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张澜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毛泽东与张澜


陈立旭 

    毛泽东与张澜,一个是中国共产党领袖,一个是民主党派领袖,两人经历虽不同,但在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历程中,在建设新中国的历史中,两人又相知相交,创造了共产党领导者和民主党派领导者肝胆相照的佳话。

    相知在1919年,相识却在1945年

    毛泽东1893年出生,张澜1872年出生,两人年龄相差21岁,经历也不同,但两人却心灵相通,可以称为相知。他们相知,是在1919年。这一年,民主、科学的思想在中国大地上生根,追求进步已经成为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不二选择,中国大地上正孕育着一场大的变动。这个变动通过五四运动而展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毛泽东与张澜相知。
    当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李大钊是北大图书馆馆长。在五四运动影响下,在李大钊的引导下,毛泽东开始信仰马克思主义。当时毛泽东就是一个积极参加政治活动以探索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道路的青年领袖,深受李大钊的赏识。而李大钊与张澜交往甚密。通过李大钊之口,张澜知道了毛泽东的名字和他在湖南、北京所进行的政治活动,也极赞赏毛泽东。特别是在赴法勤工俭学之事上,两人有未曾谋面的合作。毛泽东是湖南赴法勤工俭学的领导人,他们搞的活动得到了张澜的支持。当年,张澜得知赴法勤工俭学遇到经费困难,便亲自出面找时任教育部部长傅增湘的支持,用川汉铁路役款利息6万多元银币资助赴法学子,这其中也包括湖南学子。张澜先生知道毛泽东在此过程中付出的努力;毛泽东也知道张澜先生的义举,十分敬佩。当年李大钊创办《晨报》并任该报总编辑。该报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力军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毛泽东是《晨报》的忠实读者,而张澜是《晨报》的创办人之一并任该报董事长。不仅如此,时任四川省省长、已经有很大名气的张澜,第一个在《晨报》副刊自由论坛上发表文章,公开赞扬共产主义,主张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读《晨报》,对张澜先生的观点十分赞成,对他的道德文章十分敬佩。因此,两人当时虽然未曾谋面,却已经相知很久。毛泽东非常敬佩张澜的爱国主义精神,张澜也知道毛泽东是个有志向有远大理想的青年。
    毛泽东与张澜第一次见面,是在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这年8月28日,毛泽东为谋求国内和平,亲率中共中央代表团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当时国民党势力很大,在重庆经营多年,加上蒋介石派特务控制各界迎接毛泽东,因此,能到重庆机场迎接毛泽东的人不多。中共中央也为民主党派领袖安全考虑,不希望他们到机场迎接毛泽东,也没有告诉他们毛泽东到重庆的时间。张澜是在8月28日当天得知毛泽东将到重庆的消息的。这天中共南方局负责统战工作的徐冰到特园告诉张澜说,毛泽东已经从延安起飞,不一会儿就到重庆的九龙坡。并说,之所以没有通知民盟和表老(张澜字表方,时人尊称表老),是因为担心国民党搞阴谋,两党领袖会晤之期难以事先确定。但是,74岁高龄的张澜却不怕国民党搞阴谋,他立即决定,与沈钧儒、黄炎培、郭沫若、陈铭枢、章伯钧、邵力子,梁漱溟等一起去机场迎接毛泽东。在重庆机场,张澜与毛泽东第一次见面。
    张澜后来多次向家人讲述他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的情景。张澜的孙女张梅颖回忆道:
    8月28日15点半,毛泽东和中共代表团到达重庆。乔冠华当时是中共中央驻重庆代表。飞机降落后,乔冠华就依次介绍来迎候的代表。毛主席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银髯飘飘的张澜,不等乔冠华介绍,毛泽东就走过去了:“你是张表老?你好!大热的天,你还亲自到机场迎接,不敢当啊不敢当!”表老说:“你为国事操劳,不负众望,应当应当!”当时流传有“得四川必先得张澜”的说法.加上他又是民主党派的领袖,所以张澜早已成为国共两党都要争取的对象。当年蒋介石入川,陈立夫就屡次动员张澜前去迎接,他没有去。他的“犯颜直谏”、刚直不阿的名声早已传到了延安,所以毛泽东对前来机场迎接的张澜十分敬重。

