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支暴力击碎美国人权的华丽外罩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枪支暴力击碎美国人权的华丽外罩


薛宝生  

    

    作为发达国家的美国,确实积攒了许多实力,令世界瞩目。
    但在美国号称自己保护人权最好的当下,我们往往不敢多看一眼这个发达国家所积攒的实力,到底给民众带来多少好处。仅以枪支暴力为例,就足以让人们顿生毛骨悚然之感,美国社会的安全度大打折扣,其人权状况糟糕透顶。
    3.11亿人口的美国,民间持枪数量多达2.3亿支,几乎为每人一支。用全民皆有枪支,全民皆武装来形容美国个人拥有枪支的现状,一点都不过分。按照美国人的说法,枪本身不会杀人,杀人的是人,除了枪,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被用来杀人。如果实行枪支管制,反而对好人不利,因为坏人总有办法弄到枪,而好人却没有能力进行自卫。
    这可能就是美国人特有的“枪支观”,居家过日子,手里没有枪支,肯定不安稳,也注定没有能力自卫。于是,美国当局和地方就大开“绿灯”,允许枪支入户。这样一来,美国成为世界上民间持有枪支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成为世界上疏于管理、枪支暴力最严重的国家。
    早在1993年—2004年,就有一个发达国家枪支相关总死亡比率的排名列表。列表显示,美国拔得“头筹”,为10.3%。其中,用枪谋杀占3.72%,用枪自杀占7.35%,意外枪支死亡占0.59%。
    与排在第10位次的比利时相比,美国的这些占比毫无悬念地遥遥领先——枪支相关总死亡率、用枪谋杀、用枪自杀、意外枪支死亡,分别超过比利时6.82个百分点、3.12个百分点、4.79个百分点、0.53个百分点。
    相形见绌,山姆大叔已经成为枪支暴力大国,发达国家的实力竟然在这个方面“领先”世界,独占鳌头。枪支暴力频仍的美国,就好像麻木了一样,见怪不怪,竟然没有得力的措施加以有效的管理、预防和控制,近些年来枪支暴力大有上升之势,民众岂能承受其重?
    据新华网7月20日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市附近剧院当天凌晨发生一起恶性枪击事件,造成至少70人的伤亡。此枪击案的发生,再一次表明美国枪支管理松懈,枪支泛滥,枪支暴力和枪支致死率居发达国家之首。
    2011年1月9日,美国出版的《外交政策》披露,美国每年3万多人死于枪支暴力,20万人因枪支暴力受伤。2011年,美国发生了6起枪支暴力。仅7月就发生了两起,一起是7月7日,美国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因发生枪击事件造成包括一名儿童在内的7人丧生等后果;一起是7月23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大草原城一滑冰场内发生的枪击事件,造成了包括凶手自己在内的6人丧生,至少3人受伤。
    今年,刚刚过去半年,就有6起枪支暴力的发生。从案发数量上看,半年就超过了去年一年的案发总数,可谓提速之快,后果更为严重。这6起枪支暴力已经见诸报端和网络主页面,震惊了世界。这里,我们不妨回放一下那可怕而恐惧的黑幕,看看美国这个发达国家在本国人权领域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做得怎样。
    ——3月17日傍晚至18日清晨,美国芝加哥发生13起枪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12人受伤;4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一所大学发生枪击事件,造成7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4月11日,美国洛杉矶南郊的南加大校园附近,两名中国留学生在车中遭枪击身亡;4月13日傍晚至14日清晨,美国芝加哥先后发生10起枪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7人受伤;6月20日,美国得克萨斯州第一大城市休斯敦发生一起枪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伤者包括当地一名知名说唱歌手;7月20日,美国丹佛市发生一起枪击事件,正在热观电影《蝙蝠侠前传3》的观众,突然遭致一名白人男子的枪击,造成12人死亡,58人受伤,年龄最小的伤员仅3个月大。
    美国“7.20”枪支暴力的现场,极其惨烈,充满恐怖色彩。一个一袭黑衣,穿着防弹背心,戴着防暴头盔和护目镜的白人男子,以幽灵的身影从剧场右边的台阶来到前台,端起枪就是一顿扫射,人们慌作一团。目击者说,犯罪嫌疑人虽说是随意射杀,但“枪法很准”。这明显是经过训练练就的枪手,更是有备而来,来者不善。
    更为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选战”关键时刻,那个白人用枪声给忙得不亦乐乎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助选”,让下届总统候选人带着血腥味一决雌雄。不过,奥巴马和罗姆尼当天就迅速作出了反应,都对事件表示“震惊”,并希望将凶手“尽快绳之以法”。奥巴马还取消了竞选行程,不得不紧急返回白宫处理此事。
    美国民众如此遭殃,人权难以获得保障,观赏《蝙蝠侠前传3》却引来蝙蝠吸血,够倒霉的。然而,顶尖的讽刺力也就这个时候形成了。在法国《快报》的网站上,一些网民指责奥巴马和罗姆尼都支持美国民间合法持有枪械,并讥讽他们“绝不应对涉枪血案表示任何惊讶,既然他们都支持民间合法持枪,就该料到必然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种指责,无不揭露出美国这个发达国家何以成为民间持枪大国、枪支暴力大国,又何以成为人权状况最差的地方。美国当局每年都要发布所谓的年度国别人权报告,自己的人权一团糟只字不提,却数落各国的人权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总想当各国人权“教师爷”的美国,你们的人权状况,包括枪支暴力,是不是在2013年的国别人权报告里有一个负责任的交代呢?这里,我们也奉劝美国老实一点吧,不要依仗自己积攒的那一点实力,动辄干涉别国内政,要么发动战争,要么制裁,要么说三道四,治理好美国社会,解决民众安全问题,是你们的头等大事。
    总之,美国只有低下昂贵的头,以实际行动维护好人权,才能令人折服。
    (《环球视野》摘自观点中国)

