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报文章:马克思——伟人回归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日报文章:马克思——伟人回归


马尔切洛•穆斯托  

    

    文章认为,自2008年以来,肆虐之中的经济危机和撕裂资本主义社会的深层矛盾重新激发了人们对马克思的兴趣。对马克思著作的各种现有解读重新成为了讨论的话题,马克思的分析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现实

    如果一名作家永恒的青春包括他不断激发新想法的能力,那么可以说卡尔•马克思无疑依然年轻。

    理论再次备受关注

    在柏林墙倒塌后,保守派和革新派、自由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几乎一致宣布马克思最终消失,可是他的理论却再次成为时下备受关注的话题。在许多方面,它们的流行速度令人惊讶。自2008年以来,肆虐之中的经济危机和撕裂资本主义社会的深层矛盾重新激发了人们对一名作家的兴趣。在1989年后,他被非常草率地搁置一边。许许多多的报纸、杂志和广播电视台专门介绍马克思对“资本”的分析和他观察1857年的恐慌,即有史以来第一场国际金融危机时为《纽约论坛报》撰写的文章。沉默20年后,许多国家的民众再度写到和谈到马克思。在英语国家,关于马克思思想的研讨会和大学课程重新流行起来。《资本论》又一次成为德国的畅销书,日本则推出了该书的漫画版。中国即将发行他的新版大型选集。在拉美,活跃在政治领域的人士展现出了对马克思的新热情。
    伴随这种再发现而来的是,学术界恢复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2版。这个新的德语版分成4部分:(1)作品和文章;(2)《资本论》及其所有的准备文稿;(3)信件;(4)摘要笔记。在计划出版的114卷当中,目前已出版58卷(1998年恢复该项目之后出版了18卷)。该项目原封不动地出版了马克思的许多未完成作品,而没有像以往那样加以编辑。
    由于采取了这一重要的新手法,加上许多笔记是首次出版,使马克思在许多方面显现出了与众多对手和追随者的描述迥然不同的面貌。在莫斯科和北京的广场上,表情冷酷的塑像以固执的笃定态度指引着未来的方向。如今出现的却是一个严于律己的思想者。他深感有必要把精力投入进一步的研究工作,并且不断验证自己的观点,所以生前有相当多的作品都未能完成。

    著作解读成为话题

    因此,对马克思著作的各种现有解读重新成为了讨论的话题。例如,《德意志意识形态》在20世纪引起颇多争论,但几乎始终被认为是完整作品。如今,该书的前100页按时间顺序出版,采取的是最初的7篇独立文稿的形式。人们发现,这些是该书关于两位左翼黑格尔派作家-布鲁诺•鲍尔和马克斯•施蒂纳-的章节的未采用部分。不过,1932年在莫斯科出版的第一版和后来的诸多版本都只是稍作修改,给人以一种错误印象,好像这是关于费尔巴哈的第一章(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一章中详尽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规律,但马克思本人从未使用过“历史唯物主义”这个字眼),或者如同法国马克思主义者路易•阿尔都塞所说的那样,使“明显的认识论断裂”概念化。
    这个版本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各自手稿的较明显区别。这就导致了对某些人们以往认为是完整整体的段落迥然不同的解读。
    例如,不同的作者要么是为了猛烈批评,要么是为了做意识形态上的辩解,都把这句话视为马克思对后资本主义社会的重要阐释:“社会规范着总的生产,从而让我有可能在今天做一件事,明天做另一件,上午打猎,下午钓鱼,傍晚养牛,晚饭后评论……”
    我们如今知道(这也要多亏日本学者广松涉1974年出版的《德意志意识形态》),这句话出自恩格斯(他当时仍然受到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影响)之手,完全没有得到他最亲密朋友的认可。

    理念更具现实意义

    如果认为马克思的作品只是用于专门学术研究的不朽经典,就如同把他说成是“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的理论提出者一样,是大错特错的。因为他的分析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贴近现实。马克思创作《资本论》的时候,生产的资本主义模式还处于相对较早的发展阶段。如今,在苏联解体和资本主义扩大到全球新地区(首先就是中国)之后,它已经成为全球体系,正在入侵和改变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光是经济方面)。在这种形势下,马克思的理念远比他那个时代更具有现实意义。
    此外,经济学如今不仅支配政治、决定其议程并影响其决策,而且处于政治管辖和民主控制之外。在过去的30年里,决策力量不可阻挡地从政治领域转向了经济领域。某些政策方案已经变成经济上的必要之举。政治领域的某些内容转化为经济内容,成为不可改变的独立领域,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民主构成了最严重的威胁。议会发现他们的权力被转给了市场。标准普尔评级和华尔街指数远比人的意愿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政府充其量只能“干预”经济,但不能怀疑其规则和根本选择。
    20年来,人们大唱市场社会的赞歌,却不得不面对种种后现代主义的空洞无物。如今,站在马克思这样的巨人肩头上展望未来的新能力是个积极动向,不仅对所有想真正理解当代社会的学者而言是如此,对所有想以民主方案取代资本主义的人来说同样是如此。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3期,摘自2012年7月19日《日本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