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拨款进行媒体战妄图颠覆古巴政权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奥巴马拨款进行媒体战妄图颠覆古巴政权


佛朗西斯科•戈多伊 魏文 编译  

    

    奥巴马政府迈出了严重的一步,为古巴国内的反革命媒体集中提供资金,为此投入2000万美元,通过组建一个技术支持平台,提高这些小团体在古巴岛内进行颠覆工作的效率。很显然,奥巴马这一次试图让所有这些实际上投入的资金是为了推翻古巴革命,但却让那些实施这些计划的人发了财。这样,国务院将所有的努力集中到三个办公室: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办公室,民主、人权和劳工办公室和西半球事务办公室。
    2012年6月7日,西半球事务助理国务卿罗贝塔•哈科森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西半球分委员会的会议上谈到了奥巴马当前反对古巴的政策。她不加掩饰地阐明白宫对古巴新的行动:“在古巴,奥巴马政府首要的事情是培训古巴人,让他们自由地决定他们的前途”。她指出,“我们的政策承认支持民主和人权的积极分子参与的重要性,他们多年来的工作是为了扩大所有古巴人的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我们在古巴的计划是向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促进信息在古巴国内、向古巴和从古巴自由地传播。我们经常支持他们,强调这些人在古巴推动政治变革的工作”。
    美国集中资金是为了组织反对古巴的意识形态战争,这是在新的财政年度由奥巴马确定的,此前白宫因分配资金的方式和部分资金被盗的丑闻曾受到批评。比如有人揭露美国国际开发署向设在古巴的人权基金会提供340万美元的补贴,该基金会属于受到责难的美国古巴国家基金会。同时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约翰•克里2011年4月1日对在古巴支持这类民主计划补充拨款2000万美元的要求进行“全面审查”,他对其实际效果表示怀疑。克里当时说,“至今花费了美国纳税人了1.5亿多美元推动民主的计划,还没有证据说明它正在帮助古巴人民”。
    克里当时要求政府的统计办公室进行仔细的研究,以便确定这项计划的效果。之后在同年7月27日,克里授权解冻这些资金,以便在古巴“推动民主”,此前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承诺向参议院的外交委员会提交了关于这些计划的执行情况和受益的古巴人的数量的详细报告。但是,民主党参议员帕特里克•里希冻结这些资金中的1400万美元,理由是缺少关于这些资金的使用与效果的必要的信息。2011年8月,里希宣布撤销他对这些资金的投票,此前他收到了关于国务院关于这些资金使用情况的补充答复。
    显然,像过去一样,美国国务院的相关部门安全和信息办公室负责分配这些资金,由它在古巴本土推动颠覆和制造不稳定的活动,引导某些计划在中期和短期内收到效果。该机构设在中央情报局的办公室确定计划的目标和优先开展的活动,如得到新的技术,为网络服务和其他尖端的手段提供便利,以便推动反对古巴的政治进程。
    拉美和加勒比办公室是政府有特权的办公室之一,它负责执行9项计划,将400万美元用于一项数字民主的计划,基础是采用尖端的技术。一些计划已经执行,试图实现信息的流动,一般来说是扭曲的和有倾向性的信息,在反对古巴时使用这些信息。
    拉美和加勒比办公室将50万美元用于“推动民主中的应用技术”的计划,其目的是提供资助,使它在古巴的雇佣人员进入因特网寻求有选择的来源的活动。这个办公室公开支持反革命,负责用290万美元购买食品、药品和其他的个人用品提供给它在古巴的合伙人。
    美国国际开发署负责拉美和加勒比的行政副助理迈克•洛佩斯得意地宣称“为增加信息流动在技术上的支出,在精神上和资金方面的支持都增加了。从体育活动的结果到国际媒体的报道,古巴人民应当有能力满足他们得到没有审查的信息的渴望,像美洲任何其他公民一样。这是根本的,我们承诺尽可能提供他们需要的帮助”。
    支撑反革命的明确目标是抵销古巴对它的主权合法的自卫,通过监视边界,简化交给在古巴的雇佣人员的工具,如计算机、DVD光盘、USB端口和移动电话等。拉美和加勒比办公室通过自己的和“友好国家”的外交邮件将其送到古巴。