    链接一:“枪文化”与“枪政治”(温宪)

    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7月20日发生枪击血案,震惊全球。余波激荡之际,应否加强枪支管制,再次成为美国社会的热门话题。
    拥枪之众多是美国标志性现象之一。不久前笔者自丹佛沿70号公路一路东行时,沿途常常可见“枪店”大字招牌。美国公民拥有和携带枪支有着深远的历史、文化和政治背景。在美国独立战争、西部大开发等历史背景下,拥枪自卫被普遍认为是美国人自由、人权的核心价值体现。在长期的枪支文化积淀中,拥枪甚至成为权利和男人气概的象征。1791年通过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是美国权利法案的一部分。第二修正案全文为:“一支训练有素的民兵,对一个自由州的安全实为必要,民众拥有并且携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此后,凡与枪支管理有关的争议,均可寻源至这一修正案。
    时至今日,美国既为世界人均拥枪率最高的国家,也是枪击案例最多的国度。美国“烟酒和火器管理局”早在1998年的统计就表明:美国民间约有2.3亿支枪,其中步枪约有7300万支,手枪6600万支,猎枪6200万支。全国有枪的家庭接近半数,南部更高达70%。2010年美国发生近1.3万起谋杀案,其中8775起是枪支谋杀,约占2/3。
    不断发生的枪击案一直在美国社会引发激烈争论。拥有枪支到底会导致犯罪,还是能够避免犯罪?第二修正案到底应做何种解读?个人拥枪权利与公共安全利益间的平衡点何在?政府是否具有管理枪支的权力?这一个又一个大问题,为难着政府,为难着社会,也为难着百姓。
    每次枪击案发后,总有一番争论,可又总是不了了之。也曾有人依据第二修正案中“一支训练有素的民兵”,对个人拥枪权提出质疑,认为宪法只是赋予“民兵”而非普通公民的拥枪权。2008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对哥伦比亚特区与赫勒案进行裁决时,以5比4的投票明确,拥枪是个人权利,而不论其是否为“民兵”。2010年,最高法院裁决第二修正案对州及地方政府的适用范围与联邦政府一样。两次裁决之后,想要从法理上推翻拥枪权的争辩者几近绝望。
    枪支文化伴之以枪支政治,枪支管制就变得更为纠结。在拥枪与禁枪两股政治势力的角逐中,后者早已沦为弱势。2007年,拥枪游说集团游说的开支为1959407美元,而禁枪游说集团则只有60800美元。美国是一个“用金钱说话”的社会,没钱就玩不起政治,没钱更拉不来选民。许许多多的政客都明白,枪支管制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每支枪的后面都有一个“伤不起”的选民。今年早些时候,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进行初选,正值美国势力强大的全国步枪协会举行全国代表大会。这些总统候选人争先恐后前往表态,其言甚切,其态更恭。何故?全国步枪协会背后是造枪者和拥抢者组成的利益集团,那里有数不清的选票啊!
    丹佛血案发生后,一些大报评论指出,我们必须重新考虑美国的枪支管理法律;确实没有理由允许普通人购买枪支;他们不需要用枪去打猎,也没必要用枪来自卫……然而,任何提及加强枪支管理的呼声,都会被反对者斥之为“利用”枪击案悲剧。美国已经被周而复始、毫无成效的争论折腾得疲惫不堪。政治家太害怕枪支游说集团。《华盛顿邮报》最近就无奈地表示:“我们不期待这次屠杀会带来更多理智的法律,我们懂得美国的政治。”
    (《环球视野》摘自2012年7月27日《人民日报》)

