合性大工程,推动中俄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向前发展。随后两国成立了互办国家年组委会,梅德韦杰夫作为俄罗斯第一副总理成为俄方组委会主席。我当时担任中方组委会军事组负责人。2005年底,梅德韦杰夫访华,与中方会商国家年筹办情况,我第一次见到他。梅德韦杰夫当时刚过40岁,他身材不高,着装整齐,举止不凡,看起来精明干练。在会商中,梅德韦杰夫和中方的陈至立国务委员均表示,双方将密切配合、周密部署,确保国家年活动顺利开幕。
    2006年3月21日晚,中国“俄罗斯年”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我在现场观看了开幕式精彩演出。有意思的是,我的小外孙悠悠也是这个“俄罗斯年”活动的小小参与者。他当时只有6岁,还在上幼儿园,就被中央电视台选中,和一位俄罗斯小姑娘一起,为电视台的一场活动揭幕。这是悠悠第一次穿上正式的燕尾服。为了帮他选衣服,我的夫人寿瑞莉和女儿熊立还忙了好一阵子。
    在梅德韦杰夫与中国的交往历史中,中俄互办国家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2008年,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5月,他开始了作为俄罗斯总统的首次访华。为配合此访,中国翻译出版了梅德韦杰夫的言论集《俄罗斯国家发展问题》。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在序言中专门讲到了中俄互办国家年活动。杨洁篪写道:“梅德韦杰夫总统是中国人民熟悉的老朋友,为促进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全面深入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特别是在担任中俄国家年俄方组委会主席期间,为国家年的顺利举办付出了大量心血,赢得了中国人民的尊重。”
    在这次访问中,通过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李辉,我得到了梅德韦杰夫签名的《俄罗斯国家发展问题》。此次访问中,中国集邮总公司还专门发行了梅德韦杰夫访华纪念封。2010年9月,梅德韦杰夫在任期内第二次访华。通过俄罗斯驻华大使拉佐夫的帮助,我又得到了一枚梅德韦杰夫签名的纪念封。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曾经一度衰落。但我相信这是暂时的。在与俄罗斯朋友的交往中,我用俄文朗诵过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诗句:“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即将来临!”令人高兴的是,在普京担任总统后,俄罗斯逐渐稳定下来,并取得了明显的发展。这些年来,虽然俄罗斯总统从普京到梅德韦杰夫,现在又回到普京,但总体看,俄罗斯在持续发展,在不断复兴。我相信,无论对世界和平,还是对中俄关系而言,一个稳定的、发展的俄罗斯都是有益的。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3期,摘自《藏书•记事•忆人:签名封专辑》)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