    另一个管理机构是西半球事务办公室,它得到1.53亿美元的拨款,用于一项使古巴人更多地得到没有审查的信息的计划,办法是“远程培训掌握技术信息的基本技能”,使“独立的记者和图书管理员受到有关颠覆的技术、操纵新闻和举办培训班的技术培训”,拉美和加勒比办公室已经进行过数次远程培训。
    民主、人权和劳工办公室用1.05亿美元进行培训和向古巴的小团体提供技术手段,这些团体的使命是在古巴制造所谓的违反人权事件。另外用75万美元培训如何操纵人权而不受惩罚。同时该办公室还管理70万美元,用于两项新的培训青年让他们操纵媒体的计划,同时也为了宣传市场经济的好处。拉美和加勒比办公室将用400万美元支持全国民主援助组织的特别计划,根据后者的要求拨款,但是如何使用这些资金仍然保密。
    最后,国务院还将2.87亿美元用于所谓指定的开支,尽管不排除这些资金用于高级别的和隐蔽性质的颠覆活动。
    一批大企业家和布什政府前商务部长卡洛甚解•古铁雷斯发表一份题为“对自由的承诺”的报告不是偶然的,报告公开支持加强反对古巴的肮脏的战争。这份有倾向的的报告排除了下述疑问:“签署文件的人,与美国公司和国际公司有联系的古巴流亡者、企业界的机构和部门揭露卡斯特罗旨在获取经济资源,延长它对古巴人民的铁腕统治的欺骗运动”。还不能缺少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伊莱娜•罗斯•莱蒂内对这份阴森的文件的支持,她是古巴革命的死敌。
    国务院机构如何制定反对古巴的计划
    奥巴马和国务院的这个机构(安全和信息办公室)是一个由多机构组成的有宝贵经验的团体,负责管理和实施颠覆古巴的政策,负责人是约翰•考菲尔德,他从2011年9月起成为这个团体的头目。他是进行肮脏战争、制造不稳定和颠覆活动的专家,从2010年7月起曾担任美国驻委内瑞拉使馆的临时代办。
    考菲尔德在这个团伙的合作者有团伙的临时负责人查尔斯•巴克莱,政治和经济负责人华金•蒙塞拉特,总领事马尔塔•梅尔松和公共关系官员格洛里亚•贝贝纳。
    这个团体得到近36名美国外交官和官员的支持,他们当中大部分从事间谍任务,以及实施反对古巴的肮脏的战争,特别是直接关注古巴国内反革命团伙的头目。他们负责为那些人反革命团体提供资金、组织培训和制定计划。他们负责将来自美国国际开发署和其他政府机构的资金交给在办公室登记过的反革命团伙头目,供应计算机和移动电话,进行反革命的宣传,在这些人的住处或是公共场所与其接触,以及组织颠覆古巴的运动。
    在中央情报局活动的一些官员专门从事意识形态的颠覆活动,向那些“独立的记者”发布诋毁古巴的材料和谎言,如需要在每个时刻编写和制造谎言,甚至向他们提供办公室,让其进入因特网和其他的手段,进行反对自己的祖国的意识形态的工作。
    “独立记者”的培训班
    2012年6月19日,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结束了一个从2月份开始的“新闻入门”培训班,由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向26名反革命分子颁发证书。培训学员“像一个作家那样思考”,掌握“社会新闻学”、“电台的新闻学”和“使用因特网进行新闻调查”。同样的培训班去年底也举行过一次,由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国际新闻中心主办,通过视频讲授广播报道、社会新闻、编写和编辑文章,由与泛美新闻社有联系的美国、阿根廷、西班牙和哥斯达黎加的教授讲课。
    这类培训班一年举办数次,培训学员在古巴国内作为经过适当处理的流动信息的传播者,向马蒂电台和在国外反对古巴的博客们以及其他的国际媒体提供信息。
    2012年1月27日,26名反革命分子经过短期速成班的培训作为“独立记者”毕业,主要从事电台活动。主要内容由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和哥斯达黎加的圣何塞大学的教授通过视频授课。这类只有两天的短期培训班以及“新闻入门”和其他关于编辑的培训都由美国国际开发署和美国政府的其他机构提供资助。
    意识形态灌输:视频会议