    毛泽东在重庆三访张澜

    毛泽东在重庆期间曾经3次拜访张澜。当时张澜住在上清寺特园里,这里也是民主人士在重庆聚会的地方。毛泽东3次拜访,都是亲自到特园去与张澜会面。
    毛泽东第一次拜访张澜,是他到重庆仅仅两天的8月30日。当天上午,毛泽东刚刚与蒋介石会谈之后,即于下午在周恩来陪同下到特园拜访张澜。张澜等在门口迎候毛泽东。毛泽东与张澜一见面,就热情握手,并向张澜问好。特园的工作人员和住在这里的学生都站在两边亲睹着毛泽东的风采。毛泽东亲切地和他们打招呼,向他们问好。与周恩来熟悉的年轻人叫“周伯伯”,周恩来微笑着向他们点头。毛泽东的随从人员也谦逊有礼。当毛泽东看到特园的雇工也来迎接时,便从楼梯底下开始和雇工一一握手问好,那些工人里面还有刚刚烧完火的,手脏得很。毛泽东不嫌这些。毛泽东平等对待张澜家里的雇工,给张澜留下很深的印象,并对毛泽东非常崇敬。张澜后来说“得天下者毛泽东”就是由此事感慨而发。接着,张澜将毛泽东、周恩来引进自己的卧室交谈。毛泽东向张澜转达了朱德对他的问候,转达了吴玉章的问候。交给张澜朱德的一封信和一件礼物--延安生产的红色大方格毛毯。朱德家乡在川北,是张澜早年的学生,对张澜十分敬重;吴玉章是张澜的老朋友。朱德在给张澜先生的信的抬头是:“表老吾师”,落款是:“学生朱德”。朱德还在信中写道:“你的事业,我们是支持的。”张澜从此信中看到,共产党支持民盟的事业,很受感动。张澜收下朱德的信和礼物并表示感谢后,谈话进入正题。张澜首先表示:理解毛泽东亲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的诚意,但对毛泽东的安全表示担心。他说:“这明明是蒋介石演的假戏啊!国共两党要谈判,你们可以像过去那样,派恩来先生,加上若飞先生来谈就行了,何必动润之先生的大驾呀!”陪同张澜见毛泽东的鲜英在一旁建议毛泽东住进特园,他们甘愿同毛泽东患难与共。毛泽东、周恩来表示领受张澜、鲜英的盛情。毛泽东说:为了和蒋介石谈判方便,我们还是住在桂园吧。张澜接着说:“蒋介石在演鸿门宴,他哪里会顾得上一点信义!前几年我告诉他:‘只有实行民主,中国才有希望。’他竟威胁我说:‘只有共产党,才讲实行民主。’现在国内外形势一变,他也喊起‘民主’、‘民主’来了!”毛泽东笑了笑,风趣地说:“民主也成了蒋介石的时髦货!他要演民主的假戏,我们就来他一个假戏真演,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出是非,这场戏也就大有价值了!”张澜表示:“蒋介石要是真的心回意转,弄假成真,化干戈为玉帛,那就是全国人民之福呀!”接下来,毛泽东向张澜详细解释了8月25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目前时厨的宣言》中的6项紧急措施。最后简要概括说;我们的要求就是:承认解放区的民选政府和抗日军队,划定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纵队接受日军投降的地区,严惩汉奸、解散伪军,公平合理地整编军队,承认各党派的合法地位、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立即召开各党派代表人物的会议。张澜听后连声称赞:“很公道,很公道!蒋介石要是良知未泯,就应当采纳施行。看起来,这场戏倒是有看头。”毛泽东还向张澜介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的政权建设、社会新貌、人民福利及生产、教育等情况。张澜认真听着,为共产党能够在解放区建设一种新的社会而十分高兴,并由此看到了中国的希望。两人谈得兴致很浓,谈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时间很晚了,毛泽东的警卫员进来报告:张治中为毛泽东举行晚宴的时间将到,毛泽东和张澜才结束这次谈话。
