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皖南 留名青史——记“坟墓里爬出来的铁人”项英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喋血皖南 留名青史——记“坟墓里爬出来的铁人”项英


 

    项英(1898.5-1941.3),湖北武昌人。1920年领导布厂工人罢工。192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参与领导京汉铁路大罢工。1925年参与领导上海“五卅”运动。1928年7月至1930年9月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931年11月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副主席。1934年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守中央苏区,任中共中央分局书记、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与陈毅一道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1937年起任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中共中央东南局书记。1941年3月14日,在皖南事变中被他的副官刘厚总枪杀,年仅43岁。

    项英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工人出身的工人运动领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的早期领导人之一,新四军的创建人和主要领导人之一,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了一生,是中国革命史、党史、军史上有着重要影响的人物。

    领导工运投身革命

    项英从小家境贫寒,迫于生计,15岁便进入武昌一家工厂当工人。他白天做工,晚上读书。因深知阶级压迫之苦而萌生了寻求解放的思想。在和包惠僧会面时,项英说:“我自从读了《劳动周刊》,知道中国工人也要组织起来,我愿意从这方面来努力。”
    从1920年起,项英就投身于工人运动;1921年12月起在武汉江岸筹建铁路工人俱乐部。1922年10月,项英领导汉口扬子江机器厂罢工。他鼓励工人们“要提起精神,努力奋斗,争回人格,宁死不.屈,为扬子工人争口气,为天下工友争口气”。经过细致的组织宣传和思想工作,工友们团结一心,意志坚定,最终取得罢工斗争的胜利。项英很快成为武汉工人阶级公认的领袖之一,深孚众望。
    项英长期在武汉、上海等地从事工人运动和党的工作,为反对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改善工人的政治地位和生活进行了坚决斗争。他参与领导的1923年京汉铁路“二七”大罢工和1925年沪西日商纱厂工人二月罢工,推动了全国工人运动的发展。
    1926年秋,为配合北伐军作战,他在武汉组织工人纠察队,维持社会秩序,参与收回汉口英租界和反夏斗寅叛变的斗争;他组织成立了武汉总工会,统一了武汉工人阶级的力量。随后,中华全国总工会在汉口成立办事处,项英同志负责指导湘、鄂、赣、皖、川五省工人运动。大革命失败后,项英转移到上海,在白色恐怖下开展工会工作。1948年7月29日,中共中央在给全国第六次劳动大会的祝词中,将项英誉为工人阶级的英雄人物。

    整顿苏区  功勋卓著

    项英初到中央苏区,就碰到当时红军内部和江西地方团因抓AB团引发“富田事变”的问题。项英经过深入调查后,立即对江西红军和苏区的“肃反”扩大化进行严肃批评,提出以教育为主来解决党内矛盾的正确主张,否定了总前委对“富田事变”是“反党反革命的暴动”的定性。正是由于项英作出的决定,才使得当时中央苏区肃反扩大化一度缓和下来t暂时保护了一大批同志免遭杀害。
    1931年11月,项英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他积极协助毛泽东主席发展根据地经济建设,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发动贫苦农民开展土地革命,健全地方工农民主政权,在制裁反革命、反贪污、反浪费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33年6月30日,项英还以中革军委代主席的名义,发布《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决定“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的命令,确定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之日为红军的建军节。从那以后,“八一”就成为红军和后来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当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人民军队有了自己最可亲、可贵的一天。
    鉴于项英竭尽全力开展苏维埃运动而闻名于世,美国友人尼姆•韦尔斯将项英与毛泽东、朱德并称为“中华苏维埃的三巨头”。1940年,陈毅在一篇报告中这样评价项英:“中央苏区过去还是一个模范区,是项英同志直接领导的”,“项英同志确实是土地革命战争年代南方苏区的最高领导者”。