    视频会议已经变成为一种美国当局与它在古巴国内的雇佣人员联系的手段,使用它来进行交流,对他们进行反对古巴的政治教育,第一手了解它的雇佣人员,了解这些人的观点、所关心的事情和个人的特点。坚决反对古巴的参议院拉丁美洲分委员会的负责人波布•梅嫩德斯也参加了视频会议。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近30名反革命分子在安全和信息办公室聚会,讲授“调查新闻学和新闻自由”,由国务院国际新闻计划办公室主办,国际记者中心特别项目计划负责人曼努埃尔•波特略、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直接项目负责人哈维尔•谢拉也参加聚会。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在古巴国内组织了不同的项目,利用它的雇佣人员的支持,通过颁奖、物质刺激、传播所谓青年能接受的有选择的计划、“无辜者”可疑的运动等,旨在古巴的居民中赢得地盘,为此采取明显虚伪和公开操纵的有吸引力的措施。通过中央情报局有经验的官员制定在古巴制造不稳定形势的项目。
    微型电视台和媒体战的尖端武器
    这些计划的第一项由安东尼奥•罗迪莱斯领导,他在自己的住处(哈瓦那普拉亚市的米拉马尔)聚集一帮人,他们从事的行业不同,都使用同一个与美国联系的电子邮箱。
    这些反革命的有选择的项目其面目是形成一个在古巴公民社会中多样性的空间,如举行会议,讨论和视频会议。中央情报局的官员们打着外交官的招牌积极参加这些活动,如查莱斯•巴克莱以及美国驻古巴利益照管处的外交官如波罗尼亚、苏埃西亚等。
    引人注意的是媒体战所采用的技术,显然它已经变成为拥有尖端技术的微型电视台,制作不同的颠覆性质和对抗的录像带,其中很多在反对古巴的马蒂电视台播放,扩大它的颠覆和信息。
    毫无疑问,微型电视台使用美国的资金通过国务院提出的计划妄图使古巴“民主化”。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官员经常出席会议,有助于在古巴国内组织不稳定的运动。该机构得到其他反对古巴的博客网页的支持,以扩大它的作用,特别是《哈瓦那时报》网页的支持,它使用“反对在古巴的审查”邮件在国外搜集签名。安东尼奥•罗迪莱斯和其他的该项目的成员的文章得到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咨询,有得他们在网上传播自己的建议。
    据了解,有明显的证据表明微型电视台的领导层不仅收到来自美国的大量资金,同时收到政党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的资金,特别是为开展活动提供的资金,但是部分资金落入了罗迪莱斯和他的同伙的腰包。明显的事实是举行会议和讨论收到的部分资金可疑地被“稀释”了,参会者收到了冰箱、闪存存储器和其他的不在计划开之内的物品。
    在微型电视台确实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开的,它与美国驻外国的使馆的官员和来自国外的观察员举行秘密会议,教给他们将来进行活动的方式,向他们提供尖端的设备和大量金钱作为活动支出的经费,还为实施项目的每个人颁奖,以其他特别的方式奖励他们。
    该机构自从成立以来,已经举行过十多次会议,议题有古巴与美国的关系、全国的会议、爵士乐和诗歌朗诵、国家的重建或民主的过渡、社会的艺术及社会活动,展出图片和奖励竞赛的获胜者,古巴和美国之间的学术文化交流,发表公报和举行会议声援在教皇访问古巴期间受到“沉默的投票”镇压行动影响的人,举办关于诗人拉雷塞•费林格蒂的对话,在“不惜一切代价的电影”的新栏目中放映纪录片“觉醒”,展示受到古巴政府审查过的资料。
    微型电视台制作越来越多的采访不同倾向的反革命分子的录像节目,通过光盘散发,上传到优酷视频网站上,或是推介给外国电视台,如马蒂电视台。
    雇佣的微型电视台的计划在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操纵下,与欧洲的一些使馆有联系,这引起进行反对古巴的敌对活动的其他人的嫉妒。它的项目表面上鼓吹对古巴现实的“健康开放”和“开放的目光”,却隐藏着罪恶的阴谋和危险的操纵。
