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袭警案有种族复仇背景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纽约袭警案有种族复仇背景


信莲 

    12月20日,美国两名警察在纽约布鲁克林区被枪手伊什梅尔•阿卜杜拉•布林斯利开枪打死。其中一名警察系华裔,名叫刘文建(音)。有迹象表明,布林斯利袭警是为日前被锁喉致死的黑人青年埃里克•加纳报仇。在警方的追捕之下,布林斯利已饮弹自尽。当天早些时候,他还开枪袭击自己的女友。
    案发时,华裔警察刘文建和拉斐尔•拉莫斯正穿着制服,坐在警车中。下午3时,现年28岁、来自巴尔的摩的枪手布林斯利持枪走出位于布鲁克林区的家门,悄悄从背后靠近警车,偷袭车内的刘文建和拉莫斯,开枪击中两人头部,致其双双死亡。据报道,刘文建两个月前刚刚结婚,而拉莫斯刚于本月过完其40岁生日。
    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布林斯利事后逃进了附近的一个地铁站内,在那里开枪自杀。警方发现布林斯利头部有枪伤,还在现场发现一把手枪。另外,案发当天上午,布林斯利还在老家巴尔的摩开枪袭击自己的女友,击中女友的腹部,死伤状况目前还不明朗。
    有迹象表明,布林斯利袭警很有可能受到了美国近日种族冲突的刺激,意在给黑人青年埃里克•加纳和迈克尔•布朗报仇,两人分别被警察锁喉、开枪杀死。案发两个小时之前,布林斯利曾在社交网站Instagram上发布枪支照片,配图文字令人不寒而栗,他写道:“今天我要给猪插上翅膀。他们杀了一个我们的人……让我们杀死两个他们的人吧……这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发东西了。”他还在文字中加注了“安息埃里克•加纳”和“安息迈克尔•布朗”。
    布林斯利的朋友保罗•杨表示,布林斯利是一名说唱歌手,最近曾参加游行,反对种族歧视,抗议警察暴力执法。杨说:“他在Instagram上会发布一些鼓励性的东西,然后去参加游行。我觉得他的事会让不少人感到震惊。”
    布林斯利的账号现在已被注销。2007年,布林斯利曾因非法侵入他人土地被捕。2011年,布林斯利又因私藏武器和行为鲁莽再次被捕。
    纽约市长白思豪此前曾公开支持示威者,给警方施压。如今,警察遇袭身亡之后,白思豪受到了包括警方在内各界人士的批评。前纽约警察局局长伯纳德•克里克说:“白思豪、阿尔•夏普顿以及所有那些支持这种反警察、种族主义心态的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纽约已经有5000多人集体签名请愿,要求白思豪立即辞职。还有不少人在网络上发声,称白思豪“手上沾满鲜血”,应该“告他谋杀”。另外,不少纽约警察还集体要求白思豪不要出席两名遇难警察的葬礼。
    哈里•霍克是一名退休侦探,他认为,警民冲突已经如此紧张,百姓甚至想为埃里克•加纳报仇,所以,本次袭警事件似乎“不可避免”。他还说:“我一直等着,觉得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
    纽约市上次发生值班警察遇袭致死事件要追溯到2011年,当时身亡的警察名叫彼得•菲戈斯基。
    (《环球视野》摘自2014年12月22日《中国青年报》)

    链接一:纽约“袭警案”再度撕裂美种族问题伤疤
    陈小方
    
    12月27日,纽约市为遇害的两名警察之一的拉莫斯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参加葬礼的身着蓝色制服的警察多达25000人,队伍绵延了6个多街区。美国副总统拜登出席了葬礼,高度赞扬了忠于职守的遇害警察。同时遇害的华裔刘姓警官的葬礼也将另外举行。

