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姆•乔姆斯基:民主应当取代美国霸权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诺姆•乔姆斯基:民主应当取代美国霸权


拉斐尔•马图斯•鲁伊斯  

    

    原文提要  美国语言学家和公共知识分子诺姆•乔姆斯基一直批判美国政策,对当前世界各地的民众抗议活动深感振奋,与此同时他对地球正面对的生态危险提出警告。“我们可能正走向悬崖”,乔姆斯基说。
    83岁的乔姆斯基依然对工作保持着高度热情,同时对美国的政策提出激烈批评。被视为现代语言学之父、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的乔姆斯基回顾了近年来震撼世界的大事,他对未来的展望并不乐观。“客观地说,我认为人类能在一个美好世界中存活100年将是个奇迹”,乔姆斯基说。

    抗议源于政策失败

    问:您认为世界各地抗议活动所反映出来的这种公民社会与传统权力阶层之间冲突的最终结果会如何呢?
    答:这些事情永远不能预测。如果有人一年前问我,假如有年青人占领了祖科蒂公园会怎么样?我认为合理的答案应该是他们第二天就会被警察驱逐出公园,然后事情就这样结束。但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发生。如果有人一年半前问我,智利大学生有没有可能走上街头抗议本国教育费用太高以及教育制度不合理,我可能也会作出同样的预测。但最后这些事情都发生了,还吸引了其他人参与,它正首次对皮诺切特留下的体制基础提出挑战。谁能预测事情结果呢?结果只取决于人民的作为。
    问:是什么重大变化导致这些抗议活动发生呢?
    答:埃及、西班牙、智利、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民众抗议活动有很多不同之处,但也有共同点。大部分抗议活动是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抗。新自由主义从设计而言,就是失败的,是为维护少数特权阶层利益而设计的一种体制,它对于其他几乎所有阶层来说就是个灾难。经历了20年严重的灾难,最终拉美国家社会在大约十多年前开始反抗。北非的“阿拉伯之春”中,大多数抗议者是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措施总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国财政部等机构一手缔造,那些得到这些机构高度赞扬的国家,例如阿根廷前一天还在为自己的经济沾沾自喜,紧接着经济就开始崩溃,这都是常见的现象。事实上,新自由主义体制对某些人来说是很好的,它有增长,增长往往很集中,对大部分民众来说,它意味着经济停滞,援助机制减少或被削弱,与之相伴的还有严重腐败,人民都会对此揭竿而起。突尼斯、西班牙、希腊、美国和智利,民众抗议活动各有不同,但都是因为政策设计失败而引起的。
    问:很多人认为拉美存在两种模式,分别是委内瑞拉模式和巴西模式,您认为哪种模式更有优势呢?
    答:这取決于压力在哪儿和人民的所作所为。拉美还有一个模式是阿根廷模式。尽管遭到国际机构的反对,还有经济学家警告会导致灾难发生,阿根廷还是偿还了自己的债务。不过我认为区别最大的还是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哥伦比亚首次对准军事组织的暴行提出严厉谴责,尽管美国努力尝试留在哥伦比亚,但它正被驱逐出拉美所有军事基地。巴西是个有趣的案例,用美国惯用的语言来说,是个好榜样。但仔细分析卢拉的政策,其实与上世纪60年代若昂•古拉特政府的政策没有太大不同。然而当时美国的反应是发动政变建立了拉美地区首个在国家安全方面采取新纳粹风格的国家,而现在美国的反应是赞扬他们说,“你们是好孩子”。这是一个变化信号。美国干涉拉美的实力并非已变为零,但正在减弱,而不必接受美国的统治这种意识在南美国家已经越来越强。

    美国实力正在下降

    问:您认为谁能取代美国呢?
    答:乐观来看,取代美国的是各个国家。这就好比问谁将取代独裁者一样。当然,不会是另一个独裁者。民主和自由必须取代美国霸权。不应当存在世界霸权。目前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取代美国),美国的实力正在下降,但仍然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强大很多。
    问:但您认为多边主义能够成功吗?我们看到叙利亚局势陷入僵局,里约峰会以失败告终,欧洲领导人似乎也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有力措施…
    答:欧洲的设计缺陷更多。衰退时期实行紧缩政策几乎百分百会损害经济,虽然欧洲央行已开始认识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危害人民的阶级错误,正在摧毁社会契约。劳工权利遭到破坏,私人特权在增加。欧洲不一定非得这样做,它有其他选择。事实上美国应对危机的政策比欧洲大陆更进步。美国的政策不是很好,但至少还行,采取了避免萧条的措施,美国经济有了非常非常缓慢的增长。欧洲恰恰相反,正走向萧条。现在欧洲有一些改变,开始谈论最早就应该采取的措施。
    问:您对未来感到乐观吗?
    答:客观地说,我认为人类能在一个美好世界中存活100年将是个奇迹。不是因为我们正在谈论的这些问题,这些事情可以得到解决。我相信只要政策得当,当前的部分问题能够得到缓解甚至彻底改观。但还有其他问题是难以解决的,我们可能正走向悬崖。里约峰会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没有成果,大家的意愿很低,结果很可笑。
    问:如何避免这样的结局呢?
    答:现在谈如何避免为时已晚。但有一件事情很清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们正走在错误的方向上。现在大家对矿物燃料新来源充满了热情和乐观,例如巴西和美国。奥巴马曾兴奋地表示,美国将可以实现一个世纪的能源独立。唯一的问题是,经过一个世纪破坏环境的矿物燃料开采,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
    问:您说过进步是缓慢的,但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将是惊人的。悠认为全球危机之后世界取得了哪些进步呢?
    答:有进步。一方面,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经济媒体的总体言论都在改变。现在对过去隐藏的问题有所关注,例如不平等、企业腐败、政治进程中的选举收买等问题。环境问题也得到了公众的很大关注,成为大家关心的议题。这就是一个变化。政策实行方面会有变化吗?短期内难说,必须要等着瞧。
    问:您对美国的很多现象都有评论,2003年您曾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现在您还这样认为吗?
    答:从某些方面来说,它还是。美国在某些方面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有很多优点。在另一些方面,美国做得很糟糕。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3期,摘自2012年7月30日阿根廷《民族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