    但是,对微型电视台和安东尼奥•罗迪莱斯来说,并非所有的东西都是玫瑰色。这个有争议的项目引起了国外一些反革命分子的嫉妒,特别是索埃•瓦尔德斯和设在迈阿密的一些团伙的负责人的嫉妒。对他们来说,部分是因为古巴政府针对它面对的意识形态战争的积极防卫的机构。另外一些住在古巴的反革命分子怀疑这个团伙的成员,对其渗入古巴的部分安全机构进行投机。古巴当局没有对这个团伙做出更加积极的回答这一事实本身使他们更加嫉妒。他们嫉妒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大部分资金落到这些人的手中,而他们并没有进行抗议活动,也没有进行绝食,没有受到他们自己制造的“迫害”。对那些老的反革命头目来说,微型电视台不值得收到那么多资金。
    微型电视台的负责人面对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主要的成员之间内部的明争暗斗,罗迪莱斯和他的亲信盗取用于举办会议的大量资金,引起参会者的不满和嫉妒。
    我认为罗迪莱斯和他的同伙的梦想是依靠已经明确的反革命分子实现独立,如约阿尼•桑切斯以及处于上升中的年轻的雇佣人员埃列塞•阿维拉,这是注定要失败的。重要的原因在于他在古巴民众社会中是孤立的。微型电视台代表着反革命分子中有特权的少数,更能接受反对古巴的意识形态战争的新观念,这些新观念的基础是技术开发和利用网络。实际上他们不是令人目眩的意识形态敌人,更多的是二流的机会主义者,能够享受特权而不折腰,或是寻找与当局有关的现实问题。
    在青年中推动反革命活动
    美国国务院、国际开发署和中央情报局关注的主要中心之一是在古巴的青年当中进行反对古巴的意识形态的工作。从本质上说它们新的计划就集中在这个方向。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特别关注埃列塞•阿维拉,4月3日马蒂电台采访了他,对他大吹大擂,制作了一台新的媒体秀节目,放大了他作为岛内反革命媒体人物的潜力,试图提供一个不同的形象,更有消化能力,对传统的有争议的雇佣的基础更少承诺的形象,近年来古巴的敌人经常使用雇佣人员。同时,其罪恶意图是想操纵革命与青年之间所谓代际的断裂。
    那天晚上8点钟,这个反对古巴的电视台播出它“晚间信息杂志”,由马加丽塔•罗霍主持,马蒂电台的成员奥马尔•蒙特内格罗和法乌斯托•卡内尔作为佳宾。埃列塞•阿维拉作为在岛内的推特网和社会“报道员”在接受采访时,关于所谓古巴青年新的的代表作了扭曲的介绍,向一批新的雇佣人员提出将颠覆作为选择;不对那些威信扫地的专业的雇佣人员做出承诺,因为他们卷入了争夺金钱和主角的矛盾和斗争中;他感谢罗迪莱斯、桑切斯等人的支持。
    阿维拉为实施他的新项目“一个古巴人+”打开大门,他在微型电视台的工作室制作独白的电视节目,这个新的受宠的雇佣分子对古巴革命和它的“缺点”指手画脚。阿维拉以所谓“政治专家”自居,根据事先确定的脚本,责难一切,故意无视古巴在社会经济领域取得的进展,提供了一个混乱和不满的形象,只能让天真的人或是恶意的人信以为真。
    埃列塞继续按安全和信息办公室意识形态指导方针行事,他的新计划是通过“回弹”青年博客在网上传播信息,几天前这已经开始。
    看看他的意识形态立场就足以评估他的意图:“吸取阿拉伯世界破坏独裁的经验,我们决定制定一个名为‘回弹’的计划。它的主要目标是提高古巴社会上回弹的能力。为此制定了传播信息、培训与合作的特定目标”。
    埃列塞和他的操纵者明显的意图是掩盖计划的反古巴的性质,理由是该计划没有政治方针,尽管它站在民主运动一边,以横向的方式参加那些运动。对他们来说,“回弹”是由它的创始人推动的一种态度,基础是两个基本步骤:一是适应现在的形势,二是为改变上述现实举办有选择的行动的培训班。
    至今这项计划已经在卡马圭省实施,参与者有两名大学教师及埃列塞本人、康斯坦丁和阿古埃罗。
    6月19日他们发布的推特之一解释他们举办会议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合作小组,写博客支持民主。为了实施他们的颠覆培训计划,组织者们策划了名为“为了破坏独裁的一般战略”的会议。
    简单地分析这项计划和它的设计,可以排除它是由一个少数专门的人小组支持的。他们有足够的由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其他的欧洲国家的外交官们提供的资金,他们承诺提供必要的工具以便继续进行挑衅活动。这项战略包含的做法有通过闪存存储器、DVD光盘传播信息,通过不同的博客在网上表明立场。同样,他们的战略是以活跃的分支建立小组,由其负责对其他青年阶层的行动。
    据从该小组内部传来的信息,他们已经在这方面迈出了一些步伐。两个新的名为“发现古巴”和“青年回弹”已经开始传播该计划的观念。
