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中国梦”的思想遗产及其当代意义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毛泽东“中国梦”的思想遗产及其当代意义


王先俊 

    摘要:毛泽东“中国梦”思想有着丰富的内容。它不仅深刻揭示了民族复兴伟大中国梦提出的历史必然性和“两个百年”中国梦的具体路线图,而且系统阐述了中国梦的内涵以及实现中国梦的条件和保障。这一思想既是中国共产党人在百年“追梦”进程中留下的一份难得的精神遗产,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继续“追梦”历史的强大的思想武器。

    在中国共产党人“追梦”的历史中,毛泽东不仅是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者,也是一位伟大的思想者。他有关“中国梦”的思想,不仅深刻揭示了中国梦提出的历史必然性和“两个百年”中国梦的具体路线图,而且系统阐述了中国梦的内涵以及实现中国梦的条件和保障。学习和研究毛泽东的“中国梦”思想,不仅有益于我们从学理上深入探讨“中国梦”思想演进的历史逻辑和内在关联,而且有助于我们在新的“追梦”实践中加倍努力、继续前进。

    一、毛泽东对近代中国社会发展状况进行了系统分析,深刻揭示了民族复兴伟大中国梦提出的历史必然性

    在毛泽东看来,中国梦的发端是随着“天朝之梦”的破碎开始的,而“天朝之梦”破碎的主要原因在于西方列强的入侵。中国幅员辽阔,拥有数千年的文明。在很长时间里,中华民族一直处于世界文明发展的前列,为人类、为世界作出过重要贡献。有资料记载,在16世纪以前,影响人类生活的重大科技发明或发现大约有300项,其中175项是中国人发明或发现的。正是这些重大发明和发现,使中国在人类文明史上“独领风骚”达千年以上。对此,毛泽东曾作过精辟的概括。他说:中国人从来就是一个伟大的勇敢的勤劳的民族,“在中华民族的开化史上,有素称发达的农业和手工业,有许多伟大的思想家、科学家、发明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和艺术家,有丰富的文化典籍。在很早的时候,中国就有了指南针的发明。还在一千八百年前,已经发明了造纸法。在一千三百年前,已经发明了刻版印刷。在八百年前,更发明了活字印刷。火药的应用,也在欧洲人之前。所以,中国是世界文明发达最早的国家之一,中国已有了将近四千年的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可是,从鸦片战争以后,“天朝之梦”被无情地打碎,列强入侵,朝廷腐败,民族衰落,中华民族落伍了,中国人被视为“东亚病夫”,中国社会也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屈辱历史。
    毛泽东认为,本来“中国封建社会内的商品经济的发展,已经孕育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如果没有外国资本主义的影响,中国也将缓慢地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外国资本主义的侵入,促进了这种发展。……一方面破坏了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的基础,破坏了城市的手工业和农民的家庭手工业;又一方面,则促进了中国城乡商品经济的发展”。