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超过四成大学生酗酒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大学超过四成大学生酗酒


高珮莙 

    酒精是美国高校的一大难题。虽然法律明文规定禁止向不满21周岁的人售酒,大学也在校内设置了严格的禁酒令,但似乎难见成效。《纽约时报》称,数十年的研究、数以百计的校园巡逻队和数百万美元的投资仿佛打了水漂,大学生酗酒问题仍一如既往地困扰社会。

    超过40%的美国大学生酗酒

    毕业当晚,弗吉尼亚大学附近的酒吧异常拥挤。侍应生端着血腥玛丽鸡尾酒和龙舌兰酒在人群中穿梭自如,学生们一边扭动身体跳舞,一边灌下一杯又一杯烈酒,彻夜狂欢。
    一位男生兴奋地大声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我们已经喝掉400美元了。”他的朋友在一旁纠正:“难道不是500美元吗?”
    另一场疯狂饮酒的派对上,小小的房间里挤了上百人,几名穿着暴露的女生试图让所有人都起来跳舞。有人在派对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但第二天下午,他就发邮件称“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昨晚对你说的话了”。
    据美国《新共和》杂志报道,大多数大学生没有达到美国合法饮酒年龄——21岁,每年大约有336名18~24岁的学生在摄入酒精的状态下开车回家。美国“商业内参”网站的调查显示,75%的未成年大学生饮酒。
    近20年来,美国大学生的酗酒率徘徊在40%以上,更多的学生选择烈性酒而不是啤酒。据美国新闻网介绍,1990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建议男性每天最多喝4杯酒,每周不超过14杯,女性的标准则是每天3杯,每周7杯。因此,连续饮酒4~5杯即可被视为酗酒。
    过度饮酒为美国大学生带来伤害。根据美国国家酗酒与酒精中毒研究所的数据,每年有超过1800名学生因与酒精相关的原因死亡,6万人受伤,近10万人成为性侵犯的受害者。1/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学业成绩深受喝酒影响。

    高校努力禁止学生酗酒

    所有考入弗洛斯堡州立大学的新生都要先接受并通过一个网络课程。该课程告诉新生,绝大多数大学生都不会像影视作品里那样喝酒。
    如果未满21岁周岁的学生在校园内饮酒,他将接受更多酒精道德教育,校方会向家长致信;如果低年级学生托年满21周岁的高年级学生买酒,“那样的新生在这里不会待满一年”。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大学校长经常宣称酗酒是校园生活的最大威胁,联邦政府也要求他们为改变这一状况而努力。
    对大学生饮酒的第一次大规模调查研究始于1993年,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亨利•韦克斯勒主导,对140所高校的1.7万名学生的饮酒状况和原因进行分析。
    次年,韦克斯勒宣布44%的大学生酗酒。这一结果引发媒体报道的风暴,也让公众意识到,大学生饮酒已不再只是一种相对无害的消遣行为,而成为公共卫生问题。
    韦克斯勒和他的团队勾画出一幅令人担忧的校园文化图景。他们发现,校园周围的酒吧中,超过一半利用折扣和其他促销活动吸引学生;兄弟会或女学生联谊会的成员中,酗酒和接近酒精的可能性明显更高。同时,研究表明,酗酒已超出学校控制,50%的学生在进入大学前已经开始酗酒。
    韦克斯勒的发现让10所大学开始试图控制学生饮酒,其中不乏酗酒率高于平均水平的学校。很快,美国教育部建立了酒精、毒品和暴力预防高等教育中心,为高校提供研究、培训和技术支持。该项目旨在证明,通过与社会力量的合作,大学有能力改变学生行为。为此,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投入超过1700万美元资金。
    然而,高校数十年的投入并没有改变使学生酗酒的“派对文化”。
    “高等教育机构仍然相信,只要我们提供正确的信息和引导就能获得成功,尽管近几十年的研究已经表明事实并非如此。”太平洋研究所的预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罗伯特•萨尔兹告诉《纽约时报》,“信息无法改变行为,只有强制执行才能做到。”

    努力让人们筋疲力尽

    结果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乐观,无论什么样的新方案,总会遇到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挫折。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要求当地酒吧缩短“欢乐畅饮时间”、减少特价,但酒吧老板并不情愿。位于博尔德的科罗拉多大学发现,禁酒的社区联盟几乎没有什么权威。为振兴当地商业,纽瓦克市的新市长削弱了在学生宿舍附近卖酒的禁令。
    随后的几年里,几个主要项目相继结束。2006年,在调查了5万名学生并进行大量研究之后,韦克斯勒的大学酒精研究结束,约翰逊基金也转而关注其他领域。2012年,引导高校预防酒精和毒品滥用的联邦中心开始削减资金。
    公共卫生专家金勇在担任达特茅斯学院校长期间,曾试图让这个话题回到聚光灯下。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带动32个机构参与全国大学健康改善计划,应对饮酒带来的高风险。然而,当他在2012年离开达特茅斯学院去往世界银行任职后,缺乏领导人和资金的项目也很快枯竭。今年,该项目发布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报告。
    经历过这一挫折时期,一开始充满热情和干劲的教育工作者和研究人员,开始被疲惫、沮丧、惰性围绕,学校缺乏人力财力应对大学生饮酒这一“国家问题”,承担这一问题被证明比任何人想象中都更加艰难。
    “这些努力让人们筋疲力尽。” 酒精、毒品和暴力预防高等教育中心关闭前的最后一位主任约翰•克拉普告诉《纽约时报》,这种感觉就像是说“嘿,我们尝试过了,是时候放弃它继续前进了”。
    明尼苏达州的研究人员发现,今天,只有不到50%的大学仍在学生宿舍和社团中严格执行禁酒政策,还剩1/3的大学监督附近社区的非法酒精销售,尚有7%的大学试图限制酒精销售点的数量,仅存2%的大学努力减少当地酒吧售卖特价或廉价酒。

    让年轻人“安全饮酒”

    尽管屡禁不止,还是有人在为解决大学生酗酒问题而努力。弗罗斯特堡州立大学的校长乔纳森•吉布拉特相信,只有贴上价格标签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据他计算,酗酒将使学生损失4年的学费和工作后的100万美元。
    《纽约时报》表示,全国范围内不同力量的努力也许不足以吸引公众关注大学生酗酒的危险,但文化的改变仍可能发生,只是缓慢一些。
    《新共和》杂志则认为,拥有校园酒吧的学校可以更好地监控学生的饮酒习惯,制作更有效的教育节目。如果学生直接从学校买酒,学校将获得更多信息:学生喜欢喝什么,什么时候喝以及喝多少。
    据美联社报道,2008年,130名大学校长联名发起倡议,要求政府降低法定饮酒年龄。虽然这一倡议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近几年,让年轻人“安全饮酒”的观念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部分高校也重新开放了校内酒吧,在餐厅内贩卖酒类,或者允许年满21周岁的学生在宿舍内饮酒。
    “大学是时候给学生他们需要的东西了。”该杂志写道,“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已经改变,他们已经几乎停止了家庭聚会,转而去酒吧欢聚。同时,醉酒、酗酒情况在减少。”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4期,摘自2014年12月25日《青年参考》)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