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列国民党最后暗杀名单上的警察局长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位列国民党最后暗杀名单上的警察局长


李晓磊 杜涛欣 

    
    遭遇特务暗杀
    
    1949年9月3日的长沙街头,已经没有了夏日的躁动,来来往往的人群,在享受着凉意带来舒适感的同时,也分享着长沙和平解放带来的喜悦。
    时间倒回27天前的8月4日。这一天,国民党将领程潜、陈明仁和国民党少将刘人爵,领衔37位国民党军政要员正式联名发出和平起义通电,当晚长沙市公安工作队随长沙市工作队政委曹瑛入城接管了湖南省保安司令部。由刘人爵任迎解总指挥维持治安事宜。此时的刘人爵,不仅仅是国民党少将,还是军统重要成员之一。
      8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一三八师举行入城式,刘人爵令其部3000警员恪守职责,维持治安,等待接管。至此,长沙宣告和平解放。
    虽然和平解放长沙已成定局,民众的热情并没有把蒋介石感化,恼羞成怒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字:杀!就在刘人爵等人随着程潜起义并和平解放长沙后,蒋介石气急败坏,令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对起义人员进行暗杀。很快,毛人凤便列出了一个暗杀名单,交到蒋介石手中,这也是“军统”历史上的最后一份暗杀名单。
     事实上,刘人爵的起义不单单为一个人,他带领警察部队3000名警员一同投奔了共产党,这是蒋介石没有预料到的。而在这份暗杀名单上,刘人爵作为最后一位被暗杀者加了进去。一场杀戮迅速展开,而杀戮的“前戏”便从1949年9月3日上演。
    自从长沙和平解放后,担任湖南省会警察局局长的刘人爵预知蒋介石不会放过自己,便将夫人送往相对安全的湘潭,自己则留在长沙市继续进行解放军进城事宜,寄住在长沙市浏正街128号姐夫家的永和堂药铺内。
    1949年9月3日,永和堂药铺对面一所铺面突然起火,按照长沙当地习俗,火灾次日晚上,药铺隔壁必须演皮影戏酬谢火神。9月4日在表演过程中,鞭炮声、锣鼓声、铳枪声、人群的喊叫声,交杂在一起,热闹喧哗。
    晚上8时许,一名手持信件的男性突然来到刘人爵住处,称“有事要找刘局长”。当时刘人爵正在楼上与文艺分局局长谈话,刘的妹妹便在楼下喊:“哥哥,有客会。”见状,文艺局长起身告辞。刘人爵送客至门口后,这时来客拿出信件,内容大约是经人介绍,希望能代谋工作。刘人爵并不认识此人,又觉得信的内容莫名其妙,便准备回过头问清楚事情缘由。这时,陌生来客突然朝刘人爵开枪,子弹从左背进,右腹出,同时伤及到刘的右手中指。
    就在刘人爵弯腰想从床上枕头下拿枪时,陌生来客又开一枪,还将楼梯旁的栏杆打掉一根。刘人爵很快坚持不住了,“砰”的一声倒了下去。见刘人爵已经倒下,陌生来客转身下楼。
    实际上,当时刘人爵的妹妹听到了枪声,但以为是外面的鞭炮声,就没在意。可她还是感觉有些异样,便迅速往楼上跑,与凶手擦肩而过。
    刘人爵的妹妹上楼后,看到哥哥两手紧捂伤口,倒在床边,但神志却十分清醒。刘人爵说道:“一、马上打电话通知公安局和分驻所;二、拿枕头给我垫在身下;三、不要告诉妈妈,但要告诉嫂子。”
    很快,公安局接到电话后,程萍局长和丁维克科长赶到现场,刘人爵对程、丁说:“文艺局长不是杀手……我对得起你们。”
    这时惠慈医院王院长也赶了过来,将刘人爵的伤口简单包扎好,用车将他送往湘雅医院。当时医生说开刀还有一线希望。刘人爵表示,他刚刚吃了三碗饭,可以坚持住。但当医生对其开刀后,发现刘人爵腹中的肝、胃已整个被子弹打坏,无法抢救。9月5日凌晨2点,刘人爵在湘雅医院去世。
    刘人爵被暗杀事件轰动了整个湖南,当时的《民主报》《大众晚报》等都就此事作了报道。据《新湖南报》1949年9月7日消息:四日晚八时许,有一陌生客人,手持信件见刘(人爵),于刘拆信阅读之际,凶手即从刘背后以手枪射击,弹丸穿腹而过,刘当即倒地,凶手乘机逃匿。
    那么,刺杀刘人爵的凶手到底是谁呢?据知晓此事的人士回忆:凶手名叫焦玉印,确为毛人凤安排的特务。刘人爵被其杀害后,毛人凤即令重庆办事处发给他一笔奖金,并派去云南工作。云南和平解放后,焦玉印也落网。