不过,如毛泽东所指出的,这“只是帝国主义侵入中国以来所发生的变化的一个方面。还有和这个变化同时存在而阻碍这个变化的另一个方面,这就是帝国主义勾结中国封建势力压迫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帝国主义列强侵入中国的目的,决不是要把封建的中国变成资本主义的中国,而是要把中国变成它们的半殖民地和殖民地,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帝国主义列强采取“一切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压迫手段,使中国一步一步地变成了半殖民地和殖民地”。期间,西方列强曾向中国发动过多次侵略战争,除1840年的鸦片战争外,还有“一八五七年的英法联军战争,一八八四年的中法战争,一八九四年的中日战争,一九00年的八国联军战争。用战争打败了中国之后,帝国主义列强不但占领了中国周围的许多原由中国保护的国家,而且抢去了或‘租借’去了中国的一部分土地”,“割地之外,又索去了巨大的赔款”。有资料显示,从1842年到1872年的30年间,清政府与外国签订了76个不平等条约,丧失了许多主权,从1873年到1894年的20年间,又和外国签订了95个不平等条约,只有与朝鲜的几个条约未涉及主权,其他无一例外地破坏了中国的主权。截至1901年,中国8次对外赔款达19.53亿银元,相当于清政府当年全国财政总收入的16倍。列强通过各种手段侵占中国的领土约为173.9万平方公里。“割地赔款”成为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历史的代名词,泱泱大国,濒临亡国灭种的深渊。与此同时,中国封建时代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基础虽然遭到破坏,但封建制度的根基--地主阶级对农民的剥削,不但依旧保持着,而且还同买办资本和高利贷资本的剥削结合在一起,在中国社会经济中占着显然的优势,政治上则先是地主阶级军阀官僚的统治,接着又是地主阶级和大地主阶级的联盟专政。广大中国人民过着饥寒交迫和毫无政治权利的生活。毛泽东曾指出:“中国人民的贫困和不自由的程度,是世界所少见的”。造成这种状况,完全“是外国帝国主义和国内封建主义相结合的结果”。“是被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反动政府所压迫和剥削的结果”。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是造成近代中国落后的总根源。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是近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而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乃是各种矛盾中最主要的矛盾。
    通过以上分析,毛泽东不仅深刻阐述了中国梦提出的历史缘由,而且为我们进一步弄清中华民族“追梦”历史展开的内在逻辑奠定了基础。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正是在近代中国所出现的上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基础之上发生发展起来的。

