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战役前的“紫石英号事件”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渡江战役前的“紫石英号事件”


赵大军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即将横渡长江之际,发生了一件轰动国际的事件:在长江中游弋的英国军舰“紫石英”号与长江北岸的人民解放军炮兵展开炮战,3艘英舰先后赶来救援,也被击伤。
    本文揭秘了国民党军人见到解放军炮击英舰,都心里大感痛快,纷纷加入对英舰作战的珍贵史料

    无视警告 “紫石英”号挨炮搁浅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屯兵长江北岸,集结在西起九江、东至江阴一线。当时,美、法等西方国家眼见解放军兵临长江,渡江大战爆发在即,都知趣地纷纷在战前将自己军舰撤出长江,只有英国军舰倚仗着皇家海军昔日海洋霸主的地位,仍然高挂米字旗在长江中耀武扬威。当20日晨“紫石英”舰驶过江阴,进入东路军即将横渡的江面时,江北岸的三野特种兵纵队炮1团1营,在8时30分鸣炮警告,要其退出战区。“紫石英”号闻炮后,虽然在舰尾展开英国国旗表明身份,但仍毫无顾忌地继续前行,并且将炮口转向解放军阵地瞄准,摆出随时还击的架势。
    这无疑是挑衅的举动,但解放军官兵见是外国军舰,由于未接上级命令,没有马上采取强硬措施。
    当时,东路军由叶飞第10兵团特纵炮3团团部率两连兵力进驻,准备以火力支援步兵渡江。这两个连是该团1连(拥有日式105毫米榴弹炮3门)、7连(拥有日式75毫米野炮3门)。与英国军舰的第一场炮战就在此发生。“紫石英”号竟然不顾下游解放军的警告,继续上驶。炮3团7连官兵忍无可忍,连长下令向英舰开火。炮3团的火炮怒吼之后,英舰也开炮回击。斯金勒曾轻蔑地认为“中国人是不敢向外国军舰开炮的!”遭到炮击之后,他仍然不把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当一回事,下令“全舰加速!全力开炮还击”。大江上顿时水柱涌起,炮烟弥漫。“紫石英”舰拥有6门102毫米主炮,与解放军参战火炮数量相当,且口径和射速占优势,但由于该舰当时行驶的角度,只有后生炮能够有效还击,难以发挥火力。而解放军炮兵作战勇猛,射击准确,英舰很快落在下风,连吃30多发炮弹,舰身、甲板、炮塔、指挥台、轮机舱等处均中弹,左舷前部吃水线下被炸开一个大洞。
    有两发炮弹直接命中舰桥,骄狂的“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少校和他的副舰长威士顿上尉两人都重伤倒地,操舵兵当场被炸死。不可一世的“紫石英”号此时威风顿失,忙不迭地将白衬衣当做白旗挂起。南岸狐假虎威的国民党军一见洋舰屈服,也连忙偃旗息鼓,停止射击。解放军炮兵遂停止开炮。“紫石英”舰一见我军炮火停止,赶紧掉转船头,向长江南岸国民党军阵地方向仓皇而逃。但舰上的中国领航员已在炮战中身亡,该舰既不熟悉江中水路,又慌不择路,加上驾驶台被炸后军舰航向失控,结果一头闯入浅水区,在距解放军阵地西南约7000米之处搁浅。 
    坐困浅滩的“紫石英”号虽刚在炮战中败阵,舰身洞穿,却还不忘摆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威风,惊魂甫定之后,便降下白旗,重新升起米字国旗,结果又招来解放军猛烈地炮击,军舰周围浪柱四起。此时的“紫石英”号动弹不得,成为解放军炮火的活靶,眼见难逃毁灭的命运。该舰慌忙再挂起白旗,由于担心对方因硝烟弥漫看不到白旗,竟一连升起3面,解放军才停止炮击。这是中英作战史上英国人第一次对中国军队打出白旗。

    驰骋来援 “伴侣”号再遭痛击

    “紫石英”号重伤搁浅的消息传出,正在南京江面的英舰“伴侣”号慌忙急驰镇江,救援“紫石英”号。下午1时30分,“伴侣”号军舰赶到三江营。在“紫石英”舰已经打出白旗的情况下,“伴侣”号却未与解放军通信息,而企图用武力劫救“紫石英”号。当该舰靠近“紫石英”号,企图将其拖出浅滩时,解放军炮3团7连的日式野炮,当即向其炮击。“伴侣”号连中5发炮弹,被迫赶紧下驶,以躲避呼啸而来的炮火。但这艘军舰相当狡猾,很快窥见了炮3团7连火炮射击的死角。当时,解放军在痛揍“紫石英”号之后,只注意防范下游上海方向的英舰前来报复,却没想到上游南京方向会赶来一艘英国军舰,因此火炮对“伴侣”号形成较大死角。
    “伴侣”号立即利用这一点,掉过头来,沿着7连火炮的射击死角上驶,向7连火炮阵地连连发炮攻击。“伴侣”号的4门114毫米火炮,口径超过美式105毫米榴弹炮,火力很猛,当即将7连的3门日本94式75毫米野炮击毁2门。该连官兵在英舰炮火下伤亡7名,其中6名牺牲。“伴侣”号驱逐舰见7连火炮阵地沉默下来,得意洋洋地再次向“紫石英”舰驶近,但是炮3团1连的日式105毫米榴弹炮立即向其射出复仇的炮火,长江北岸的解放军步兵部队也以37毫米战防炮向“伴侣”号猛烈射击。“伴侣”号见状,连忙拉开架势,以全部火力进行还击。
    此时,火力的优势在英舰一边,因为7连的野炮已被大部摧毁,步兵的37毫米战防炮只能打薄装甲的轻型坦克,对军舰的坚厚装甲无能为力,此时解放军主要依靠1连的3门日式105毫米榴弹炮对英舰作战。榴弹炮是曲射炮,不适合打军舰这样的移动装甲目标。“伴侣”号战舰的4门114毫米主炮,无论数量还是口径,都超过炮3团1连的3门日式105毫米榴弹炮,而且射速快,短时间内就向解放军阵地打出300多发炮弹。但是,久经战争锻炼的解放军炮兵战士,毫无畏惧,越战越勇,炮弹不断命中“伴侣”号,打得该舰烟腾火闪。英舰的4门主炮先后被击毁击伤3门。舰指挥塔也被炮弹击中,舰长罗伯森海军中校负伤。“伴侣”号自知难敌解放军的神勇炮兵,逃往江阴。“伴侣”号此时已吓破了胆,开足马力,将航速提到29节的高速,向下游拚命逃跑,创造了自古以来长江上航行速度的最高纪录。