    其他传播他们的计划的方式是使用微博客传播信息,发出号召,表明他们的意识形态立场,公开违反古巴的宪法,号召使用新的技术破坏在国家占主导地位的现状。例如:“古巴可以和‘回弹’计划合作。为了古巴的民主成功的关键是教育与合作”;“古巴回弹计划是古巴社会变革的计划”;“我们试图教给社会使用技术,使他们摆脱让自己屈从得不到新闻的状况”。
    这些人得到“来自古巴的声音”的其他推特的支持,但其内容没有什么区别。
    总之,埃列塞•阿拉维新的表演是梦想采用技术,在古巴推动一个不可能的“阿拉伯之春”。其基础是美国国务院自己的战略:违反(古巴)国家的“审查”,传播信息的自由流动、吸收、培训和倍增。
    要警告这项计划的组织者,不允许他们实施该计划,我们拥有必要的资源和手段了解他们的每个步骤和他们的资金来源,他们与来自国外的特使和安全和信息办公室以及欧洲使馆的官员建立的接触。
    操纵种族歧视问题
    在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内部,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利用雇佣的团伙对古巴岛内的人权提供一种扭曲的视角,在种族歧视的问题上歪曲古巴的现实。为此他们利用名为“争取种族结合的公民委员会”的反革命小团伙,经常向国外传播关于这一问题的消息。
    对收买志愿者的奖励
    马蒂电台播放的竞赛节目增加追求的是扩大它在古巴岛上的覆盖面,赢得新的听众,增加它的听众的数量。4月24日播放的一次竞赛节目完全是挑衅性的,题为“如何打破在古巴的国家信息垄断”,这个“1800在线”计划是由专业的抨击者利桑德拉•迪亚斯和胡安•阿尔梅达主持的,住在迈阿密的伊达贝尔•罗萨莱斯作为佳宾。美国国际开发署为此提供资金。6月20日颁奖,获奖者都是在古巴臭名昭著的雇佣分子,头等奖300美元,二等奖200美元,三等奖100美元。
    另一项博客活动由《古巴日报》组织,得到“自由的艺术表达”计划的支持,题目是“古巴2020”,号召古巴公民“通过论文或绘画”表达自己。参赛者在9月份5日以前将其作品寄给指定的地址,对获奖者发给奖金。
    “艺术表达”在推特网进行了几次关于古巴现实的竞赛,这是它试图诱骗和逼迫古巴民众的方式之一。这些活动的获奖者都是出了名的反革命分子,如埃斯特拉达•塞佩罗、马丁•瓦莱罗和雷贝塔•蒙索。
    茶话会和“工作”会议
    为了让雇佣人员在可靠的框架内行动,评估他们履行方针的情况和发出新的指示,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在发生很重要的媒体大事以前,它的办公室和它主要外交官的住所经常举办茶话会、招待会和工作会议,如教皇访问古巴、举办哈瓦那国际书籍博览会时。安全和信息办公室举行会议制定决定它的挑衅行动。今年2月22日上午,在米拉马尔举行一次布兰科夫人和其他雇佣人员的培训活动,安排24日由哪些人会见到古巴访问的美国参议员帕特里克•里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里查德•舍比(共和党人)。
    最近的使用因特网联欢节:欺诈和无味
    几天以前,由微型电视台、学术博客等发起,举办了使用因特网联欢节,其目的是推动在古巴社会使用因特网。
    联欢节组织者的第一个谎言出现,是约阿尼本人在她的博客中写道:“在这三天使用的资金来自组织者自己和参加者。没有任何政党、政府或机构资助这项活动,没有参与实施,也没有对开始时想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施加影响。我们确实得到数百名网民、参加活动的公民、志愿翻译人员和其他朋友感情上的支持和鼓励的话。”
    我们从接近组织者的人了解到,实际上为组织这次活动投入了1.5万欧元,60名参会者的午茶(饮料、小点心和奶酪)除外,对15岁的孩子发糖果,对一些有特权的人发给8G的闪存存储器,其余的钱则“蒸发”了,落入了罗迪莱斯、约阿尼、安图内斯和其他支持挑衅活动的人的口袋。在推特网的一次竞赛中对一名获胜者发给价值 100美元的手机。
    在古巴人加速参与信息活动面前,微型电视台的孤立是不重要的。最突出的例子是最近举行的古巴信息联欢节,经常有近100万人参加在古巴青年计算机和电子俱乐部设在所有省份的600个中心举办的活动。尽管美国指责在古巴进入因特网的问题,在古巴因特网用户的数量已经接近居民的30%,比2011年增加了45%.