    二、毛泽东明确提出了“追梦”所要完成的两个“双重任务”,具体阐述了“两个百年”实现中国梦的路线图

    第一个“双重任务”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双重任务”。毛泽东指出,既然中国现时社会的性质,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主要矛盾是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那么“中国现阶段革命的主要对象或主要敌人”“不是别的,就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就是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和本国的地主阶级”。由此,中国革命的“双重任务”,“主要地就是打击这两个敌人,就是对外推翻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革命和对内推翻封建地主压迫的民主革命”。这“双重任务”之间是互相关联的,如果不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就不能消灭封建地主阶级的统治,因为帝国主义是封建地主阶级的主要支持者,而地主阶级则是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主要社会基础。所以,那种把“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革命阶段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完成这个“双重任务”的目的是解决实现中国梦的前提问题,是为实现伟大中国梦奠定政治前提和基础。
    第二个“双重任务”是实现中国梦的“双重任务”:一是民族复兴,一是搞社会主义。这个“双重任务”同样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也同样是毛泽东心中两个相互联系的伟大梦想。毛泽东认为,西方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与中国封建主义相结合,把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过程,既是“天朝之梦”破碎的过程,也是中国先进分子反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而不断追求民族复兴伟大梦想的过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所有先进中国人的共同梦想,“为了使国家复兴”,自从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在这个“追梦”的过程中曾出现过洋务派的“自强求富梦”、农民阶级的“天国梦”、资产阶级维新派的“改良梦”、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共和梦”等等,结果则是无一例外地“梦想破灭”。正如毛泽东所分析的:“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恰在这时,“俄国人举行了十月革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时,也只是在这时,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历史已经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所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我们的梦,建设社会主义也是我们的梦,这个“双重任务”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民族复兴之梦和社会主义之梦是不可分割和相互联系的,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梦。
    毛泽东所论述的两个“双重任务”虽然角度不同、内容不同,但彼此之间是关联在一起的。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下,首先在中国开展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建立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然后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在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并通过社会主义来发展中国,通过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两个“双重任务”反映的是实现中国梦的内在规律。
    所谓“两个百年”,就是实现中国梦的两个前后相继的历史阶段。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华民族开始了不断沉沦的过程,同时也开始了民族复兴的“追梦”过程。经过109年,先进的中国人从无路可走,到找到复兴之路,最终实现了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建立了新中国。从这时开始再经过100年,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也就是本世纪中叶,我们将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两个百年”最早是毛泽东提出的。关于第一个一百年,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曾作过论述。他说:中国现时社会的性质,“决定了中国革命必须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使之变成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的社会。”这个第一步的准备阶段,是“从一八四0鸦片战争以来,即中国社会开始由封建社会改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以来,就开始了的。中经太平天国运动、中法战争、中日战争、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直到今天的抗日战争,这样许多个别的阶段,费去了整整一百年工夫”。其目的是建立新中国,“使中华民族来一个大翻身,由半殖民地变为真正的独立国,使中国人民来一个大解放,将自己头上的封建压迫和官僚资本(即中国的垄断资本)的压迫一起掀掉”,实现中国梦的第一个奋斗目标。
    第二个百年从新中国成立算起。如果说,第一个百年是为实现中国梦创造前提、奠定基础,那么第二个百年才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真正的开始。如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时的庄严宣告: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将从此列入爱好和平自由的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以勇敢而勤劳的姿态工作着,创造自己的文明和幸福,同时也促进世界的和平和自由”,“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中国人被人认为不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中华民族的追梦历史将开辟一个新时代。至于这段历史究竟该怎么走,有多长时间,毛泽东的思考是,也要分成两步走,时间大约是100年。1956年党的八大召开前夕,毛泽东曾经为八大开幕词拟过一个稿子,其中提出中国现代化建设要分两步走:第一步,用三个五年计划的时间实现初步工业化:第二步,再用几十年的时间接近或赶上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1961年在会见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时,他说:我们的工作才“做了一点,还不够,要有几十年到一百年的时间,比如五十年到一百年。一个世纪不算长”。后来,他又说:“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五十年不行,会要一百年,或者更多的时间”。“中国的人口多、底子薄,经济落后,要使生产力很大地发展起来,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我看是不行的。”毛泽东多次使用“一百年”的概念。他还曾说过,将来“所有的人都要大学毕业”,“要做到全国人民都从大学毕业要一百年”。这个百年所要实现的具体目标在毛泽东那里就是在第一个百的年基础上,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赶上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毛泽东“双重任务”、“两个百年”的论述,不仅与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对于近代中国历史的有关论述相一致,而且与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为代表的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安排和预期目标相吻合,描绘了中国先进分子追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具体任务和路线图。