    最后较量 “伦敦”号大败而逃

    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海军上将正在伦敦,副总司令梅登海军中将立即率旗舰——巡洋舰“伦敦”号,与在上海的“黑天鹅”号护卫舰会合,连夜直驶上游,企图以“伦敦”号掩护“黑天鹅”号将“紫石英”号拖出浅滩,救回上海。“紫石英”号在解放军停止对该舰炮击后,迅速进行抢修,到当夜10时已抢修完毕。“紫石英”号随后抛弃包括10吨燃油在内的大量物品,减轻军舰重量,经几番努力,至次日凌晨终于摆脱搁浅。但该舰慑于解放军的强大武力,害怕逃跑会招致炮击,因此不敢逃窜,老老实实地停泊在距搁浅处约3公里的江面。
    但正在上驶的“伦敦”号还没有这方面的教训。梅登海军中将从无线电中得知“紫石英”号已经从浅滩解脱,但并没有就此回头,不用外交手段争取“紫石英”号和平返回,而是率“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上驶,企图以两舰的强大炮火,压制长江北岸的解放军炮兵,掩护“紫石英”号沿江下驶回到上海。此时梅登已经获悉英国外交当局正与中共方面进行交涉,他完全可以等待结果,力争和平解决,但梅登自恃武力的强大,根本不把中国人民解放军放在眼中,率舰队溯江而上,导致双方爆发更大的冲突。“伦敦”号的火力远远强于“紫石英”号和“伴侣”号。后两者主炮分别只有102毫米和114毫米,而“伦敦”号巡洋舰的8门203毫米主炮,威力远远超过当时中国的所有野战火炮,包括最强的美制155毫米重榴弹炮。梅登海军中将正因拥有如此火力,才有恃无恐。4月21日晨,“伦敦”号和“黑天鹅”号离开江阴继续进发,不久到达江苏泰兴县口岸江面,进入三野第10兵团第23军的作战地域。
    叶飞在回忆录中说,当时陶勇打电话给他,报告在第23军即将渡江的地段,有几艘外国军舰游弋不定,挡住他渡江前进的路,询问是否发炮攻击。当时东路军渡江时间定为当天下午,叶飞眼见大军即将启渡,便让陶勇通知前沿观察哨,用信号旗向军舰发出警告,要求对方离开,如果对方不听警告,就开炮驱赶。解放军向英舰发出信号后,英国军舰非但不离开,反而将炮口对准了第23军阵地。叶飞得报后,怒发冲冠,下令开炮,于是一场炮战的风暴掀起。
    “黑天鹅”号驱逐舰的102毫米主炮,该炮射速极快。第23军炮群的炮兵火力,比三江营的解放军炮兵要强大得多,当时投入对英舰作战的有8个炮兵连、共32门火炮,但是对英舰仍然不占优势。因为对“伦敦”号这样拥有厚装甲的巡洋舰来说,必须是大口径直射炮才能将其击沉。
    激烈的炮战持续约4分钟,英舰已驶出解放军火炮射界,于是我炮火渐息。英舰误以为将解放军炮兵压制住,得意之余,加速前行,驶至北沙洲附近江面时,遭到第8兵团的特纵炮1团1营火力的拦击。1发美制105毫米榴弹命中“伦敦”号司令塔,该舰舰长卡扎勒上校当即重伤,梅登中将也被爆炸气浪震倒在地,洁白的海军将军服被弹片撕裂。“伦敦”号舰桥和上层建筑均遭严重破坏,舰内通讯中断。梅登中将见解放军炮兵火力如此强大,自知难以完成救援“紫石英”号的任务,虽然“伦敦”号巡洋舰的厚厚铠甲不惧解放军的中小口径火炮,但“黑天鹅”号和“紫石英”号却经受不起。于是,他下令放弃救援“紫石英”号,回返上海。“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两舰在返途中再经过第23军炮群控制的江面时,又遭到解放军炮火猛烈痛击。令英军愕然的是,长江北岸国民党军桥头堡的炮兵也对其轰击。这次在第23军炮群与英舰作战时,附近的国民党军队最初作壁上观,没加入对英舰的炮击。参加这场炮击的一位国民党军官日后说:国民党军队中多数人都有民族自尊心,痛恨帝国主义在中国的胡作非为,他们见到解放军炮击英舰,都心里大感痛快,也纷纷加入对英舰作战。在国共两军炮火狂飙的打击下,英舰狼狈而逃。
    4月22日,上海的《字林西报》根据来自英国海军的消息,公布了英军在这三起炮战中的伤亡:“紫石英”号死17人,重伤20人;“伴侣”号死亡10人,受伤12人;“伦敦”号死亡15人,受伤13人;“黑天鹅”号受伤7人。英国海军显然缩小了在炮战中的损失,因为据英国海军部后来公布,炮战中还有103名官兵“失踪”。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6期,摘自《成都晚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