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解放初期的重重斗争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上海解放初期的重重斗争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当时,一些好心的党外朋友不无忧虑地认为“共产党打天下容易,治天下难”。对此,毛泽东明确回答说:打天下也并不容易,治天下也不是难得没有办法。
    从百战沙场到十里洋场,陈毅开始了新征途。他以共产党人博大的气魄和胸怀,一手继续强力打击来自敌特的破坏,维护上海的民生治安,另一手开始抓经济生产,恢复工商产业,为上海市的新生政权奠定了牢固基础。仅一年工夫,上海就完成了改天换日,初步走向了稳定和繁荣。
    ——编者

    银元之战

    人民政府执政未满10天,一个严重危机——通货膨胀便步步逼近了。这原是国民党留下的祸害。1948年蒋经国坐镇上海,严令市民交兑金银外汇,连普通女工的银耳环也不能幸免,结果收走黄金100多万两,美钞3000万元,白银无数,而把巨额的一钱不值的金圆券塞到市民手中,物价何能不飞涨?人民政府为扭转这一局面,一入城便以10万元金圆券兑换1元人民币的比价收兑金圆券,市民纷纷争换人民币。但由于市民吃够了钞票贬值之苦,一拿到人民币又去调换银元、大米,银元贩子乘机兴风作浪哄抬价格,结果原本1块银元值100元人民币,一星期就涨到1400元。物价飞涨,工厂难以经营,许多产业资本便转化为投机资本,反过来更加剧通货膨胀。如此不消一个月,人民币就会被赶出上海,共产党就会立不住脚。
    陈毅深知局势的紧迫。上海物价一失控,天津、北平和江浙几省都受影响,每天有电报来告急催问。陈毅与华东局财委斟酌再三,决定还是“先礼后兵”。
    6月5日,财委向上海市场抛出10万银元,以使价格回跌。同时,报刊、电台开展宣传,陈毅也严正警告投机奸商“赶快洗手不干,否则勿谓言之不预”。然而,投机者并不罢手,他们资力雄厚,10万银元被一吸而空。6月7日,银元继续涨到1800元。陈毅决定采取最后解决手段:查封大投机商操纵银元市场的活动中心——证券交易所。6月7日晚的中共华东局会议,邓小平主持,对行动方案作了最后研究,赞成陈毅的意见:干掉它!报告中央后,毛泽东主席亲自回电话表示赞同。
    6月10日上午10时,两个营的部队和400名便衣公安人员分五路出动,突然包围了八层高的证券大楼,各组工作人员迅速进入各房间搜查。在“厚生证券号”经纪人的办公室里,光操纵行情的电话就有25部,夹墙里还搜出几十块黄金。大楼里的清理盘查工作持续了两天一夜,许多正当商人经盘查被先后释放,最后只留下250名投机主犯扣押带走。这期间,大楼外观者如堵,市民莫不拍手称快曰:“大亨鼠坍台了!”“共产党到底厉害!”
    这场干净漂亮的突击战,霎时传遍上海,震动全国。第二天,银元“袁头”从2000元猛泻到1200元,大米跌价一成。第三天米价再跌一成,食油跌价一成半!
    “银元之战”,成了人民政府与上海旧经济势力交锋中取胜的第一个回合。