    毛泽东第二次拜访张澜,是9月2日中午。当时是张澜以中国民主同盟的名义,在特园宴请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张澜还请一些民主人士一起来招待毛泽东。毛泽东在特园和张澜等人见面后,特别谈到共产党和平的诚意和民主建国的主张,他谈了“和为贵”的道理,还说:共产党是主张民主建国的。还风趣地说:“这是‘民主之家’,我也回到家里了!今天,我们聚会在‘民主之家’,今后,我们共同努力,生活在‘民主之国’。”毛泽东与众多做陪的民主人士都谈得很融洽,话题也很多,就像一家人在一起聊天。他向张澜等人介绍了国共两党的情况,共同商淡了西南大后方的问题,以及政治协商会议、联合政府、统一战线等问题。这天,不善饮酒的毛泽东欣然与张澜对饮枣子酒。毛泽东还为特园主人题了4个字:“光明在望”。预先毛泽东已经安排在桂园接见各方面友好人士,宴会尽欢而散。
    毛泽东第三次拜访张澜是9月15日下午。这次,毛泽东来特园与张澜密谈,此次,两人谈得时间最长,也谈得最深。
    毛泽东此次与张澜会面是在张澜的卧室。毛泽东首先向张澜介绍了他来重庆后与国民党谈判的结果。毛泽东在讲了谈判取得一定成果后,特别强调的是:关键是解放区的政权和军队同题还没有解决。国民党打着国家政令军令统一的旗号,要共产党交出政权和军队,这使谈判陷入僵局。毛泽东直言道:蒋介石是想在美国的帮助下,准备打内战,武力统一中国。张澜也认识到共产党面临险恶的形势,真诚地对毛泽东说:我在川北搞自治时,深知政权和军队的重要性,你们不能把政权和军队交出去,一定要坚持。全国人民寄希愿于你们。你们要为中国保存一些净土!毛泽东点头称是。张澜还给毛泽东出主意说:你们与国民党谈判,已经谈成的,要公开出来,让大家都知道,免得蒋介石不认账。毛泽东采纳了张澜的这个建议,表示要考虑对策。张澜觉得,由共产党单方面公开谈判结果,国民党不同意,共产党也很难办,便对毛泽东说:“你们如有不便,由我来给国共双方写一封公开信,把这些问题摊开在全国人民面前,好受到全国人民的监督和推动。”毛泽东当即采纳此议,并且当面称赞张澜“老成谋国”。二人此次会面后的当天晚上张澜就写好了《致国共两党领袖的公开信》,把国共两党会谈的内容摊开,于9月18日在重庆的《新民报》和成都的《华西晚报》上发表。在毛泽东和张澜此次会谈中,毛泽东诚恳地对张澜说:此次与国民党谈判中,共产党愿意做较大的让步,但国民党是不会允许共产党存在的,内战随时可能爆发。如果国共双方打起来,希望张澜号召西南地方实力联共反蒋,同时协助地下党开展游击战。张澜答应,如果国共打起来,他一定按毛泽东的意见做。张澜言必信,重庆谈判之后,他亲自出面,将一些西南地方将领吸收为民主同盟秘密盟员,并交给他们任务:支持民主运动,掩护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抵制蒋介石的独裁专制,适当时机起义。这为后来共产党在蒋管区开展革命斗争和策动部分国民党军队起义,顺利解决西南问题奠定了基础。
    毛泽东三次拜访张澜,使张澜看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够救中国,才是中国人民的希望,从而坚定了同共产党合作的信念。从此,张澜与国民党渐行渐远。