    加剧各方相互指责及不满

    12月20日下午,一名持枪男子在美国最大城市纽约的布鲁克林一个住宅区向正坐在巡逻车内的两名警察开枪射击。两名遭袭警察当场死亡,持枪男子在随后被警察追堵中开枪自杀。事件发生后,各界普遍关注。
    12月27日,纽约市为遇害的两名警察之一的拉莫斯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美国副总统拜登出席了葬礼,纽约市长白思豪也出席了葬礼,并向遇害警察家属表示哀悼。当白思豪讲话时,许多警察都转过身去,以表示他们的不满。警察工会官员称,白思豪应为警察和因弗格森案和“扼喉案”而举行抗议的示威者之间的不信任承担责任。在两名警察遭袭身亡后,警察工会主席林奇和许多警察都以转身背对的方式表达对白思豪的不满。在袭击事件发生前几周,林奇还曾提议警察们签署请愿书,表示不要白思豪出席殉职警察的葬礼。
    纽约袭警案加剧了美国政界的分歧和相互指责,也进一步激化了警方对白思豪的不满情绪。在过去几周里,白思豪就因“同情”抗议示威者和其偏重民权的政策而受到指责。据报道,在过去20多年里,白思豪的所有前任都是在通过加强执法力度,以使纽约摆脱暴力犯罪天堂的恶名。在白思豪去年当选市长后,他则采取大力推进民权的政策,警方因劳资纠纷和养老金等问题而引发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大。
    前纽约州长帕塔基和警察工会官员抨击白思豪,指责其政策将警察的生命安全置于危险境地。帕塔基在其“推特”中表示,“厌恶这些野蛮的行为”。林奇也严词谴责白思豪,称“许多人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纽约警察局长布拉顿表示,两名警察是被行刺杀害的,他们是因为身着制服而成为目标的。纽约的警察也随之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对白思豪的不满。此前当白思豪前往遭袭警察所在医院时,在场的警察集体将背转向了他。随后,当白思豪前往新闻发布会从警察身边走过时,他们则又默默地将脸转向墙。
    白思豪表示,警察对他的“背对式抗议”是不恰当的。他还谴责袭警案是一种谋杀,是“对所有人的袭击”。

    存在深层次历史“积怨”

    纽约袭警案使近期以来围绕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的争论和抗议示威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凶手布林斯利在作案前表示,他此举是对警察枪杀黑人进行的报复。布林斯利本人也是一名黑人。在此前两个陪审团先后就弗格森案和纽约扼喉案分别作出不起诉涉事警察裁决后,美国各地爆发了此起彼伏的抗议示威活动,要求警察不再杀害没有武器的人。持续的抗议示威使美国执法机构与少数族裔,特别是非洲裔之间的紧张关系一时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
    此间一些分析认为,虽然近一个时期接连发生的弗格森案和扼喉案可能是纽约袭警案的导火索,但其也暴露了纽约警方与社区之间深层的历史“积怨”。
    在过去几十年中,纽约警察的行为不断招致社区活动人士的谴责。1997年,警官渥尔帕用扫把对嫌疑人罗依玛进行性侵。他最初声称无罪,但在接受审讯时则承认有罪。两年后,警察开了41枪将手无寸铁的移民迪亚罗打死,而涉事警察都被免罪。
    报道称,在纽约,许多黑人和拉丁裔新纽约人对警察普遍不满。现年28岁的拉丁裔影视技术员古雷罗是一名新纽约人。他认为,正是这些身着制服的人毁坏了社区的安全。他说,警察对他所在的社区的骚扰是持续的,两周前,他正在自己家附近的街上行走,却被警察无缘无故地摁倒在地,警察事前也没有警告他。
    维克逊说起布鲁克林住宅项目发生的一起案件时颇为气愤。他说,如果当时从楼梯走下来的是他,那被打死的肯定就是他了。当时,一名手无寸铁的工人从黑暗的楼梯走下来,结果当场被警察开枪打死。26岁的米勒说,当他从所住的6层楼上走下来时,经常被警察拦住。他说:“我恨警察,他们总是骚扰我。警察杀了人,什么事也不会有;如果别人杀了人,那就要坐牢。”他说,他后来也就习惯了,“这就是生活”。
    做杂工的约翰逊说,他最初想保持开放的态度,但在得知了扼喉案等案件之后,他再也无法容忍。他说,警察总是有理由,什么拒捕或吸毒等等。非洲裔美国人罗宾逊对警察犯法却不用受到处罚深感不满。他说:“500年来,他们一直在杀害我们。”

    有好警察也有坏警察

    从事建筑的梅尔加说,他见过好警察,也见过坏警察。他说,在“9•11”恐怖袭击发生时,他从世贸中心第28层拼命跑出来,当时警察在帮助每一个人。但自那以后,限制更多了,他们不断地告诉你不要去一些地方或者不能做某些事。
    梅尔加说,经济压力也是引发警察和新纽约人冲突的一个原因。他说,人们压力都很大,许多人没有工作,人们很绝望,“在地铁站我总看到这种情景,很拥挤,但你不能碰任何人,否则他们就会生气”。
    据报道,纽约现在的犯罪率远较1980年代低,而警察的人员组成也更复杂。纽约较十几二十年前更富裕,但高昂的房价也使邻里关系更为紧张,就连高收入人群也难避免压力缠身的命运。