    链接二:为何美总统候选人都不提禁枪(任奇)

    美国枪支泛滥的问题近年来一直是热点话题,本月美国连续发生两起伤亡惨重的枪击事件,使该问题再度成为众矢之的。但在大选即将到来之际,两位总统候选人都绝口不谈枪支管制问题,不仅因为枪支管制在美国是一个敏感话题,而且因为禁枪的最大反对者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有着左右政坛走势的雄厚实力。

    枪支管制在美国分歧极大

    美国是世界上民用枪支拥有率最高的国家,也是枪支犯罪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总人口3.11亿的美国人拥有约2.7亿支私人枪支,几乎每人一把枪。据官方统计,美国每年有大约10万人遭遇枪击,其中超过3万人死于枪击事件。与此同时,开枪自杀也成为美国社会的严重问题之一。
    美国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源于宪法第二修正案,“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权利所必需的,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枪支文化已成为美国多元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但是,美国民众在枪支管制问题上有着明显分歧。今年4月的一份民调显示,49%的民众支持维护拥有枪支的权利,45%则支持对枪支进行管控,禁枪呼声仍处于下风。
    反禁枪者坚称,警察在确保公共安全方面的确非常重要,但是他们通常在犯罪活动发生后才到达现场。因此,当人们独自面对犯罪分子的时候,持枪仍是最有效的自卫方式。一些州实施持枪禁令后,谋杀和暴力犯罪反而增加;而联邦最高法院驳回禁令后,谋杀和暴力犯罪则大幅下降。

    步枪协会在美国政坛影响大

    在美国推行禁枪有许多阻力,其中最大的阻碍来自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该协会成立于1871年,资金雄厚,拥有约400万成员,他们都是反对枪支管制的坚定支持者。就算科罗拉多枪击案发生后,协会的网站也没有任何关注此事的消息,仍然挂着“大家都持枪”的标语。
    在协会的会员中,有大部分人住在俄亥俄、弗吉尼亚这类的选举摇摆州,而这些州都是历年来总统候选人竞相讨好的对象。
    财大气粗的“全国步枪协会”还通过金钱影响着美国政治家的决策。即将举行的2012美国大选中,现任总统奥巴马有12%的竞选资金来自“全国步枪协会”,而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则有高达88%的政治捐助来自该协会。
    因此政治家们心里十分清楚,每支枪的背后都有一个拿着选票的选民,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政治前途来冒这个风险。大选期间,就连那些向来支持加强枪支管制的民主党人士也会表现得低声下气。

    不愿触碰敏感话题

    有分析指出,美国枪支问题的复杂程度,已经涉及了公民的个人权利、文化价值观、利益集团甚至党派之争。所以,要在短时间完成禁枪困难重重,影院枪击案并不会对美国枪支问题产生什么根本性的影响。
    科罗拉多州影院枪击案发生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分别暂停竞选,并发表讲话和声明,对惨案中的死伤者表示哀悼。但是两人均对加强枪支管制的问题只字不提。
    目前奥巴马和罗姆尼的选战正处于胶着状态,加上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庇护下,禁枪难以实现,因此两人都选择不在大选期间触碰这一敏感话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3期,摘自《深圳特区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