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毅 的 统 战 艺 术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陈 毅 的 统 战 艺 术


蒋同明 

    
    真诚感化资本家

    陈毅担任上海市市长之初,工作千头万绪。因为解放军渡江后战事进展太快,超过预定计划,铁路公路运输跟不上;接管干部不够用;入城纪律不够全面和深入,加上敌人干扰、破坏,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面对道道难题及处处难关,陈毅指挥若定。他常常手摇一把葵扇,出没于机关、工厂、商店、银行、学校、证券大楼、教会等处,演绎出一幕幕统战法宝显神威的好戏。
    上海是工商业集中的城市,占全国贸易额一半,上海市场一乱就会波及全国。所以,陈毅将产业人士思想政治工作列入统战重要内容。7月中旬,他邀请胡厥文、荣毅仁、刘靖基、颜耀秋等百余名工商界人士座谈,肯定他们建立民族工商业的奋斗精神,表示人民政府愿与大家共同协商,实现并增加新的生产任务。陈毅的坦率和诚意,如春风化雨滋润心田,使与会者如释重负、激动不已。数日后,荣毅仁、刘靖基两人欲请陈毅等上海市领导吃饭,有人担心影响不好,怕犯错误不敢去,陈毅认为这是荣毅仁等人进一步投石问路,便笑着解释:“吃饭可以做统战工作嘛,怕犯错误,就等于把自己手脚捆起来,我才不干呢。”他不但率刘晓等领导干部赴宴,连夫人张茜和孩子也带着同去。席间,他同两人拉家常问冷暖,虽未谈政治道理,却沟通了感情,了解到不少情况。
    刘靖基在上海、常州等地经营5家大型企业,他对国民党统治十分不满,对共产党亦不甚了解,正准备赴香港选址办厂。陈毅告诉他,民族资本家只要爱国,党和政府就欢迎,就加以保护。他多次邀请刘靖基到自己家中便餐,两人从国内外形势到书画鉴赏,促膝倾谈。刘靖基经反复思考后,终于将香港和海外的资金、机器调回上海。事后,刘靖基深有感触地说:“陈市长的言行既掌握政策,又亲切感人,我既怕他,但又服他,他的统战工作真了不起啊!”
    10月,著名化工企业家吴蕴初从美国归来,陈毅亲自接见他,并安排工厂工人开大会欢迎他。吴蕴初惭愧地提出当年曾任“国大代表”一事,陈毅爽朗地答道:“过去在四大家族统治下,你们民族工商业不能不多方应付嘛。你们组织工业生产很有学问和经验,人民政府殷切希望你们回来做出更大贡献。”在陈毅的感召下,不仅被称为“味精大王”的吴蕴初回到上海,连前国民党招商局局长、企业遍及半个中国的大资本家刘鸿生,也从香港回到了上海。
    
       团结面越宽越好

    上海是政治、文化、艺术、教育、科技底蕴丰厚的城市,专家学者、文化名人、教授艺术家比比皆是。陈毅以“团结面越宽越好”的原则开展工作。他反复强调,这些知名人士不去台湾,不去香港,不去美国,表明他们都有爱国心,我们就应该用,有的还可以重用。
    赵祖康是原国民党上海工务局局长,解放前夕担任过几天代市长,他对新政府疑虑重重,想去大学教书。陈毅恳切地和他谈心:“你留下来很好,国家需要人才,你可以发挥工程技术专长,为新上海建设贡献力量。”陈毅请他继续担任工务局局长,并在工作中信任他支持他,对工务局的人事安排也尊重他的意见。赵祖康发自内心地再三表示:“共产党的统战政策和干部的优良传统令人折服,我没有理由不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上海尽责尽力啊。”后来,他先后担任了上海市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为上海的市政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和赵祖康一样,许多曾与旧政权牵连较深的人士,在统战政策感召下,积极改造自己,并得到信任和重用。旧上海市卫生局局长张维,曾留学美国哈佛大学,是毛泽东的湖南故友,和毛泽东共同创办过《新湖南》,陈毅请他出任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军队卫生系主任,为国家培养出不少公共卫生人才。还有建设委员会和资源委员会的吴兆洪、孙越崎等,都做到人尽其才,他们与共产党长期合作,为新上海的建设事业做出了贡献。
    陈毅十分关注学者、专家、文博人才,帮助解决他们生活、学习、工作方面的实际问题。尽管新生的上海百废待兴,各方面工作十分繁忙,陈毅仍挤出时间,登门访晤知名人士。他拜访了化学家任鸿隽、生物学家秉志、新文化运动倡导者之一的沈尹默等。早年留学美国的卫仲乐先生,是上海民乐界第一琵琶名手,人们都说他性格怪僻,不愿与他交往,陈毅却与他相处甚洽。商务印书馆董事长、戊戌变法参加者张元济病瘫在床,陈毅专程去张宅探望,张老先生感动得热泪盈眶。不久,上海成立了文史馆和参事室,原来只安排30多人,陈毅大手一挥:“太少了,人数后面加个零。”谁知扩大后的人员却迟迟难以落实,各区统战部门认为这个不合条件,那个有历史问题。陈毅又一次来火了:“怎么会没有人?上海三教九流、遗老遗少、国民党的军政人员多得是,每人每月给八九十或一百多元生活费,我们养得起。每月组织他们学习两次,接受你的教育,有什么不划算?我看这样做有个最大的好处——可以减少一些反革命!”在陈毅的大力推动下,文史馆和参事室很快就建立了。接着,又成立了上海市博物馆、图书馆、文物保管委员会,大批专家学者、文博人才有了用武之地。
    
     保留交响乐团

    上海滩是五彩缤纷的花花世界,仅统计在册的戏院就有好几百家,至于书场及其他游艺场则不计其数,以此为生的艺人约30多万人。解放后,这些娱乐场所和从艺人员将何去何从?军管会中有人主张直接接管关闭了事,陈毅从统战角度考虑,指出“如果现在什么都反掉,痛快是痛快,却会使30多万人没有饭吃,人家就会到市政府来请愿,打破你的脑壳!什么都反掉是容易的,而从实际出发,逐步加以改造就不那么容易了。”
    军管会中有人提出解散旧上海交响乐团,认为“花钱养这么个洋玩意儿没用”,陈毅则指示保留,他说:“交响乐是全世界共同的艺术财富嘛,上海这么大的城市,应该有一个自己的乐团。”在他的亲自关心下,不但保留了乐团,还将乐团从嘈杂的菜场边,搬到一所幽静的花园楼房内。中共上海市委党代会期间,陈毅请交响乐团为代表们演出,当年轻的黄贻钧作为第一位中国指挥家登台时,陈毅带头鼓掌;当有人听不懂交响乐欲中途退场时,陈毅下令锁上大门不准退席。他告诫大家,一定要尊重演员们的艺术劳动。
    新成立的上海电影制片厂,想搞新中国第一部彩色影片,并打算先上《梁山伯与祝英台》。苏联专家摇头反对,认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陈毅则全力支持大家试一试。灯光设备不够,他就下令将防空部队的探照灯调来支援;胶片洗印不过关,他鼓励大家动脑筋想办法,后来,难题真的被一位年轻大学生研究解决了。审查样片时,看到银幕上彩虹当空、彩蝶飞舞,陈毅高兴地连连称赞,晚餐时亲自端酒找到那位大学生,和他碰杯:“感谢你哟,你为我们解决大问题了。”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3期,摘自2014年5月14日《文汇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