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电影语言还原青年毛泽东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用电影语言还原青年毛泽东


王彦 

    1924年的上海,那年2月,市区一条不起眼的石库门弄堂甲秀里,一位特殊的年轻人住进318号底楼的一间厢房。而那一回,已是他第九次来到这座城市。
    从2月来至年底走,而立之年的毛泽东在上海生活了10个月。在那期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1924年对于毛泽东而言又具有怎样的意义?
    昨天,毛泽东诞辰121周年纪念日,由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东上海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共同出品的《毛泽东在上海•1924》在沪首映。

    从200字党史到90分钟影片

    关于1924年青年毛泽东在上海的往事,党史中只有简单叙述,不足200字。但《毛泽东在上海•1924》却有90分钟时长。作为一部主旋律影片,在尊重历史与自由地进行艺术再创作之间,主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但谁都知道,要在200字党史的基础上挖掘出90分钟的影像艺术,困难不言而喻。
    对于黄亚洲而言,伟人题材并不是头一遭接触。1991年版的电影《开天辟地》就由他执笔,今年热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他也是编剧之一。但新片的挑战在于,史海钩沉,资料少之又少。但黄亚洲坚持,要还原历史,只有向历史要素材,到长河里淘金。党史仅200字,那就考据《上海地方志》;还不够详尽,就再到“国民党史”甚至“租界历史”里找内容。只要有任何蛛丝马迹,都可以被视作一片树叶、树枝,直到拼凑出一棵饱满的大树。
    比如“我失骄杨君失柳”,那是毛泽东64岁那年填的一曲《蝶恋花》词,以悼念杨开慧牺牲27年,其中浪漫的革命情感表露无遗。黄亚洲敏锐地察觉到,伟人年轻时也有儿女情长,也有平凡的家庭生活。而1924年在上海的10个月,正是毛泽东与杨开慧共同生活最久的一段时间。于是,影片中融入了不少平民生活元素,在片中能看到,毛泽东与所有年轻的父亲一样,与毛岸英玩起了“骑马”游戏。

    用伟人青春激励当下青年

    《毛泽东在上海•1924》以杨开慧来上海照顾毛泽东生活为引子,讲述了毛泽东在上海从事革命工作和生活的经历。伟人的青春如何找到现时的共鸣,这是主创在拍摄中一直思考的问题。
    “那一时期的毛泽东,作为一名正直的知识分子与拥有进步思想的革命青年,他的所思所想是能够引起现代年轻人共鸣的。”在片中饰演毛泽东的黄海冰是这样理解的。
    导演吴天戈透露,电影一开篇就设计了一段现代戏份:一位年轻人来上海打拼,工作受挫,心情郁闷,喝多了酒路过甲秀里毛泽东纪念馆,偶遇由已故电影表演艺术家仲星火饰演的看门大爷,大爷向他讲起,曾经有一位年轻人在上海经历过的艰难,影片随之铺陈开毛泽东1924年在上海的那段岁月。“当年他举家来到这里,遇到很大压力,身心疲惫,最后毅然离开。回到湖南后,才开始了探索‘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吴天戈说:“我们觉得,现代年轻人会对这部电影产生共鸣。”
    《毛泽东在上海•1924》首映后,计划明年1月全国公映。除此,出品方还计划在上海毛泽东故居甲秀里,中共一大、二大、四大会址以及井冈山、延安等毛泽东纪念馆和革命历史纪念馆长期播放此片,感染影响更多当代中国青年。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3期,摘自2014年12月27日《文汇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