    三、毛泽东对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以及对人类有较大贡献等内容进行了深入分析,系统论述了中国梦的基本内涵

    帝国主义的入侵使中国变成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因此,民族独立是实现民族复兴伟大中国梦的首要任务和最基本的内容。毛泽东率领中国共产党人所开展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根本目的之一就是求得民族的独立。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他曾向全国人民发出过这样的呼吁:“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我们要为大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奋斗到最后一滴血!”他还指出,日本帝国主义的任务“是变中国为殖民地;我们的任务,是变中国为独立、自由和领土完整的国家”,“建立一个自由平等的民主国家”。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个独立的民主的政府,有一个代表人民的国会,有一个适合人民要求的宪法”;“各个民族是平等的”;等等。毛泽东强调,“这就是中国的现代国家,中国很需要这样一个国家。有了这样一个国家,中国就离开了半殖民地与半封建的地位,变成了自由平等的国家,离开了旧中国,变成了新中国。”新中国成立后,在一系列涉及国家主权的斗争中,毛泽东也总是毫不退让、立场坚定,坚决维护国家和民族利益。
    国家富强是毛泽东一生努力追寻的目标,也是他提出的中国梦“第二个百年”所要完成的根本任务,具体内容就是希望尽早改变中国“一穷二白”的面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赶上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早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就提出:“在新民主主义的政治条件获得之后,中国人民及其政府必须采取切实的步骤,在若干年内逐步地建立重工业和轻工业,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建国前夕,毛泽东又提出:“在革命胜利以后,迅速地恢复和发展生产,对付国外的帝国主义,使中国稳步地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建国初期,毛泽东再次强调,要把“我们的祖国建设成为繁荣强盛的国家”。1954年9月,毛泽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的开幕词中提出,我们的总任务是“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准备在几个五年计划之内,将我们现在这样一个经济上文化上落后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工业化的具有高度现代文化程度的伟大的国家”。1956年1月25日,毛泽东发表了《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解放生产力》一文,号召“我国人民应该有一个远大的规划,要在几十年内,努力改变我国在经济上和科学文化上的落后状况,迅速达到世界上的先进水平”。1957年2月,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中提出:“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1959年底至1960年初,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期间的谈话正式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思想。他说:“建设社会主义,原来要求是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要加上国防现代化。”实现了“四个现代化”,国家就能够富强起来,就能够赶上世界发达国家。
    在毛泽东看来,人民幸福是民族独立之梦、国家富强之梦的聚集点,也是实现梦想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他强调,人类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人类社会进步和发展也是人民群众推动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他还指出:“单有党还不行,党是一个核心,它必须要有群众。我们的各项具体工作,包括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等等工作,百分之九十不是党员做的,而是非党员做的。”我们应该使每一个同志都懂得,“只要我们依靠人民,坚决地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因而信任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任何困难也能克服,任何敌人也不能压倒我们,而只会被我们所压倒。”所以说到底,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的梦想,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紧紧依靠人民的力量才能实现。为此,“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毛泽东强调,要实现人民幸福,无论在革命中还是革命以后都要关注和保障民生,多解决群众关心的问题。“领导农民的土地斗争,分土地给农民;提高农民的劳动热情,增加农业生产;保障工人的利益;建立合作社;发展对外贸易;解决群众的穿衣问题,吃饭问题,住房问题,柴米油盐问题,疾病卫生问题,婚姻问题。总之,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问题”,革命胜利以后,更应该保障民生,首先是发展生产,同时发展教育、医疗卫生、体育等民生事业,救济失业人员等,“国家预算要保证重点建设又要照顾人民生活”。使群众得到真正的“解放和幸福”。
    对人类文明进步有较大贡献,这是毛泽东中国梦的又一重要内容。面对近代以来中国对人类和世界的贡献,毛泽东曾发出感叹。他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它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但是它对人类的贡献是不符合它的人口比重的。”这样,“人家看我们不起是有理由的。因为你没有什么贡献”,如果我们不发展,“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所以,超过美国,不仅有可能,而且完全有必要,完全应该。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中华民族就对不起全世界各民族,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就不大”。1956年11月,毛泽东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再次提出中国“应对人类有较大贡献”的问题。他指出:“事物总是发展的。一九一一年的革命,即辛亥革命,到今年,不过四十五年,中国的面目完全变了。再过四十五年,就是二千零一年,也就是进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中国的面目更要大变。中国将变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中国应当这样。因为中国是一个具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和六万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后来,他又说:“中国不仅要自己料理自己,自己过生活,还应该对别的国家和民族进行帮助,对世界有些益处。同别的国家一样,不仅要为自己而且还要对世界做些贡献”。“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对世界有些益处”、“对世界做些贡献”是毛泽东一生的梦想。
    总之,在毛泽东那里,中国梦是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之梦,是对人类有较大贡献之梦,中国梦是民族的梦、国家的梦、人民的梦和世界的梦。

    四、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党的领导等问题的论述,深入阐明了实现中国梦的根本要求和条件保障