    张澜与国民党决裂后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毛泽东指示要保证张澜的安全

    1946年,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张澜对国民党彻底失望。当国民党筹备召开国民大会时,张澜坚定地表示:不参加国民大会。这是张澜反对国民党一党独裁的重要举措,因为在当时的民主党派中,民盟内部党派众多,是第三方面的代表。国民党在当年决定单方面召开国民代表大会,第三方面如果参加,就证明了国大的合法性:如果第三方面不参加,国民大会就不合法。由此,蒋介石等对张澜的决定十分仇视。不久,国民党特务暗杀了李公朴和闯一多。张澜在成都亲自主持李、闻二人的追悼会,并在会上表示:本人决定步两先生之后尘,为中国的和平民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此次追悼会散会后,张澜被国民党特务袭击,头部受伤。
    1946年11月12日,蒋介石一意孤行,强行召开“国大”。民盟坚决不参加。国大召开时,报纸上没有民盟的名字,这表示了民盟和国民党的彻底决裂。11月中旬,张澜赴上海领导全国民主运动。蒋介石为了拉张澜,派许多人邀请他路过南京的时候去和蒋介石谈一谈,都被张澜断然拒绝。张澜到上海后,蒋介石又派人去请张澜,又被拒绝。蒋介石对此十分恼怒。1947年10月28日,国民党内政部宣布民盟是非法团体,盟员按照《后方共产党处理办法》处理。10月29日,国民党发表了《民盟参加叛乱真相》。11月5日,陈立夫起草了解散民盟的文告,送给张澜等民盟领导人,并且要求张澜等人“一个字不许改”。面对国民党的压力,为了保障全体盟员的生命安全,张澜等民盟领导人开了9个小时的会,最后张澜在文告上签了字。11月7日,张澜发表公开个人声明:希望大家在合法的限度内,站在爱国公民的立场上继续为和平、统一、民主而努力。张澜的孙女张梅颖后来说:张澜这样做是向国民党表示:我继续和你们斗,今后你就冲着我来吧!之后,张澜没有停止与国民党斗,他安排沈钧儒等民盟成员去香港恢复民盟。国民党视张澜为危险人物,派特务将张澜住所严密包围。
    1949年,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国民党败局已定。蒋介石为了喘息,派张澜的老乡张群找张澜,请他出来当国共两党的调解人,可是张澜却明确表示:现在是革命与反革命之争,我站在共产党这一边,不再做调解人了。张澜如此鲜明地公开站在共产党一边,蒋介石便打算置张澜于死地,但碍于张澜的威望,一时没敢下手。
    1949年3月5日,民主同盟总部迁至已经被共产党解放的北平,毛泽东电邀张澜等赴北平参加新政协筹备工作。此时,蒋介石已经宣布“引退”,“总统”由李宗仁代理。李宗仁派甘介侯、邵力子等人到上海拜访张澜,请他出面在国共两党之间做调解工作,重开和谈。张澜断然拒绝说:“以前,为了国家的和平民主,我们作为第三方,出面调解是应该的。但现在局势已经变了,是革命与反革命之争,而我们站在革命一边,所以不能做调解人。”民盟总部迁至北平,加上张澜再次拒绝充当调解人,使蒋介石也想到,张澜肯定要投向共产党一边。
    1949年5月29日,为庆祝人民解放军向国民党统治区胜利进军,张澜致电毛泽东表示支持。毛泽东于6月1日回电表示感谢。电文称:
    表方先生:艳电敬悉。革命战争迅速发展,残敌就歼为期不远,今后工作重在建设,亟盼各方友好共同致力,先生及罗先生(指罗隆基--编者注)准备来北平,极表欢迎。
    此时,张澜已经决定,投奔北平,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建立新中国的大业。
    蒋介石也料到张澜会与共产党合作,他早就说过:民盟“这些人不为我所用,也断不能资敌”。1949年5月上旬,准备逃往台湾的蒋介石给特务头子毛人凤下了一道密令:像张澜、罗隆基这样的民主人士,要随国民党一同前往台湾。凡是拒绝去台湾的,一律就地处决。当国民党特务要求张澜去台湾时,被张澜断然拒绝。蒋介石此时决定下手除掉张澜,将张澜所住的疗养院划为禁区,派特务监视,还派荷枪实弹的士兵不分昼夜轮班警戒。张澜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远在北平的毛泽东关心张澜的处境,当他得知张澜的处境时,当即作出指示:
    张澜、罗隆基是民盟的领袖、新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告诉上海的同志们,一定保证他们的安全。
    毛泽东的批示由周恩来传到上海地下党组织。周恩来还特别指示上海地下党,一定要按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办,想尽一切办法,确保张澜先生的生命安全。
    上海地下党组织为了贯彻执行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指示,动了不少脑筋,全力以赴,营救张澜等人。在地下党组织和准备起义的国民党将领共同努力下,张澜等人终于被营救出来,于1949年5月顺利到达解放区。当张澜得知自己是在毛泽东、周恩来关心下被营救到达解放区时,对罗隆基说:“努生(罗隆基字努生),看见没有,恩同再造啊!”