    因特网联欢节活动6月21-23 日在罗迪莱住所举行,包括推特网服务,讨论未来古巴网民的权利宪章,分析当今古巴的出版物,讨论网络与技术。22日举行的数字新闻、社会的复杂性、新技术和音乐与视频推动的工作特别引人注意。活动放映了英国BBC电台名为“脸谱如何改变了阿拉伯世界”的纪录片。这是刻意的安排。
    使用因特网联欢节做到集中了新的反革命活动的精华,罗迪莱斯、约阿尼、阿维拉、帕尔多以及西班牙博客团体的何塞•安图内斯的地位上升了。
    争取青年艺术家
    美国国务院和中央情报局在古巴通过利用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实施的另一项计划是争取青年艺术家,试图让他们加入反对古巴的意识形态的工作。2012年5月23日,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负责人约翰•考菲尔德在他的住所组织了一个招待会,款待收到参加于次月在美国新奥尔良举行的“哈兹•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夏令营”奖学金的古巴青年。这得到了一些雇佣人员的支持。
    考菲尔德本人今年4月4日举办了一次“妇女月”艺术纪念展览,题为“妇女艺术家”,有11名古巴和美国的女艺术家参加。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推动的另外一次竞赛题为“我的西班牙遗产”,中央情报局新闻和文化办公室的负责人格洛里亚•贝尔贝娜出席颁奖,有99人参赛。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通过雇佣小团体进行的其他项目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一直在进行接近古巴青年的工作,得到“古巴积极联合青年”团体的全国协调员费尔南德斯•路易斯的支持,利用其他的组织,如“关注政治犯马蒂委员会”。经常举办摄影比赛,关于社会领导人和活动者的讨论,在阿罗约区和其他的市开辟地盘,进行破坏工作和吸引追随者。
    古巴独立和民主党经常与中央情报局的特工格罗里亚•贝尔贝拉配合行动,时常到后者的住所访问,那里是反革命分子经常聚集的地点。贝尔贝拉在阿罗约建立健全“独立的”“劳拉•波兰”图书馆。她利用访问的机会指示雇佣者对行动应当采取什么立场,号召他们签署“宪法草案”提交给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重要的是强调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引导他们特别对首都和其他省更落后的居民区的青年开展工作,指导他们组成洛斯马比塞斯公民抵抗运动,它的主要基地在哈瓦那市中心。古巴独立和民主党收到贝尔贝拉和阿劳塞关于工作方法的指导,后者是居留在哥斯达黎加的反革命犯罪分子。该党的活动经费来自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家民主基金会和其他的美国机构。
    中央情报局主要关注与“布兰科夫人们”的工作,通过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和其他设在迈阿密的小团体向她们提供巨额资金。在这种特别关注当中突出的是由国家民主基金会向劳拉•波兰家庭颁发“民主服务奖章”,向米利安•莱瓦提供“人权观察组织”出资的赫尔曼-哈梅特奖学金,该组织覆盖所有的大型媒体,目的是传播他们对古巴现实的操纵,伪造古巴岛内的人权问题,故意制造迫害和性侵犯,以及开展其真实性特别可疑的运动。
