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报文章:解构“反中”迷思 扬弃对立撕裂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台报文章:解构“反中”迷思 扬弃对立撕裂


 

    
    从王张首会、服贸协议延宕、“太阳花学运”、张志军访台、香港“占中”运动到“九合一”大选,已经很多评论者讨论过2014年两岸关系的曲折、反复与多变。“王张会”和张志军访台,显示两岸关系的交流合作、克服难题、稳固发展,仍是前进的趋势与方向。服贸协议的拖延,是台湾蓝绿恶斗政治文化的产物。
    和服贸协议争端密切相关的“太阳花学运”,可说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负面能量”的总爆发,学运过程中被刺激与放大的“反中”、“惧中”情绪,固然不代表历史前进的方向,在现实的东亚政治经济脉络中,也找不到真正的出路,但是其所反映的台湾社会某种集体情绪与心结,却是需要积极面对与处理的。
    台湾的“九合一”大选,更成为出乎众人意料的政治大海啸,这波海啸是针对马荚九治理绩效的全面反扑,虽然不直接代表否定马荚九6年来的两岸政策,但至少凸显马政府在掌握民意脉动上的粗糙与拙劣。“九合一”大选的核心议题不是两岸关系,但这波政治海啸的冲击效应却波及两岸关系,让两岸关系未来的不可知、不可预测性大幅上升。
    从正面的、积极的角度来思考,影响两岸关系发展的变数增加,两岸关系的不可预测性上升,将逼使关心两岸发展的有识之士共同重新思考、一起寻找出路,这会是让两岸关系出现新突破、新格局的重要契机与动力。
    两岸关系和一般的国与国关系、外交关系有重大的不同,除了所谓的主权归属问题和“同文同种”外,一般的外交关系,讲究的是现实的利害、力量的对比、实际的需要,但两岸关系的核心课题则是纠结着主权、历史、文化、战争、和平、利益,对台湾而言,尤其是个情感与认同的大哉问:如何面对“中国”?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台湾社会面对“中国”,在情感与认同层面,以及历史与文化领域,呈现的是“祖国论”与“异邦论”的此消彼长。在和战与利益层面,则是“威胁论”与“机会论”的相互拮抗。这两组二元对立的论述,相互冲突敌对,各有偏执,无法对话,无法调和,却也都无法完全压服对方,这样的论述是没有前景、没有出路的。
    由于这两组论述的对立对抗,台湾社会的“中国观”,可以说是十分破碎、矛盾与错乱的。面对两岸关系存在的险阻与变数,正本清源,首要课题还在于台湾社会“新中国观”的统整、充实与阐述。中国之于台湾,不仅仅是过去的历史与文化,或是现存的威胁与机会,最重要的是,中国是未来台湾始终无法回避,并且必须正视的存在,台湾的和平与安全课题无法忽视中国,寻求经济与贸易成长的动力,甚至是新的文化与生活空间,也绕不开中国。
    另一方面,中国也从来不是停滞僵固的,1840年的中国,1911年的中国,1949年的中国,1966年的中国,1979年的中国,1992年的中国,2012年的中国都有重大的转折,剧烈的变化,而中国的成长与变迁,仍然是现在进行式。
    从这样的“中国认识”出发,我们应当、也必须超越“祖国论”与“异邦论”、“威胁论”与“机会论”的拮抗与对立,扬弃造成台湾社会内部对立与撕裂的根源,为了追求台湾更大、更稳固的安全、幸福与成长,以两岸大家庭成员的身份、两岸一家亲的情感,共同参与中国的进步与变迁,共同形塑中国幸福与美好的未来。这样的中国观、中国论述,才是既符合现实,也能开创未来的新价值、新思维,也才会是两岸关系长治久安的基础。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5期,摘自2015年1月4日台湾《中国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