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年禹县大屠杀惨绝人寰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1925年禹县大屠杀惨绝人寰


韩三洲 

    
    兵匪一家 为祸河南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与胡景翼、孙岳组成国民军,河南被划为国民军的势力范围,胡景翼以国民军第二军军长身份具领河南军务督办。
    尽管脱离北洋军阀,倾向革命,但国民军以客军治豫,军纪很坏,进入河南后,各路败兵与土匪纷纷归其麾下,迅速膨胀,成为“匪来如梳、兵来如篦”的另一种荼毒百姓的祸殃。时年20岁,也是河南人,原籍距离禹县不足200里的中国口述历史的创始人郭廷以曾说过,河南兵匪一家,国民二军的胡景翼几乎全是土匪队伍。两个多月后,为收缴禹县警团枪械,国民军与地方武装发生冲突,胡部遂派重兵围城洗劫禹县,纵兵烧杀抢掠,酿成惨绝人寰、骇人听闻的禹县屠城大案。
    按照官方出版物的说法,屠城惨案的发生是因为河南地方势力唆使禹县民团收缴胡部曹士英旅的枪械,双方发生激战后,曹旅旋即与援军一起反攻才造成的。不过《禹县屠城记》却记述,现称禹州市的禹县自古以来就是商旅辐辏、物宝天华的富庶之地。然而自民国以来,豪强并立,盗匪横行,于是禹县商家与当地士绅自费出资,募集商团警察数千人,加以训练,用来抵御匪乱。但国民军到禹县之后,则欺压良善,迫其供养;而利用武力来敲诈勒索、巧取豪夺的事情频有发生。到了1925年1月的阴历年关,曹世英部曾叫士兵拿着印有京津等字的废钞五万元到商会强行兑换,并声言如敢违抗,既有行动。结果最终导致当地民团与国民军的冲突。1月23日,也就是农历除夕这天,国民军曹旅在收复禹县后,便开始了毫无约束的纵兵烧杀,奸淫掳掠。

    发指暴行 惨绝人寰

    《禹县屠城记》记载,这国民军所经之处,处处火海,遍地尸骨,其残忍暴行难以言状。笔者亲见一群群士兵将押解的男女老幼数百人驱入民宅,然后封闭门窗,泼上洋油,各兵以一二三为号,同时放火,烈焰飞腾,室内哭叫惨烈,而士兵则拍手哗笑,四周围观。如有从屋内逃出者,则用乱枪击毙。
    某商号的廊柱上绑缚一人,有数兵正用刀凌迟肢解,一臂一腿砍落在地,舌已拔出,血从口中涔涔外流,折磨濒死之际,再扔入火中活活烧死,经询问,死者乃为当地保卫团团长张涌泉。
    女性更是兵燹战乱的最大受害者,此时禹县城内到处可见被奸杀女性,赤体裸身,横陈于血污之中。有两个士兵为争抢一妇女互殴,叫来一长官评判,这位军官却笑说,城里佳丽甚多,何必争此残花,然后命令随从将二十余名不肯屈就的民妇当场炸死。还有士兵拿百姓当活靶子练枪,将妇孺二人一枪毙命的。当时禹县,“呻吟哀号,到处可闻;通衢里巷,纵横皆尸。”

    草草结案 刻意隐瞒

    自腊月二十八到新年初五,一个小小的县城,整整经历了一周时间的屠城惨祸。后经禹县红十字会统计,共计焚毁民舍一万余间,男女尸骸七千余具,财产损失达千万元以上。
    即便是如此心狠手辣、生灵涂炭的人间浩劫,对这些凶残的刽子手来说,还是网开一面、刀下留情的呢。曹部原拟于腊月二十八日大开杀戒,攻城前曾下令,凡近城十里之内,五岁以上者,悉杀无赦。但因其前岁在此处所纳小妾是一禹县人,以乡土关情,痛哭哀求,长跪不起,此道命令才未下达。改为城内有关系人家,可协商某团某营的保护字条,粘贴门外,以便识别而免遭杀戮。
    惨案发生后,豫省哗然,然胡景翼仅将该旅团长王祥生枪决,布告缉拿在逃的曹士英,来草草结案,以安地方。惨案的直接凶手曹士英原系国民二军收编的直系残部,也有为国民军扬善弃恶的历史学者,故意把这次屠城的罪行算在了北洋军阀头上。所以,由于历史的原因,《禹县屠城记》这么重要的一篇史料,竟长期被人刻意隐瞒或隐而不表。笔者在一本描述国民军史的历史出版物中,竟然读到如此描述国民二军的文字:“由于胡景翼的大肚量、高姿态,深得豫省人心。武士投效兵营,文人参赞幕府,各方人物云集,大有八方风雨会中州之概,河南一度呈现和平景象。”由此可见,这正史与野史的区别之大,真可谓黑白颠倒,判若云泥!面对不忍听闻的禹县屠城纪实与七千多被无辜杀戮的孤鬼游魂,这书中所称的“和平景象”,真可谓是罔顾史实的诛心之论!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3期,摘自在《南方都市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