    梦想在本质上区别于空想,就在于它具有特定的内在逻辑依据,通过主体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在一定条件下必然能够顺利实现。毛泽东不仅论述了中国梦的缘起、路线图和具体内容,而且深入阐明了实现中国梦的要求和条件。
    毛泽东强调,实现中国梦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必须高举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旗帜。中国梦的实现是一个不断实践的历史过程,这一过程必须以正确的理论作为指导。他曾指出,理论这件事是很重要的,在马克思主义看来,理论的“重要性充分地表现在列宁说过的一句话:‘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马克思主义看重理论,正是,也仅仅是,因为它能够指导行动。”“如不提高革命理论,革命胜利是不可能的。”“谢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他们给了我们以武器。这个武器不是机关枪,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马克思主义是惟一正确的理论。之所以如此,在于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从客观实际产生出来又在客观实际中获得了证明的最正确最科学最革命的真理”。还在于,中国社会的需要。五四以前,西方各种“主义”、“学说”涌入中国并作为解决中国问题的工具,可惜都失败了。中国梦的实现可谓“长夜难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此后,中国的面貌才发生了变化。同时,马克思主义这一真理要变成指导中国实践的巨大力量,还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所以,“对于中国共产党说来,就要学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应用于中国的具体的环境,”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让其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具有“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基于这样的认识,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率领全党开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事业,推动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飞跃,形成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正如刘少奇所评价的那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乃是一件特殊的、困难的事业”,“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毛泽东同志,出色地成功地进行了这件特殊困难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事业。这在世界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历史中,是最伟大的功绩之一,是马克思主义这个最好的真理在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人口的民族中空前的推广。这是特别值得感谢的。”新中国建立后,随着社会主义改造和“一五计划”的全面推进,苏联模式的弊端开始显露,加之苏共二十大所暴露的种种问题,毛泽东又适时地提出了“第二次结合”的问题。毛泽东指出:对于苏共二十大,“问题在于我们自己从中得到教训”,“我认为最重要的教训是独立自主,调查研究,摸清本国国情,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我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制定我们的路线、方针、政策。民主革命时期,我们走过一段弯路,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取得了革命的胜利。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正确道路”。要“开动脑筋,强调创造性,在结合上下功夫,努力找出在中国这块大地上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毛泽东“第二次结合”的思想,无疑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二次飞跃的发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奠定了基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中国梦必须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这“三个自信”,在思想认识的根本上则源于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矢志不渝和坚定不移。
    实现中国梦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在中华民族“追梦”的历史上,农民阶级是重要的力量,但太平天国和义和团运动表明单纯依靠他们自身的力量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封建地主阶级曾经掌握着国家政权,但其在“追梦”历史上的表现表明他们是历史发展的阻碍,包括洋务运动和清末新政在内的某些自强变革运动,也不能为实现梦想找到出路;资产阶级虽然喊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有力地推动了中华民族“追梦”历史的发展,但最终仍然无力领导民族振兴。只有中国共产党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毛泽东说:“人民要解放,就把权力委托给能够代表他们的、能够忠实为他们办事的人,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中国革命“双重任务”的领导,“都是担负在中国无产阶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双肩上,离开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任何革命都不能成功”。“领导中国民主主义革命和中国社会主义革命这样两个伟大的革命到达彻底的完成,除了中国共产党之外,是没有任何一个别的政党(不论是资产阶级的政党或小资产阶级的政党)能够担负的。”“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全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总之,这是历史的结论。为此,毛泽东强调: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必须把坚持“有利于巩固共产党的领导,而不是破坏或者削弱这种领导”作为是非判断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毛泽东还曾指出:必须建设“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国共产党”,“积极地建设这样一个共产党,乃是每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党要真正承担起实现民族复兴的重任,成为中华民族的“主心骨”,不断加强自身建设是必然选择。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曾率领全党开创了党的建设的伟大工程。在党成为执政党后,毛泽东又特别强调,要在自身建设中不断加强学习。他号召全党重新学习,指出:“我们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我们的同志,无论搞工业的,搞农业的,搞商业的,搞文教的,都要学一点技术和业务”,“我们各行各业的干部都要努力精通技术和业务,使自己成为内行,又红又专。”执政党要完成“第二个百年”的任务,赶上发达国家,勤于学习和善于学习,是一项刻不容缓的事情。针对执政党容易滋生官僚主义和腐败的情况,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明确提出了“两个务必”的思想。建国后,他更是多次号召全党“坚持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强调:“共产党就是要奋斗,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反对争荣誉、争地位,比待遇、比享受,永远“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
    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着一些最根本的要求,需要诸多条件保障;比如,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必须紧紧依靠人民的力量,必须求真务实、实干兴邦,等等;而毛泽东所提出的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方向,坚持党的领导和不断加强党的建设,则是其最根本的政治条件和政治保障。