    建国前夕毛泽东拜访张澜,并在家里宴请张澜

    毛泽东得知张澜脱险顺利到达解放区后,于1949年6月1日代表中共中央致电张澜,邀请他北上参加新政协会议,共商建国大计。张澜接电后欣然同意,并动身前往北平。9日,张澜乘坐的火车到达北平前门车站。这天毛泽东忙,没有抽出时间去迎接,中共中央特派朱德、周恩来等和民盟的几位负责人前往火车站迎接。朱德与张澜一见面,便向他的老师敬了一个军礼,对他表示崇高的敬意。周恩来见到张澜后,握着他的手说:“表老,你为我们担了风险,吃苦了!”张澜被安排住进北京饭店。第二天,毛泽东专程从双清别墅去看望刚到北平的张澜。出发前,毛泽东觉得应该穿件像样的衣服以示对张澜的尊重,便吩咐卫士长李银桥说:“张澜先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了不少贡献,在民主人士当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我们要尊重老先生,你帮我找件好些的衣服换换。”李银桥在毛泽东的衣服里挑了又挑,竟然挑不出一件没破或没补丁的衣服,只得向毛泽东报告说,“主席,咱们真是穷秀才进京赶考了,一件好衣服都没有。现做衣服也来不及了,要不去借一件?”毛泽东说:“不要借了,有补丁不要紧,整齐干净就行。张老先生是贤达之士,不会怪我们的。”就这样,毛泽东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去北京饭店看望张澜。
    4年前,毛泽东与张澜在重庆见面时,国民党力量还很强。时隔4年,二人在北京饭店见面,共产党得天下已成定局,因此二人见面时都很高兴。毛泽东问候张澜后,张澜感慨地说:“共产党真有本领,取得了如此伟大的胜利。”毛泽东笑着说:“我们共产党人,其实也无过人的本领,我们只不过做到了谦虚、谨慎、勤劳、节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全国人民拥护我们,这才办成了一些事情。”张澜深有感触地说:“主席讲的前八个字,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少数人能够做到,但要做到这后一句话就很难啦!恐怕这也是历来为政者的病根之所在吧?”毛泽东表示认同。他又详细地询问了张澜的生活起居等,并就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事情征询了他的意见。
    第二天,毛泽东派汽车去请张澜到自己在中南海的菊香书屋住处吃饭。司机临出发前,毛泽东特意叮嘱道:汽车爬坡时要慢一点,稳一点。车到中南海时,毛泽东亲自出来迎接,还亲自扶张澜下车,扶他上台阶。毛泽东的家宴只是藤藤菜、苦瓜、豆腐、豆芽菜、一碗汤,外加一小碟辣椒。对此张澜十分感慨,他回家后对子女说:“毛泽东请我吃饭,好俭朴,这让我看到未来的中国大有希望!共产党真是为国为民的党!”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张澜以中国民主同盟主席身份出席,并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时,毛泽东和张澜一同登上天安门城楼出席盛典。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见到张澜依然身着褪了色的土布长衫,头戴瓜皮帽时,当众赞扬他说:“表老啊,你很好,你的德很好,你是与日俱进的。”
    建国后,毛泽东对张澜的安排非常重视。张澜担任国家副主席,并继续当选为民盟第一届中央主席外,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提议下,他还于1954年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重大国事毛泽东都征询张澜的意见