    跟随程潜、陈明仁起义

    虽然刘人爵被“军统”特务杀害了,但如果不是他带领警察维持治安,长沙和平解放并不会那么顺利。但时至今日,可以查询到的史料中,有关刘人爵的记载少之又少。
    刘人爵1913年10月15日出生于长沙县东乡崩墈陈家新屋,1936年毕业于浙江警官学校。由于表现出色,很受毛人凤赏识。刘人爵从这个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湖南省警务处工作,到了第二年,抗日战争爆发,刘又被调到成都受训,后派到重庆。后来刘人爵以父母年老家中无人照顾为由,设法调回湖南。
    抗日战争胜利后,刘人爵原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但内战的烽火再次在全国燃起,国家形势巨变,长沙人民整日提心吊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节节胜利,国民党军队屡打败仗。刘人爵看到许多同事借着职权,巧取豪夺、敲诈勒索,大发国难财。他对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腐败极度失望。
    失望中,1949年上半年,已升为湖南省警务处副处长的刘人爵与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他的任务是协助共产党和平解放长沙。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大战役胜利后,刘人爵深知共产党胜利已成定局,于是他继续和中共地下组织紧密联系,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中原局三一三零特部组织,担任组长,还发展了一批成员。
    1949年7月,前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和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表示愿意根据共产党提出的“国内和平协议”原则,站在反蒋、反桂、反战、反假和平的立场,举行和平起义,并与湖南省工委和人民解放军进行了联系。此时,刘人爵也积极参加了程潜、陈明仁组织的起义活动。
    当时的湖南省会警察局设督察处、秘书室和司法、行政、总务、外事4个科,还各有一个保安大队、水上警察大队、侦缉队和消防队。该局并下辖8个分局和36个分驻所,共有警员3000人,拥有机枪、步枪、手枪等武器,是一支不可轻视的武装力量。
    1949年7月20日前,湖南省会警察局局长由军统骨干李肖白担任。李受国民党华中长官公署旨意,与白崇禧保安司令部稽查处、中统长沙行动队等形成军、警、宪、特四位一体的反革命势力,疯狂镇压长沙人民的和平运动。其中,1949年6月12日,秘密逮捕了学生代表龙汉平和钟振龙,6月19日,又将长沙市学生会主席高继青暗杀于南郊。6月25日,湖南省政府下令调李肖白任湖南省警务处长,准备让刘人爵担任警察局长一职,此时,程潜与中共湖南省地下工委已经秘密接触。

    成为长沙和平解放“幕后人”

    1949年7月,国民党宪兵第二十团、警备旅第三团、省会警察局、保安警察队和长沙市政府常备自卫队,均表示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以此为基础,成立省会“临时城防指挥部”,负责肃清、消防、救护等治安工作,同时委派刘人爵为城防指挥部高级参谋。
    7月下旬,正当解放军兵临长沙之时,白崇禧仓皇逃窜衡阳。但在逃离长沙之前,他迫使程潜出走邵阳,把国民党的党、政、军、警、宪大权交给陈明仁。白崇禧以为有陈固守长沙,自己坐镇衡阳,经营广西,可以做到负隅顽抗。但程、陈两将军早已下定决心投诚起义,并已着手做了许多起义工作。
    事实上,此时陈明仁也已经离开长沙,长沙成了一座空城,所有治安全由刘人爵一手维持。另外,当时程、陈的故交李明灏已奉周恩来的来电,参与和平解放湖南的工作,并随解放军到达平江。7月27日,程、陈派代表至平江,会见以金明为首的中共和平谈判代表团,商请李明灏进城谈判和平解放问题。两天后,李明灏秘密进入长沙城,程潜也由邵阳返回长沙,经过三人多次协商后,确定解放军8月5日进驻长沙城。
    此时,国民党反动派仍经常派飞机在长沙上空撒下传单,还扔过燃烧弹,侵扰长沙治安,这一切由刘人爵指挥着警察进行平息。在这期间,刘人爵也经常与共产党干部金明、肖劲光、李明灏等接触,并在长沙市坡子街一家金铺内开碰头会。
    1949年8月1日,刘人爵临危受命,正式担任湖南省会警察局局长。而他在到任前,还接到国民党保密局总部从广州发来的电令,要求“立即率部撤衡阳”,但刘拒不执行。
    刘人爵更是不顾毛人凤的恫吓,清洗了在省会警察局内部白崇禧的亲信7人,制定了关于《真空时期维持治安计划》,并率8名分局长与中共长沙市委书记沈立人见面,表明态度:听共产党的指挥,听从解放军的安排,欢迎解放军。随即,刘人爵也正式宣告:湖南省会警察局和平起义。
    不久后,以原吉林省公安厅长程萍为首的长沙公安工作队顺势成立。中共长沙市委、工委还先后三次派丁维克等,化装入城与刘人爵接触,进一步掌握敌情、社会情况和省会警察局的基本情况,拟定了《湖南省会警察局的情况和接管方案》。
    8月5日,长沙和平解放后5天,长沙市公安工作队便由程萍队长率领入城。8月1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警备司令部成立,公安工作队派丁维克以警备司令部军事代表的名义通知刘人爵准备移交事宜。
    8月20日,长沙市公安工作队全体公安干部,列队欢迎湖南省会警察局接受接管,接管工作历时7天顺利完成。8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沙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布长沙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成立,刘人爵任长沙市军管会委员,并协同军代表丁维克做好接管工作。
    刘人爵在9月4日遭到暗杀,次日凌晨死亡。他生前有两个女儿,他牺牲时,夫人吴芝若已经怀上第三个女儿。从此,她终身未再嫁,并向公婆隐瞒刘人爵牺牲的消息,直至两位老人去世。刘人爵遭暗杀后不久,中国共产党把刘人爵奉为烈士,为纪念他,将其遗体安葬在岳麓山。2005年,在时任长沙市长谭仲池的关怀下,当地政府对刘人爵在湖南长沙岳麓山“湖南省会警察纪念堂侧”的陵墓进行了修缮。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3期,摘自2014年12月25日《民主与法制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