    五、毛泽东“中国梦”思想遗产的当代意义

    毛泽东的“中国梦”思想蕴涵着丰富的当代意义,我们选择以下三个方面来认识:
    第一,实现“中国梦”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历史过程。1840年的鸦片战争,标志着古代中国“独领风骚”千年历史的终结。自此开始,先进的中国人在经历了一系列噩梦的同时,也开始了“追梦”的历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接续奋斗中代代相传。整个过程,毛泽东用“两个百年”作了概括。从1840年至1949年的百余年里,我们先是经历了差不多80年的“长夜难明”,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又经历了近30年的奋斗和牺牲,才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这第一个中国梦。从新中国成立开始的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这第二个梦与第一个梦比较更是丝毫也不容易,其间我们同样经历了诸多困难和曲折。到目前为止,“追梦”的历史已经过去了174年,还有6年,我们才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再过30年,我们才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我们还要建设更高阶段的社会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之梦,这个时间则更长,需要几代、十几代、几十代人的接续奋斗。可以说,中华民族追梦、圆梦的历史永无止境。虽然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但是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装点此江山,今朝更好看。’我们已经走出一条光明大道,我们要继续前行。”“展望未来,全党同志必须牢记,要把蓝图变为现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我们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不能有一丝的懈怠。
    第二,“中国梦”是中国人民“集体梦”、“共同梦”,也是每个人的梦。毛泽东认为,由于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所以,实现中国梦的真正力量在于人民,目的是造福于人民。他曾指出:“我们的目标是要使我国比现在大为发展,大为富、大为强。现在,我国又不富,也不强,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但是,现在我们要实行这么一种制度,这么一种计划,是可以一年一年走向更富更强的,一年一年可以看到更富更强些。而这个富,是共同的富,这个强,是共同的强,大家都有份”。“这种共同富裕,是有把握的,不是什么今天不晓得明天的事。”在此,“共同的富”、“共同的强”、“大家都有份”体现了毛泽东中国梦“集体”的价值取向。另一方面,“共同”、“大家”又是每一个个体的结合。在“追梦”的过程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梦想,每个人的梦想整合成集体的共同的梦想。毛泽东的中国梦是“集体梦”和“个体梦”的综合和交融,而其强调的人民群众的“共同”归属,从根本上保证了这种综合和交融。中国梦提出以后,学术界一些人在讨论“中国梦”与“美国梦”的区别。毛泽东心中的中国梦与美国梦的不同在于:美国梦是个人主义之梦,是个人奋斗之梦,个人主义是“美国梦”的思想基础和灵魂;毛泽东的中国梦是建立在爱国主义与集体主义之上的,个体的梦融入集体的梦之中,集体的梦就是个人的梦,集体梦为个人的梦提供了特殊的机遇和条件,而无数个人梦的结合,则从整体上构筑起坚实的民族梦、国家梦。
    第三,“中国梦”与“世界梦”相通。海外媒体对于中国梦有很多赞誉,比如,有的媒体说,“中国人开始做梦了”、“中国敢于梦想了”、“中国的新老板是个有梦想的人”、中国新一届中央的七位常委将是中国的“梦之队”。但是,有些媒体对于中国梦也存在着某些误读甚至恶意的诋毁。如美国《新闻周刊》及其网络版《每日野兽报》在一篇题为“中国的伟大梦想”的评论中,将中国的“强国梦”与周边国家的“噩梦”相并列。《纽约时报》更是特意强调“中国梦”就是“强国梦”和“强军梦”,说习近平的讲话以及背后所动员起来的强大宣传攻势,必然让亚洲国家以及美国这一太平洋地区的主导军事强权,忧心忡忡。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发展壮大,带给世界的是更多机遇而不是什么威胁。我们要实现的中国梦,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各国人民。”中国梦“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习近平的这些论述同毛泽东这方面的思想一脉相承。毛泽东不仅反复强调,中国应当对人类、对世界有较大的贡献,并发出目前这种贡献还“不符合它的人口比重”的感叹,而且多次指出,中国强大了也不会称霸,永远走和平发展之路。1960年5月,在同蒙哥马利谈话时,毛泽东说:“要向外侵略,就会被打回来”,“外国是外国人住的地方,别人不能去,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挤进去”,“如果去,就要被赶走,这是历史教训。”当蒙哥马利问,五十年后中国强大了会怎样时,毛泽东回答说:“五十年以后,中国的命运还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中国没有上帝,有个玉皇大帝。五十年以后,玉皇大帝管的范围还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后来,在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毛泽东又说:“不管美国承认不承认我们,不管我们进不进联合国,世界和平的责任我们是要担负的”,维护世界和平,中国有责任。这是毛泽东对世界所作出的郑重承诺,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的一贯立场,有力地回击了所谓“中国威胁论”。
    去年12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始终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最伟大的梦想”,毛泽东同志是“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时势中产生的伟大人物”,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这样的评价,毛泽东当之无愧。在中国共产党人百年“追梦”进程中,毛泽东的“追梦”实践为我们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奠定了厚实的基础,而他所留下的上述思想则是一份难得的精神遗产,是中国共产党人继续在“追梦”道路上前行的强大思想武器。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3期,摘自2014年11月《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