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前国军将领如何逃命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南京大屠杀前国军将领如何逃命


 

    
    仓促的撤退命令

    1937年8月淞沪会战以中国守军全线撤退,日军占领上海而结束。l1月,国民政府迁往西南重庆,发表《迂都宣言》时,就明确表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抗战决心。
    对蒋介石这一抗战决心,唐生智是全力支持的,他自告奋勇戍守南京,也就是抱着生死与其的态度。然而战争形势逆转之快,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12月10日,日军开始攻城,一一四师团、十六师团、第九师团、第六师团自雨花台、通济门、光华门、中山门、紫金山等处同时进攻,敌人不但凶猛疯狂,而且装备精良,炮火猛烈,并有飞机配合。战斗第一天,中华门、光华门等处就被敌人炮火轰塌出缺口,少量日军甚至从缺口处冲了进来,殊死血战在各处惨烈地进行着。硝烟弥漫,血火纷飞,带血的战报从四面八方飞向司令部,不时给唐生智带来惊险、紧张和震撼,他甚至感到,自己为国家殉难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12月l1日,唐生智正准备吃午饭,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他立即走道去拿起话筒。电话里传来了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的声音,顾祝同用急促的语气通知唐生智:“委员长已下令要南京守军撤退,你赶快到浦口来,我要胡宗南在浦口等你!”
    随后,唐生智对撤退作了具体部署,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大多数将领并没有执行他的突围命令。
    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这位黄埔一期毕业的蒋介石“铁卫军”的指挥官,从卫戌司令部出来后,见街上混乱不堪,便驱车首先奔赴驻在城内的胡启儒旅及直属团、营指挥部。按照突围命令,教导总队应该在12日晚lI时由飞机场东侧向高桥门--淳化镇、溧水方向突围。但桂永清在传达撤退命令后,却命令部队向下关、三汊河各自集结,用一切可以渡江的办法横渡长江。当桂永清坐上木筏渡江北撤的时候i他的副总队长兼第一旅旅长周振强正在紫金山指挥部队和敌人激战之中。最终,发现真相的周振强于当晚一时许赶到煤炭港,见江边上混乱、拥挤不堪,便率领特务营100余人坐镇江边≠旨挥渡江,至13日上午,自己才登上渡江木排。这时日本军舰已突破乌龙山长江封锁线,来到下关一带江面,用机枪对着渡江官兵疯狂扫射,情况甚为悲惨。

    将领登船独自逃命

    然而,还有许多接到命令或没有接到命令的部队,在仓促撤退时境况就更为悲惨了。教导总队第三团团长李开西,撤退中把部队带向燕子矶三台洞江边,经过一路混乱不堪的奔跑拥挤,部队早失去掌握,到达江边时身旁只剩下几个官兵。李开西看到,江边到处是黑压压拥挤的人群,激流滚滚的江面上,木柱、门窗、木盆等数不尽的漂浮物,顺着江水向下漂流。激浪翻滚,人头浮动,救命声、嚎哭声令人毛骨悚然!正在危急之时,一营长邹蔚华报告说,他已用电线杆扎好了两个木排,请团长一同过江,李开西这才得以脱离险境。他的团副彭月翔靠士兵给他的一个床架子,铺上一条芦席,漂到江中八卦洲,再由八卦洲觅船渡过了长江。最为悲惨的是教导总队第一旅第二团团长谢承瑞。谢团长率领部队守卫光华门,由于连日苦战疲惫不堪,在随着拥挤的人流通过挹江门时不幸摔倒,竟被混乱的人流踩死在挹江门边!教导总队参谋长邱清泉,留在总部处理好撤退事宜之后,发现情势万分危急,自己已经很难撤退离开南京了。于是急中生智,化装打扮成平民百姓,和第四团团长睢友兰、旅部中校参谋廖耀湘等人藏入了安全区难民之中。
    最糟糕的是七十一军军长王敬久,他在开完会议之后,只通知在明故宫待命的八十七师一部分队伍,并没有回到富贵山地下室军指挥部,抛下在前方苦战的部下,自己登船一走了之。随后师长沈发藻也匆匆登船北撤。待到在中山门内外激战的部队发现情况有异,准备撤退的时候,已经是群龙无首了。部队根本不知道撤退的方向和路线,只好各自纷纷向江边涌去。

    好军长冒死突围

    真正执行卫戌司令部命令实行正面突围的,只有广东部队叶肇的六十六军和邓龙光的八十三军。接到突围命令之后,两位军长商量:由六十六军打头阵,八十三军作后卫。部队由太平门出城,从紫金山北麓向南作正面突围。
    回到军部之后,叶肇迅速传达了撤退命令,然后亲自站在门边指挥部队拆除太平门堵塞的沙包,打开城门。在南京城一片混乱的情况下,六十六一章以失俸芏糅鬻建黼前欧橙茁7复图穸门。冲过岔路口以后,部队已经打散,乘着夜幕的掩护,各自分头突围。军长叶肇和参谋长黄植南一起,在黑夜的山地上摸索着前进。第二天早上,两人看见公路上有难民成群走过,便立即混入难民群中。走不多远,突然遇见一队日军由东向西开拔,狭路相逢,想躲也来不及了,两人心惊胆战地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希望能侥幸过关。不料冤家路窄,日本兵偏偏看中了他们,于是两位中国将军顿时成了日军的临时挑夫。黄植南挑着行李走了六七里路,忽然脚痛难忍,一走一拐地赶不上队伍。
    日本兵气得暾嗷直叫,看看实在不行,狠狠踢了几脚,黄植南顺势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两眼紧闭,于是一个日军上等兵的行李就压到了军长叶肇的肩上。军长叶肇生平何曾尝过挑担之苦?忽然压上几十斤东西还要匆匆赶路,委实难以胜任。日本士兵看看这名中国挑夫,头发花白,胡须老长,脸上叉瘦削又苍白、憔悴,确实是一个没用的废老头,只好另抓了一名青年农民代替,然后狠狠骂了几甸,提起皮靴又是几脚,叶肇顺势滚到路边,待日军远去之后,慌忙找到黄植南。
    这时黄植南“病”也好了,脚也好了,两人吸取这次惨痛的教训,从此远离公路躲入山中,摸清敌情专拣小路行到了广东。
    八十三军军长邓龙光突围遭遇也同样很艰苦。最终也是靠化装成难民逃过一劫。轰轰烈烈的南京保卫战,就这样在仓促撤退的混乱中悲惨地结束了。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0期,摘自《南京大屠杀•1937》)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