    在新中国建立初期,百废待兴。身为国家主席的毛泽东夜以继日地为国事操劳,身为国家副主席的张澜先生也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建设新中国的伟大事业中。张澜是四川人,又长期在四川活动,他担任国家副主席后,四川各界人士对他十分敬重,特别是过去与张澜有旧的人士,觉得向张澜反映情况更直接,因此,他们都直接给他写信,反映地方情况或者向他求教。他上任不久,就接到四川寄来的几百封人民来信,信中提出了各种意见和要求。张澜仔细看了这些信件,并让秘书帮助他把这些信件的内容归一归类,写出摘要,对相近的内容也做了一些综合工作,然后,在国务会议上张澜与毛泽东见面时,就把这些材料当面交给毛泽东。毛泽东每次收到张澜交给他的材料,都认真阅读,在一些重要材料上写下批示。对于下边反映的材料,张澜也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毛泽东对张澜的意见十分尊重,每次都采纳他的建议。不仅如此,毛泽东在国家重要人事安排上,还主动征求张澜的意见。特别是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建立大行政区时,对于大行政区、省、市一级政府领导人的安排,毛泽东都要专门听张澜的意见。在考虑安排各省人民政府的领导人时,张澜经过考虑,向毛泽东推荐了一些民主党派领导人、无党派民主人士、知名专家、教授参加政府领导工作,或者参加政府各部门的领导工作。对此,毛泽东都采纳了。
    毛泽东作重大决策时,也特别注意征求张澜的意见。1950年毛泽东作出抗美援朝决策之前,专门征求过张澜的意见。张澜也有话直说,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当时,张澜不赞成中国派兵入朝作战。他的孙女张梅颖介绍这个情况时说:
    解放后,表老积极参加到新中国建设中去,不过有些事情他是有意见的,比如说抗美援朝,他认为这么多年战乱后,应该休养生息,不要介入外战。可是当时在苏联的压力下,中国只能出兵,后来朱德来给表老做工作,要服从大局。表老就说,要是中央定了,那我就带领民盟坚决抗美援朝。
    当中共中央下决心派兵入朝作战时,张澜便不食前言,积极支持中国抗美援朝。张梅颖回忆道:
    表老从那时起就不吃肉了,所有攒下来的钱都捐飞机大炮。而且也不许我们吃肉了,我爸给我买了件新衣服,表老当面训斥我和我爸,让马上脱下来,给退了。
    建国初期,张澜对于东北地区的土地改革经验,有自己的看法,他在一次会议上坦诚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东北的土改经验不一定要用于全国,因为东北搞土地改革时,全国还没有解放,发生过一些过火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现在中国共产党、人民解放军这么强大,是不是不杀、少杀?能不划成地主的就不划成地主?张澜在会上讲这个意见时,有的人不理解,还有个别人站起来喊“打倒地主阶级”的口号。毛泽东、周恩来马上制止那些人,并让表老出去休息。毛泽东认为张澜的意见是对的,应该尊重和采纳。不久,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采纳了张澜的意见。毛泽东还让中央人民政府给张澜回了一封信,告诉他,中央人民政府接受了他的意见。
    1954年,毛泽东主持制定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在准备阶段时,毛泽东在一次和张澜见面时,真诚地对他说:“表老多年来希望有一部人民的宪法,在这次筹备制定过程中请多提建议。”此后,毛泽东与张澜一起研究制定新中国宪法的许多重大问题。参与制定宪法的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人也和张澜一起研究。张澜也认真考虑制定宪法之事,提出了不少宝贵意见,为新中国制定宪法作出了贡献。
    毛泽东特别尊重张澜的意见,从处理梁漱溟这件事上也可以表现出来。长期在梁漱溟身边工作的原全国政协委员汪东林、张澜的孙女张梅颖,都曾回忆了这样一个事实:在1953年,毛泽东与梁漱溟发生争论时,双方言语都很激烈。张澜在场,一言不发,神情默然。第二天,张澜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历数梁漱溟的贡献,坦言为梁申辩: “反动透顶,一贯反动,其言重矣,其论失公正矣。”张澜希望毛泽东网开一面,保留他政协常委的待遇。毛泽东接受了张澜的建议,一直保留梁漱溟的全国政协委员待遇未变。
    张澜对西南地区十分熟悉,因此,毛泽东经常把西南地区的重要材料送给张澜审阅,在考虑西南地区的工作时,特别注意征求张澜的意见。1951年1月22日,毛泽东给张澜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表方先生:西南局书记邓小平同志给我的报告一件,送上请察阅(可要你的秘书念给你听),可以看出西南工作的一般情况,阅后请予掷还。先生身体好吗?甚为系念。顺致敬意。
    1951年1月28日,毛泽东又给张澜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表方先生:西南区去年剿匪工作颇有成绩,消灭匪众80余万,缴枪40余万支、残余匪众已不足斗万,两三个月即可完全剿灭。送上西南军区的总结报告一件。假如你有精神的话,可以一阅。可以慢慢看,一星期内还我即可。顺致敬意!
    张澜也认真阅读毛泽东交给他看的材料,并对许多重大问题认真考虑,然后向毛泽东提出自己的意见。毛泽东也十分重视张澜的意见,不仅予以采纳,还要求西南地区领导人认真按照张澜先生的意见办。位上为国家为人民工作。
    后来,张澜向自己的亲人和他的身边工作人员说起了五一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对他讲的话,言罢笑道:“哈哈!我成了一杆旗了。”
    
