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易 撼解放军难——驳王占阳的歪理邪说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撼山易 撼解放军难——驳王占阳的歪理邪说


彭光谦 

    12月6日在某学术年会上,在第二节关于“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的公开讨论中,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员王占阳面对公众,声色俱厉地称“颜色革命有合理性,不然为什么中国政府会承认那些政权变更的国家?”“中国不存在颜色革命问题,腐败才是问题”,“知识分子不是问题,‘带枪的腐败’最吓人”,等等。王占阳的发言,偷换概念,以偏概全,把中国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与“颜色革命”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混为一谈,把西方颠覆别国政权与中国革命混为一谈,把反腐败与反对“颜色革命”对立起来,把徐才厚等少数人的腐败问题说成是全局性的问题,把徐才厚等少数人的腐败偷换为所谓“带枪的腐败”。先不说他的心理是否阴暗、是否别有居心,一个大学老师,逻辑混乱到如此地步,真不知道他是怎样跨进大学门槛的?
    王占阳此论一出,却顿时声名大噪,在媒体上被一些“公知”热捧为“舌战三将军”、“横扫千军”的“英雄”。我和他同在一个小组,时间所限,没有来得及展开讨论。因为他的话是在公开场合讲的,所以我也理当以公开的方式作点回应。
    王占阳说中国不存在“颜色革命”问题,这不是事实。事实上,当今世界上总有人不希望我们过好日子,想把我们搞乱搞垮的大有人在。“颜色革命”发生的外部条件,第一,有主子策划;第二,有美元支持;第三,有现代网络传媒作为舆论平台和联络手段。这三条随时都在。至于内部条件,一是长期以来西方从未间断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不遗余力地对某些人进行政治基因改造,在一定程度上搞乱了人心,已经形成一定的思想基础。二是西方拉出去、打进来,在我们内部寻找代理人,组织“第五纵队”,培植内应,也已形成一定的气候和一定的社会基础。香港“占中乱港”的丑剧就是西方一手导演的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的预演。
    王占阳还说不要在意中国的知识分子,意思是他们干不了什么坏事。这要看什么样的知识分子,不能笼统地讲中国知识分子如何如何。中国有大批对祖国、对人民赤胆忠心,与党肝胆相照,同呼吸共命运的爱国知识分子,他们是中国的良心和脊梁。祖国和人民信得过他们,党信得过他们。但毋庸讳言,中国也有一些冒牌的所谓“知识分子”,有奴颜婢膝、出卖灵魂、认贼作父、被西方主子包养的“知识分子”。他们是西方在中国安插的“第五纵队”,是西方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的内应。他们摇唇鼓舌,蛊惑人心,往往起到外部敌人起不到的作用,对这些冒牌“知识分子”的破坏性决不能低估。
    王占阳最为得意的是他发明了“带枪的腐败”的概念,“公知”们最欣赏他的也是这种“理论创新”的胆量。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货色。早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就有人叫嚣反对“带枪的刘邓路线”,要“揪军队一小撮”,想把军队搞乱搞垮。所谓“带枪的腐败”只不过是从历史垃圾堆中捡来的破烂货。
    的确,我们军队并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一个时期以来,在资本的腐蚀与渗透下,党内军内出了徐才厚一类的腐败分子,他们窃踞高位,滥用权力,疯狂敛财,对军队建设破坏极大。我们要深刻吸取徐才厚案的惨痛教训,彻底肃清其恶劣影响,以徐才厚案为反面教材,明底线,知敬畏。但这类腐败分子只是极少数,是军中败类,他们决不代表二百万军队,更不代表我军崇高的理想信念,不代表我军献身使命、服务人民的本色。主动清除他们,恰恰是我军有力量的表现,是我军正气凛然的表现。一颗参天大树,树下飘落几片败叶,无损于它的繁茂;树上寄生几只害人虫,无损于它的壮美。我军是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是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血肉相连的人民军队,只要这个性质没改,这支军队就是可以信赖的,就是不可战胜的。带枪的不一定都腐败,不带枪的不一定不腐败。如果王占阳抱着帮助军队总结徐才厚案惨痛教训的态度,抱着帮助军队彻底清除徐才厚案恶劣影响的态度,当然是应当受到欢迎的。但王占阳把徐才厚等少数人的腐败刻意说成整个“带枪的腐败”,这就不能不让人对他的真实意图画个大问号了。
    在八十多年波澜壮阔的征程中,我军始终是党的绝对领导下的革命军队,始终保持了人民军队的本色和作风,始终是党领导人民战胜一切强大敌人和一切艰难险阻的坚强力量。在中国搞“颜色革命”,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存在。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人民解放军在血与火的战场上横扫千军的猎猎雄风,他们是见识过的,在朝鲜战场上见识过,在越南战场上也见识过。同样,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人民解放军也是一切敌人的克星。我军所向披靡,没有任何敌人可以征服我们。那些一心要把“颜色革命”的祸水引向中国的阴暗势力深知,只要解放军这一关过不去,他们就休想在中国翻天。因此,他们不惜采取一切卑劣手段,要排除这个障碍。抓住我们军队里揭露出来的少数腐败分子和腐败现象,刻意渲染所谓“带枪的腐败”,把矛头指向整个军队,离间军队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这本身就是他们煽动“颜色革命”的惯用伎俩。他们并不是真的反对腐败。他们之所以对我们军队里的腐败现象津津乐道,无非是以此作为攻击我军的口实,无非是指望我军受腐败影响,自废武功,战斗力下降,他们可以不战而胜。我们清除了腐败,铲除了他们发动“颜色革命”可以利用的土壤,他们心里其实是酸溜溜的,因为腐败分子最希望改变政权颜色,以巩固自己的非法利益,因为腐败分子恰恰是敌对势力搞“颜色革命”的同盟军。因此,有些人反对“带枪的腐败”是假,反对“枪杆子”本身是真;反腐败是假,以反腐败之名颠覆我们整个军队、排除他们进行“颜色革命”的障碍是真。对此,我们不能不察。
    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八十多年来,我军始终不断地加强和改进政治工作,保持了人民军队的本色和作风,保持了人民军队的纯洁性和战斗力。在新的形势下,我们将按照习近平主席的要求,正视军队建设特别是思想政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特别要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我们相信,人民军队在清除徐才厚案以及未来新的可能的腐败案的恶劣影响,涤荡身上的污泥浊水,清除身体上沾染的腐败毒素后,将以更加健壮的身躯和更加圣洁的军魂忠实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成为一切敌对势力望而生畏的钢铁长城,成为一切敌对势力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4期,摘自2014年12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