    突破海上封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帝国主义势力也在酝酿新的动作。6月23日,蒋介石对我实行海上封锁。他们利用尚未解放的舟山群岛控制了东海门户。这一来,各国商船开往上海的航道便被完全切断了。进口的柴油、汽油立即断绝了主要来源。印度和美国的原棉、南洋的橡胶及许多已买到手的工业原料,搁在各国港口运不进来,私营纱厂存棉量只够十余天消耗,停工的纱厂从5家发展到100多家,正泰橡胶厂这样的大厂也要求停业。杨树浦发电厂是烧柴油的,油源一断,上海将大部停电。另一方面,外销产品又堆积在码头上运不出去。工商界许多人惊慌了,有人准备跑香港、台湾。
    陈毅及中国共产党人将这一切,看成是摆脱帝国主义控制奴役,争取新中国独立自主地位的一场严重斗争。
    反封锁斗争全面展开了。陈毅主持华东局和上海市委首先制定了“反封锁六大方针,五大任务”,报中央批准后向全市人民公布进行大动员。与此同时,数管齐下,采取对应措施:
    其一,协助工商业复工复业,渡过困难。缺资金的给贷款,缺原料的贷原料。永安纱厂总经理郭棣活有300多万斤棉花及1万纱锭的瑞士纺机搁在国外出产地运不来,陈毅专门关照银行、铁路、贸易各部门通力协助,甚至专派车皮去香港拉运,千方百计,终于将原棉和纺机全部运到上海。又如,成品纱布运不出去滞销,20支纱每件市价只11万(低于成本),国家就以12万元收购。私营工商业真正感受到国家的扶持。
    其二,开展整编节约运动,大力减少开支。陈毅说:“要靠我们党员干部自己首先紧缩,拿出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精神来克服困难。”他首先身体力行,在国民党特务伺机刺杀他的紧张情况下,坚决地将自己的警卫人员从16名减为6名。同时,7月初起,他带头在机关食堂改吃大灶,所有高级军政干部无一例外。领导干部这样与人民同甘苦,自然振奋了群众的斗争热情。7月份解放军指战员省下20万石军粮,运来上海支援反封锁斗争,上海各界群众很受鼓舞。
    其三,发挥工人阶级积极性创造性,节约原料,试用代用品。上海电厂烧油,每月要“吃”3万吨。上海市委和陈毅积极支持工人进行锅炉大改装,以煤代油,终于将99.7%的燃料改为煤炭,仅此一项每月就节约大量外汇。耗用汽油最多的公交公司,也研究改用煤气动力牵引汽车。其间有一位技术员金官奎,因忘我工作患脑溢血猝然病逝,陈毅非常痛惜,亲自交代要开隆重的追悼会并送了花圈。不久,改装获得成功,许多因缺油停驶的汽车都挂上了煤气发生炉,昂昂然奔驰在上海马路上。
    其四,妥善处理经济萎缩造成的10万失业工人。政府发救济米,组织他们修海塘“以工代赈”。同时号召在业工人捐献每月工资的1%用做救济。工人阶级表现了顾大局的政治觉悟。
    反封锁斗争的结果,纺织业7月中旬还只有4成开工,到11月达9成以上,私营纱厂产量增加了75%。机器工业原开工20%,由于解放区日益扩大来了大批定货,增到60%。上海工业终于从萧条困难中挣扎出来,走上了复苏。这个胜利的意义何在呢?陈毅说:“帝国主义曾轻蔑地说,共产党人只会管农村,管城市一无人才,二无效率。上海就是共产党的坟墓,共产党下了‘海’就会淹死……事实证明我们一定能学会泅水,游到彼岸!”

    反轰炸与时间赛跑

    7月6日,上海几十万军民举行了纪念“七七”抗战并庆祝上海解放的盛大游行。陈毅军服整齐登台检阅。当游行进行到一半时,一美国人驾车擅自闯入游行队伍,阻断队伍行进,态度蛮横地抗拒交通警察,引起群众公愤。陈毅果断下令道:“拘留起来再讲!不管美国人英国人,在中国违反了中国的法令,就可以制裁他!”这位美国原驻上海总领事馆副总领事终于被拘留,老老实实向中方人员交上一份“道歉书”。消息公诸报端,立刻引起轰动。中国这头东方睡狮苏醒了,不可欺侮了。上海市民拍手称快:“过去美国吉普压死人我们只有对天哭,现在美国领事犯了法也要办他,人民政府有志气!”
    当然,维护主权与民族尊严并非盲目排外。早在进上海前,陈毅就向接管干部们强调过这一点:对守法外侨,我们要保护,对外商企业,依中央方针区别对待,逐步接管,时间上有先后,方法上有没收、代营代管、对价转让等几种。对于电、水、公共交通及有利国计民生的工商业,要发动中国职工团结外籍职员继续生产经营。这就使接管稳妥有序,斗争有理有利有节。
    从夏天到冬天,经历了反封锁斗争,经历了三次物价大波动的考验,上海经济日渐走向康复发展之路。然而,华盛顿和台北却传来切齿之声。
    1950年2月6日中午,蒋机分四批袭入上海,投下六七十枚重磅炸弹,千百间密集的民房烟火冲天,500多无辜居民被炸死。杨树浦发电厂,这个供应着上海80%电力的心脏部门被反复轰炸,遭到毁灭性打击,机器炸坏,工人死伤甚多,造成全市性停电。
    陈毅立即在市府召开紧急会议,布置抢修、抢救和各种应急措施,调整防空火力部署,并即刻将情况报告中央。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此刻远在莫斯科。北京和莫斯科都密切关注着上海的安危。
    夜幕降临,到处漆黑一片。交通阻塞,工厂停工,坏人趁机抢劫造谣,人心惶惶,抢购囤积的活动遍及全市。然而从市长办公室里,却接连发出一道道镇定果断的指令:
    通知各区,限三小时内将一切照明和发电设备都动员出来使用。
    组织全市驻军和警察,今晚轮流上街严密警戒。
    立即把现有高射火力调到法商电力公司去作重点保护。
    陈毅在办公室工作了一夜,守着汽油灯起草了一份给中央的正式报告:“……14万瓩电力今晚全停……我们正集中力量应付目前上海空前的困难。”
    天亮后,他披了一件黑色大氅,不顾劝阻,冒着刺耳的空袭警报声,乘敞篷吉普驶往杨树浦发电厂。眼前一片瓦砾,管道断裂,钢梁曲扭,陈毅与整夜未睡的工人、技术人员一起,沿着炸歪的梯子爬到数丈高的锅炉顶,察看输送带破坏程度,计算恢复部分发电最快需用多久。空袭警报响了,市长和大家一起蹲到防空壕里继续研究。“争取48小时恢复部分发电,行不行?”陈毅最后问。“行!”工人们拍胸膛保证;“他们有本事炸,我们就有本事修!”
    这一夜,是上海工人阶级团结战斗之夜。满眼血丝的电厂工人在机房抢修;外厂工人赶来清理废墟;刚下夜班的女工冒雨前来缝制防空沙包的麻袋;凌晨4时又赶来100多个强壮的码头工人,人人扛起200多斤重的沙包一趟趟地小跑。锅炉终于修好,可煤炭输送带还未修复,发电一分钟也不能延误!工人们挨个爬上高梯,硬是用双手传递将一筐筐煤块送到几丈高的炉顶加料口。
    电灯亮了!千盏万盏,在黎明的阴雨之中闪烁。陈毅看着手表,这是2月8日上午7点5分。这就是说,工人们只用了42小时,比预定时间提前了6小时恢复了发电!