    张澜逝世,毛泽东亲自为他守灵一小时

    毛泽东对张澜的身体情况十分关心,一再请张澜节劳,并且让他身边工作人员多关照张澜的身体。张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毛泽东即派医务人员去医治。但张澜毕竟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不好。1955年1月27日,张澜身患重病,毛泽东指示,要安排他住进当时北京医疗条件最好的北京医院,并且指示有关部门,尽全力医治。在毛泽东亲自过问下,有关部门调来许多北京著名的中医和西医与北京医院的医生一起诊治,又请来有较高水平的苏联医疗专家和北京医院的医生一起为张澜治病。在毛泽东的关心下,北京医院为张澜治病,使用了当时最好的医疗设备,用了当时最好的药物。但张澜终因病得过重,于1955年2月9日12时30分在北京医院病逝,享年84岁。
    张澜逝世后,毛泽东十分悲痛,并对安排张澜的后事十分关心。张澜的后事由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安排,并成立了以朱德为首,有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李济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参加的张澜治丧委员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视含殓。张澜逝世后的灵柩曾停放在当年孙中山逝世后停放灵柩的中山公园的中山纪念堂。毛泽东为表达他对张澜先生的敬重之情,亲自到中山公园中山纪念堂,为张澜灵柩守灵一小时,并向张澜的夫人刘慧征及其子女致以深切的哀悼和慰问。1955年2月1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政协全国委员会举行公祭大会,刘少奇为主祭人,林伯渠致悼词。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亲自执绋,护送张澜的灵柩至八宝山革命公墓安葬。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0期,摘自2014年第4期《文史精华》)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