    三年游击 战绩辉煌

    1934年中央红军主力长征,项英临危受命,率部策应红军主力突围转移。当时中央给项英的任务是:牵制国民党军、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转移,并划定瑞金、宁都、会昌、于都之间的三角地区是项英率领部队必须最后死守的阵地。11月底,鉴于形势恶化,他逐步做出坚持独立自主斗争的部署。遵义会议后,项英根据党中央指示,指挥部队分九路突围,分散开展游击战争。
    1935年4月上旬,项英组织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史称“长岭会议”。会议决定在“依靠群众,坚持斗争,积蓄力量,创造条件,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战略方针下,实行“化整为零,分兵游击”的计划。项英和游击队队员们过着像野人一样的生活,他们只能与山中的动物为伴,吃野菜、摘野果、挖竹笋甚至烧马蜂窝吃。项英鼓励身边的人说:“我们只要剩下一个人,也要顽强地坚持下去,共产党的旗帜不能倒,游击队的旗帜不能倒。”
    项英领导游击队运用游击战术原则,在群山峻岭中与敌人周旋,英勇机智,九死一生,历经无数艰难险阻,进行了长达3年的艰苦卓绝的殊死斗争。后来,中共中央政治局曾作出《对于南方游击区工作的决议》,充分肯定项英及南方各游击区“长期艰苦斗争精神与坚决为解放中国人民的意志,是全党的模范”。这个决议,是党中央给予项英和他的战友们最高的奖赏。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过这样一句话:“项英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铁人。”

    组建新军  英勇牺牲

    抗日战争时期,项英作为新四军副军长,担负着领导新四军在大江南北开展敌后抗战的重任。
    1938年春,项英和陈毅等分赴各游击区,传达党中央关于国共合作、共同抗战及部队整编的指示,仅用3个月的时间,就把分散在南方8省14个地区的红军和游击队编成4个支队,共10300余人,分别在皖南、皖中集结,完成了组编为新四军的历史使命:接着,陆续组织部队在苏南、皖南、皖中开展游击战争。项英在长江南北地区创建抗日民主根据地,重视部队建设。后来,陈毅在谈到这段历史时指出:“项副军长以其历史地位在全党的威信,使南方八省游击队造成铁一般的力量。之后跟叶军长合作,致使改编成功,这是本军成立的关键。”
    1939年7月16日,项英在云岭石头尖村主持召开了中共新四军第一次党代会。这次会议是新四军自1937年10月组建到1947年1月番号撤销的10年中召开的唯一一次党代会,这是项英在领导新四军工作中的一项特别重要的贡献。项英不仅参与制定了新四军“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方针,还认真组织贯彻该方针。
    但项英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认识不足。1941年1月4日,皖南新四军军部及直属部队等9000余人,在叶挺、项英的率领下开始北移;1月6日,部队到达皖南泾县茂林地区时,遭到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的突然袭击。新四军英勇抗击,激战7昼夜,终因众寡悬殊,弹尽粮绝,除傅秋涛等2000余人分散突围外、大部分壮烈牺牲,少数被俘。军长叶挺被扣,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在泾县蜜蜂洞被副官刘厚总枪杀遇难。

    出师未捷  浩气长存

    项英对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过重要贡献。他长期在白色恐怖情况下秘密地从事工人运动和党的工作,为工人的翻身解放进行了坚决斗争,参与领导了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1925年沪西日商纱厂工人二月罢工和1927年初收回汉口英租界的斗争,被誉为工人阶级的英雄人物之一。他在中央苏区战斗多年,为工农苏维埃运动的发展,为中国工农红军的壮大作出了贡献。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他和陈毅等领导了艰苦卓绝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保持了南方的革命支点,牵制了大批国民党军,保存和造就了大批革命骨干。在抗日战争中,他和叶挺、陈毅等一起,将分散在南方八省的红军和游击队组编为新四军,在大江南北地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发展人民武装,创建抗日根据地。
    常言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项英在革命生涯中也出现过错误。例如,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执行过“左”的错误路线,提出过“左”的口号,指挥过红军力不胜任的战斗。在抗日战争中,他对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的原则坚持不够,对合法的手续、方式考虑多,对自主的发展强调不够,结果使一些部队和战斗地区受约束多,影响到新四军的活动和发展;特别是他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警惕不够,对中共中央关于新四军军部及皖南部队应迅速撤至江北这一指示的执行迟迟下不了决心,使转移丧失有利时机,加之在转移途中处置失当,因而对新四军在皖南事变中遭受的严重损失负有责任。但是,尽管如此,并不能否认项英对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
    项英遗骸于1955年6月19日移葬于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1990年,项英铜像立于武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杨尚昆题词:“项英同志浩气长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0期,摘自2014年6月6日《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