    “较量”大获全胜

    反轰炸取得初胜,陈毅却不能松口气。
    上海工商界在轰炸前认购公债相当踊跃。炸弹一扔,刚刚恢复起来的生产遭受了打击,恐美病又流行。2月9日晚上,陈毅特地召集工商界知名人士开会,直率地说:“你们没有理由给美帝国主义、国民党的几架飞机吓破了胆嘛,否则就中了他们计了。你们应赶快与厂里工人商量恢复生产。发电厂由我们负责恢复。困难当然多得很,要靠团结协作来解决。”他最后充满信任地说:“我们的产业家们,解放以来有很可观的进步,我们不能妄自菲薄,要和全市人民一起奋斗!”
    政治大动员在上海各界追悼“二六”轰炸死难同胞的大会上达到了高潮。陈毅以激愤昂扬的演讲,号召600万上海人民“在美蒋轰炸中经得起考验,更勇敢地站立起来!”这以后认购公债掀起了新热潮,工商界仅棉纺业就超额认购82万份,申新系统认购60万份。南洋橡胶厂生产力士鞋时水箱断水,工人们硬从井里一桶桶拎水传上去保证生产。因缺电,厂里一周只开三个夜工,工人们自觉赶做抢做,产量反比以往开全工时增加25%。
    2月14日,毛泽东与斯大林签署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斯大林立即给予中国方面有力的防空支援,华东防空军高炮部队也迅速建成。
    自3月14日至5月11日,解放军驻上海的防空部队先后4次抗击入侵之敌,击落美制蒋机5架,迫使其减少了对上海地区的骚扰。
    然而,“二六”轰炸造成的灾害仍未结束。旧历年关将近,物资缺乏,人心浮动,谣言乱传,从大投机商到普通市民出于种种动机,又一次掀起抢购风。人们认定春节后初五开“红盘”的日子,物价必定狂涨。经历了前三次物价波动的锻炼,陈毅与财经干部们已练出几“招”。节前陈毅就忙于同财委制订方案,请求中央火速大量调拨物资,组织水陆运输……
    大年初五一开市,投机商们来势汹汹张开大口,国营公司供多少货他吞多少,专等货源告绝价格飞涨。不料此番国营公司供货源源不断,价格纹丝不动,仅仅几天,投机商们钱囊见底,仓库堆满,国营公司物资依然充足。初九陈毅接到财委报告:“大老板们吃不下了,想朝外吐了,价格开始下跌。”“好!”陈毅说:“让那些屡教不改的投机商破点财,吃点苦头!这对工商界大老板们也有教益,让他们放弃投机心理,安心搞好生产。”
    上海第四次物价上涨之风很快以私营银钱业倒闭一半、投机商行倒闭1/10为代价,偃旗息鼓了。如果说打击银元投机用的是行政强制手段,那么这回完全是用经济斗争手段。从“二六”以来一直少眠缺寐的陈毅,至此方睡了一个好觉。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2期,摘自《传奇元帅:陈毅传》)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