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连年赤字严重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为何连年赤字严重


[美]艾伦•H.梅尔泽 赵纪萍 编译  

    

    6月12日,美国财政部公布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约为1246亿美元,本财年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已经逼近1万亿美元大关。这样,今年或将成为美国连续第4个突破1万亿财政赤字的财年。居高不下的财政赤字成为美国经济面临的一项严峻挑战。
    5月23日,胡佛研究所网站摘登了该研究所杰出访问学者艾伦.H.梅尔泽的新著《为何是资本主义?》,厘清了美国历史上的赤字情况,并分析了为何美国现行政治体系难以解决财政赤字问题。

    美国政府在2009年至2011年的赤字水平达到该国有史以来和平时期的最高水平——每年的赤字高达1万亿美元——这种情况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根据逻辑和历史经验判断,要消除如此庞大的赤字将导致通货膨胀和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的贬值。这是个难题,但绝非新问题。历史上,政客们只是将财政紧缩挂在嘴边,很少付诸实际行动。今天除了在野党不断地指责执政党的陈词滥调外,美国在实现预算平衡或盈余方面也鲜有作为。然而,不论哪方大权在握,赢家便对传统的财政政策不予理睬,而是一味地扩大赤字。

    ●美国历史上的赤字情况
    
    尽管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表明公众非常关注政府开支,然而二战后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一直高涨,只有艾森豪威尔总统和克林顿总统两任政府打破了这一赤字魔咒。虽然艾森豪威尔在1957-1958年经济衰退时期政府财政赤字高企,但在整个总统任期内他实现了预算平衡。
    从华盛顿总统时期到南北战争期间,联邦政府在75%的时期内维持着预算盈余,但是战争年代除外。美国首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清偿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债款,却在新生的共和国成立后前8年的3年中存在预算赤字。在美国历史上,其他和平时期的财政赤字发生在经济衰退期。在1812年战争期间,未清偿的债务从4500万美元骤升至1.27亿美元的最高峰。
    至19世纪30年代早期,联邦政府几乎偿还了所有的债务。然而,随之而来的南北战争像大多数的战争一样,导致军费严重超支。1865年,政府财政开支达到130万美元,是战斗打响的前一年,即1860年财政开支的20倍之多。至战争结束,美国总债务高达27亿美元。在接下来的28年里,联邦政府预算却一直保持盈余。至1892年,债务总额低于1亿美元。这一时期,政府预算保持盈余,而且国家鼓励私人投资,经济出现增长。
    一战期间,联邦政府的赤字总额在1917-1919年间达到230亿美元,到战争结束时达到250亿美元。20世纪20年代,美国财政部长安德鲁•梅隆减低税率并控制开支。至1930年,债务总额下降至160亿美元。但1930年也是政府持续努力减少政府赤字的终点。
    在经济大萧条和二战期间,美国政府每年都出现财政赤字。到1946年战争结束时,债务总额达到2690亿美元。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政府优先考虑的是如何避免战后通货紧缩和失业,而非削减债务。杜鲁门总统通过提高税率以筹集朝鲜战争的大部分军费开支。常把承担财政责任并平衡预算挂在嘴边的艾森豪威尔总统任期内有几次实现了预算盈余。从1946至1957年,美国总债务几乎没有上扬,当然这要除去1957-1958年经济衰退期的债务增加。

    ●监管成本和社会福利推高赤字
    
今天,美国政府的开支已大幅飙升。20世纪初,联邦政府的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8%。一战期间,政府开支和税率均有所上扬。至1929年,政府开支占GNP的3.7%。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今,政府开支占GNP的比例一直在18%左右波动。2010年,这一比例达到25%。若要拉近目前这一收支缺口,可能需要增加税收。当增加的税收被花掉,还本负息增大了开支和总债务,那么未来无资金准备的债务将会加大税收方面的压力。
    过去,当国家开支超过其税收额时,一般就是国家筹集战争费用之时。一旦战争结束,财政赤字也随之告终。今天的赤字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然而国防军事开支占国家总开支的份额却在下降。社会福利项目和财富重新分配是赤字猛增的主要原因。二战后,与冷战相关的军事开支推高了政府开支。但自此之后,军费占整个政府开支的比例却在下降。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政府开支增加的主要因素并非是军费,而是监管成本和以福利形式进行的收入再分配——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福利事业。2009年,对未来医疗成本的预测超过收入,为此政府欠债达到或超过60万亿美元。
    1961-1977年期间,政府财政基本上是寅吃卯粮——除了1969年,政府每年的开支都超过税收。约翰逊总统在任期内与日俱增的社会性支出,加上为越南战争筹款导致大规模举债。当他卸任时,政府总债务达到3690亿美元。尼克松总统有过之而无不及,政府国内支出在其任期内一路飙升。至20世纪80年代,1500亿至2500亿羡元的赤字已经司空见惯了。里根总统放缓了国内支出的增速,却为尽快结束冷战而大大增加了军费。从此以后,减少国防开支帮助克林顿政府在1998-2001年期间能够维持预算盈余——在过去70年里,这是唯一出现政府财政持续性盈余的时期。
    之后的小布什政府提高了社会性支出并增加了军费;下调了税率;通过发行债券筹资战争款并大大增加了对未来卫生保健项目的支出。预算赤字、总债务增加,而且未来债务支出飙升。2009年至2010年,奥巴马政府开支激增——总债务达到9万亿美元,外加约50-60万亿美元没有资金支持的承诺支出项目。外国政府掌握着约25%的债务,美国未来的大部分产出需用于出口以赚取资金支付所欠债款的利息。2009年,奥巴马政府提出以更高的赤字开支来解决失业和污染问题,扩大政府资助的卫生保健并加大再分配收入。

    ●美国现行政治体系轻诺言
    
    不受党派左右的国会预算局预测,美国的总债务在未来10年间将翻番,如果美国的主要政策没有变化,到2084年,美国的未偿债务将是其GDP的9.47倍。但到不了那个时候,将会有一场危机迫使美国政府改变现行政策。
    关于预算赤字和债务的报告低估了政府未来的债务水平。联邦政府将会为了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养老保障背上高达80万亿美元的未备基金的债务,即人均债务高达25万美元以上。这表明美国现行政治体系往往向人民开出许多空头支票——许诺容易践诺难。现在,美国的选择余地很有限——要么减少开支,将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使之能够更多地提高生产力,要么增加税收以继续维持国家的福利制度。用于福利方面的资金能够有效地帮助福利的受益者,但却在整体上降低了国家的生产力、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
    在美国各州及地方政府,都存在这种问题。许多州及地方政府承诺向退休雇员发放养老金,但发放的前提是提高税收。因此,这样的承诺往往难以兑现。要兑现承诺,还有另一种选择——那就是将债务转嫁给联邦政府,这往往难以实现,因为联邦政府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有预测称,未来各州和地方政府的采备基金的债务将高达2万亿或3万亿美元。
    几乎所有的州和地方政府都被要求实现预算平衡。政府不给教师、警察、消防员以及其他雇员加薪,而是承诺在未来提高养老金额和医疗保健水平。这些遥不可及的福利措施并不会影响现有的预算,但等到许下这些诺言的官员任职期满,这些福利也就过期作废而成为地道的空头支票。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3期,摘自2012年7月19日《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