    美国各地警察高度戒备

    袭警案加剧了纽约的紧张局势。美国各地警察也进入高度戒备状态。自袭警事件以来,纽约警方已逮捕6名威胁警察安全的人士。最近一名被捕的是梅尔维勒。警方发言人称,他给遇害警察拉莫斯所在的布鲁克林区的电话交换台打电话,询问被射入遇害警察脑袋的子弹是否已被取出,以便他可以杀害更多的警察。他已被指控犯了恐怖威胁的重罪和严重的骚扰罪。另一名被捕的是马尔多纳多,他在“脸书”上发布帖子,扬言要杀害警察。
    纽约警方也采取了一系列预防措施,以强化对警方人员安全的保护。这些措施包括让辅助警察巡逻的人员暂时不执行出勤任务、警察巡逻改为两名警察同行等。警方还建议,警校学员不要在公开场合穿着制服或任何与警察有关的东西。警方称这只是一些常识性的预防措施,因为他们正在评估其他一些类似的袭击行为。
    前警官吉亚卡龙表示,许多警校学员常常都穿着制服,但他们又不同于正式警察,没有武器装备。他同时提醒,许多与警方无关的人也经常穿着与警方有关的服饰。他还提醒自己的父亲将其纽约警察棒球队的帽子暂时收起来。他父亲常戴着这顶帽子以示支持纽约警察棒球队。他说,问题不在于谁穿,制服本身就是一个目标。
    (《环球视野》摘自2014年12月30日《法制日报》)

    链接二:“弗格森事件”折射的人权殇思
    李道军
    
    美国若不知自省,只见他人瓦上霜,罔顾自家雪盈门,漠视人权的内生要求与保障期许而无所忌惮,难免类似悲剧不再上演
    日前揭晓的美国《时代》周刊“2014年度风云人物”排行榜中,“弗格森抗议者”位列第二。在一个被高调理想化的国家里,为何会突然间爆发如此异样的事端?是经济的萧条导致人们心态的扭曲?亦或是美国根本上就存在发生此类事件的土壤和惯性,以及无法彻底消解的阶级、阶层、种族间的利益博弈、文化冲突与社会矛盾?美国一直标榜自己为“人权卫士”,指责别国人权,对其自身在平衡国民与移民、自由与秩序、人权与治权等方面存在的失当与不足,其实却缺乏应有的反思。
    发达国家并不等于人权水平发达。一国国民能否享有宪法法律所确认的广泛权利与自由,并防范和排斥来自包括警察权力在内的国家权力滥用对这些权利与自由的侵害,是判断一个国家和社会人权保障状况的衡量基准与标尺之一。尤其是生命权,各国宪法法律均优先加以保护。现代真正的法治国家普遍把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的故意杀人行为视为最严厉的犯罪,并会严厉量刑加以制裁。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五条明确规定:“未经正当法律手续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然而,美国近期发生的“弗格森事件”,颠覆了怀有良知的人们的基本期待,真真切切地让渴望正义的人们感到了失望。
    “弗格森事件”再次证明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并不免疫,美国人权体制需要体检。任何国家与社会无一例外地需要高度重视与真切关照,而不能因为所处治理环境的法治程度较高、市场经济发达就一劳永逸。从“弗格森事件”可以看出,美国权力部门如何僵化、教条、守成地抱残守缺于既有的统治意志、思维与信条,没能做到以一种包容的心态、宽阔的胸怀、人文的姿态、中道的方式去考量、慎处涉及有色人种的事件,撕裂了美国社会和谐共存的思想、意识、情感基础。
    人权永远无法绝然超越国家的疆界与社会的现实。人权价值具有普遍性,但人权价值又是社会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人权价值与人权观念也是不同的,忽略人权观念依赖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土壤,一味地吁请、呐喊以少数发达国家在特定时期的人权观念作为当代社会唯一的追求,并企图机械地引入各国政治生活、经济生活、文化生活,其实潜在着极大的风险。
    每个国家的不同民族与社群的风俗习惯、道德伦理、思想意志、行为语言肯定会由于其成长历史、文化传承的不同而存在若干的差异甚至冲突。“弗格森事件”表面是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对立,更深层次却反映着美国政体之殇、司法之殇、种族之殇。美国若不知自省,只见他人瓦上霜,罔顾自家雪盈门,漠视人权的内生要求与保障期许而无所忌惮,类似悲剧难免不再上演!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4期,摘自2014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