    在西半球事务办公室实施的这项战略中,有对发展所谓的“独立的”图书馆的支持,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对“雷纳尔多•布拉加多•布雷塔尼亚”公民图书馆网特别关照,这些图书馆收到它提供的大量资金,以便在古巴居民中吸引读者,特别是在阿罗约•纳兰霍。安全和信息办公室指导辩论的论坛,关于领导人的讨论,以及实施社区的计划,如在首都的一些地方实施与纪念“国王日”有联系的“鼓励微笑”的计划。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支持的其他计划有“古巴独立的新国家”计划,由雇佣人员马努埃尔•莫鲁阿协调,举行名为“讨论式的民主”的论坛,根据它安排在中央情报局推动这项计划的的官员的意图,论坛上主张多党制,反对共产主义,取消现行的由97%以上的古巴人通过的宪法。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想通过古巴共和党的成员实施一次有效的打击,该党与在古巴的拉丁美洲农村妇女联合会有联系,说服该党占领哈瓦那中心的圣母卡里达教堂,说服这个团体的执行主任布拉迪米尔•弗里亚举行这项很有争议的挑衅活动。尽管结果未如所料,但是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坚持举行会议,举办培训和讨论会,长期向这个团体提供资助。
    对美国国务院和它的办事处来说,古巴国家人权与和解委员会在古巴进行的检查工作是特别重要的,该委员会由埃利萨尔多•圣克鲁斯领导。
    尽管对国际人权委员会、人权观察组织、泛美新闻社等机构提出来的(关于古巴的)年度报告的可信度一次再次地让人质疑它言不尽意,国家民主基金会甚至美国自己,民主、人权和劳工办公室继续向它们大量拨款以便开展工作。
    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在古巴通过它的雇佣人员实施的其他计划值得一提的有竞赛、马蒂电台与它在古巴的听众抽奖,赠品是照相机和其他物品,支持和资助“独立的图书馆”瓦格拉夫•哈维尔、“马蒂流派”、阿拉马尔的“奥姆尼自由区”,从十多年前开始,每年12月这个自由区组织“没有目的的诗歌”多种活动的联欢节。引起注意的是一些反革命分子通过奥兰多•拉索等人与微型电视台联系,出现在活动现场。
    约阿尼•桑切斯是更危险的和有经验的反革命分子,有明显的证据表明她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安全和信息办公室以及后者的掩护机构领取薪水,通过这些机构以获奖和其他赠品的方式得到资助。她大力推动在媒体的活动,已经写了10篇“公民的道理”的文章,从有倾向性的恶意的侧重点和从不同的方面指责古巴政府的活动。她根据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方针举办培训班,是一些国际媒体持之以恒的论坛,如西班牙的《国家报》、迈阿密的《新先驱报》、美国的马蒂电台和电视台、美国之音等。
    所有这些评估表明,奥巴马如何热衷于为“古巴的民主”集中使用资金,由安全和信息办公室分配使用。在这个意义上,似乎一切表明这个外交机构的41名官员除了经常的间谍任务之外,还有效地安排他们的时间在古巴岛内从事颠覆和制造不稳定的活动。
    在这件事情上,更重要的也许是我们的相关机构对安全和信息办公室进行的干涉活动了如指掌,这样,他们的每项计划注定会失败。
    不论是奥巴马政府拨出的大量资金,还是中央情报局安排在安全和信息办公室的官员的效率,以及他们众多的破坏古巴真正的公民社会的计划,还是在古巴内部的雇佣人员没有节制的野心都不能打败我们。
    在这篇分析中唯一突出的是,我们证实美国特别是中央情报局善于利用我们的弱点以便进行反对古巴的活动。抵销他们的活动的唯一办法是我们有效地做好群众的工作,做好意识形态政治的准备,在每个时候听取他们的意见,及时发现那些阻碍我们的社会应当进行变革的事情,使我们的社会对我们的人民越来越公正和有用,让他们成为真正的批评家,及时根除已经做了的坏事情。
    我的警言是我们知道更多,更多。现在是足够的。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6期,摘译自2012年6月28、29日西班牙《起义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